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二部 兰亭集序》-第五十一章 脸影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4:45:50 作者:


关灯
护眼

“你们都说什么了?”罗金明没好意思直接问张国忠,而是直接把祁经理拉到一边。

“系我有眼不席泰山啦,千万不要见怪噢!”祁经理很是低三下四,“我们董系局王主席家里以前闹鬼闹得好凶噢,半个香港都基道,就系这位张神仙搞定的!王主席很信印他的噢,对了记者先生,如果你系他朋友,希望能帮我说说好话,不要让张先生在王主席那里告

我状噢,等一下我带二位去定总统套房,统统免单的啦……住多久都可以……”

“真的吗?”罗金明将信将疑,“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呢?是不是你们那个王总看错啦?”

“这件事情,难道你不基道?”祁经理很是意外,“这件系情千真万确,王主席的父亲都被吓成精神病啦,我亲眼见过的哦!为了这个搬了好多气(次)家,不过算算噢,这也算系房地产投资噢,王主席买过的房几,现在统统涨价好几倍的哦……”

“等一下,我把摄像机拿上!”罗金明也是很意外,开始觉得这人没什么特别,没想到竟然如此神通广大,看来沈书记介绍来的人确实不是盖的(其实沈观堂也不知道张国忠到底干嘛的)!

虽然与刚才的房间只隔一道墙,但这个房间的感觉明显不一样,也不知道是太久没人住过了,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只觉得屋中一阵寒气逼人,因为是初秋,所以大家还都穿着短袖T恤,罗金明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服务员同志,麻烦您把空调关掉……”罗金明把摄像机架在门口,看了看取景窗,差不多能把整个房间的景象都拍下来。

“对……对不起……先……生……空调……空调是关着的……”此刻这两个服务员对这间屋子的事都有耳闻,一想起来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此刻罗金明这么一说,更是吓得连话都说不清了。

“你们可以出去了……”张国忠在屋子里看来看去,好像公安局破案一样,“临走顺便把门口的灯关上,谢谢!”

房间里只剩了张国忠父子和罗金明三个人。因为是宾馆的房间,所以屋子里并没有主要的光源,只有写字台旁边的一个落地灯和床头柜上的台灯,再就是进门走廊处的顶灯,此刻已经被关上了,只留了一个台灯亮着。虽说这房间并不住人,但好像总有人收拾,床单和桌

布都很新,并不像罗金明想象的那样到处是灰尘。

“张大哥!”罗金明给张国忠递上一根烟,“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现在我甚至被你弄得相信了一大半!”

“哦?……”张国忠也是一笑,“其实我倒是很欣赏你的作风,凡事一定要眼见为实!”

“张大哥你损我吧?”罗金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自己也点上了烟。

“没那个意思,真的!今天有没有情况,我都希望把这个房间的事查清楚,王先生是我朋友,而且我觉得也不会有什么厉害的东西……”张国忠笑着看看表,差五分十二点。

“罗先生你先睡一会吧!有情况我叫你!”张国忠把一张活符交给罗金明,“把这个掖在腰带上,一定要露在衣服外面!”

“哦……呵呵……谢谢!”罗金明接过活符,走进洗手间,把活符别在皮带上,照了照镜子,“莫名其妙……”罗金明哭笑不得,当着个孩子,一个成年人弄成这样太奇怪了……

洗了把脸,罗金明把T恤衫从皮带里抽了出来,把活符盖上了一半,“嗯,这样还好点……嗯……!?”就在一低头再一抬头的时候,发现镜子中摄像机三角架旁边有个人影站着不动。

“呵呵,先进吧?这种专业级的设备电视台才有,外面买不到的……”罗金明以为影子是张国忠,“张大哥?你要喜欢,回头我帮你也弄一个!”

“喜欢什么?”屋外张国忠道。

“摄像机啊!这种专业的设备外面不好买!”罗金明洗完脸,刚一出厕所,发现外面的摄像机已经不见了,房间门大敞,张国忠父子已经不在屋子里了。

“张大哥?”罗金明走出房间,一看张国忠正扛着摄像机在走廊里小跑。“张大哥!你干什么去?”罗金明急了,莫非这小子要偷我的摄像机?那可是台里的财产,十几万啊!万一弄丢了怎么交代?

“咦?哪来的鸟叫?”走出房间门,罗金明刚要追,忽然听见也不知道哪里一个劲的有鹞子的叫声,声音并不大,但异常刺耳。

“我……这……有……鬼……!快……过……来!来……呀!”张国忠说话的语速好像比以往慢,声音也比以往粗了。

“张大哥!回来!”罗金明想也没想,直追了过去,到了走廊的转弯处,罗金明又傻了,“这怎么多了一条走廊?”在罗金明的记忆中,刚才跟祁经理谈话的时候明明记得只有一条走廊,而此刻服务台旁边却多出了一条走廊,而且在走廊入口有一道齐腰高的铁栏杆。

“快……过……来!鬼……在……这……!”第二条走廊的尽头,张国忠背身而立,站着不动。

“张大哥!把摄像机还给我!”罗金明想也没想,鬼使神差的一纵身就要翻越栏杆,这时忽然感觉眼前一黑……

“小罗!醒醒!小罗!”罗金明感觉耳边传来张国忠的喊声。

“张大哥?”罗金明猛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衣服已经被撕烂了,周围站了一圈人,除了张国忠和张毅城外,还有祁经理和三四个保安。

“摄像机……”罗金明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旁边,摄像机确实不见了。“我的摄象机!”罗金明挣扎着要下地。

“哎,你的摄像机在这里!”祁经理一摆手,一个保安把摄像机抬了起来。

“记者先生,你要感谢张先生啊!”祁经理道。

“我?我刚才怎么了?”刚才的记忆还很清晰,有点做梦的感觉。

“你要跳楼的啦,要不系张先生,你可能已经躺在医院咯!”祁经理道。

“啊?”罗金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要跳楼?”

“真是惭愧,大意了,竟然在眼皮底下出了危险!”张国忠有点不好意思,“小罗,以后千万不要用衣服盖住这个!”张国忠一把从罗金明腰里扯下活符……

就在罗金明刚一进厕所的时候,正好是午夜十二点,恰巧此时罗金明又用衣服盖住了活符,加之厕所中阴气比较重,一下便着了道,从厕所冲出来直奔阳台,速度之快,就如同巴山的千魂魈一样。

“当时,我的警犬一个劲儿的叫,我爸想拉住你,但你力气太大!把衣服都挣烂了!”张毅城道,“我还以为你真跳下去了,但我爸还是把你给拉住了……”

“怪不得……怪不得……”罗金明睁大眼珠子后怕得要死,“怪不得我刚才一直听见鸟叫!”

“我们叫你你没听见?”张毅城疑惑道。

“他听不见!”张国忠搭茬道,“我也没想到这么快!早知道布个阵了,太危险了!”

“我刚才看见你抢走了摄像机!就追出了走廊,没想到那边好像还一条走廊!还有护栏挡着!”罗金明道,“我追你的时候,听见有鸟在叫!”

“我?抢你的摄像机?”张国忠看着保安手里的摄像机,好像还挺沉,“那是你的幻觉!本来你应该不记得才对!但……”张国忠看了看张毅城手里的鹞子,“可能是因为它的叫声,所以你记得那些幻觉!”

“我被鬼附身了?”罗金明睁大眼晴。

“应该系的!”祁经理一摆手让保安退了出去,“你又没什么伤心系,不系鬼上身,干嘛要计杀啊?”

“你这不是鬼附身!”张国忠道,“它只想置你于死地而已……如果真是附身倒好办了!”

“无冤无仇,干嘛置我于死地啊?你们爷俩为什么没事啊?”罗金明睁大了眼晴道。

“那些东西,不是做什么事都要讲原因的……”张国忠又给了罗金明一张活符,“这个,记得别用衣服盖着了……”

“对了爸!刚才你在阳台上拉罗叔叔的时候,我看那个阳台有点不对劲!”张毅城说道。

“怎么了?”

“你拉他的时候,不知道是你的影子还是什么别的东西,阳台的围墙上,好像有一张人脸!”

“什么样的人脸?”

“有胡子……瘦瘦的……我也没看太清!着急找人帮你啊!”张毅城皱着眉头,“可能是看错了,我出门喊人再回来,就看不见了!”

“过去看看!”张国忠也不敢怠慢了,把斩铁从包里拿了出来,“哎!别把我一个人留这啊!”罗金明拎着摄像机就跟出来了……

922房间的阳台上。

“就在这块儿!”张毅城指了指阳台围墙的中间部分。

“这块?”张国忠把罗盘凑到眼前,仔细看了看,没动静。

“大家不要说话!”收起罗盘,张国忠闭上眼睛,慧眼中,仍旧漆黑一片。

“没东西……”张国忠睁开眼,“祁经理,您这里有醋么?”

“醋?有!有!我这就去拿!”不一会,一个服务员端上一碗醋来……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