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三部 不死传说》-第三十四章 新的线索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16:05 作者:


关灯
护眼

以孙亭的分析,廖氏夫妇是否为戴金双所害,与其二人是否下过“磔池”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其二人根本没下去过,那么戴金双则有一定的作案嫌疑,反之则说明凶手很可能另有其人。至此,夫妇二人是否下过“磔池”便又成了凶案的关键。而按照艾尔逊的说法,只要

廖氏夫妇的护照有过浸水的痕迹,那便证明他们下过“磔池”,反之则没有,之后众人又商讨了一下,也没讨论出什么更有价值的调查方案。

爱跑题,向来是中国人谈话的特点,甚至秦戈都不例外,既然正经话题讨论不出什么结果,众人便开始了闲聊,就在大家伙天南海北的穷侃的时候,孙亭偷偷的把大手刘叫到了一边。

“刘老兄,你愿不愿意为我工作?”孙亭开门见山,其实,在下“磔池”之前,孙亭便看上了大手刘了,虽说这个人不懂考古且有点痴呆,但此人生性忠诚且有着超群的力量与记忆力,实在是一个难得的助手。

“为你工作……是啥意思?”大手刘还从没听说过“为谁工作”这说法,此时孙亭这么一问,大手刘顿时一愣。

“这样……以后你跟我走,我给你发工资……保证比你上山采药挣得多……”孙亭说道。

“发工资……?”大手刘眉头一皱,“你也准备在这住?”

“我不住这!你跟我走!”孙亭也郁闷了,“你当我的帮手,我给你发工资,行么?”

“哦……”大手刘好像有点明白了,“跟你走,我娘怎办?”

“这个你可以放心……!我可以安排她去美国治病!你们母子俩的住所也由我来安排!”对于这个问题,孙亭好像很是胸有成竹,大手刘的母亲虽说腿脚不利索,但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瘫痪,拄着拐完全可以自己走,甚至还能做饭洗衣服,按秦戈和老刘头的诊断,其所患

的腿疾并非先天性或者神经性瘫痪,从表面症状上者,倒很像是年轻时因为骨外伤没有及时救治而形成的后遗症,若以现代医疗技术进行手术的话,虽说完全治愈的可能性不大,但让老太太扔掉双拐倒是很有可能的。

虽说不知道美国是什么地方,更不大愿意离开家乡,但一听说可以给母亲治病,大手刘还是高兴得不得了,连工资发多少钱都没问就答应了,而大手刘的母亲虽说也不愿意离开家,但在得知眼下这位好心人能帮自己看病,让自己扔掉这双拄了几十年的拐杖后,也是激动

万分,为了表示感谢,老太太在得知孙亭还是单身后,执意要介绍孙亭和村里的一位黄花闺女认识,只不过被孙亭崩溃着婉拒了……

向众人宣布了成功“招聘”大手刘的消息后,大家伙也都挺高兴,毕竟跟着孙亭混,要比在山里采药有前途多了,像大手刘这样的“人才”,如果真的只能在这荒山野岭间采一辈子药,也的确可惜。至于待遇问题,孙亭则当场拍板,除了负担大手刘的母亲在美国动手术

的全部费用外,还提供华盛顿近郊的住宅一套,而大手刘的薪水则暂时定在了年薪十万美元,虽说不如艾尔逊高,但在美国而言也算得上是中产阶级的收入了。

第二天下午,众人来到了和司机约定好的汇合地点,因为大手刘舍不得家里的几麻袋药材而自己又得背母亲,所以这几麻袋药材只能由艾尔逊和张国忠用扁担挑着,虽说不是很沉,却也把两个人累出了一身白毛子汗……(虽说别的事老实忠厚,但若涉及到自己辛苦采来

的药材,这大手刘却也是个佞种,张国忠曾想给他钱让他别拿药材了,但大手刘的意思是不能糟践东西,不是钱不钱的事……)

回到临潭县城,张国忠和孙亭立即找到了崔立严询问护照有无浸泡痕迹的事,只不过这回是带着几麻袋药材去的。

千恩万谢之后,崔立严把当时从死者身上发现护照的经过又回忆了一遍:当时,死者身上背着一个腰包大小的黄色斜挎包,外层材质好象是一种尼龙,但包内确有一层橡胶内衬,包的拉链也不是普通金属拉链,而是一种国内从没见过的橡胶拉链,包的标签上标注着英文

,死者的所有证件、现金以及一些磁卡都装在这个斜挎包中。按崔立严个人的分析,这个包从材质而言应该是密封的,就算不能完全密封,至少也有相当不错的防水效果,以至于尸体在山中经历风吹雨打,而包内的证件与磁卡却有如新的一样,丝毫没有被浸泡过的痕迹

,至于那个斜挎包究竟有没有完全的密封效果,因为当时并没有做这方面实验,所以崔立严也不能确定。

“包的标签上是不是印着英文,‘columbia’?”听完崔立严的回忆后,孙亭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包是黄的,但拉链是黑的?”

“标签我倒没注意……但包和拉链的颜色确实是黄黑搭配……”听孙亭能说出细节,崔立严也显得有点意外,“这种包……孙先生你也有?”

“那是哥伦比亚公司出品的一种专业型户外防水包,防水深度十几米,绝对密封……”看来孙亭对专业户外用品还挺熟悉。

“包是密封的?这就是说,他们下没下过水,还是不能确定?”说到这,张国忠也皱起了眉头,“崔大夫,他们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纸质物品像浸泡过的?”

“没有了……”崔立严摇头,“可以肯定,他们出事的时间应该是夏天,身上的衣服很单薄,口袋里没有任何东西,而且附近也没发现任何行李物品,因为死者是外宾,上头挺重视的,所以当时民警也进行过一次比较大规模的走访摸排,发现整个临潭甚至整个甘肃的正

规旅馆都没有他们的入住登记,这个案子,我觉得仇杀与谋财害命的可能性都存在……”

“行李!?”虽说这对夫妇是否下过“磔池”的事没整明白,但崔立严这几句题外的分析却让张国忠恍然大悟,“孙先生,我觉得……他们可能进过‘磔池’!而且……有本地人作案的可能!”

“这么说……?”听张国忠这么一问,孙亭好像也想起了什么。

“他们夫妇俩不可能两个人去‘磔池’,肯定还有其他人……”张国忠道,“而且,从英国到中国,不可能不带行李。从临潭县城到‘磔池’有一整天的路程,所以他们也不可能不住宾馆!凭着廖氏夫妇的经济水平,如果住宾馆的话肯定要住高档宾馆,至少也要住正规

宾馆,如果按崔大夫所说的,宾馆没有他们的入住记录的话,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他们住在了本地人家里!”

“张先生,你的思维很缜密啊,不去干刑侦很可惜……”听张国忠这么一说,连崔立严都连连点头,“对了,你们说的‘磔池’,是什么东西?”

“再有,既然尸体上的现金和磁卡都在,说明凶手谋财的可能性不大,按我的分析,倒有可能是谋物!或者说是……灭口……!”张国忠顿了顿,并没有回答崔立严的问题,“不管是谋物还是灭口,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廖氏夫妇下过‘磔池’,而且很可能看

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事或拿了什么不该他们拿的东西……!”

“‘磔池’是一个山谷的名字……”为了避免崔立严生疑,孙亭连忙编谎话。

“我在这长大的,没听说过哪个山谷叫这个名字啊……”崔立严还挺爱刨根问底……

“哦……这是他们历史学家的习惯……”张国忠也开始胡说八道,“他们干考古的,总是喜欢给新发现的东西或地方起名字或代号,‘磔池’其实是他们给一个山谷起的代号……”

“哦……”虽说外行,但崔立严也知道外国人的这点嗜好,第一个发现新大陆的人有权给新大陆命名……看来张国忠虽说是信口胡扯,但这次瞎猫也算扯上死耗子了……

“张掌教,按你所分析的……凶手难道要从本地查起?”回招待所的路上,孙亭的头也大了,自己是干考古的,学的是美国法律,现在却干起名副其实的私人侦探来了……

“这个……等会去和大伙商量一下吧,我觉得,咱们的工作,只是证明凶手是或不是戴金双,如果咱们能证明凶手是本地人而不是戴金双,我觉得就没有查下去的必要了……那是公安局的事,咱们没权利管……”说实话,张国忠也是头大,若放在国外,私人侦探都是有

枪的,但在国内,拿把刀都违法,万一真的找到了犯人,是抓还是不抓?万一发生冲突,不管哪方受伤,犯法的可都是自己啊……!如果报警的话,警察会不会相信自己所说的话?“磔池”的事又该怎么解释?倘若政府真的派出考古队去发掘,岂不是会酿成惨案?

“里面那个赤裸身子的人是谁?”此时孙亭也有点糊涂了,按张国忠的分析,倘若廖氏夫妇的探险队还有其他队友的话,便很可能是“磔池”里的那个“裸尸”,但为什么那个人死在了“磔池”里,而廖氏夫妇却死在了“磔池”之外呢?莫非他们抛弃队友?还是说那位

“裸兄”干脆和廖氏夫妇的探险队没关系,是其他时间进去的?

“那个人……不管和那两口子有没有关系,都不在咱们的调查范围之内……”张国忠本来就头大,这时孙亭又把那位“裸人”想起来了,简直就是添乱啊……

“可是……他们身上都有字啊……”孙亭似乎还挺重视这条不着边的线索。

“那字……可能是‘磔池’里什么机关弄上去的吧……只要在里面触发过那种机关,身上便会有字……”虽说“机关”让人身上有字这种推测连自己都不信,但张国忠实在是懒得再往深处想了……

苦着脸,两个人回到了招待所,但没想到的是,刚一推门,就看见老刘头翘着二郎腿躺在铺上哼小曲,好像中了彩票一样。

一看张国忠回来了,老刘头嘿嘿一乐,“国忠啊,真是洞里一天,外头一年啊。咱去‘磔池’就走了一天,廖少爷那边的新线索就来了……刚给我打的电话……”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