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二部 兰亭集序》-第五十四章 坐尸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4:47:29 作者:


关灯
护眼

回到英尊酒店,罗金明已经等了半天了,一脸的如沐春风,看他意思应该比较顺利。

“张大哥,今天晚上十一点半,吕队长亲自过来!”罗金明道,“这还得说是酒店祁经理的功劳,如果他们不出面作证,可能吕队长不会见你!”

“祁经理?他把这事说出去了?”张国忠伸长了脖子,脸都白了。

“是啊!否则吕队长很难相信我!吕队长亲自给祁经理打电话!”罗金明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过张大哥你放心,这件事绝对是秘密的,除了你我、祁经理还有吕队长以外没有别人知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张国忠就怕这些事传得满城风雨,到时候万一惹出什么麻烦就不好了……

晚上十一点十五分,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英尊酒店的门口,一个矮胖子男性鬼鬼祟祟的开门下车,好像害怕有人跟踪一样,“我到顶楼……我找罗先生!”矮胖子缩头缩脑的走到服务台前,一脸的苦大仇深。

“这位就是张国忠先生!”罗金明介绍道,“这是考古队队长,吕玉麟!”

“张先生!我是考古队的,不少事儿我也见怪不怪了,不过这次可真是捅了大娄子了,如果你真能帮忙,吕某感激不尽!”吕队长开门见山,上来先给张国忠鞠了个躬。

“吕先生不必客气,时间紧迫,我需要知道全部细节!最好能去现场看看!”张国忠把吕队长让到茶几边上,递上一根烟。

“去现场恐怕不行……那个地方现在已经不是我负责了……”吕队长一脸无奈,“早知道这样,我说什么也不会接这个任务!我手下十二个人,有六个在医院生死未卜,其中有两个还在实习,连对象都还没有搞过,我都不晓得要怎么向他们家里人交代!”

“队长你别着急!救人的方法肯定有!只不过我需要全部的细节!”

“唉!当初,是几个农民报的案,说挖到了古墓!县文物局没敢擅自处理,就报上来了……”吕队长开始垂头丧气的说起了发掘古墓的经过……

原来,江北那个洞穴早就有,很多人都知道,都以为是国民党军队的工事,谁都没在意过。这个江南的所谓古墓出土时,县文物局并没将其与江北的那个防空洞联系到一块,而是作为一个单独的古迹处理的,也并未给予足够的重视,而是派出了一帮子实习生组织发掘。

但后来发现这些石桩子都是魏晋时代的东西,县文物局怀疑是个晋墓,便没敢再往下挖,而是上报到省里。起初省里还是很重视的,派出一支二十余人的考古队进行发掘,但越挖越不对劲,挖来挖去竟挖着水泥了,差点把现场总指挥吕队长气吐血。不过话说回来,这几

根石桩子还是蛮特别的,所以吕队长决定留下一半人继续发掘,没想到一半人刚走,剩下的人就出了事。当然,作为一个资深文物工作者,吕队长还是敏锐的察觉到江北这个防空洞,从江北洞穴中断裂的石敦看,这两个古迹当初肯定是对称的,所以在江南出事后,江北

的防空洞也被封闭了。

“我们刚开始发掘的时候,不少老百姓来看热闹。其实,当初就有一个黄老汉让我们不要动这东西,说是道爷的道场,动了会遭报应的,我当时也是一笑了之,没想到真出事了!唉!”说到这,吕队长又开始自责,“早知道当初多问问了!”

“那老汉多大?有没有问他是哪里人?”一听说有老人出面阻止,张国忠来精神了,万一是当年的亲历者,岂不是能了解一些线索……?

“嗯……这个……不大清楚……不过看相貌应该是七十岁往上的人了……赶着马车。当时这个黄老汉吵吵着要见我,这么大岁数的人,民警也就没拦着,他一来就说这是道爷的道场,不让我们动,这个老大爷没有牙了,周围又乱,嘴里嘟嘟囔囔说了一大堆,但我听不清

啊!所以我就……”

“就把人家撵走了?”张国忠脑门子都起了青筋了。

“不是撵,是劝!老人家很热情,过来就要搬我们的东西,说要帮我们运回去!他说话时我一直点头,他以为我答应他不挖了!”吕玉麟一阵内疚,“当时我们以为这个老爷子神智不清啊!我们也有任务,怎么能听一个老人家说几句就回去啊……”

“唉!吕队长!你既然说过你对那些事见怪不怪了,既然有人告诉你不要挖,你就应该打听清楚啊!”张国忠连急带气,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唉!张先生,张大哥!我知道是我一时疏忽,但事已至此,希望你能救救我队里的人……”吕队长也是理亏,话说得极没底气。

“对了吕队长!你们到底挖到了什么了?不知道阵里是否刻有什么铭文咒语?”张国忠差点把最重要的忘了,想救人,至少得知道那柱子上刻的是什么吧(此阵乃宿土教的绝学,茅山典籍中只有概述并无详解)?

“嗯……这个我带来了!”吕队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记事本,翻开后连带着几张照片一起递给了张国忠。

“我的娘……”张国忠接过本子,不由得生出一身冷汗,原来这个精忠阵是一个假的“投胎地图”,八根柱子分别代表着八卦中的震木、离火、兑金、坎水、撰木、坤土、乾金、垦土八个方向,魂游阵中若要荡出柱外,便又会被柱子环形的引魂咒引回阵中,永世不能真

正的超生,这个原理与当初赵昆成所布的“鬼阵”是一样的,但此阵还有一个“鬼阵”所不具备的功能,便是“守护某个点”。倘若以某个点为阵眼布这个阵,那么魂魄不论游到哪个地方,最终会被引回这个点上,所以这个阵具有保护某人或某种东西的作用。不过为什

么如果要保护的是人,受保护的人在阵眼不会出事,而外人触之即会冲身,就连张国忠也弄不明白,毕竟布阵者布此阵要自裁,且死前还要施术,但究竟施什么术就很难说了,此阵依要保护的东西不同,所施之术也有很大差别,即使能从理论上推论一二,但如果不知道

要保护的东西为何物,也很难下定论(保护人、畜生、金器或石器,所施之术是截然不同的)。

再者,根据八根柱子的布局、微微倾斜的角度与石柱上的“雷池咒”分析,此阵的阵眼还有一个特点便是“隔阴阳天地”,也就是说,这个阵的阵眼能够彻底隔绝天地阴阳,也就是说阵眼中的事物不论是阴是阳,其阴气阳气都不会外泻,这样的话,如果将恶鬼置于阵眼

,其阴气便得不到外界阳气的中和,日久天长其怨气不但不会散尽,反而会越来越强,而如果是活人久在阵眼的话,其阳气不能与外界阴气中和,日久天长也是非常有害的。

关于吕队长的本子上抄的歪七扭八的“引魂咒”,张国忠倒是并不新鲜,但关于引魂咒下面的一段殄文,在赵昆成的“殄文字典”上并没有记录,应该是已经绝传了……(赵昆成的“殄文字典”并未记录所有的殄文,而仅仅是一些“常用字”,就象普通的《新华字典》

并未记录所有汉字的道理是一样的。)

另外,张国忠还在吕队长的本子上看到一行诗,正是马思甲真人在江北防空洞中所留的绝书,看来这个吕队长也发现青石下的殄文了……除此之外,张国忠并没找到关于“是谁把守江南精忠阵”的线索。

“说来也邪,前两天,我们挖到一个坐尸,就直接埋到土里,没有任何棺椁一类的东西,古代墓葬我还没有见过这样葬的,但奇怪的是,这坐尸是一具保存完好的尸体……我的意思是说,皮肤并没有腐烂,不是湿尸,也不是干尸,只不过通身发黑,头发甚至还是有弹性

的!”吕队长满脸的惊奇,“即使年代不是很久远,这也是考古学上的奇迹!因为那里的土壤条件,根本就不具备干尸或者湿尸的形成条件!我本以为发现新大陆,但没想到紧跟着就出了事!”

“你们把坐尸……挖出来了?”张国忠睁大了眼珠子。

“没有……”吕队长叹了口气,“刚挖到脑门就出事了,所以我又自己秘密的给埋回去了!不过这个坐尸头顶上有发髻,很像……道士!”

“坐尸……会是谁呢?”此刻,张国忠合上笔记本,开始绕着茶几溜达,有可能就是布阵施术之人,也可能是阵要保护之人,可惜发掘现场已经去不了了……

“你能看懂这些东西!?”吕队长指着记事本惊奇道。

“哦……不……不懂……”张国忠并不想透露自己懂这些东西。“这样吧……咱们兵分两路,吕队长咱俩现在就去医院,小罗你能不能再辛苦一趟,找到这个姓黄的老汉?那个老头很重要!”

“没问题!”罗金明答得倒是痛快。

“等等……”张国忠想了想,又拿起电话,“喂……沈哥吗……唉……是我是我……这么晚打电话实在抱歉啊……我还有一件要紧事得找强子兄弟帮忙,你能不能再帮我打声招呼啊……?事关重大……”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