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三部 不死传说》-第二十四章 恶斗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11:03 作者:


关灯
护眼

掉下东西的地方大概在二十米开外,由于距离较远以及水面反光且事发突然,所以谁也没看清掉下来的到底是什么,只觉得动静不小,张国忠甚至开始把头潜到水下观察,害怕有东西会潜水过来。就在这时候,意想不到的一幕又发生了,只听哗啦一声,掉下来的东西似

乎又蹿出了水面,速度之快,就好像海豚蹿出水面一样,只不过没再掉下来而已。

“他娘的……这是啥习性?”老刘头用胳膊蹭了蹭眼睛,仔细用手电照了照,只见白漆漆的手电光在起伏不平的水面上闪来闪去,整个通道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除了刚才那玩意掉下来的水声,从头到尾就没有别的动静……”老刘头用眼斜了一下秦戈,“秦爷,这

条通道上去后的地形,你知道多少?”

“应该还是通道……”秦戈道,“这条水下通道也就只有二十多米,但按古图上的比例,从岩壁到地图的起始点,至少要经过五十米甚至更长的通道,也就是说,咱们从这上去后,应该还有三十米的通道要走!”

“那五十米的通道外呢?”老刘头并没有继续往前走的意思。

“应该是个大厅吧……”秦戈拼命回忆,“但图上有一些细细的条纹,不知道是什么……”此刻秦戈也有点后悔,早知道这次竟然歪打正着下到图上画的地宫里,就把古图复印一份带着了。

“下面没有东西!”就在这时候,张国忠哗啦一下把脑袋探出了水面,“这水有点问题!”

“废话,人家早走了!”老刘头道,“水有什么问题?”

“走了?”张国忠一愣,抹了把脸,侧着耳朵听了半天,什么动静都没有。“这么说不是冲咱们来的?”

“可能是……意外掉下来的?”艾尔逊道,“当年老山前线,越南鬼子最爱挖陷阱了……”

“不可能啊……”听艾尔逊这么一说,张国忠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失足掉下陷阱这种事发生在人身上还情有可原,怨孽的反应能力比昆虫还厉害,是不可能掉下来的,而此时此地,除了在场的四个人以外,怎么可能还有别人呢?“师兄,咱们是回去还是继续往前?”

“是死是活天注定!”老刘头心一横,又举起了枪,“对了,这水到底有什么问题?”

“颜色不大对!”张国忠道,“我也说不好,这里的水比外边清得多,但水底下稀稀拉拉的好像有东西,有点发红,已经被咱们搅浑了,但我能肯定绝不是土!”

“那能是什么东西?”老刘头扑通一下也潜下了水面。手电光下,老刘头发现这个通道里的水确实很清澈,水下好像确实有一层东西,从颜色上看有点像赤硝。

“他娘的……此地不宜久留,大家快走!”老刘头站起身,莫名的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举起枪哗啦哗啦的朝前走去。“怎么了?”张国忠虽说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还是举起剑跟了上去。

就在几个人距离“那东西”落水处十来米的时候,只听身后扑通一声,紧接着就是哗啦啦的铁链子响,听得老刘头满脑袋的头发丝都竖起来了,“快……快跑……”老刘头这句话刚出口,身后紧接着又传来扑通一声,水声更大了。

“他娘的……两个……”老刘头转身,身体贴在了通道壁上,用手电一照,只见身后两个黑铁塔般的影子正在快速向前移动,哗啦哗啦的铁链子声与水声混在一起,光听着就够人喝一壶的。

“吃我一炮!”老刘头举起枪,瞄着这黑爷爷的“殂里穴”砰砰就是两枪,此刻队伍最后的艾尔逊也拔出了枪,边跑边向身后开枪,不打还好点,这一打,老刘头反而有点绝望,本来自己还对这“赤硝夹心弹”心存侥幸的,但没想到不论是自己手里这把十毫米口径的“

迫击炮”,还是艾尔逊手里的7.65毫米“勃朗宁140式”手枪,打在这“黑爷爷”的身上一律是火花四射,仿佛根本就打不进去,而这两位黑爷爷挨了几枪之后前进速度不但没减,反而加快了。“国忠!枪打不动!快抄家伙!”情急之下,老刘头扑通一下把手枪扔进了水

里,一把拽出了七星剑侧身横在了水面上。

在老刘头开枪的同时,张国忠第一个来到了刚才掉“东西”下来的地方,发现这里并非是通道的尽头,向前看,黑漆漆的通道仍旧不见尽头,而向上看,则有一个黑漆漆的方形“天井”,大小和下来时的“天门”相仿,究竟通向哪里也不知道,虽说没有楼梯,但却悬有

一条小拇指粗细的绳子,材质看上去与秦戈所用的尼龙登山绳差不多,看来先前来这里的人应该是从这里上去的。“秦先生!你们先从这里上去!”听见老刘头大喊后,张国忠一闪身来到了艾尔逊的身后,只见两个黑影子距离老刘头最多也就十米远。

“这里!?”秦戈瞪着眼看了看前方仍然不见尽头的通道,又抬头看了看上面黑漆漆的洞口,一时间也慌了,“可是前面还有通道!”其实看到洞口悬下来的绳子,秦戈也能猜到上一批人是从这里上去的,在综合“天门”外墙上的“诗”分析,很可能那批人从这里上去

后就“升天”了,莫非这次要明知故犯步那位“诗人”的后尘去“升天”?

“快!!”张国忠抽出巨阙跟老刘头站成了一排,此时黑爷爷已经冲到跟前了,“秦先生快上去!”张国忠也没工夫和秦戈解释了,挥手锵的一剑便砍在了这黑爷爷身上,也不知道这东西身上的链甲到底有多厚,只听当啷一声,差点把张国忠虎口震裂了,巨阙剑纵然是

宝器,但面对着东西浑身上下的铁链甲似乎作用也不大。

“别砍!扎!!”比起张国忠,老刘头似乎心眼多一点。横着砍受力点太大,再锋利的宝刃也很难发挥效力,但用剑尖扎下去可就不一样了。只见老刘头双手紧握剑柄,照着这链甲尸的胸口分心便刺,七星剑毕竟是七星剑,只听锵的一声,多半个剑身一下子便刺进了链

甲尸的胸口,这一下还真管用,被刺穿的链甲尸顿时就站住不动了。

双手握着剑柄,老刘头也是一愣,心说这东西看上去来势汹汹的,怎么就这点本事?就在老刘头一愣这工夫,被刺的链甲尸忽然举起一只“手”横着一划拉,一只大铁胳膊直奔老刘头脑袋,这一下要是挨上,恐怕脑袋不飞也得落个颈椎骨折高位截瘫什么的。

“我的娘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老刘头舌头跟都凉了,剑也顾不得往回抽了,拼命往下一蹲,感觉一股恶风贴着头皮扫了过去,“坏了……剑!”老刘头心里暗道倒霉,两脚一蹬地,身子哗啦一下仰着向后划了两米多远。

看见这一幕,秦戈也顾不得什么升天不升天了,站在艾尔逊肩膀上抓住绳子就爬上了天井,而这绳子当初也不知道是哪个马大哈放下来的,长度竟然刚好与通道的洞顶持平,倘若正常人站在通道里,根本就够不到绳子。“秦先生!快!把那根绳子再放点下来!”艾尔逊

也有点慌,看着张国忠和老刘头在前线血拼,自己举着枪晃晃悠悠的也不敢打,跳了两下想够绳子吧,手太湿,就算能勉强抓到一点也会滑脱。

在上面的秦戈也懵了,用手电四下照了照.原来自己身处一个大厅里,绳子另一端一直延续到黑暗深处,不知道固定到了哪里,“等一下!我来放绳子!”秦戈抽出匕首手忙脚乱的想把绳子割断,但没想到这种专业登山绳岂是他的匕首能割断的(当初在巴山,秦戈的登

山绳张国忠用龙鳞都没割断,最后还是用手枪打断的)?

“你们怎么还不上去!?”张国忠用剑扛在铁锁尸胸口上,身体贴在墙上已经无路可退了,而此时此刻,更让张国忠尿裤子的一幕发生了,从这东西身上铁锁链的缝隙里,竟然伸出了一丝丝的触须,咝咝啦啦的好像蛇的信子一样,借着艾尔逊的手电光,粗略一数得有十

几条,“这他妈是什么东西!?”张国忠手里的剑虽说扛着铁锁尸的身子,但另一边的刃也对着自己的脖子,只要稍微动一动,自己的脑袋可能就搬家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铁锁尸一点点地接近自己。

此时此刻老刘头这边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仗着自己个头小身体灵活,老刘头一直想把插在这铁锁尸身上的七星剑抽回来,但这铁锁尸被七星剑刺了以后好像也有些不舒服,两只手在胸前划拉起来没完,老刘头绕了好几个回合也没机会下手,看张国忠被这东西逼入了墙

角,本想上去帮忙的,可是刚一凑前,忽然感觉两腿被铁链子缠了个结结实实。

还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扑噜一下被拉倒在水里,“他娘的!”老刘头挣扎着刚站起来,忽然感觉眼前黑乎乎一座铁塔,自己离铁锁尸竟然连一尺都不到。“把剑给我!”老刘头一看有机会,赶忙伸手去拔插在其胸口的巨阙剑,然而自己手刚握住剑柄,只见铁锁尸

忽然横起两只“手”嘭的一下抱住老刘头,只听扑哧一下,插在铁锁尸胸前的七星剑在老刘头身体的作用下齐根送入了铁锁尸身体,“啊……”露在铁锁尸外面的剑柄差点把老刘头硌死,“艾……艾老弟……你站着等死呐……过……过来帮忙啊……”扑通一下,老刘头

被铁锁尸抱着贴到了墙面上,和张国忠一样,眼巴巴的看着一堆小触角徐徐的靠近自己。“这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挣扎中,老刘头忽然想起了当初自己在埃及被人胄抱着的一幕……

与此同时,天井之上。

正用匕首割着绳子,秦戈忽然听见老刘头的喊声,看了看手里的登山绳,才割开了一半不到,“枪……我的枪……”情急之下,泰戈开始手忙脚乱的摸枪,这一摸才想起来,自己的枪一直在老刘头手里……

“阿逊!快把枪扔给我!!”秦戈回到天井边上,然而此刻艾尔逊却并不在天井下,洞内只有哗啦哗啦的铁链子声和闪得乱七八糟的手电光……“张掌教!刘先生!阿逊!”由于天井比较“厚”,秦戈根本没办法看到洞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