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三部 不死传说》-第二十八章 断句诗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13:24 作者:


关灯
护眼

睁大了眼,老刘头也懵了,只见这从天而降落在张国忠身后的并不是先前打过架的铁锁尸,从身上花花绿绿的花纹看来,倒挺像是大手刘嘴里的“字尸”,只不过此刻,身上绕着好几圈铁链子,且铁链子的另一端通向不远处的一个暗门,若不是这个“字尸”忽然弄出点

动静,众人偏离了原来的路线的话,还真的很难发现这个暗门。

“师兄……看来,这两种玩意儿打起来了……”张国忠也有点不敢相信,“鬼打鬼”这种事出道以来可是第一次听说,“咱们……帮哪边?”

此时,大手刘正在前边抡起拳头狠砸“字尸”,而因为身体被铁链子捆着,一没法还手二不能逃跑,面对大手刘的拳头,字尸只能硬着头皮撑着,每挨一拳头,这字尸便嚎一嗓子,声音听起来与其说像鬼,倒不如说和人更接近。

“哪头都别帮……刘老弟,别打了,按住他别让他跑了……”老刘头冲着张国忠指了指铁链子的另一端也就是不远处石床的暗门,之后抽出七星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张国忠虽说有点心虚,但还是抽出巨阙剑跟了上去,毕竟这铁锁尸的动作比一般怨孽要迟缓很多,真

要是碰上了,此处又没有水,凭几个人的身手与手里切金断玉的家伙,逃跑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这个暗门大概有一米八高,但非常的窄,至多四十厘米宽,正常人想进去必须侧身往里蹭。暗门门口大概方圆一百平米内都是碎石渣子,“门框”两侧全是参差不齐的碎边,明显是修建时被堵住,而后又被人炸开的。暗门内是个通道,和当初巴山藏宝洞的密室差不多,

看通道两边墙壁上的痕迹,应该是从岩石上硬凿出来的,通道往里大概五六米的地方仿佛拐了一道九十度的弯。捆着“字尸”的铁链子就是从这个直角弯里面延伸出来的。

此时,铁链子另一端被捆着的“字尸”已经被大手刘和艾尔逊按了个结结实实,在艾尔逊看来,这东西力气虽说也不小,但比起当年埃及的“人胄”可俨然不是一个量级的,在艾尔逊的印象中,眼前这位大手刘虽说力气大能揍鬼,但很可能仅限于揍这个身上刻字的“鬼

”,如果真是换成了埃及那东西,这大手刘百分之百的不是对手……

打着手电往暗门里观察了一阵发现没什么动静后,老刘头伸手拽了拽“字尸”的铁链子,绷得好像不是很紧,“国忠啊……你看这个洞这么窄,那玩意浑身铁链子又那么肥,是不是给卡里边了?”

“那他怎么进去的?”张国忠也纳闷,“莫非里边比外边更窄?师兄,你看这明显被炸过,是不是跟巴山的藏宝洞一样,也是个密室啊?”

“嗯!言之有理!!”听张国忠这么一说,老刘头恍然大悟,瞬时间两眼放光,举着手电就要进暗门。

“师兄,你……先别激动!”张国忠真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一时太投入了,竟然忘了老刘头要宝贝不要命的习性,此时用巴山藏宝洞那个专门藏“干货”的密室举例,这不是诱导人家老同志犯错误吗……

“干啥?”老刘头半个身子已经进了暗门了。

“万一有个披铁链子的,怎么办?”张国忠用手比划了一下暗门的宽度,言外之意:外边一马平川的跑起来还算痛快,这么个小胡同,跑没法跑砍没法砍的,不是必死无疑么?

“嗯……也是……”老刘头的身子退出了暗门,张国忠一看反倒有些意外,本来还有一些“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天下宝贝有的是,来日方长”一类的话淮备后续的,没想到这个宝贝儿师兄竟然想通了……

“师兄啊,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还是……”还没等张国忠一句话说完,老刘头忽地举起七星剑锵的一下砍断了绷着的铁链子,只见通入暗门内部的铁链子哗啦一声掉在地上,丝毫没有任何拉力,似乎让铁链子绷起来的所有拉力都是那个“字尸”造成的。

“国忠,你看,里边没吃着劲,所以我觉得那东西卡住了……”老刘头干脆把剑收了起来,又侧身进了暗门,“要真有那玩意,来,反正他卡住了也没法追我……”

“得……毅城,刘大哥,你们看好那个玩意,我们进去看一眼……”张国忠无奈朝着身后喊了一嗓子,自己也拔剑进了暗门,俗话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现在张国忠可是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了,好么样的提哪门子巴山啊……

不远处。

铁链子被砍断以后,大手刘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这个“字尸”的身上,感觉还挺舒服。张毅城也挺新鲜的,心说当鬼都当得这么窝囊,可真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于是便又想做做实验,虽说生石灰没有了,但还是有不少别的试验物品的,可让张毅城没想到的是,自己带来

的所有试验物品,用在这东西身上一律没反应,甚至连赤硝都不起作用,一些简单的阵法同样没有作用,“不会……这是个人吧……?”张毅城忍不住用手去试探这东西的鼻子,“没气啊,是死的啊……”张毅城一个劲的纳闷,如果真是鬼的话,窝囊得连人都打不过,

为何茅山术里记载的材料与阵法都没用?莫非这是茅山术并未记载过的新品种?自从张国忠得知从赵昆成的保险柜里弄出的书是本殄文字典后,张毅城多少也学了点,但此刻这“字尸”身上湿乎乎的全是泥,又被铁链子挡着,想看也看不清写的到底是什么……

门洞内。

没走两步,张国忠老刘头两人便来到了门洞内部的拐弯处,让二人没想到的是,拐过这道九十度的弯后,“胡同”的宽度非但没像起初想的那样越来越窄,反而呈喇叭口顺势加宽,里边大概是个小石室,石室门口,一个铁锁尸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一条铁链子从其腿后

伸出延伸向门外。

看见铁锁尸,张国忠和老刘头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里的家伙摆起了拼命的架势。但两人绷了半天的劲,只见这个黑爷爷仍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进攻的意思。

“师兄,你说这东西……会不会是死的?”张国忠小心翼翼的往前凑了两步,用剑捅了捅铁锁尸的胸口,只感觉坚若磐石,好似雕像一般。

“这应该就是最开始我用手指头捅过的那个……追着那个身上有字的玩意进来的……”见张国忠用剑捅都没事,老刘头也放松了不少,“看来这个屋子有古怪……”

“屋子有古怪?”张国忠小心翼翼的走到铁锁尸跟前,四处看了看,只见铁锁尸站立的地方两边石壁上似乎有两片刻纹,“这是什么东西?”张国忠用手擦了擦石壁表面,发现这刻纹明显是近代刻上去的,纹路的凹槽里黑乎乎的仿佛还刷过油漆一类的东西。

“师兄,你看这个……”

“这干啥的?”与此同时老刘头也发现了刻纹,大概是个圆形,里面乱七八糟什么东西也看不清,两边石壁的刻纹好像差不多,但却是左右相反的,如同人照镜子一样。“莫非让这玩意一动不动的就是这东西?”

“我进去看看……”张国忠从铁锁尸的旁边侧身进了石室。只见石室大概有三十平米左右,高度最多只有两米,周围的墙面上刻满了壁画文字一类的东西,因为刻得太乱,一时间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石室里面的角儿上则有一张石床,和外面的那种“放血床”不一样,

这张石床看上去就是一个供人睡觉的床,而床上边则躺着一具一丝不挂的干尸,床边似乎有一堆乱土和一块倒在地上的小石碑,石碑旁边好象有个黑窟窿,因为视角问题也看不大清。

“床上好像有个死鬼……”张国忠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石床跟前,发现这个干尸和以前见过的明显不一样,虽说石床不是“阉割床”,但这个干尸却劈着腿躺在床上,让张国忠大为不解的是,从干尸身体特征看,“那东西”好像并未被割掉,而是屁股部位好像被损伤过,

床边的地面并未像其他地方一样铺设石砖,而是红彤彤的一片土地,尤其是倒地的石碑旁边的地面,明显有被人挖过的痕迹,可能因为时间比较长,地面已经深深的塌了下去,刚才看到的黑窟窿就是这片塌陷的地面。低下头,张国忠又是一愣,只见石床下塞着一大堆的

铁链子。

“师兄,快来……”张国忠把老刘头也叫了过来,“你看这……!”

“莫非……这就是披铁链子那玩意的真实模样?”老刘头看着被张国忠从床下拽出来的一大堆铁链甲,不由得也蹲下了身子,仔细的观察起了床上的干尸,只见干尸的肚皮上有一道竖着的缝隙,整个肚子瘪瘪的,不知道是否是被开过膛。

“师兄,你说这个铁锁尸,是先前那批人弄死的,还是古代被弄死放在这的?”

“看样子,应该是古代……”老刘头用七星剑插进干尸肚皮上的裂缝轻轻一橇,只见干尸的腹腔空空如也,仿佛没什么内脏,“咱们之前进来那帮人要真有这本事把这玩意弄死,干嘛还留那首绝户诗?”

“可是,师兄,你看这里……”张国忠哗啦一下翻开了地上的链甲,只见链甲上有一道整齐的割痕,少说一米多长,几乎把链甲割成了两半,“师兄,这道口子的切面很齐,像是电锯割的……”

“电锯?”老刘头也拿起了链甲,一看可不是么,被切断铁链的截面上带有明显的磨擦痕迹,像是电砂轮打的。

“怪了……既然有本事让把这东西都解剖了,为啥还留那首绝户诗?”老刘头一屁股坐在了石床上眉头紧锁。

“呵呵,有可能是除了他们还有人进来过……”此时张国忠则搬起了倒在地上的小石碑,发现石碑上刻了几个小篆体的古文:秦德于斯,四海昌平。

“张掌教,你们怎么样了?”这时,门口传来了秦戈的声音。

“我们这没事!”张国忠道,“秦先生,你也可以进来看看。没有危险!”

这句话可说中秦戈的下怀了,虽说也被门口一动不动的铁锁尸吓了一跳,秦戈却还是壮着胆走进了石室。“这……是谁?”秦戈对床上的干尸好像挺感兴趣。

“应该是锁链子下面的东西……”张国忠指了指地上的锁链,“这些锁链好像是被现代化的工具切断的,所以我怀疑,咱们之前进来的那些人跑到这里后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密室,而门口的奇怪符咒又能制住这些铁锁尸,所以他们在这把尸体解剖了,之后又离开了……”

“在这里解剖尸体?”秦戈皱眉道,“那他们留的绝命诗,还有里面的升天,是怎么回事?”

“很可能是他们本来以为没有希望了,而到这里发现还有希望……”说实话,张国忠也觉得如此解释有点牵强,但此刻似乎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

“但愿如此……”秦戈蹲下身子,从干尸身上掰了一片肉皮下来揣进口袋,“回去做一下DNA检测,可能能找到一些线索……”

“DNA……?”老刘头哼哼一笑,“那能检测出啥来?”

“也许是现代人呢……”秦戈倒是挺认真,“你们怎么能确定这个人不是在外边写诗想升天的?”

“抬杠啊你……?”老刘头差点乐出来,“这可是干尸!外边写诗的才来过几年啊?就算死了也不是干尸啊,我说你这人怎么没脑子啊……?”

“这里空气潮湿,并不具备干尸形成的条件……”秦戈倒是一本正经。“万一升天之后就只剩下干尸呢?”

张国忠没心思听这两位扯皮,而是用手捻起了地上红彤彤的土壤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不禁皱起了眉头,“师兄,这……是赤硝!”最开始,张国忠看见这红彤彤的地面就觉得有些古怪,这里怎么可能有红土呢?看了看地面上的凹陷,又想了想在“天井”底下那个通道的

水底发现的红色颗粒,张国忠恍然大悟,“师兄,我明白了!”

“你明白啥了?”老刘头道。

“那首诗……那首诗并不是什么绝命诗!”张国忠的脸上异常兴奋,“那首诗是在教咱们怎么逃出去!!”

“国忠,你胡说啥?”老刘头被张国忠突如其来的想法搞得莫名其妙。

“你们看!”张国忠从口袋里掏了串钥匙出来,在红土地上把那首所谓的“绝命诗”又写了一遍,但没点标点符号:

襟池有险阻人去

亦非神迹招稀奇

肉身虽留三寸气

初见月晓便魂移

碧玉待到赤血洗

清渠水畔有红泥

掘墓三尺本无意

升天有道自然离

“你们看,表面上看这是一首绝命诗,但如果这样断开呢……!?”

说罢,张国忠开始用逗号句号在诗中做出间隔:

襟池有险阻,人去亦非神迹,招稀奇肉身,虽留三寸气,初见月晓便魂移碧玉,待到赤血洗清渠,水畔有红泥,掘墓三尺,本无意升天,有道自然离。

“看来……这首诗不但在告诉咱们怎么逃跑,更写明了他们逃跑的经历!”张国忠兴奋道,“看来,想出去要用‘青龙赤血阵’,这里的‘待到赤血洗清渠’,就是说用‘青龙赤血阵’来对付这些怨孽!但因为这个洞里的水太多,所以他们才会用这里的赤硝代替地血!

所以那边的池子底下才会有一些残留的红色粉末!这是一首‘断句诗’啊!咱们也用这里的赤硝弄一个青龙赤血阵,或许也能出去!”

“行啊国忠……”听张国忠这么一分析,老刘头也把眼珠子瞪大了,“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就怪了……会用青龙赤血阵的人不多啊,这么说,除了咱们和王四照,茅山教还有人活着?或者说,来这的是王四照……?他怎么可能留首诗告诉后来人咋出去?……”

“掘墓三尺……”秦戈忽然注意到了红色地面上的凹陷,目测了一下,大概也就一尺五,“这么说这是个墓?”言罢秦戈有看了看被张国忠扶起来的石碑,“我有个猜测,修建这里的人叫秦德,最后也埋在这里了……”

“文盲啊……”老刘头一嘬牙花子,“人家是说,秦朝的德行到达这种地步,四海会昌盛太平……人家又没写‘秦戈于斯’……”

“如果那首诗真的可以像张掌教分析的那样断开……”秦戈并没有理会老刘头的话,“我怀疑他们可能是从这里挖洞离开的……这里好像出现过坍塌,证明这下面是空的!”

“坍塌!?”张国忠下意识的用脚踩了踩凹陷的红土地面,好像挺硬的,“秦先生,你可能多虑了……我觉得咱们应该先分析一下这首诗,我觉得这诗里可能还隐藏着什么别的秘密……”

“爸……!!你们干嘛呢!?”这时候,张毅城的声音从石室门口传来,“艾叔叔和孙叔叔问你们那个有纹身的怎么处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