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二部 兰亭集序》-第三章 阿努比斯之子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4:17:46 作者:


关灯
护眼

华盛顿特区秦戈家中。

“埃及警方发现孙少爷身上有一部相机,相机内的胶卷拍了一半,另外还有一卷拍摄过的胶卷……”十几张照片,被秦戈一字排开摆在了写字台上,“但只能洗出这么多。”

“这……是什么地方?”老刘头拿起一张照片,只见照片中间是一个圆形石柱,上面星星点点刻了一些东西,但雕刻的地方成像模糊,根本看不清刻的什么,而没有雕刻的地方却清晰得很。

“目前还弄不清楚,我已经拿给好几位专门研究埃及历史的考古学专家看过了,他们都不能确定这是什么地方,”一旁的刘丹道,“这个柱子的造型很独特,已知的金字塔与神庙中没有这样的柱子。”

“所有的照片对比度都很强烈,说明拍照的地方除了闪光灯外没有任何光源,”艾尔逊也开始分析,“而且最后几张照片拍摄得很模糊,但前面的照片拍得很清楚,说明孙少爷在拍摄最后这张照片的时候似乎很慌张,来不及稳定镜头。”艾尔逊拿起最后的几张照片,只

见照片上模模糊糊一片,好像有个人的轮廓,但却看不清。

“不是还有几个科学家跟孙少爷一起陪绑的吗?他们也没跟家里人说?”老刘头皱眉道,“还有那个失踪的什么大英博物馆的顾问,他家难道没线索?”

“没有。”秦戈面无表情,“这些人的家人和咱们一样,也在找他们的下落。”

“呵!保密工作还他娘挺到位……这让我从哪下手啊……”老刘头拿着手中的照片皱起眉头,“秦爷,中国有句老话,解铃还需系铃人。孙少爷这魂丢得绝不偶然,就算我想帮他招回来,也得先弄明白他从哪丢的啊……”

皱着眉,老刘头拿起照片一张一张地看,“现在连他在哪出的事都不知道,你让我咋帮你?”

“刘先生,目前只有这些线索……”秦戈一沉默,“刘先生,恕我食言,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到埃及去一趟……如果是你师傅的话,我相信他也会这么做……”

“我跟你说啊,姓秦的,你少拿我师傅压我,我师傅压根就不可能跟你来美国。你得抬着那个痨病鬼去找他……”老刘头瞪大了眼珠子,早就知道秦戈有这么一手,“你要知道地方。我倒是可以考虑跟你走一趟,但你现在一问三不知,想让我跟你去破案啊!?”

正扯着半截,电话忽然响起。

“喂,你好……好的,我立即就到!”秦戈拿起电话听筒,没说两句话,脸上立即浮现出兴奋的表情,“刘先生,有新线索了!”

“我说秦爷你是不是安排好了?就等我那句话呢?”老刘头气得满脸通红,怎么自己刚说完有线索就考虑去埃及,这电话就追过来了?

“刘先生,我保证这只是巧合!”秦戈露出一丝微笑,“我觉得你应该很相信命运,或者说是天意……”

华盛顿特区警察局。

“到这干嘛,莫非抓住凶手了?”看着来来往往的美国警察,蹲过监狱的老刘头显得有点不自在。

“秦先生!”一位穿着白大褂、留马克思般大胡子的洋老头与秦戈握手,“你带来的东西,每次都把我折磨得难以入睡……!”

“非常感谢!”秦戈握着这位老者的手,“让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刘凤岩先生,我的中国朋友(英文)……这位是康恩史密斯,我的美国朋友!华盛顿警局痕迹物证专家!”

“很高兴见到你!”史密斯上下打量了一下老刘头,伸出了手。

“我也一样!”老刘头和这位洋大爷握了一下手,发现自己的手比对方小了差不多一半。

“请进来!我已经得到了结果。(英文)”康恩一摆手,把四人让进了屋里。

“这就是我复原的那个纸团!”康恩用投影机把一个布满奇怪象形符号的地图打到了墙上,“有些地方的符号已经无法复原了,所以我只能尽量将它们描绘出来。”(在从尼罗河打捞出的尸体身上,埃及警方发现了一个纸团,上面的内容因为被河水浸泡时间过长,以埃

及警方的能力已经无法鉴定了,秦戈将其带回美国鉴定。)

“噢!”刘丹睁大眼睛,“天呐!他们……他们……难道……”

“难道什么?”秦戈很少见到见多识广的刘丹出现这样的表情。“上面标的是哪里?”

“他们去了代得夫拉的金字塔!”刘丹一字一颤道,“怪不得他们要保密!”

“代得夫拉的金字塔?”秦戈皱着眉道,“这个法老有什么特别么?”

“代得夫拉是埃及第四王朝的第二位法老,在胡夫之后,在位时间并不是很长,传说他的金字塔就在基查莫地北面五里左右阿布劳阿什,不过这些都是传说,这个区域根本没有金字塔,考古学家甚至怀疑,代得夫拉根本就没有自己的金字塔,”刘丹道说,“在埃及的第

四王朝,太阳神受到崇拜,所以有许多法老的名字中都有‘拉’的音节,其含义就是‘太阳神’,包括代得夫拉在内。但代得夫拉却是阿努比斯的儿子!”

“阿努比斯是干啥的?”老刘头问道,“这个所谓的儿子,是亲生儿子?”

“不是亲生儿子,阿努比斯是埃及神话中帮助死者通往地下世界的神,也就是地狱统治者,”刘丹道,“埃及的法老,习惯把自己塑造成神灵的儿子,以此来增加自己统治的神圣性,就如同中国的皇帝喜欢把自己塑造为‘龙’一样,在埃及的第四王朝,创世神也就是太

阳神,‘拉’受到崇拜,所以从第四王朝开始,法老的名字大多声称自己是‘拉’的儿子,包括这个代得夫拉!但后世的很多僧侣认为他不是‘拉’的儿子,而是阿努比斯的儿子!”

“你是说,孙少爷发现了他的金字塔?”老刘头皱眉道,“也就是说,孙少爷的诅咒来自代得夫拉?”

“据传说,代得夫拉有一个奇怪的诅咒,凡是将自己坟墓位置泄露的人,其灵魂都会受到阿努比斯的召唤!”刘丹道,“我猜想他们是顾忌这个古老的传说,才隐瞒自己的行踪,但孙亭受到的诅咒是否就是代得夫拉的诅咒,我也不能确定!”(孙启林的儿子名叫孙亭。

“这图上可标明了金字塔的具体位置?”秦戈问道。

“没有!”刘丹皱眉道,“这个图是金字塔内部的地图!而且有一点很奇怪,为什么坐标是反的?”

“你们,能不能讲英文?”一旁的康恩感觉自己被冷落了,“破解这个东西有我的功劳,我有资格知道这里的秘密!”

“史密斯,我的朋友说,这个地图是埃及一个传说中的法老——代得夫拉的金字塔的内部地图,但他说坐标是反的……”秦戈翻译道。

“是的,我曾经进入很多金字塔,内部的布局大体上很相似,这地图很像一个金字塔的内部路线图,不过图上所描绘的线路,似乎与现在的大多数金字塔内部格局相反!”刘丹道。

“康恩,你确定那张纸在你复原的时候,没弄反么?”秦戈问道。

“我确定我没搞错!”康恩对金字塔没兴趣,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研究成果的正确性,“如果这些符号是正确的,那么这张图就是正确的!”说罢康恩把幻灯片反了过来,整个地图路线换变换了方向,但奇怪的符号方向也变了。

“没错,”刘丹目不转睛的盯着墙上的幻灯,“刚才是对的,现在字反了……”

……

“阎王让你三更死,焉能留你到五更……”秦戈家里,老刘头反复端详着桌子上的照片,“阎王爷他儿子的坟都敢盗……活该他找死!”说实在的,老刘头生平最烦的就是盗墓,虽说这埃及不是中国,又扣上了所谓考古的帽子,但人家的坟埋得好好的,你非得进去折腾

,有点值钱东西还得带走,美其名曰“科学研究”,这跟盗墓又有什么区别呢?

“刘先生,这不是盗墓!”刘丹横眉立目,对老刘头义正辞严,“这是考古,是科学研究!”

“哎,这话可别跟我说,跟那个什么代得夫拉说去……”老刘头懒洋洋的,二郎腿一架,把烟点上了,“刘同志,我跟你说,盗墓不盗墓,是法律问题,但现在刘少爷遭了诅咒,那诅咒,不单单是为了阻止你们科学研究的吧……?”

“你!”刘丹也没词儿了。

“刘先生,现在不是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秦戈推门进屋,“艾尔逊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下午的航班直飞开罗,刘先生,我希望你能帮忙……”说罢,秦戈从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楠木盒子摆在老刘头面前。

“嗯……”打开盒子,老刘头满脸的皱纹立即舒展成了光滑的平面,只见玉樽上“武帝御樽”四个篆字格外显眼,“行!看在孙老的面子上,就陪你们走一遭!我是看孙老面子,跟秦爷没啥关系啊……”老刘头拿起玉樽左右端详,恨不得一口吃下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