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三部 不死传说》-第四十八章 改命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23:54 作者:


关灯
护眼

“人都杀了,还能怎么绝?”戴金双这么一说,张国忠也是一愣,莫非那个王四照把刘真雨弄得永不超生了?好像没这个必要吧?

“何止是永不超生?”戴金双一笑,“我招老五的魂整整招了一个半月,才把三魂七魄都招回来!”

“才把‘三魂七魄’都……招回来?这话怎么讲?”老刘头似乎有点发懵,出道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有魂魄分开招这么一说。

“也不知道他到底用的什么手段,竟把老五的魂魄打散了!而且我招回来后,无论如何也聚不起来!我把能用的方法都试遍了……”戴金双边说边摇头,“茅山教,或者说整个中国,都没有这样的法术,当时冯昆仑已经死了,为了这个事,我专门去找了一趟宋时良,但

就连他都不知道,而且一口咬定降术里没有能把三魂七魄都分开的招儿!”

“他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怕五师兄的魂魄找他麻烦吗?人他都不怕,怎么可能怕鬼呢?”张国忠一愣道。

“开始我也纳闷,后来我也去了趟日本,才知道这小子的用意……”戴金双一仰头,长叹了一口气……

招到老五的三魂七魄之后,戴金双几乎试遍了可能的所有方法,希望能让老五魂魄合一,至少能超度一下好去投胎,要知道,散魂碎魄别说是投胎,连超度都是不可能的。当时冯昆仑已经死了,几个徒弟也只有宋时良还在人世,虽说也找不出原因,但是这个宋时良却给

戴金双出了一大堆主意,作为冯昆仑的徒弟,宋时良想出来的办法大多都是缺德不眨眼的,大部分惨绝人寰的方法都被戴金双拒绝了,只有一个所谓的“雀占鸠巢”的办法让戴金双觉得可以一试。

顾名思义,所谓“雀占鸠巢”,就是找一个活人把魂魄打出去,直接让老五的魂魄上其肉身。当然,被“占”的对象必须是新生儿才行,具体实施方法就是找一个临产的孕妇,在临近分娩的时候先用茅山教的“净寐阵”把胎儿身上刚投胎的魂魄冲下去,因为新生儿生命

特征十分微弱,前来投胎的魂魄与肉身还没有完全“磨合”,所以根本不用什么厉害的阵法,防止死人因魂魄不离身而尸变的“净寐阵”,便足以将婴儿魂魄冲出身体,之后再来个“霸王硬上弓”,用“冥渠”把老五的三魂七魄都引到胎儿身上,生米煮成熟饭。按理说

有肉身捆着,魂魄便不容易散了,虽说方法有点缺德,但却不会造成任何伤亡,生谁不是生啊?这么做唯一不妥的地方就是这个孩子长大后可能带有前世的记忆,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老五虽说不是什么名儒大家,但也是饱读诗书博学多才,英语和日语说得都不错,要

真能留着前世的记忆,没准还能省学费呢。

方案确定后,戴金双便咬着牙花重金请了个“志愿者”,希望老五的散魂碎魄能来个“雀占鸠巢”。但没想到孩子生下来后不但不哭,反而呵呵冷笑,两眼凶光还一个劲儿的磨牙,差点把接产的护士吓死。而那位“志愿者”母亲当场就被吓休克了,差点儿就大出血闹人

命。直至此时,戴金双才恍然大悟,正常的魂魄是有一定的排列顺序的,而且每个人的顺序都不一样,而五弟的“散魂碎魄”被硬生生的引到孩子体内,根本就没什么顺序可言,且这些魂魄还带着怨气,这样的婴儿即使能活下来,也是没有理智的。无奈,戴金双只能暂

时收了老五的魂魄,把原来孩子身上被赶走的那位冤大头又请了回来。这个方法失败后,便没有什么切实可行的方法了。

“后来,我只能到日本去找老二谈判,我不求别的,只要他能把老五的魂魄聚回去,以前的事可以一笔勾销……”戴金双道,“但这小子早就不知道跑那去了,这时候我才知道他打散老五魂魄的用意,就是怕我借着老五的魂魄找到他!”

到日本后,戴金双直接通过电话号码找到了原田幸九郎的住址,但诺大的宅子却空无一人,警察局干脆就说这幢宅子的主人不叫原田幸九郎,而叫什么井上泉人,前几年已经死了,房子也没人住。当时负责接待戴金双的警察叫山本宗一,很负责任,花了一星期的时间查

资料,最后告诉戴金双该市从来就没有叫原田幸九郎的人。

说实在的,戴金双毕竟是军统局混出来的,改名换姓、销毁档案、人间蒸发这种事早就见怪不怪了,但话又说回来,眼下毕竟是日本,人家的地盘上,就算明知道有猫腻也没辙啊。

无奈之下,戴金双又找到了梁小兰,借助廖家的关系,戴金双认识了日本警察厅的一位警士监,希望能够借助日本警方的高层关系找找这个原田幸九郎。

为了这件事,梁小兰亲自杀到日本,前后贿赂了这个警士监足足两百多万港币,才算套出了消息:原田幸九郎确有其人,二战时曾为日本关东军效力,但在几个月前已经脱离日本国籍了,关于其一切书面档案也已经被销毁了,只有几个已经退休的老警察知道原田幸九郎

这个人。通过进一步的调查,戴金双得知原田去了马来西亚,但其中的细节,那个警士监表示此事可能和自卫队有关,已经不便深查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戴金双一不做二不休,从日本直接杀到马来西亚,但从马来西亚移民局得到消息却是:从来没有一个叫原田幸九郎的日本人加入马来国藉并移民马来西亚,甚至连近两年登记在册的入境日本游客中都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人。

“当时我也弄不明白到底是哪边在骗我……”戴金双道,“今天碰上你们,才知道他又改名字了……”

“我们也是请了个英国特务才查清真相的……”老刘头道,“英国军情六处,你听说过这么个单位么?”

“真云师兄,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张国忠似乎已经憋了好半天了,“真云师兄,我想知道,廖冲夫妇的死,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还有,前不久我在山东看见你……又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为了找王四照?”

“哈哈哈哈……”听张国忠这么一问,戴金双忽然大笑起来,说是大笑,实际上声音并不大,但动作却夸张得很,把张国忠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认为,那个叛徒,值得我自残成这样?”戴金双冷冷道,“我早说过,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人终有一死,就算我不杀他,他自己也会死……”

“照你这么说……这滔天大仇……就不报了吗!?”张国忠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戴金双好歹也是马思甲的徒弟啊,怎么这么窝囊?刚才还义愤填膺咬牙切齿的,怎么说不杀就不杀了?

“为了找到他,我去过瑞士、英国、法国、意大利、美国、加拿大、巴西、阿根廷、智利、澳大利亚、新西兰……连墨西哥和巴拿马我都去过了,耗费了我十年的时间,始终没有他的下落……”对于张国忠的问题,戴金双不置可否,“后来我一想,算了,就算我找到他

把他杀了,又能怎么样呢?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茅山教了,倒不如好聚好散吧……”

“好聚好散!?”张国忠深呼了一口气,“谁说没有茅山教!?我就是现任掌教啊!真云师兄,我真是看错你了!”

“掌教?”戴金双站起身微微冷笑,“掌教就把祖宗的信物往海里扔!?”

“哎……行了行了,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一看气氛不对,老刘头赶紧打圆场,“对了,真云师兄,你说那个叛徒不值得你自残成‘这样’,敢问‘这样’是哪样啊?还有,廖家两口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人的命,上天自有定数……”戴金双冷冷道,“与其说我是梁小兰的恩人,不如说我害了她……”

这话一出,张国忠老刘头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古怪的师兄到底想说什么。

“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喜欢过那丫头,但我们两个怎么可能呢?认识她的时候我正在给军统局卖命,仗什么时候打完也不知道,身为一个特务,怎么能有家室呢?”戴金双长叹一口气,“因为喜欢她,所以才会想办法把她托付给一个好人家,但没想到,这样反而害了她

啊……”

据戴金双回忆,梁小兰是两世的娼命,起初自己之所以会被这个女人所感动,也正是因为其“卖艺不卖身”的烈性,嫁入廖家之前,戴金双曾经给梁小兰改过命,所谓改命,并不是常人想象中那种摆得满屋蜡烛披头散发的作法事,而是在手上用刀子划几个口子就行,留

下伤疤以后直接就把手相改了,动作虽然简单,但这种事属于绝对的逆天,为了这事,戴金双也折了点寿,不过当时的戴金双折寿已经折海了去了,基本上处于破罐破摔的状态,正所谓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也不在乎多折这点。

然而,万事有得必有失,虽然梁小兰娼命的手相让戴金双改成了富贵命,但其寿元也因此发生了变化,原本娼命的时候,梁小兰有八十八年的阳寿,但经过戴金双这么一改,直接变成四十九了,少了几乎一半。因为用刀子割手的时候,以后的伤疤会变成什么样完全不能

预测,所以戴金双也只能把握个大概,至于阳寿减少的事,就连戴金双本人也是始料未及的。

说到这,张国忠才恍然大悟,原来所谓的“害了她”,是指这个。

“那……再割一刀,把阳寿长回去不就完了吗?”老刘头一本正经,但张国忠听着却想笑……

“你们看这个……”戴金双从兜里拿出了一张港币,嘶啦一下撕成了两半,“你们还能让它复原么?”

“这……”老刘头接过港币看了看,一千面值的,“恐怕复原不了了……”说罢把这两片撕开的港币揣进了自己兜里。

“娼命变富贵命,八十八变四十九……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定数吧……”戴金双并没在意老刘头的举动,而是背过了身子,一个劲的叹气。

等梁小兰手上的伤口落下伤疤后,戴金双又看了一次,才发现其阳寿也被改了,但当时戴金双并没把这件事告诉梁小兰。

然而,纸里始终是包不住火的,一九七四年,已经移居英国的梁小兰被诊断出了晚期淋巴癌,医生最乐观的诊断是还有八个月寿命。

“你想救她?”张国忠一皱眉,癌症可真不是道术的能力范围了,莫非这戴金双能想出什么歪门邪道?

“没错!”戴金双道,“我放的孽债,当然要由我来收拾!”

“你怎么救?中医?”老刘头的眉头也皱起来了。

“笑话!”戴金双冷笑道,“你们听说过哪个大夫敢拍着胸脯说能治癌症的!”

“那你是……?”张国忠问道。

“哈哈哈哈……”戴金双又是一阵阴笑。说实话,张国忠就怕他笑,他这一笑自己准起鸡皮疙瘩。

“中国有句老话,以毒攻毒,你们觉得,这世界上什么最毒?”戴金双冷笑道。

“氰化钾?”老刘头道,“或者说是,砒霜……?”

“虬褫!”听戴金双这么一说,张国忠脑袋里嗡的一声,立即就想到这东西了。

“还算有点见识……”戴金双冲着张国忠一笑。

“那东西……能治癌症?”张国忠似乎不大信。

“我再跟你说一遍,现在没有能治癌症的东西……”戴金双嘴一撇,好像还挺得意,“人,不可能不死,小兰到了八十八岁,一样要死,我之所以一直救他,就是要把欠她那三十九年的阳寿还给她!”

【注解】

警士监:日本警察厅核心层高级长官,职位仅次于“警士总监”,整个日本警察厅一共有二十位警士监,其职务大概相当于中国的“公安部副部长”。

小知识:世界上最毒的物质是钋和钚,其中钋的毒性稍强,其毒性是氰化钾的一千亿倍,0.1克的钋可以毒死一百亿人,而钚的毒性则稍弱一些,要五克才能毒死全人类,其毒性是砒霜的4.86亿倍。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