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三部 不死传说》-第四十二章 疠子病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20:15 作者:


关灯
护眼

“你是说,他现在在中国!?”听老刘头这么一说,戴金双的拳头攥得咯吱吱直响,听得张国忠脖颈子直冒凉气,而老刘头看似镇定自若,但鬓角也是一个劲的直淌冷汗。

“真云师兄,明人不说暗话,我们也是没想到你还在世,否则当初,要是找到你跟我们一起去,恐怕那行子就没有今天了……”老刘头眯起了眼睛,表情忽然变得异常严肃,“真云师兄,这些年你忍辱负重,想必是受了不少苦吧?”

“苦?哈哈哈哈……”戴金双并未在乎老刘头称自己为“真云师兄”,而是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仿佛有点神经质,“我找了二十年都没找到王四照,你们是怎么找到的?”戴金双仿佛有所答非所问的习惯。

“呃……这个我来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张国忠接过了话茬子,此时此刻,张国忠心里真是又高兴又害怕,高兴是因为在此王四照上门逼债的时候,碰上了戴真云这么个古怪的救星,看意思跟王真江挺不共戴天的,而害怕却是因为眼前这位所谓的“真云师兄”

实在跟个精神病症患者没两样,没准哪句话说错了今天可能就交待在这了……“这……得从二十五年前说起……”张国忠把自己从到李村遇到马真人并稀里糊涂的拜师,到后来马真人为救村民,在除降墓时因救自己而羽化,再到自己认识秦戈,去巴山寻找和氏璧传国玺

,而后到香港斗赵昆成,直到后来去武汉发现马思甲真人的绝书,后来得到冯昆仑的日记并结合云凌子的事分析出王真江也就是王四照叛变,最后赴马来怒杀王四照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当然,去马来的主要目的(偷兰亭序)被省略了。

在张国忠叙述的过程中,戴金双竟然出乎意料的不住点头,而当张国忠叙述到发现马思甲真人的绝书后,戴金双竟然更是匪夷所思的摘下了眼镜,低头抹起了眼泪,但很快又把眼镜戴上了。

“真云师兄,屋里这么黑,你还戴着个墨镜,没必要在自家兄弟眼前装黑社会吧……”张国忠叙述这所有的经历,足足用了三个钟头,说完后,老刘头伸手拍了拍戴金双的肩膀,也开始套近乎了,“你也听见了,我们干这些事的初衷虽然实为寻宝,但无意中发现了王四

照这个狗叛徒的踪迹后便义无反顾的去了马来西亚,大家都是为了清理门户,都是自家师兄弟,又何必这么见外?”

“不要再叫我戴真云了……”听完老刘头的话后,戴金双笑了笑,“我已经不配再叫师傅给我起的名字了……!”说着,戴金双缓缓的摘下了墨镜,一双黝黑黝黑的眼睛顿时露了出来,把张国忠吓得浑身一哆嗦,老刘头更是差点从椅子上栽下来。这是一双墨晶般的眼睛

,黑眼珠大概占据了整个眼珠面积的百分之九十,基本上看不见白眼球,以张国忠和老刘头出道多年的经验,这绝不是一双人的眼睛,但究竟是怎么弄的也不得而知,因为包括茅山在内的所有教派,都没有人的眼睛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记载。

“真云师兄,你的眼睛……”老刘头不由自主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顺手把刚买的罗盘拿了出来,不看则已,一看罗盘更是吓得往门口退了好几步。只见罗盘的指针不时出现大幅摇摆,时不时还呈三百六十度转圈,要说罗盘转圈这种现象老刘头可是太了解了……

“别害怕……我要真想杀你们,你们活不到现在的……”戴金双双戴上墨镜,叹了口气,“能破‘錾龙阵’,斗败赵庆云的儿子,也算马师叔没看走眼,看来你们比我想象的强不少啊……小五,拿两把椅子来!!”不一会,刚才那个络腮胡子老板拎了两把椅子进屋。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日本人!”戴金双的嗓子本来就阴阳怪气,此时说出“日本人”三个字时,仿佛夹带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凶狠,听得张国忠耳根子直发麻,“四个师兄弟,除了我以外都是孤儿,没什么亲戚,那次之后,我也成孤家寡人了……我爹、我娘、我大哥、

大嫂、二叔、二婶,都让他们杀了!我弟弟被日本人扎了一刀,因为我爹死在了他身上才没被日本人当场杀死,但我把他背回山上后,已经疾毒攻心了,师傅也没能救活……”戴真云边说边笑,好像挺高兴似的……

日军侵华以前,马思甲真人有个不错的朋友叫王汝岩,是围棋界公认的宗师及人物,在中国和日本都很有名,且与当时不少社会名流交往甚密。日军侵华的时候,以王汝岩的身家,本是有很多机会去瑞士或美国躲避战乱的,但王汝岩却死活不肯离开中国,并言曰“与家

国共存亡,实乃人生之幸事也”,甚至在日军攻占南京前夕,连国民党政府都搬家了,王汝岩却仍然不肯离开南京,在遣散了所有家眷佣人之后,仅与儿子和一个不肯走的老管家独守家中,誓要与国家共存亡。

虽说中国有句老话叫“好汉不吃眼前亏”,但国难当头之际,王汝岩却选择了另一条“好汉”之路,那便是以身殉国,这种“殉国”虽说不像那些抗日志士殉国时那么悲壮,但作为一介文人,王汝岩的气节也足以称之为惊天地泣鬼神了。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距离茅山教的祈福大典只有十天了,因为关系莫逆,所以马思甲真人特意派大弟子李真峦去给王汝岩送请帖,但让马思甲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恰恰就在这天,日军开始了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王汝岩的家在南京的“富人区”,所以理所应当

的被日本人列入了首轮“地毯式”烧杀抢掠的范围之内。当李真峦趁着半夜偷偷潜入王宅探听情况时,王汝岩的尸体已经被日本人烧成炭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马思甲自然是气急败坏,一来就是气国民党政府不争气,像王汝岩这样的文人尚且有“与家国共存亡”的气概,而南京政府作为国家的领导者,不但不说兴举国之兵抗敌于千里这外,反而让日本这样一个弹丸之邦打到了家门口。在国家存亡的时刻竟然

还脚底下抹油溜之大吉,留下一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被倭寇肆意屠戮,丢人简直丢到外国去了……

再者,马思甲就是气日本人太狠,中国历史上,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比比皆是,但从来没有哪个国家能干出如此惨绝人寰的事,甚至说当年蒙古人进中原,都没说如此大规模的屠杀过平民百姓,而马思甲虽为道门中人,却也有与时俱进的思想,经常与王汝岩谈论一些国际

上的时事。当年拿破仑打遍了大半个欧洲,先后占领过西班牙、葡萄牙、奥地利的首都,并控制过德国、意大利,吞并过荷兰和瑞典,甚至摆平了千里之外的埃及,当时中国人普遍认为欧洲人野蛮,但法国军队在占领里斯本、马德里和维也纳这些首都时,从来没有屠过

城啊,况且那还是十八世纪,怎么这日本人在二十世纪人类文明已经取得一定进步之后,还能干出如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畜生般的行经?

为这件事,马思甲足足苦恼了七八天,但总是生闷气也不是办法,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因为受王汝岩爱国气节的感染,马思甲决定委托自己的密友——正一道的侯子厚侯真人前来接掌乾元观,自己则带着徒弟下山抗日,并在临走之前下了最后一道教旨:茅

山所有弟子徒孙从此后一律并皈正一道,想还俗的可以还俗,但不可投敌卖国,若有违抗,茅山弟子教众必共诛之。这道教旨,马思甲可绝对不是吓唬人,以马思甲的脾气和本事,倘若真是投敌卖国让他知道了,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揪出来弄死。

从此后,马思甲和五个徒弟便踏上了漫无边际的“抗日”之路。

话说回来,抗日,不是说抗就能抗的,马思甲开始想得挺简单,但真走上这条路之后才知道,日本人的家伙可不是自己凭手里这把剑就能对付得了的,用冷兵器去和鬼子的三八大盖硬碰硬那纯属找死。想参军吧,自己和徒弟的本事也发挥不出来,完全达不到自己“杀敌

最大化”的目标。有一段时间,凭着自己和徒弟的一身好功夫,马思甲曾经率领着五个徒弟为敌后的抗日游击队传递过一阵秘密情报。直到后来,全国很多地方忽然冒出一种名为“疠子病”的怪病,而且最为奇怪的是,这种怪病时常出现在日本军队和中国军队的交战前

线,只有中国人得,而同为黄种人的日本人却不得,甚至同为中国人的汉奸伪军也不会染病。本来,国民党政府认为这是日本人研究的细菌武器,曾将样本送到美国化验,但美国的专家也没验出个所以然来,也正是因为这种怪病的出现,才使马思甲结识了中华太平祈福

委员会的秘书长冯昆仑。

“疠子病?”张国忠一皱眉,“美国专家都化验不出来的病,马老爷子能治?”

“嗯……”戴金双点了点头,“得了这种怪病,浑身会起一层小红包,和麻风病差不多,但奇痒无比,当兵的要是得上这种病,根本就没法打仗!起初,师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发现这根本就不是病,而是一种南洋那边的旁门左道……”

“这个我知道,根据王四照自己的交待,他投敌后加入了一个日本的秘密组织叫什么‘和平共荣社’,这个组织吸收了一些东南亚的异类,‘中华太平祈福委员会’的相当一部分麻烦都是这个组织制造的……”张国忠插嘴道,“马老爷子,不,是整个‘中华太平祈福委

员会’难道真的一点也没觉得怪?”

“我知道那个‘和平共荣社’!不过是日本鬼子投降以后才知道的,他们变着样的耍花招,师傅即便再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包括那次闹‘疠子病’,只找到了解决方法,最终也没找到黑手的源头!”戴金双道。

“没找到源头?那马老爷子怎么知道是邪道?”张国忠不解。

“很简单啊,马老爷子自己故意染了一次……”戴金双嘿嘿一笑,声音跟宰鸡差不多……

【注解】墨晶:一种黑色水晶矿石。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