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三部 不死传说》-序 深夜造访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4:58:27 作者:


关灯
护眼

回到美国后,开密码箱的事就交给了孙亭,几人计划一周后返回中国,然后由张国忠着手为孙云凌前辈(也就是云凌子)平反的事。但令老刘头没想到的是,没过三天,孙亭便带回了一个让众人难以置信又不得不信的消息:箱子打不开。

听见这个消息,老刘头一翻白眼差点当场晕倒,吓得张国忠赶忙又是按人中又是捶后背,就连秦戈也是一脸的惊愕,孙亭找的可是美国陆军首席密码专家史蒂芬·兰德博士,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连他都打不开的箱子?

“是这样的……史蒂芬说这个箱子是一家瑞士公司的专利产品,这家公司专门为世界顶级富豪或各国政府定制专用密码箱,每一个密码箱都是单独设计的,且设计图纸在密码箱制成以后便会被销毁……”孙亭哭丧着脸,“这个密码箱采用一种机械式密码按键,为的是防

止电子破译,另外还有一套电子自毁系统与机械按键相联接,只要连续几次输入错误,内部的自毁装置就会在几秒钟内完成自毁,箱子四壁一共由六层不同材料构成,可防止高温、强酸的破坏与放射线的透视扫描,箱子内部平均每平方英寸都有一个感应器,只要检测到

高温、强酸或别的什么暴力手段,自毁装置会立即启动……”

“用不用我拿去找人看看?”秦戈一皱眉,似乎有点不太相信。

“嗯,是这样的,冷战刚开始的时候,CLA曾经从苏联弄到过这么一个箱子,曾经试图打开。当时集结了全美十几名顶级密码专家与精密仪器专家,那时史蒂芬还仅仅是负责图谱分析这些外围工作……”孙亭黑着脸道,“后来开箱失败了……从高温焚毁后的残迹看,内部

似乎只有几页纸,CLA方面很后悔当初为什么不以外交手段请求瑞士那家公司帮忙开箱……史蒂芬认为,这种密码按键的控件部分,用的是一种原始且复杂的机械式触发原理。这也正是这种密码箱的高明之处,那种原始的机械式设计,往往是现代高科技破解技术的盲点…

…”

“嗯……那我们为什么不找找那家瑞士公司?”秦戈道,“我在瑞士认识很多有影响力的人物,应该能帮上忙……”

“这件事我问过了……”孙亭的话越来越没底气,“瑞士那家公司确实存有一个备用密码,但是是存在电脑里的,必须通过箱子主人的指纹和视网膜扫描才能把通用密码取出来……但现在……王真江的尸首恐怕早就……”

“他娘的……那个死叛徒!”张国忠也是一阵无奈,此刻的心情与当初在巴山的时候有点像,宝贝就在跟前,守着金山哭吧……

“世界上怎么会有造这种神经病箱子的公司啊?”老刘头气得一拍大腿,“他娘的还真有人买!就欠他娘的让他一个都卖不出去!”

“这家公司成立至今,这种箱子在全球一共卖过二十七个……售价最低的也要一百五十万美金……”孙亭倒是把底细打听得挺清楚。

“所谓自毁装置,应该有电池吧?这种电池一般情况下能用多久?”秦戈问道。

“从一九八五年开始,这家公司开始采用一种新式的离子技术电池作为电源,使用期限比以前提高了三倍,有效期达到三十年……这是我装作一位意向客户从瑞士那家公司套出来的……”孙亭想得似乎也挺周到,“而且史蒂芬将这个箱子上的编号与当年CLA弄毁的那个箱

子编号作了一下对比,得出结论,这个箱子生产日期应该是一九八六年,也就是说,电池的电力会持续到二〇一六年左右……张先生请你相信我,如果真的还有其他办法,我是不会把它拿回来的……”

“哦……”秦戈沉默了一下,“刘先生,按你的风格,不如连箱子一块儿卖了,全当车马费吧……”跟老刘头呆久了,秦戈也变得爱开玩笑了。

“姓秦的……我今天就跟你做一个了断……!”老刘头站起身开始四处寻么顺手的家伙……

……

一周后,香港。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人呢?张国忠之所以把平反工作的第一站放到香港,一来是因为香港道学繁盛,有名望的高人也比较多,二来就是认识七叔这么个大财主,这件事如果有他出面,事半功倍是肯定的。

听说张国忠要来香港找自己办事,七叔直接在飞机场包了一条专用通道,并派出了一个车队在机场外边候着,排场不亚于外国首脑到访,连孙亭都吓了一跳,虽说香港廖氏企业自己也有所耳闻,但却没想到这位掌教同志竟然跟这个跨国巨擘的大老板有如此交情。在从机

场到廖家祖宅的路上,听阿光描述,自从上次找到地契后,廖氏企业很快便走出了资金困境,不但偿还了银行的大部分债务,更拓展了非洲与南美的业务,而赵昆成的公司因爆出碎尸案丑闻,大部分被赵昆成拉走的大客户又重新开始与廖氏集团接触,以前离职的一些精

英高官也回来了不少,现在的廖氏企业在福布斯全球五百强中的排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

到了廖氏祖宅,张国忠着实吃了一惊,几年不见,这七叔非但不显老,反而越活越年轻,轮椅也不坐了,脸上也见了红光了,精神头比那些在广场上扭大秧歌的退休老人还要好。

“想必您就是张国忠掌教与刘凤岩前辈吧?大伯时常提起您二位!有失远迎,还望见谅!”七叔旁边,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起身与张国忠握手,看样子也就二十岁出点头。

“这位是……?”张国忠与年轻人握了握手,上次来好像没见过这个人……

“这是我的侄孙子,廖若远,叫他阿远就可以了,一直在英国念书,前一段时间因为香港这边不太平,我也没让他回来……”七叔站起身道,“这把年纪也撑不了几年了,所以我准备让他来接替我的位子!”

“一表人才啊!”张国忠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廖若远,年纪虽不大,但眉宇间却透着一股霸气,像是办大事的材料。

“张掌教,这次来香港,我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么?”电话中,张国忠并没向七叔透露此行的具体目的。

“是这样的,这位是孙亭,美国福萨克孙启林财团的少东家……”张国忠用手一指孙亭。

“廖先生您好,久仰您的大名!”孙亭起身与七叔握手。

“哦……福萨克孙启林财团,很有名啊!我和孙先生也曾有过一面之缘!”七叔打量了一下孙亭,微微点了点头,“请带我向你父亲问好!”

“孙少爷的祖父,也就是孙启林先生的养父孙云凌前辈,曾是武当山复真观沈方卓真人的掌门大弟子,是一名抗日烈士,但多年来蒙受不白之冤,被世人误认为是汉奸,并被后世同门所公认为是叛道叛国之人,经过孙少爷的调查与我们的亲自查证,证实这么多年来,世

人曾对孙少爷的祖父存在很多误会,现在我们已经搜集了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孙前辈的清白。但事隔多年,当年很多当事人都已经过世了,而且我们势单力孤,社会上尤其是道学界的同门,很难信任我们,所以我们希望您帮忙,以您在香港社会的影响力帮我们澄清这件

事!”张国忠顿了顿,整理了一下思路,“我以人格担保,我们的一切证据都是真实可靠的!”

“哦……张掌教你太见外了……”七叔哈哈一笑,“阿光!联系记者,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

这句话一出,张国忠差点晕倒,心说都这么多年了,这七叔的作风一点都没改啊……开新闻发布会,多少也得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七叔……先等一下……”张国忠咽了口唾沫,“这件事不必着急,我们还要拜访一些道门中人……”

……

晚上,七叔在家里摆了一桌绝对奢华的港式大餐,饭桌上,孙亭龙飞凤舞地白话起了众人赴缅甸斗毒枭的事,听得七叔和廖若远眼珠子都直了,接着张国忠又把自己在武汉的发现跟七叔讲了一遍,最后借着酒劲把自己在马来怒杀王四照(也就是王真江,因为真江是道号

,所以此人叛教后便不可再用此号)的事也说了,听得七叔连连点头,“杀得好!杀得好!这个姓王的和赵昆成简直就是一路货色,恩将仇报!这种人死有余辜!”因为赵昆成的事,七叔对这种忘恩负义的人简直就是恨之入骨,听说王四照被杀以后不但没有丝毫惊愕,

反而挺高兴

结合着这两件事情,张国忠顺势说了云凌子的事,听得七叔连连感叹,“想我泱泱中华,竟然会受辱于倭国这等弹丸之邦,倘若人人都有孙老先生的气概,恐怕历史就要改写了……!”

饭后,七叔吩咐佣人给每个人都安排了单独的房间,之后众人把酒畅谈直到深夜才各自回房休息。

酒虽喝了不少,但老刘头可是一点睡觉的心思都没有,躺在床上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自己都七十多了,能不能活到二〇一六年还是个未知数,就算箱子里装的不是兰亭序,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要是能打开箱子看一眼究竟,也算死得踏实啊……唉……!

就在老刘头胡思乱想辗转反侧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谁呀?”老刘头晕晕乎乎的坐起来披上了衣服。

“是我……廖若远……!”

“廖若远?”老刘头一楞,这小伙子跟自己从来没接触过,大半夜的找我干吗?

打开门,只见廖若远身着一身便装恭敬而立,“刘前辈,我能进去么?”

“廖少爷,不知你大半夜来找我……有何贵干呢?”老刘头把廖若远让进屋里,自己则坐在了床上。

“刘前辈,您今天好像……不大高兴……”这廖若远虽说年纪不大,但言谈举止却很成熟,俨然一个生意场上混迹多年的所谓的“才俊”,“不知道是不是招待不周啊?”

“哦……不是不是……廖少爷不要误会,你大伯的热情款待我很感谢……”老刘头是何许人也?绝对是老油条,这廖若远话一出口,老刘头就听出来此人肯定不是为探讨“招待不周”的事来的,“廖少爷深夜造访……难道就是为了问这个?”

“不,不……您误会了……”廖若远连忙摆手,站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看了看,继而把门反锁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