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三部 不死传说》-第二十六章 生石灰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11:57 作者:


关灯
护眼

“快!!上去!”张国忠一把拽过了张毅城。

“让艾叔叔先上吧!”张毅城煞有介事的拽出天律,“为了别人继续活着而不怕死,这才是英雄啊……”

张国忠都气吐血了,心说这倒霉孩子,怎么偏偏这时候把自己教的大道理想起来了?这时被大手刘掰开胳膊的铁锁尸仿佛也急眼了,一扬胳膊“呜”的一声闷叫,一下就把孙亭甩出两三米远,只听噗嗤一下,孙亭被重重的摔在了通道的石壁上,哗啦一下掉到水里顺时失

去了知觉,摔晕孙亭后,这黑爷爷并未善罢甘休,而是张开双臂扑向了大手刘。

俗话说祸不单行,正巧这时候,被张毅城扔了“燃烧弹”的铁锁尸身上的火已经渐渐灭了,别看身上着火的时候这黑爷爷一动不动,但等火一灭却立即来了精神,张毅城刚想翻包找东西,只感觉双腿唰啦一下好像缠上了什么东西,“爸……快……”还没等这一句话说完

,张毅城便被拽倒在了水里。

“毅城!!”张国忠正跟老刘头七手八脚的把艾尔逊往上托,听见张毅城这么一喊,赶忙抽出剑去救,可还没等自己赶到铁锁尸跟前,张毅城便又被大手刘从水里抱了起来,由于两边力量都很大,所以张毅城的身体干脆横在了水面上,缠着腿的铁链也露出水面了,“给

我断!!”一看铁链不在水里,张国忠第一反应便用剑砍铁链,要说巨阙剑毕竟是巨阙剑,切金断玉可不是吹的,锵的一声火光四射,缠着张毅城腿的铁链瞬时被砍断,大手刘和铁锁尸同时往后一仰。

“毅城!快上去!”此时艾尔逊已经挣扎着爬上天井了,张国忠一剑砍在了铁锁尸的脖子上,转头朝着张毅城喊。可当自己把头转过去时,发现大手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铁锁尸抱住了,而张毅城却还在大手刘怀里。

“走嘞……!”大手刘好像丝毫不在乎自己被铁锁尸抱住的事,竟然绷着青筋背着铁锁尸走了好几步,直到“天井”底下,一铆劲直接把张毅城向上扔了出去,也不知道这一下究竟有多大劲,张毅城只觉得头一晕,就好像坐电梯一样,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在艾尔

逊的怀里了。

“这小子不去奥运会参加举重比赛真是可惜了……”其实艾尔逊抱住张毅城也完全属于条件反射,以前自己在部队当侦察兵,虽说见过不少奇才异士,但像大手刘这样有着非人力量的,这辈子还真是头一次见。

“刘大哥……”张国忠心都凉了一半了,扔完张毅城后,大手刘又“背”着铁锁尸走向了孙亭,看这意思是想把孙亭也扔上去,而此时其背上的铁锁尸浑身上下好像又伸出了触须。“刘大哥!小心你身上的东西,快离开那东西!!”虽说张国忠有心上去帮忙,可眼下自

顾不睱,哪有能力管别人?

此时,已经顺着绳子爬到一半的老刘头扑通一声又跳下来了,挥剑冲着大手刘背上的铁锁尸就砍。“大爷……用这个……!”只听扑通一声,一个拳头大小的药瓶子被张毅城从天井上扔了下来,捡起瓶子,老刘头也懒得问这是什么东西了,拧开瓶盖哗啦一下,一瓶子白

色粉末被扬在了铁锁尸身上,说也奇怪,只见这铁锁尸被扬过以后浑身上下瞬时冒起了白烟,立即松开了大手刘,呜鸣着扑向老刘头。

“你个小兔崽子,想害死我啊……”老刘头见势不妙,想抓绳子上去肯定来不及了,“这他娘到底是什么东西……?”老刘头都快烦死了,刀枪不入且什么都不怕,以自己出道这么多年的经验,还真没见过这种东西。

骂街归骂街,眼下的情况逃跑可是第一位的,因为通道内的水虽说对于张国忠是齐腰深的,但对于老刘头而言可就到胸口了,走的话还不如游快,老刘头干脆扎一个猛子开始潜泳,大概潜了七八米后才把脑袋探出水面,而让老刘头没想到的是,刚才扑向自己的铁锁尸竟

然站在原地没动,直到自己把脑袋露出水面后,才又扑向自己。

“哎?他娘的……潜水他看不见……?”老刘头也来不及细想了,一个猛子又扎出十来米,等抬起头一看,那东西果然跟刚才一样,站在原地没动。“国忠!潜到水下这行子看不见!”老刘头向着张国忠狂喊,听老刘头这么一喊,张国忠一不做二不休,一个猛子也扎了

下去,觉着游了有一段距离后,抬头一看差点郁闷死,这铁锁尸就在自己身后一米不到,正闷哼着追自己,“他娘的,怎么这节骨眼上这死老头子还有心思开玩笑啊……”

此时,大手刘把昏倒的孙亭抱到天井下边,也想扔上去,但由于孙亭比张毅城沉不少,加之人已昏厥,所以扔了好几次都没成功。这时张国忠引着铁锁尸又回来了,“刘大哥,别扔了!把绳子给他拴上拽上去吧!”张国忠回手一剑砍在了铁锁尸的胳膊上,要说也怪,这

铁锁尸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好像也有点精疲力尽的感觉,力量与速度好像大不如前了,张国忠虽说纳闷,但也懒得细想了,“毅城,刚才那东西还有没有?”

“有……等一下……”张毅城拼命的翻包,“不多了,爸你接着!”扑通一声,一个东西顺着天井掉到了水里,摸到瓶子,张国忠拧开瓶盖转头便扬,和刚才一样,被这白色粉末扬了之后,这具铁锁尸浑身冒起了白烟,站在水里一个劲的哆嗦。

趁这机会,张国忠赶紧潜泳到十几米外,发现铁锁尸果然没跟来,“他娘的……这小子行啊……”水下,张国忠对自己这个儿子还挺满意,竟然有办法对付这种前所未见的怪物,“嘿!我在这呐!来追我呀!”十几米外,张国忠发现有点不对劲,自己游跑了,这铁锁尸

好像又跟大手刘干起来了……

此时,老刘头把铁锁尸引出了三四十米后回来了,一看这边这个正跟大手刘对掐呢,赶忙上前一剑刺进了铁锁尸的腋下,让老刘头没想到的是,这一剑跟刚才那一剑的效果可是有明显的不同,只见铁锁尸被刺后浑身哆嗦,瞬时放开了大手刘,转身又扑向老刘头。

“他娘的就不知道尊老爱幼么……”老刘头无奈,一个猛子又向张国忠的方向游过去……

等老刘头把两个铁锁尸引远了又潜回来后,大手刘和张国忠已经把孙亭送上了天井,此时铁锁尸距离众人大概有三十多米远,三人在孙亭之后顺利的爬上天井后,秦戈冒着汗抽回了绳子。

直到此时,秦戈有心思仔细的观察天井上方的空间,只见此处乃是一个少说上千平米的“大厅”,四处有不少方形的石柱子,房顶的高度要比外面的岩洞低许多,大概只有二十米不到,而大厅的两侧则有不少一米多高两米左右长的石台,宽度大概正好能躺下一个人。

“毅城啊……你刚才扔下来的那是什么东西?”张国忠有点忍不住好奇。

“生石灰……”张毅城气喘吁吁道。

“生石灰?”张国忠一愣,怪不得刚才不小心弄到自己手上一点,此刻烧得生疼呢,“你带生石灰来干嘛?”

“不懂了吧……”张毅城一脸的自豪,“现在都讲究个与世界接轨,茅山都也得接轨啊……”

“接什么轨?”张国忠被说愣了。

“这是我们化学老师告诉我的!”张毅城显得还挺诡异,“我们老师说,生石灰有吸水的特性,常用来制作干燥剂!你不是总说干尸起不了尸,只有湿尸能起么?我用生石灰把他吸成干尸,他还起个屁啊?所以这次来,为了以防万一,我带了两瓶,你老用的那个什么赤

硝,据说还挺贵的,我看也没起过什么作用,所以我想看看有没有能当替代品的……其实刚才我是借着这次宝贵的机会试验一下……”

“嘿……你个小王八蛋……”不光是张国忠,就连老刘头都被说得哭笑不得,敢情自己在下头被打得屁滚尿流的,这小兔崽子还惦记着做试验呢……不过话说回来,还真是这个所谓“试验”救了大伙一命,虽说生石灰是否能对付起尸尚待验证,但用来对付这铁锁尸倒貌

似有点作用,至少能让那东西“失明”,而根据先前“赤硝夹心弹”打进铁锁尸身体里的效果分析,赤硝虽说也有干燥剂的作用,但在对付铁锁尸时效果好像远不如生石灰。

站起身,张国忠走到了大手刘的跟前,一把握住了大手刘的手,“刘大哥,你又救了我儿子一命!不,是救了我们大家一命!我该怎么谢你?”对于张国忠而言,大手刘这样的神力是第一次见,而像他这样勇敢且心地善良纯朴的人,更是第一次见。

“对对!刘叔叔是好人!”张毅城也在旁边跟风道,“我们没让他下来,结果他怕我们出事,还是下来了!”

“此等天生神力,可比古人啊!”老刘头的雅兴也上来了,站起身走到大手刘跟前一通捧臭脚。虽说自己也是习武之人,但对于历史上大力士的传说,却大部分都是听说书先生白话的,说楚霸王项羽能举起千斤铜鼎;西府赵王李元霸的两只大锤加在一起有八百斤;怀远

黑太岁——打虎将军常遇春更是能托住千斤重的石闸,等等诸如此类,本来,于此类艺术性的夸张,老刘头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此刻可是开了眼了,这大手刘的神力要说他能托起千斤闸可能也不算过分……

【注解】常遇春力托千斤闸:传说元朝末年,元顺帝曾以殿试武举的名义将天下习武之人都骗到了大都,并在武科场布置了炸药,想等开试之时封闭武科场,把天下举子都炸死其中,后来,常遇春的战马“卷毛狮子一丈黑”在武科场内撒了泡尿,浇灭了炸药的引信,当

太师下令落下千斤闸封闭武科场的时候,常遇春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一铆劲托住了千斤闸。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