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二部 兰亭集序》-第四十二章 黄金网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4:41:04 作者:


关灯
护眼

“有……人!”肖大生的汉语水平本就很差,发音本就歪七拉八的,这突如其来的一惊,这两个字说得更是让人听不大清。

“什么……!?”虽说没听清,但肖大生这一开枪,艾尔逊也把枪抽出来了,凑到肖大生跟前用当地的土语问了两句,“肖大生说,后面有人!”

“在哪!?”孙亭也抽出了手枪,一手打手电四处乱照。

“来个痛快的吧!”艾尔逊见洞内并没有军火,直接把信号枪又拿出来了,照着石门唰的就是一发照明弹。

明亮的光线下,整个房间一览无余,虽说没发现肖大生所说的“人”,但众人还是惊呆了,这是一间完全人工修凿的长方形屋子,墙壁是水泥的,屋子高度大概四米左右,在三米的高度上吊着一层金属龙骨,在进门方向的屋顶上,吊着两台奇怪的设备,成色还挺新,刚

才的枪管,就是从这个设备里探出去的,屋顶龙骨再往上,悬着一层密密麻麻的金属网,虽说已经落满了灰尘,但在照明弹的强光下,有些灰尘少一些的地方还是会闪烁出黄橙橙的光芒。

“我知道乔治森博士为什么坚信地下有黄金了……”孙亭目不转晴的盯着房顶上的金属网,“这个网子是黄金的!”

“他娘的!小日本鬼子真他娘能糊弄人!”老刘头多少有点失落,如果说当年美国探宝队的仪器上显示的重金属,就是屋顶上这层黄金网的话,这个屋子里有密室的可能性便小了很多。

“这是什么意思?”张国忠彻底糊涂了,地上的箱子装石头,屋顶上弄一层黄金网,小日本到底想干什么?

“日本人真是……匪夷所思……”孙亭此刻比张国忠更迷糊,既然门口有如此复杂的防盗设备,便说明这间屋子确实很重要,而眼下屋里放的却都是石头,好像并没有什么值钱东西,最奇怪的便是屋顶上的这层黄金网,看似有其功用,但黄金网能有什么作用呢?

“小日本挺下功夫的,我怀疑宝贝就在其中某个箱子里!”老刘头仍然不死心,“咱别找夹层了,来,把所有箱子都打开!”

“所有……箱子?”此时照明弹已经熄灭了,艾尔逊惊愕的表情别人也没看见,“刘先生,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恐怕来不及了!”艾尔逊按了一下手表的夜光按扭,“咱们还有三个小时不到!”

“没事!能开多少就开多少,万一能找着呢,实在不行就他娘的把上面的这层网子扯走!”老刘头不甘心啊,贼不走空啊,这提心吊胆风餐露宿的,岂有空手回去的道理?

“师兄,你不觉得这像什么阵法么?”张国忠一个劲的寻思,“现在看来只有一种解释,就是阵法!干什么用的呢?”

“阵个屁!大家伙嫌赤硝贵,都他娘改用朱砂吧,你见过谁拿黄金摆阵的?皇帝老子家也摆不起啊!来来!快帮忙开箱子!”老刘头一百万个没好气,把赤硝夹心弹的弹夹退出来换上普通弹夹,砰的一枪又打烂了一个箱子的锁,抬腿哐的一脚踹开了箱子盖,用手电顺着

石头缝照了又照,“他娘的,石头……!”

“可是,不是阵的话,日本人为什么耗费这么多的黄金弄这个网呢?”张国忠爱钻牛角尖,什么事不整明白连睡觉都睡不踏实。

“我管他为啥呢,自当这帮兔崽子是吃饱了撑的!日他娘的,又是石头!”每打开一个箱子,老刘头都要骂一句,费了这么大劲,找到一堆石头,越想越窝火啊……

“张掌教,这个问题我也弄不明白,但我希望咱们回去再研究,刘先生说得有道理,咱们还是把其他箱子也打开看看吧……”孙亭也开始举枪开锁。

可能属于考古学家的职业病吧,孙亭打开一个箱子以后,无意中把石头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只见孙亭就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得眼珠子都快出来了,张了半天的嘴,竟然一句话都没说出来。“这……这……石……”

“怎么了?”张国忠走到了孙亭跟前,拿过石头仔细看了看,不由得也是一惊,“师兄!这确实是个阵!”

“啊?啥阵?”老刘头正准备开枪打锁呢,听张国忠这么一说也凑过来了,“发现啥新大陆啦?”

“石头上有字!谁懂日语?”张国忠用手电仔细照着石头,这是一块形状不是很规则的石头,大小与碗口相仿,在石头表面,隐隐刻着不少的字,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字的形状很奇怪,但绝不是殄文。

“这不是日文!”孙亭道,“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文字……或者说……符号!”

“快给我看看!”老刘头从张国忠手里拿过石头,仔细看了看,又从箱子里拿出 另外一块石头看了看,“大伙看看其他箱子里有没有!”

“这里也有!还有这里!”艾尔逊随便找了个箱子拿出几块石头,挨个用手电照着仔细看,只见每块石头上都隐隐地刻着一片一片的怪异文字。

“他娘的,大家不用找了!”老刘头掂量着手里的石头说,“还真他娘的像个阵……”

“这阵是干嘛用的?”张国忠也找了块石头,拿在手里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屋顶的黄金网。

“真是阵的话,肯定不是中原的阵法!”老刘头皱着眉头,“这很可能是那个原田幸九郎自创的阵法,或是东洋的什么邪阵,这个要回去研究一下!不过……费这么大的劲,耗子掏洞掏出这么个阵,还加了这么多机关理伏,弄死这么多的人……估计不是善茬!”

“那咱们怎办?怎么破阵?”张国忠有点抓瞎,对于这种从没见过的东洋邪术,真是有点不知所措。

“国忠啊,你开点窍行不?”老刘头一咧嘴道,“艾老弟,那种打绳子的枪你带了没有?把房顶子上的黄金网给它拿走!等会咱撤的时候用炸药把他这个洞端了,我就不信他这个阵不破!”

“带了!”艾尔逊从包里拿出射绳枪,“我现在就去弄!”说罢,艾尔逊拿起绳枪直奔屋角。

黄金网的面积和屋子基本相同,有近千平方米,大概每隔一米多就有一个钩子钩着,都弄下来少说也得有个几百斤,破坏掉是没有问题的,但想都带走的话就有一定难度了。话虽如此,艾尔逊还是挺美,毕竟不用找箱子了,这一屋的箱子,少说几百个,一个一个找得找

哪年去?说实在的,大家伙这次来缅甸,纯粹就为哄老爷子开心而已,毕竟是救命恩人啊(张国忠被骗来的除外),但没想到这老刘头太佞了,不见黄河不死心啊,此刻可算改了主意,不易啊。

绳枪发射出去,穿透金网,打在屋顶上火星四射,铁钩子从屋顶反弹下来后,两段绳子中间的金网少说也有十几米,拉住两根绳子稍微一使劲,金网便会被豁开一大截。看来这一屋子的金网只是面积大,厚度还是蛮薄的,照这么弄,最多半个小时,这一屋子金网就能弄

个差不多。

不一会工夫,艾尔逊就弄下来一大片金网,说实话,艾尔逊也是工薪出身,虽说在孙家当保镖收入比当警察翻了近百倍,但毕竟挨过穷日子,看着这大片大片的黄金网,心里也痒痒,撕下一片装一片,包满了就开始扔东西,能扔的基本上全扔了,微型氧气筒、夜视仪、

雷管、手榴弹,总之,只要包里还能装,就狠命的往里塞,“他娘的,真是金的,还挺沉!”射出一枪之后,艾尔逊拎起大包掂量了一下,“嗯,比来的时候还沉,这得卖多少钱啊!唉!没鱼虾也行!没白来!”想到这,艾尔逊倒吹起口哨来了,刚才肖大生说门口有人

的事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谁!?”正美着半截,忽然有一只手搭在了艾尔逊肩膀子上,这一下可把艾尔逊吓了一大跳,爆叫一声猛地回身,原来是张国忠。

“……哎呀!张先生,你吓死我了!”艾尔逊用手顺了顺胸口。

“我只是……有些顾虑,想问问你,这个炸药遥控爆炸的距离有多远……”张国忠皱着眉,“爆炸的时候咱们肯定要退到洞外,信号有那么远么?”

“这个你放心!我有定时器……定时引爆就可以了!”艾尔逊哼哼着小曲拿起绳枪,“对面注意啦!开枪喽!……天边……飘过……故乡的云……长江……长城……黄山……黄河……”

约莫又弄了十几分钟,大半个屋子的金网都弄下来了,这下艾尔逊可犯愁了,包装不开了啊,“唉……!管他呢,等会大家伙的包一律利用起来!”抄起绳枪,艾尔逊哼哼着小曲又要发枪。

就在艾尔逊刚想扣扳机的一刹那,忽然感觉身后有人蹑手蹑脚的靠近自己(艾尔逊可是侦察兵出身,对于周围的微小响动异常敏感),“张先生!人吓人吓死人啊!别老吓我行吗?”说这句话的时候,艾尔逊故意提高了嗓门,心说这个什么道教掌教可真行,三十好几的

人了,怎么跟个小孩似的?

“什么?我在这!怎么了?”斜前十几米外,张国忠正跟老刘头和孙亭研究这些刻字的石头,听艾尔逊喊自己的名字,便打着手电晃了晃,借着手电光可以看清,张国忠、老刘头、孙亭和肖大生都在一块,一个不少。

“啊!谁!?”艾尔逊一看不是张国忠,吓得浑身一阵痉挛,下意识的握着绳枪猛的转身瞄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