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二部 兰亭集序》-第四十六章 百尺崖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4:43:06 作者:


关灯
护眼

回到天津,张国忠恍然大悟,光顾着赶时间了,也没买点土特产什么的带回来,上次去香港还买回个大金镯子来呢,现在去美国,空手回家,李二丫倒没什么,张毅城那也交待不过去啊,没辙,刚下火车便打车直奔商场,买什么呢?抱台电视回去肯定不靠谱,小孩喜欢

什么呢?毅城已经过了玩玩具的年纪了……哎,买块手表吧……

“同志,有美国原装的手表吗?什么牌子都……”

“没有!”

“那……只要是外国的就行,只要没中国字就行!”这语一出口,立即招来周围一圈人怪异的眼光,弄得张国忠也挺不好意思的。

“那边!”售货员一万个没好气,一个劲的嘀咕,“神经病……穿得跟个土鳖似的,还买外国货呢……”

顺着售货员指的方向,张国忠直奔进口钟表柜台,“怎么都这么贵呀!哎,同志……这块表多少钱……?”

“那不是写着吗!”一个中年售货员带答不理的走了过来。

“一千二?”张国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什么牌的啊这是?”

“瑞士的!”售货员停在柜台对面,两只眼晴不停的上下打量张国忠。

“还有便宜点的吗?”张国忠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得,在众多标签中,一千二算便宜的……

“这边!精工克!东方双狮!西铁城!”售货员把张国忠带到另外一边的柜台,“都是日本的,这种四百七的卖得最好,全自动的,男的戴好看!”

“他娘的,怎么又是日本?”张国忠心里一通骂,“哎……同志,我再看看那个瑞士的,真是谢谢!”

“你这个人……!?”服务员看了一眼张国忠,喘了一口粗气。

“您能拿给我看一眼吗?”张国忠指了指一块还算好看的男表,“不是那块,那个带日历的,对对,就是那个……”

“这个两千七!”售货员欲拿又止,斜眼看了看张国忠。

“不是一千二吗?”张国忠汗下来了,摸了摸口袋,大概就有两千块钱。

“一千二是旁边那块!这块两千七!”

“哦……那您给我拿那块一千二的我看一眼……”张国忠心里也不痛快,都改革开放了,怎么服务态度还是这么差啊,到底是谁挣谁钱啊这是……

……

家中。

“爸!你给我买块女表干吗!?”

“别胡说!那是美国最新潮的手表!”张国忠连蒙带骗,“外国人都时兴带这种表!”

“你别‘外国人’了!你老实说,到底在哪买的?”李二丫想给张国忠洗衣服,从口袋里翻出张发票来……

……

晚上躺在床上,张国忠翻来覆去睡不着,关于二战的历史,自己知道的太少了,只知道美国往日本扔了两个原子弹,以及南京大屠杀、九一八事变这些东西,“不研究研究二战,就不了解日本人的性格。不了解日本人的性格,就很难猜测到他们修那个洞的目的……”本

来跟老刘头约定,回到家先休息半个月再着手调查的,张国忠准备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研究一下二战时期有关各国对日的战役,尤其是日本在投降前夕在东南亚的战略战术部署,修那个洞的动机,很有可能会与当时的战局沾边。

第二天,张国忠开车去了新华书店,买回一大堆二战书籍,虽说内容大都以描写太平洋战场居多,对东南亚战场的描写较少,但张国忠还是不得不重新开始审视这帮日本人。

“自杀机……自杀潜艇……神风特攻队……”张国忠越看越撇嘴,“比闹撞客还疯狂啊这帮人……”

通过一些比较客观的纪实性书籍,张国忠了解到,日本人并不是像某些老电影里表现的那么贪生怕死,相反的,在太平洋战争的后期,为了挽回败局,日本人采用了各种匪夷所思的战略战术,更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疯狂武器,比如自杀潜艇,整个潜艇只有两米长,由一个

人控制,艇内放满了炸药,专门炸军舰用的。后来,这种自杀潜艇好像干脆就变成了一种所谓“人操鱼雷”的东西,顾名思义,就是干脆用活人“驾驶”的鱼雷。除此之外,日本的自杀机也让张国忠吃了一惊,本来张国忠以为所谓的自杀机,就是普通飞机,被击中后来

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呢,结果没想到,在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竟然发明了一种木制的飞机,专门供著名的“神风敢死队”自杀用,飞行员培训十几个小时就上岗了(国内驾校用五十八个小时培养出来的汽车司机尚且被誉为“杀手”,人家刚学十几个小时就已经上天了

……),这种飞机根本不具备降落条件与跳伞条件,因为飞行员一进飞机,驾驶舱就被钉死了,飞机一离地,轮子就掉了,完全就是一驾一次性飞机,驾驶飞机的,不乏有一些十五六岁的孩子,在这个本应充满幻想的花季,却要载着满满一飞机炸药向死亡俯冲。

“精神可嘉……可就是他娘的没用对地方……”张国忠翻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二战书,看得还挺上瘾。“大东亚共荣圈……?大东亚……共荣……?”张国忠仔细琢磨着,这个东西是日本发动战争的动机,开始并没引起张国忠的注意,以为这只是日本拿着不是当理说的战

争借口,但越往后翻,就越觉得不对劲,总是不经意的把这个东西和缅甸的奇怪阵法往一块扯,“共荣……金网……带字的石头……唉……可能多心了,谁能惦记跟它共荣啊……”合上书,张国忠看了看屋顶,“究竟是什么东西呢?如果是为战争服务的,作用是什么呢

?打胜仗?……如果真是为了打胜仗,为什么日本还是败了呢?……”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柳蒙蒙跟张国忠李二丫道别后骑车回家吃饭去了,张国忠一边假意挽留其在家吃饭,一边心理暗自庆幸,“这俩孩子,把那个电子游戏的声音开得比飞机场都闹,可算走了……”可没想到的是,柳蒙蒙前脚出门,张毅城后脚就又调大了电子游

戏的音量。

“毅城!把声音关小点!”张国忠到了张毅城的屋子,不看则已,一看电视立即一肚子火,“玩的这是什么呀这是!怎么一屏幕日本字呀!”

“吞食天地!”张毅城根本没时间搭理张国忠,一个劲的看攻略。

“讲啥的……”张国忠一把扯过攻略,“什么呀这都是?学习怎么没看你这么认真呢……?”

“讲三国的!爸你快把那个给我!”张毅城一把又把攻略扯了过去。

“三国的人什么时候说过日本话啊!换个中国游戏玩!”

“爸你别老土了,这机器都是日本出的!赶紧出去吧!”张毅城也没抬头看张国忠,也不知道此刻张国忠脸上都爆出青筋来了。

啪的一下,张国忠关掉了电视,“没有中国的就别玩!以后不许当着我的面玩游戏!我告诉你!学习你不上心,一沾这玩意你比谁本事都大!”

“行啦,大放假的,你就让他玩玩呗!”李二丫拉开门,“城城,听妈话,先吃饭,吃完饭再玩。听话,啊?”

“不行!”张国忠黑着脸,嘭的一下把张毅城从床上拽了下来,“快去吃饭去!倒霉孩子……一天到晚不知道学习……”

“我爸……这又抽什么风啦?”张毅城一脸无辜的看着李二丫,母子俩大眼瞪小眼不知所以……

一周后,老刘头家。

“国忠啊,孙少爷给他那个阿公平反,积极性比当年大跃进都还高,尚且查了五年,咱们这事恐怕没个几年工夫可查不下来,你看咱是不是……兵分两路?”老刘头躺在躺椅上抽着烟,一个劲的伸懒腰,“我准备过两天先去趟江苏,看看茅山那边有没有线索,你去武当

山,怎么样?”

“师兄,我来不是研究这个的,我只是觉得有点怪。”张国忠皱着眉,拿出一本描写太平洋战争的书,“师兄,你看这段!”

“……当此弹尽粮绝,生存的将士拟作最后的战斗时,痛感皇恩浩荡,虽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悔。兹告永别……”老刘头边念边皱眉,“这是啥玩意?”

“这是一九四五年,硫磺岛栗林兵团长的诀别电报!”张国忠满脸神秘。

“啥意思?”老刘头还是不明白。

“按孙亭所说的,缅甸那个山洞就是差不多那时候修的!”张国忠斩钉截铁道,“师兄你再看这段!”

“有组织的大规模自杀攻击始于一九四四年十月,美军在菲律宾莱特湾登陆之战时,为了‘确保以微弱的力量取得最大战果’,海军中将大西泷治郎决定成立决死突击队。十月十九日在克拉克机场组织了一个‘驾机撞舰特别攻击队’,又名‘神风特攻队’……哦……!

神风特攻队,这个我听说过……”老刘头迎了阳光看了看,“你看出啥来了?”

“我觉得……日本军队在那个时候已经狗急跳墙了,能不能用的招都会试一试,所以……”张国忠顿了顿,“我怀疑那个阵……就是一个放大的‘百尺崖’!”张国忠压低了声音,“而且日本人的目标不光是缅甸,而是整个东南亚!”

“不可能!”老刘头一听这个,立即从躺椅上坐起来了,“百尺崖不用金网啊,而且……就算真的是百尺崖,那东西弄成了,日本人自己也不好过啊!”

“日本人本来也没想自己好受,只要能把别人折腾死,他才不在乎自己好不好受呢!师兄你想啊,美国给日本扔原子弹的时候,日本甚至也想研究个原子弹往自己国土上扔,为了炸死登陆的美国兵,自己的老百姓都顾不得了,什么叫狗急跳墙啊?这就叫狗急跳墙!他们

管这个叫‘玉碎’!”张国忠嘬了嘬牙花子,“我是这么想的,之所以后来这个‘百尺崖’好像没奏效,只能感谢那个年代没有卫星,很可能地方找错了!或者说是三十六个‘石台阵’没修完就实在是弹尽粮绝不得不低头了,倘若那个年代也能拍出宋宽给咱们的那种卫

星照片,或者那个天皇再咬咬牙扛上半年,现在包括他日本在内,整个东亚都是不毛之地!”

“没那么悬吧!?”老刘头一阵张目结舌,“而且,百尺崖是茅山的绝学,绝对不传外人的,日本人怎么会弄那个?”

“一点不悬,你忘了孙亭说的,在缅甸和柬埔寨境内,有一百多个疑似地点?又不是地道战,藏点宝贝哪有挖那么多洞的?如果那个洞真是‘石台阵’之一的话,照那个洞的规模,一点儿不悬!除非那个根本就不是‘石台阵’,而是其它什么邪门歪道!”张国忠顿了顿

,“我怀疑……云凌子是不是真的死了……!”

“你怀疑是云凌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没死也不可能会!咱师傅也是从他兄弟马思甲手里接过掌教玉佩以后才学会的!呃?马思甲老爷子……”一说马思甲,老刘头也开始胡思乱想了,“国忠啊,你难道没发现,过去咱师傅一提他这个兄弟,总是含糊其辞吗?莫

非,马思甲老爷子他……”

……

【注释】百尺崖:茅山掌教羽化的地方,就叫“百尺崖”。道教的思想核心是与世无争、旁观时局,然而世间万物复杂,上述两点,又有几人真能做到呢?即使是一教之尊,也未必真能做到这种心境,所以,也不知是哪代掌教,以毕生之学创造了一种专门为死后营造“

与世无争”环境的阵法,这就是“百尺崖”。百尺崖,又叫“肃心阵”,由三十六个“石台阵”组成,每个石台阵仅寸余,砾石罩之铁网埋于地下半尺,整个百尺崖方约百尺,常位深山静谧之处,作茅山掌教羽化之所,相传百尺崖内人鬼不扰,实为真正的清静自在,但

实际效果与个中原理,就连张国忠和老刘头都不知道。在茅山的门规中,百尺崖的布法历来只有掌教与掌门大弟子两人掌握,茅山教有两块玉佩,一块掌教玉佩,一块承教玉佩(也就是掌门大弟子的玉佩),在这两块玉佩上分别刻有“石台阵”的布法与“石台阵”在“

百尺崖”中的布局,如果掌教突卒的话,拿承教玉佩的人就是新掌教(也算是古代避免因师傅突发事件导致门人争权夺位的方法),当年马真人把承教玉佩传给了老刘头,没想到其后来开溜了,后来张国忠又拿到了另一块掌教玉佩,所以两人都知道“百尺崖”。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