高中生读《呼兰河传》寂寞的童年,一世的苍凉 - 孤雁书库

高中生读《呼兰河传》寂寞的童年,一世的苍凉

发布时间:2020-04-09

《 呼 兰 河 传 》

因为《生死场》,人们知道了萧红

因为《呼兰河传》,人们记住了萧红,也记住了东北边陲那个偏远却也动人的小镇。

无论你是“初读”还是“重温”,都将是一次愉快的精神之旅。

Part 1

呼兰河传》全书共分七章,它以作者的童年回忆为引线,描绘了20世纪20年代东北小城呼兰的种种人和事,真实而生动地再现了当地老百姓平凡、卑琐、落后的生活现状和得过且过、平庸、愚昧的精神状态。但萧红还是用淡泊的语气和包容的心叙说了家乡的种种。她将一片片记忆的碎片摆出来,回味那份独属于童年、独属于乡土的气息。

……

呼兰河小城的生存环境封闭窒闷,死气沉沉,除了老胡家的大孙子媳妇“跟人跑了”和有二伯提及的“俄国毛子”这一出一进外,基本上是与外界处于完全隔离的状态。

这样偏远闭塞的生存环境必然带来小城物质生活的原始落后以及芸芸众生精神世界的愚昧麻木,而芸芸众生的精神麻木又反过来加剧了小城生存空间的封闭落后。二者互为因果,恶性循环。

呼兰小镇民众生存的方方面面都是简简单单的,“煮一点盐豆下饭,就是一年”,这就是农耕时期自然原始的生存状态。“不过了,买一块豆腐吃去。”这横下一心的壮举和并不幽默的自嘲中蕴含着贫穷落后给予他们怎样沉重的辛酸。

他们的生存方式是简单的,“冬天来了就穿棉衣裳,夏天来了就穿单衣裳”,寒来暑往一年又一年,生老病死一辈又一辈;他们的生活目的是简单的,“人活着是为了吃饭穿衣”;他们的人生理想是简单的,五岁的孩子都说长大了“开豆腐房”;他们的人生要求是简单的“只希望吃饱了,穿暖了。”

当然,他们也勤劳、纯朴、忍耐、善良,但如果这些品格一旦与愚昧、麻木、野蛮、迷信、保守等精神顽症联手,那么这些品格尤其是善良就会变得相当残酷相当可怕。

胡家婆婆“为了她好”竟用愚昧的三步曲:毒打、跳大神、洗热水澡将健康的小团圆媳妇虐杀了;王大姑娘自己作主嫁给了冯歪嘴子,违背了“媒妁之言”的封建传统,于是乡邻们冒着严寒去“探访”、“作论”、“作传”、大兴舆论挞伐,结果王大姑娘在冷清的秋夜死了,善良的人们又用舌头将这个青年女子虐杀了。

封建落后思想摧残了他们的精神,扭曲了他们的灵魂。他们的性格,使他们成为封建制度的受害者,也在无意识中成了害人者,成了“无主名无意识的杀人团。”是他们毁灭了小团圆媳妇的“美”,是他们毁灭了王大姑娘的“爱” 。

Part 2

混沌的气象里,呼兰河镇漫着飞雪,漫着人情冷暖的点点滴滴,严冬封锁了大地,大地咧着嘴巴大笑,嘲笑人们的无知和愚昧,只是大家都不知道,那时候离文明社会还很远,所有人都蒙在迷信的鼓里,道士向外宣讲着自己的说法,却就这样变成了真理。

落在这个时代,落在这个家庭,呼兰河镇带给萧红太多回忆,怀抱着一生的孤单来来往往,嵌在字里行间的孤寂,贯彻一生的遗憾。萧红留给这个世界的,是她的寂寞,也是她对那个时代最后的尊重。

呼兰河传》文字细腻,笔调清新,是乡土文学类上乘之作。

他们说

她写的都是生活,她的人物是从生活里提炼出来的,活的。不管是悲是喜都能使我们产生共鸣,好像我们都很熟悉似的。......她是凭个人的天才和感觉在创作。——胡风

她的文字简单朴素,并且能用文字来“绘画”,她的每部作品题材风格叙事观点感受都不一样,她的叙述观点能在写作中自如转换。这些都是我认为好作家的品质。——美国学者葛浩文

萧红写《呼兰河传》的时候,心境是寂寞的。 ——茅盾

Part 3

经典名句

1、逆来顺受,你说我的生命可惜,我自己却不在乎。你看着很危险,我却自以为得意。不得意又怎样?人生本来就是苦多乐少。

2、花开了,就像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在天上逛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3、满天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

4、他们被父母生下来,没有什么希望,只希望吃饱了,穿暖了。但也吃不饱,也穿不暖。逆来的,顺受了。顺来的事情,却一辈子也没有。

5、河水是寂静如常的,小风把河水皱着极细的波浪 。月光在河水上边并不像在海水上边闪着一片一片的金光,而是月亮落到河底里去了,似乎那渔船上的人,伸手可以把月亮拿到船上来似的。

6、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

7、他们就是这类人,他们不知道光明在哪里,可是他们实实在在地感到寒凉就在他们身上,他们想退去寒凉,因此而来了悲哀。

8、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来回循环地走,那是自古也就是这样的了。风霜雨雪,受得住的就过去了,受不住的就寻求了自然的结果。那自然的结果不大好,把一个人默默地一声不响地就拖着离开了这人间的世界了。

9、严冬一封锁了大地的时候,则大地满地裂着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尺长的,一丈长的,还有好几丈长的,它们毫无方向地,便随时随地,只要严冬一到,大地就裂开口了。

10、假若有人问他们,人生是为了甚么?他们并不会茫然无所对答的,他们会直截了当地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人活著是为吃饭穿衣。]再问他,人死了呢?他们会说:[人死了就完了。]

11、大人总喜欢在孩子的身上去触到时间。

12、祖父刚有点忘记了,我就在旁边提着说:“爷爷……今年春天雨水大呀……”一提起,祖父的笑就来了。于是我也在炕上打起滚来。就这样一天一天的,祖父,后园,我,这三样是一样也不可缺少的了。

13、微风吹过,雨帘斜了,像一根根的细丝奔向草木、墙壁。

14、呼兰河的冬天:“天空是灰色的……而且整天飞着清雪。人们走起路来是快的,嘴里边的呼吸,一遇着严寒好象冒着烟似的,七匹马拉着辆大车,在旷野上成串的一辆挨着一辆地跑,打着灯笼,甩着大鞭子,这批人马在冰天雪地里边竟热气腾腾的了。”

15、雨水洒下来,各种花草的叶子上都凝结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

16、呼兰河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

17、这是怎样的一幅东北农村小镇的晨景,何其生机盎然,乡土气息扑鼻而来。“得得”的马蹄声,清脆的甩鞭声,打破了静寂的清晨;而那跳跃的灯笼,升腾的热气更使画面充满着浓郁的地方色彩。

18、祖父蹲在地上拔草,我就给他戴花。祖父只知道我是在捉弄他的帽子,而不知道我到底是在干什么。我把他的草帽给他插了一圈的花,红通通的二三十朵。我一边插着一边笑,当我听到祖父说:“今年春天雨水大,咱们这棵玫瑰开得这么香。二里路也怕闻得到的。”就把我笑得哆嗦起来。我几乎没有支持的能力再插上去。等我插完了,祖父还是安然的不晓得。他还照样地拔着垄上的草。我跑得很远的站着,我不敢往祖父那边看,一看就想笑。所以我借机进屋去找一点吃的来,还没有等我回到园中,祖父也进屋来了。那满头红通通的花朵,一进来祖母就看见了。她看见什么也没说,就大笑了起来。父亲母亲也笑了起来,而以我笑得最厉害,我在炕上打着滚笑。祖父把帽子摘下来一看,原来那玫瑰的香并不是因为今年春天雨水大的缘故,而是那花就顶在他的头上。他把帽子放下,他笑了十多分钟还停不住,过一会一想起来,又笑了。

关于作者

萧红(1911-1942) ,中国近现代女作家, "民国四大才女"之一,被誉为"20世纪30年代的文学洛神"。

191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一个封建地主家庭,幼年丧母。1932年,结识萧军。1933年,以悄吟为笔名发表第一篇小说《弃儿》。

1935年,在鲁迅的支持下,发表成名作《生死场》。

1936年,东渡日本,创作散文《孤独的生活》、长篇组诗《砂粒》等。1940年,与端木蕻良同抵香港,之后发表中篇小说《马伯乐》、长篇小说《呼兰河传》等。

点击在线免费阅读《呼兰河传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