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三部 不死传说》-第五十八章 三亩薄田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28:19 作者:


关灯
护眼

“当时,我三天两头挖坟,为的就是让小兰晚年别为钱发愁……却万万没想到,糊里糊涂竟然发现了他的坟……”戴金双微微一叹,又开始白话他的“光辉事迹”。

一九八五年,戴金双一个手下在陕西礼泉县一带“踩点”时,打听到这么一则消息:312国道旁边有个叫南天村的村子,村里有个人叫梁大力,据说祖上几代都是盗墓的,其爷爷叫梁同生,因为盗的墓太多了损了阴德,所以一直没孩子,最后金盆洗手才又生了一个患有先

天性白癜风的孩子,取名叫梁四兄,因为其身上脸上到处黑一片白一片的,村里人都叫他梁地图,意思皮肤上到处是地图。

要说这梁四兄虽然外表惨点,但人还算勤快,日子过得也还算温饱,后来经过媒婆介绍,竟然也娶上了媳妇,只不过是个罗圈腿,不能下地干农活,至多是在家做一些针头线脑的家务活儿。

本来,对于自己的下一代会长成什么样,梁四兄很是没有信心的,自己一身的地图,媳妇罗圈腿,这种强强联手的黄金搭档,生出孩子来得什么样?但让这梁四兄没想到的是,结婚两年不到,媳妇竟然给自己生了个一切生理指标都正常的儿子,既没遗传父亲的白癜风,

又没遗传母亲的罗圈腿,这个孩子便是梁大力。

这一来可把梁氏夫妇高兴坏了,对梁大力可谓是娇生惯养百依百顺,宁愿自己饿三天也不让孩子少吃一口,后来终于把儿子培养成了附近十里八乡比较著名的懒汉加二流子,有道是“寒门出娇子”,不少“娇子”同志估计都被这么塑造过。

正赶上土改的时候,梁四兄夫妇双双归西,梁大力便被列为了全村重点的改造对象,后来分田的时候,其本来有机会分到村东的三亩肥田,但他却死活不要,非得要村西的三亩薄田,当时负责分地的干部还挺感动,以为改造起作用了,懒汉二流子彻底转化了,风格高了

知道把好东西让给别人了,甚至还当着全村人的面把这梁大力表扬了一通。

分到地后,这梁大力倒是象征性的种了几年,但等到改革开放之后就不理了,地里的蒿草通常比人都高。这时一些村民便开始怀疑了,这小子一不种地二不做买卖,天天无所事事却有吃有喝,钱从哪来?考虑到其祖上的盗墓案底,更是有一些人怀疑其是不是重操旧业去

挖坟了?有一些上岁数的村民,甚至怀疑其土改分地时故意要三亩薄田都是有目标的,没准那三亩薄田里就有古墓。

诸如这种瞎猜性质的风言风语,一般人是不会在意的,但在戴金双手下人的耳朵里,这可属于重要线索,遂将这个梁大力的底细打听清楚后上报给了戴金双。

“你去那三亩薄田上找墓了?”张国忠问道。

“嗯……我在那三亩地里逛了一圈,以我这双眼睛看,那地里并没有大规模古墓的存在条件,没有聚阴池,也没有地眼,一不聚阳二不聚阴!就算真有古墓,八成也就是平民百姓的墓,没什么可拿的……”戴金双道,“但我也纳闷,放着肥田不要,非要争薄田,我就不

信他梁大力当初真的是发扬风格,所以我就到那个梁大力家走了一趟……”

“他就告诉你了?”张国忠不晓得这个梁大力跟磔池有什么关系。

“开始他不承认,说当初就是发扬风格,但后来我用了点手段,让‘老五’瘫了他的下半身,那小子吓得实在不行了,才把实话说出来……”

原来这梁大力的太爷外号“梁三铲”,在当时的盗墓圈里算不上宗师也能算是泰斗了,在生他爷爷之前便发现这南天村确实有古墓,还亲自下去过,但上来后却什么都没拿,这还不算,其整个人简直就有点脱胎换骨的感觉,用句现代的话说,人生观都变了,干脆就此金

盆洗手,就在这南天村扎根娶媳妇务农了,后来没几年便生下了梁大力的爷爷梁同生,而这三亩薄田以前根本就不是种粮食的地方,全是荒草,之所以现在也成了农田,完全都是梁三铲当年开垦出来的。

也许是身上的盗墓基因在起作用,虽然当爹的洗手不干了,但这儿子却后浪推前浪,没等成年便又干起了盗墓行当。见儿子步自己的后尘,梁三铲也没办法,只能告诫自己的儿子:挖哪都可以,就算去挖自家祖坟都可以,就是别动村西那三亩地,不但自己不能动,也不

能让别人动,干咱们这行的,阴德缺损,能有后嗣实属不易,如果不动那墓的话,只要你学着你爹我金盆洗手,吃那三亩地里种出来的粮食,包你一年就能有后,但若那墓被人动了,就是一场大灾!

“那里的东西不是咱们凡夫俗子能碰得起的!”最后,梁大铲还不忘补上这么一句。

后来梁同生果然因为无嗣而不得不金盆洗手,按着父亲的交代继续在那三亩薄田上种粮食,没过多久果然生了个儿子,只不过有点先天性残疾而已。当然,父亲梁三铲的话,梁同生也告诉了儿子梁四兄,而到了梁大力这代,干脆就借土改的机会把这三亩没人要的薄田要

了过来。

“那里面有什么?”听到这,张国忠也感觉挺新鲜,竟然能诱惑梁三铲这么资深的盗墓专家弃暗投明,还说什么吃粮食生儿子,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啊,就算迷信也要有点常识好不好?

“我当时也挺纳闷啊!但直觉告诉我,越是那样的邪墓,里面的东西就越是不一般!”戴金双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我让那个梁大力连夜带我到了他太爷当初发现墓的地方,之后就把他放了。我告诉他,我只想筹点零花钱,不会给他们村找麻烦,更不会耽误他将来生

儿子!起初吓唬他的时候,我指挥‘老五’瘫了他的下半身,想必他也应该知道我不是一般人,本以为他会相信我,便没杀他……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去报警,真是天真……”

经过这几年盗墓生涯的磨练加之自身的不断学习,戴金双此时的考古专业知识已经相当丰富了,考古加道术,这套本事用来盗墓可以说是天下无敌,但有道是“天外有天,山外有山”,南天村这个小墓,竟然隐藏着让戴金双都意想不到的天大秘密。

这个墓虽说规模不大,但在戴金双的眼里可绝不一般。首先,这个墓从空间布局与一些简易陪葬品来看,应该是个秦国的武官墓,虽然此墓看上去从未遭到过任何破坏,但墓内却没有任何墓志铭或碑刻,而单就棺椁本身的大小而言,墓主至少应该是个“将中军”级别的

高级武官。“将中军”是秦代最高级的武官职称,绝对是部队里的“高级首长”,差不多相当于现代的大军区司令员,少说也是个上将衔。虽说秦代的墓局阵术尚不发达,但是将这种级别武官的墓埋在一个一不聚阴二不聚阳的“四不像”地带也是说不通的,况且墓里连

个字都不刻也是绝对不正常的,而戴金双盗墓也有原则,一般忠臣的墓是不盗的,见这墓中毫无有关墓主身份的器物,便启开了棺盖想进一步确认一下,而这一启不要紧,就连这号称天下无敌的戴金双都差点后怕死。

“里边是什么?”张国忠也纳闷,一个秦朝武将墓,能有什么邪门歪道?在自己印象中,能在墓里下这些邪门歪道的墓只有三种:一,帝陵或王陵;二,类似于明朝那个赵乐一类的,得罪过皇帝之后被当成出气筒的倒霉蛋之墓;三,深信这些奇术的民间大款。而古代的

武官大部分是愣头青混不吝,不应该有什么闲情雅致在墓里布阵设局啊……

“当时,墓里太窄了,从上面直接撬棺材盖儿难度很大,我本想从底下砸开一块的,但从底下砸的话,这棺材就毁了,万一是个忠臣墓,我就是罪人,所以我宁肯麻烦点,还是从上面开的,打开棺材以后才知道后怕,倘若从下面硬砸,恐怕还真会惊到那东西,以当时的

我,还真够呛是它对手……”

“当时的你?”张国忠一愣,“当时的你跟现在有什么不一样么?”

“那是桓齮的墓……”戴金双诡异一笑,“秦国大将,战功不少,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么?”

“桓齮?”张国忠一愣,一股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知道这个人!”老刘头答茬道,“俘虏赵国十万人,献给秦王嬴政去修磔池的,是不是他?”

“呵呵,看来那段碑文,你们也看过……”戴金双一龇牙,表情就好像要吃人一样,不用说,戴金双嘴里的“那段碑文”,肯定就是磔池里刻的那段“殳书”……

【注解】大军区:亦称军区,人民解放军按战略区域设立的一级组织,直属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