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三部 不死传说》-第十八章 磔池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08:04 作者:


关灯
护眼

此时此刻,岸上的老刘头和孙亭显然比张国忠还着急,“他娘的,下来之前先插一杆黄旗就对了……哎,真是老糊涂了……”老刘头一个劲的咬牙跺脚,情急之下从包里抓了一把铜钱之后,准备插一杆黄旗子看看里面的东西到底几斤几两,但等旗子立好以后才想起来,

自己的剑给了艾尔逊,没家伙根本没法开阵……老当初对自己的家伙太自信了,所以黄旗子也没插,现在想插了,家伙却又让艾尔逊拿走了,有心上去拿张毅城的天律吧,又怕张国忠等会儿回来需要帮忙……

而孙亭的脸基本上已经没血色了,这个人虽说平时看上去沉着稳重,但往往在关键时刻会显露出一点纨绔子弟的风范,尤其从埃及回来时候,别看其不把缅甸毒贩子的冲锋枪放在眼里,但若碰上这些鬼鬼神神的事可就难说了,总而言之一句话,一日遭蛇咬,十年怕井绳

“刘前辈……张先生他们……不会有事吧……?”憋了得有半分钟,孙亭磕磕巴巴就说出这么一句……

“应该没啥事……他们手里不是一般家伙……”老刘头也一个劲的找自我安慰,“这样,孙少爷,一会儿我下水,你先上去!”

“这……这怎么行呢?”一听老刘头要下水,孙亭更是为难了,自己是年轻人,怎么能让老人去冒险呢……?

“外边还有人等着呢!咱们都不上去,这算什么事啊!”虽说也是心急如焚,但老刘头表面上倒是挺冷静,“没准他们在里边找到什么宝贝了,正研究独吞把咱俩甩了呢,那个姓秦的可没啥好心眼……”

“可是……您的身体……”孙亭蹲下了身子用手摸了摸水,冰冷刺骨,“这水很凉啊……”

“我可是老年冬泳队的!三九天凿开冰窟窿就下去泡着!这点凉算个屁!”虽说表面上挺乐观,但额头的冷汗可把老刘头的真实心情给暴露了,看了看表,距离张国忠最后一次换气三分钟都多了,水下还是不见动静,“孙少爷,帮我拿着这个……”老刘头把大哥大连同

上衣一块儿塞给孙亭,“到上面别说实话!毅城还是个孩子!”

“我……明白……”孙亭接过了老刘头的东西,孙亭傻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老刘头哆哩哆嗦地下水,没几秒钟,水面上的手电光韵也不见了。

与此同时,水下。

顺着张国忠的路线,老刘头也开始从最下方的台阶向正前方游,感觉没游几米,前方便出现了一个类似于门的石洞,大概两米高,一米多宽。如果真是门的话,跟这个巨大的密室还真有点不成比例。

为了保险起见,老刘头在石门前也浮出水面换了一次气,然后一个猛子潜进了石门。水下,石门中是一条黑漆漆的通道,因为不知道通道到底有多长,所以老刘头只能掐算着游进来的距离,作好随时往回游的准备。

就在老刘头感觉快憋不住了,想返回密室的时候,突然感觉通道两旁的岩壁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毫无尽头的黑暗。“到里屋了?”老刘头脚蹬池底,以最快的速度浮出了水面。

“给我死吧!”脑袋一出水,老刘头便听见了张国忠的大吼,紧接着便是扑通一声,就好比成吨的巨石被扔进水里一样,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枪响。

“别打!我在水底下呐!”老刘头把手电举出水面一个劲地晃,由于水里仿佛含有某种刺激性的矿物质,所以刚出水面时两眼生疼,加上刚才水花一溅,也看不清是哪开的枪朝哪打的。

“别开枪!”一听老刘头来了,张国忠立即大喊。揉了揉眼睛,老刘头发现张国忠站在离自己大概七八米远的地方,旁边还有两束手电光,想必秦戈和艾尔逊都没什么事。用手电照了照四周,老刘头彻底傻眼了,如此巨大的地下空间,以前别说见,就算想象一下都很难

!虽然洞内的空气能见度还不错,而这号称有效照明距离三十米的军用手电就愣是照不到洞顶子。

往前游了几步,老刘头被张国忠拉上了“岸”。这间密室的“岸”,跟刚才的密室可不一样,岸上没有水,全是旱地,密室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土腥味,似乎也有点雾气,但比刚才的密室可好了不少,能见度至少有三四十米,用手电水平照了照,发现这里似乎是一个大

得出奇的地下溶洞,形状大概是一个蛇形曲线,大概有三十米左右宽,在可视范围内,岩洞似乎拐了个弯,通到哪里不得而知,在拐弯处不远,仿佛有一扇巨大的“影背墙”,貌似是一个石碑,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与巴山的藏宝洞相比,这个岩洞的人工痕迹要严重许

多,工程量甚至说跟直接掏山修一个也没什么区别,脚下地面铺的一律是一米见方的青石板,从脚感分析,估计厚度少说十几厘米。

每块石板上都刻着盘龙纹(后经老刘头与秦戈仔细辨认,花纹刻的并非是龙,而是一种龙型异兽,名曰“夔”,是一种商、周时期常用的纹饰),在离拐弯处不远的地方,三三两两有几根巨大的石柱子,粗细以目测的话至少得十个人能围得过来,一直向上通到手电光照

不到的地方,单就这几根柱子而言,想必已经是古代建造能力的极限了;回过头来,老刘头发现自己上岸的地方仿佛就是这个蛇形岩洞的“蛇头”,两边的岩壁呈直角角度向外蔓延,明显是人工凿平的,不但见棱见角,而且还刻了花纹,在那个没有炸药的年代,很难想

象这种工程量如何完成。而自己上岸的水面,大概呈一个圆切形状,仿佛是故意留出来放水的,也不知道有什么用意。

“这座山……是空的……?”老刘头冻得只打哆嗦,“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动作太快,还没等看清就跑了……”张国忠愤愤道,“不过刚才我给了它一刀,估计也没什么能耐了……孙先生呢?”

“我让他先上去了……”老刘头说道,“咱们四处看看,没什么宝贝就赶紧出去……我看这个地方不一般……”虽说心里没底,但老刘头心里还是惦记找宝贝的事,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从水的深度推算祭坛的规模,这个洞最晚最晚也应该是秦末汉初修的。加之地面上

刻的“夔”纹,所以众人已经把岩洞的修建年代锁定到了战国前后,如果真能找着点秦砖汉瓦什么的,这一趟可就来着了。

一听说孙亭上去了,张国忠的心也就放下了,本来还担心那东西从水里去祸害孙亭,但如果上去就没事了,此刻外面应该是中午,阳光正威,再加上还有一个能揍鬼的大手刘,一个受了重创的怨孽想必也生不出什么事端来……

就在这时,靠近岩壁边上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引起了秦戈的注意,打着手电走近一看,貌似是件衣服。“莫非是古代人的衣服?”秦戈蹲下身子,发现衣服是黑色的,一翻脖领子,竟然还有标签,“张掌教!”秦戈大喊。

“这是什么?”张国忠拿过衣服,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一股腥臭扑鼻而至,似乎沾过血,一翻标签傻眼了,全是外国字……

“Timbenland……made in UK……”借着手电光,秦戈若有所思,“这……应该是那些人的衣服……”目测了一下衣服与水面的距离,秦戈皱起眉头,“孙亭推测的没错,这些人的确是欧洲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衣服会在这!”

“游泳回去当然得脱衣服了……”老刘头冻得直打哆嗦,干脆把衣服拿过来自己披上了,“别大惊小怪的,那边好像有块碑,过去看看写了点什么……”

“刚才那东西……不像欧洲人变的啊……”张国忠边走边说,“别的地方我没看清,但头发是黑的啊……欧洲人应该是黄头发啊……”

“兴许是偷渡过去的,”老刘头道,“你看秦爷是美国人,不也是黑头发么?”老刘头可是时刻不忘拿秦戈开涮。

“我是美籍华人……”听老刘头这么一说,秦戈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

大概走了有三四十米,众人来到了石碑底下,用手电一照,只见碑上刻了两个奇怪的字,以张国忠的水平,看了半天硬是没看出来。

“这两个字是磔池!”别说张国忠,就连老刘头这个书法协会的,都看了半天,“秦书八体里的‘殳体’字!这个洞是秦朝修的……或者是秦国!”看着这两个字,老刘头脑袋左歪右歪不知所以,“秦国字体,各有各的用处,殳体是刻在兵器上的,怎么刻碑上了?”

“磔池……什么意思?”一直没说话的艾尔逊忽然蹦出这么一句,其实秦戈也想问,只不过一直没好意思。

“磔池在古代,是杀牲畜祭祀的意思……”老刘头皱眉道,“不过杀牲畜,没必要弄得这么声势浩大吧?磔字也有五马分尸的意思,就是商鞅受的那种刑……这地方叫做磔池……莫非是古代的中美合作所?”

“秦国不至于吧……天天打仗还有闲钱补这种笊篱?”张国忠开始用手电照着这座大碑转圈,“这有一堆小字,师兄你来认认!”只见石碑背后,刻了一大片小字,貌似也是所谓的“殳体”。

“我看看……”绕到石碑背后,老刘头皱着眉看了半天,越看眼珠子瞪得越圆,等差不多看完了,竟然磕磕巴巴说不出话来了……

【注解】夔,读音KUI,二声;磔,读音ZHE,二声。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