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二部 兰亭集序》-第十五章 里应外合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4:26:36 作者:


关灯
护眼

“针呢?”老刘头急得手心冒汗,从布兜子里慌里慌张的翻出布包,着急忙慌的翻了起来。“刘先生!”秦戈瞪大了眼珠子,身子一个劲的往墙上帖,“黑水……!黑水开始往上流了!”

“什么!?”老刘头头往外探,用手电一照,只见脚下那些黑水竟然开始顺着墙往上流了。

“扶住他!!”老刘头把昏昏欲睡的艾尔逊交给秦戈,单手举起匕首,在石台的边沿划拉了几下。

“刘先生!这到底是什么?”巴山之后,秦戈虽然对这些超自然现象有了一些认识,但如此怪异恐怖的事还是头一次碰见——那些浓稠的黑色液体正在顺着墙壁缓缓往上流。

“唉……!”老刘头用一根形状怪异的银针插进艾尔逊的脖子,之后用手指捻了捻,刚一松手,银针竟然自己从肉里弹了出来,飞出一尺多远,而在施针的地方,火柴棍粗细的针眼,竟然不出血。“阴气太重!那长虫崽子在这地方能耐太大!锁不住魂!”

“刘先生!你的意思!?”秦戈拼命往墙上贴自己的身体,“阿逊会怎么样?”

“也罢!”老刘头拔下行针,“这小王八蛋!让他出去他非得进来!唉!!这屋里阴气太重,那长虫崽子如鱼得水啊!把锁魂针崩飞了!”

“那怎么办!!他会不会像孙亭一样!?”此时此刻,秦戈的眼珠子瞪得像两个灯泡一样,离对面的“万魄魑祟”已经不到四五米远,“刘先生!”

“也罢!也罢!”老刘头咬着牙,一个劲的叨咕,“秦爷,咱们几个,无论如何也得活着出去一个!……”

“刘先生!你的话,什么意思!?”秦戈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此时黑水已经往上流到台子沿上了,好在流到老刘头用匕首划拉的地方时便停住了,同时冒起了一阵阵的白烟,味道有点像烧垃圾,夹杂着一点烧死尸的味道,呛得人睁不开眼。

“快!先让他躺下!”老刘头哗啦啦几脚,把数个雕塑踢到了地上,腾出一块地方。“秦爷,你听好,等会听我的信号,你就从这台子上绕着这屋子跑,所有的雕像都得用手摸!记住啦!?今咱们两个来个里应外合!”

“什么意思?”秦戈帮着老刘头让艾尔逊趴在了台子上,“现在除了咱们呆的一小段地方,其他地方的台子上都是黑水,我该怎么过去?”

“我划拉的那几下挺不了多长时间的,等会儿听我信号。我要是没给你信号,你就带着艾老弟先出去,记得把洞口堵上!”老刘头把匕首插在腰里,从布兜子里拿出一打子符,像数钱一样数了起来。说来也怪,自从这黑水被老刘头划拉的痕迹挡住之后,那“万魄魑祟”

的走路速度也慢下来不少,四五米的距离,走了半分钟,竟然还有一两米。

“来!!”老刘头一反往常的嬉皮笑脸,忽然间变得面目狰狞,两个手指夹起三张符嗖嗖嗖的飞了出去,这符本来就是黄纸,雪片一样,可到了老刘头的手里,竟然像扑克牌一样能转着飞直线。秦戈这次算是真开了眼了,虽说他认为所谓的道术只不过是一些利用自然界

未知规律的方术,但是就老刘头飞符这招来说,究竟是超自然现象还是老刘头的真功夫,还真不好确定。

符刚一落地,老刘头便一个健步从台子上蹿了出去,一只脚踩在了一张符上,这时老刘头的脚下开始呼呼的冒白烟,就跟着了火一样。秦戈从台子上用手电照着,还没等自己看仔细,只见老刘头又是一跃,又踩上了另一张符,被踩过的符,上面统统有一个漆黑的大脚印

,不知道是黑水透过来了还是刚才冒烟的。

“刘……刘先生!黑水……快……”秦戈实在不想让老刘头分神,但脚底下的烟越来越少,距离艾尔逊脚一米以外的地方,黑水已经流到台子上面了,并且有朝这边扩散的趋势。

“等着!别着急!”老刘头三步两步跨到了墓室正中间的埃及棺材旁边,两手一撑上棺材,“天罡佐我,地煞降魔,昆仑五彩,耀生太合……”老刘头一边念叨一边飞快的用铜钱在棺材上布了一条直线,从布兜子里拿出一张红符(用鸡血浸过的符)啪的一下按在了棺材

上,红符顿时开始冒烟,“秦爷!你开始吧!!”

秦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知道老刘头在那个埃及棺材上到底干了些什么,刚才还在蔓延的黑水忽然开始往回流了,而且速度非常快,几秒钟的工夫,台子上已经没有了,台子底下的地上基本上也有了下脚的地方,而那个“万魄魑祟”居然停止了前进,开始往

回倒着走了,而且速度比刚才正着走时也快了不少。

“必须沾肉!快!再晚点我就交代啦!!”只见所有的黑水和“万魄魑祟”一并涌向这口埃及棺材。

秦戈跳下石台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开始用手碰这些雕像。“秦爷!快着点!”老刘头声音都开始颤抖了,掏出手枪照着对面的台子砰砰的开枪,屋里顿时弥漫起一股浓浓的赤硝味,此时黑水已经把这个埃及棺材包围了,几个“万魄魑祟”站成了一排,后背对着老刘头

就过来了。

每碰一下这种雕像,秦戈就会不由自主的打一个冷战,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其他原因,要说把这些雕像都摆好,可能得需要会工夫,但是要是都划拉到地下可太简单了,也就十几秒功夫,有百分之九十的雕像基本上都已经被秦戈用手摸过了。此时墓室里忽然刮起了

一股旋风,但最奇怪的还是那几个“万魄魑祟”,随着这股旋风一刮,忽然都在原地不动了,身上开始噗嗤噗嗤的起水泡,就如同烫伤时起的脓包一样,脸上、身上,到处都是,甚至连眼珠子都鼓出来了,而且这些水泡膨胀到一定程度就会破开,溅出一股一股的黑水,

跟地上流的好像差不多。

“嘿嘿……”老刘头看时机已到,从腰里拿出匕首,狠命的照着棺材上贴的红符戳了下去,要说这宝刃就是宝刃,这埃及棺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造的,单凭手感判断,绝不是冷兵器能刺穿的东西,但老刘头这一匕首竟然大半截都插进了棺材。

“真阳为刃,怨孽退散!!”老刘头脑门紫青筋暴露,嗓子都喊哑了,随着这一下,“万魄魑祟”身上的水泡同时破开了,整个尸身都变成了黑的。“怨孽退散!”插入棺材的匕首明显在被什么东西往外推,老刘头眼珠子都瞪出血丝了,用力握着匕首把,“秦爷,别愣

着!快把所有的都摸一遍!一个都别落下!!”

“哦!好!”此时秦戈已经看傻了,老柳头一喊才恍然大悟,赶忙把剩下的几个雕像也摸了一遍,又到了艾尔逊躺着的地方,蹲下身子把刚才老刘头用脚踢到地下雕像也摸了个遍。

“你给我在这吧!”老刘头暴着青筋,一只手按着匕首把,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用嘴咬开瓶盖向身后一甩,一瓶红水正好甩在了那一行铜钱上,这一排铜钱本来一直颤颤悠悠总好像要飞出去一样,一沾这红水立即不动了,“哪凉快哪呆着去吧!”老刘头

两只手一较劲,匕首齐根插入了棺材,此时只听轰隆一声,整个墓室仿佛都晃了三晃,棺材上的铜钱有的裂开有的被震飞,几个“万魄魑祟”与此同时噗嗤一下碎成数块,地下的黑水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用手电一照,只剩下了黑漆漆的痕迹。

“刘……刘先生……我们赢了?”秦戈抹了一把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些究竟……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他娘的……”老刘头从棺材上下来,一步没站稳,扑通一下就摔了个马趴,“哎哟……他娘的出门……出门没看黄历……秦爷!这东西……说来话长,回头再慢慢给你讲……此处不可……不可久留……孙少爷的病……已经能治了……咱们快走!”

“好!”秦戈只是紧张过度,并没受什么伤,而老刘头刚才确实是用力过猛了,差点就破了元气。

“我说秦爷,你得佩服我,这东西我师傅碰上,八成也得认栽,我他娘的就是个程咬金啊!”老刘头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捡了个雕像装进布兜子,“这玩意他娘的,可是宝贝,当年高丽棒子挖出那么小一块,就能当国宝给大明朝进贡了,这他娘的埃及人哪里弄来这么多

!?”

“你说这东西是……长鬯?”秦戈架着艾尔逊来到爆破洞口,取出折叠铲就开始挖,刚才刘丹可能是太害怕了,洞口堵得比孙亭当时堵的还严实,“那东西不是朝鲜才有么?而且不是说,一碰那东西,就会被灵魂附体么?”秦戈还记着当初巴山那东西呢,事后听张国忠

说过自己的情况,也有一些后怕。

“我告诉你,这埃及人不简单!”老刘头扒开艾尔逊眼皮,用手电照了照,“一魂三魄已失……”

“怎么不简单?阿逊他,还有没有救?”听老刘头这么一说,秦戈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了,这个时候万一艾尔逊也弄成孙亭那个样子,可就麻烦大了。

“等会咱们到地上,我就先把他治好!”老刘头拿出锁魂针,又插在艾尔逊脖子上,这回比刚才好了不少,锁魂针不再自己往外冒了。

“你先出去!”老刘头见秦戈已经把洞挖通了,便用匕首尖扎了艾尔逊的大腿一下,“啊!”的一声,艾尔逊哈欠连天的坐了起来,呆若木鸡,“秦爷,你先出去,然后艾老弟出,我断后!”

“好的!”秦戈第一个爬出爆破洞,“阿丹!阿丹!?阿丹!!?”出洞第一件事,秦戈就是找刘丹,可是……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