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三部 不死传说》-第六十三章 铁尸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30:47 作者:


关灯
护眼

冥冥之中,张国忠感觉有人用针扎自己,冷不丁一睁眼,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老刘头的怀里,屋里灯火通明,柳东升和二嘎把李二丫往外抬,而张毅城却站在门口傻傻地发呆。

“毅城……毅……”张国忠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二丫……二丫没得救了……”

“毅城没事!幸亏一直在国毅那玩电脑呢……二丫怎么了?什么没得救了!?”老刘头一头雾水,“到底怎么回事!?王四照人呢?戴金双来没来?”

“来了……又走了!不见了……”张国忠浑身酸软,挣扎着爬到了沙发上。

“老张……你这是……怎么了……?”柳东升推门进屋,蹲在了张国忠的跟前,“弟妹……怎么回事?”

“二丫没得救了……我爸也死了……”张国忠鼻涕眼泪一大把,抽搐着把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遍,听得老刘头直拍大腿,“他娘的这个王八蛋!老子要他的命!”说罢起身就要出门,却被柳东升一把拽住了胳膊,“刘先生!您别轻举妄动!那人如果真是外国人的话,最

好让我们动手!”

“轻举妄动个屁!等你们动手黄花菜都凉了!”说罢刘老头一把甩开柳东升的胳膊,噌的一声出了屋子。

“刘先生!唉……!二嘎,你立即送毅城他们去医院!然后向局里请求支持!就说罪犯有武器!让他们调武警!老张……走……我扶你上车!这里不安全……”

“我不走!”张国忠一把甩开了柳东升的胳膊,“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老张你……”柳东升看了看门外,老刘头已经没影了,“唉!!你啊!毅城,快去你舅姥爷家喊几个人过来,在这看着你爸!”

“回来!”张国忠一摆手,“不用喊人!人多反而麻烦……老柳,我没事……你去把我师兄也拉回来吧!人都走了半天了,你们追也白搭……”说实话,此刻张国忠最担心的并不是王四照,而是戴金双,那人是通缉犯,脾气更是变幻无常,人一多真把他逼急了,指挥“

老五”每人给一口,这李村可就热闹了……

“你们这群人……!”柳东升也无奈了,毕竟有一个岁数更大的已经找人拼命去了。此时二嘎也已经发动了汽车,看了看沙发上的张国忠,柳东升砰的一声关了门,也消失在夜幕中。

“爸!我妈……到底怎么了……?”张毅城已经吓傻了,柳东升出去大半天才缓过神来。

“毅城……你去我那屋铺底下,把我作法用的包给我拿出来,想想家里有什么能用得上的都给我装上!”张国忠并没理会儿子的问题。

“爸……你别!”张毅城也慌了,眼下父亲嘴角还流口水呢,这个德行出去就算碰上舅姥爷都打不过啊……

“你……听话!!”张国忠一较劲,竟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两步便来到了电视柜旁边,拉开抽屉一通乱翻。“毅城,你听话,在家好好待着,我等会就回来……”边说,张国忠边把两根行针刺入了耳后,脖子上眼见就爆出了青筋。

“爸……你……”

“快去!!!”张国忠一声暴喝,把张毅城吓得浑身一哆嗦,只能乖乖地钻到卧室床下把张国忠装法器的包拿了出来……

与此同时,村南坟地。

就连戴金双也没想到,王四照这把年纪竟然还能有如此身手,出门几分钟便跑得没影了,幸亏有这大蛇“老五”,闻过王四照的气味后便如同警犬般紧追不舍。跟在“老五”后面,这戴金双追得正起劲,却忽然发现“老五”在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调转身子把头转向了

自己,张开嘴不住地吐信子,戴金双也明白,这是“老五”不让自己再往前了。

“怕什么!?”戴金双站住脚,定睛看了看周围,只见一排柳树横在前头,在戴金双的眼中,柳树后青光映现,阴气颇重,偶尔还能看见几个冤魂野鬼游弋其中,但都不是什么成气候的东西。

“聚阴池……?”戴金双也不免一楞,就在这时,只见前方两棵柳树之间忽然红光一闪,转瞬即逝。“想借着阴气藏起来?”戴金双冷冷一哼,快步奔向红光闪过的地方。要说这片地,可着实不是一般的,这里便是当年李大明挖出清朝棺材着道的那片“殍地”,而那排

柳树,便是当年马真人指导村民种来挡阴气用的。要说这几年的雨水着实不小,加之这操场河在改革开放以后作为周边几个村的主要灌溉水源,还清过几次淤,此时此刻河中的水量比张国忠下乡那些年多了不止一点半点,这片殍地存匿的阴气也更是有增无减。

作为吃过“虬丹”与“蛟丹”的人,戴金双拥有洞彻阴阳的本事:不但眼睛能看穿阴阳,身体更能够察觉到十分细微的阴阳变化;隔着一堵墙仅通过阳气多寡便能晓得屋里有个人;即使背着身也知道你在干什么;大半夜根本不用打手电,仅通过天地间的阴阳界限便可飞

身狂奔,跟红外线夜视仪也差不多。但这种本事也不是在哪都好用,如果身处阴气过强的环境,这戴金双便只能看见属阴的东西,很难察觉阳气的存在,身体感觉也会迟钝很多,例如在水里,戴金双只能依靠正常的视力去看东西,而戴金双早年泄露天机过多,正常视力

也几近“弱视”,跟睁眼瞎差不多了,这也是其盗墓每每至少带一个手下帮忙的主要原因,大部分墓穴中阴气过重,虽说尚达不到泡在水里的程度,但也会对其洞彻阴阳的能力造成一定影响。

追到刚才看见红光的地方,戴金双也并未冒进,而是停在原地观察起了周围的地形,在自己眼中,前方灰蒙蒙的一片,就跟下雾一样,游魂野鬼三三两两,想必是坟地一类的场所。“跑到这来干吗?想躲起来?”戴金双正暗自疑惑,忽然看见雾气深处有一团红光格外耀

眼,而且并未像刚才那样转瞬即逝,而是如探照灯般长明不熄。

“想摆阵……!?”戴金双也没多想一飞身便蹿进了“殍地”……

背上包,张国忠干脆把张毅城反锁在了屋里,但到了院门口却抓了瞎,四外黑洞洞一片,往哪追?正着急,忽然听见墙头一声鸟叫,抬头一看原来是只倒插门的野鹞子,“怎么跑这来了……!”张国忠一阵纳闷,这只鸟本来一直在家里“自力更生”啊,怎么飞到这来了

?正纳闷,这鹞子忽然飞落在了院子里的花池子上,叽叽喳喳的叫起来没完。“怎么了?”张国忠走到花池边,打开手电一照,只见儿子早年养的那只母鹞子“枣花”,正在花池子里奄奄一息,眼看就不行了。“这……他娘的……”张国忠顿时明白了,之所以王四照能

找到这,这肯定是这厮趁这野鹞子外出觅食的时候抓住了母鹞子,野鹞子找不到媳妇,肯定会飞到这里找主人,这王四照也便跟着野鹞子找到了这里。

“连个鸟都不放过……”张国忠骂着街又打开了房门,“毅城……你那个鸟快不行了……你看还有没有得救……”就在这时,野鹞子忽然一跃而起,开始在院子上盘旋,边飞边叫。

“爸……它好像是让你跟它走……”张毅城对鹞子的举动还是比较了解的,上次“枣花”吃了吃过灭鼠药的老鼠中毒,这野鹞子便是以这种方式把张毅城带到了出事现场。

“你在家里别出来……”张国忠哐当一声又把房门反锁上了,看张国忠出了门,这鹞子立即停止了盘旋,径直向操场河方向飞去……

与此同时,河边殍地……

三蹿两蹿来到散发阳气的地方看了一眼,戴金双立即意识到上当了,只见发出阳气的并不是人,而是一个摆在地上的小玻璃瓶,瓶口正在不断向外涌出一些紫红色的泡沫并伴有青灰色的烟,有点象烧腐尸的味道,简直刺鼻到了极点,甚至说比催泪弹还过分,“这……?

”闻着这股刺鼻的味道,戴金双心里一颤,一股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当年打上高会战的时候,泗溪前线曾经出过这样的怪事:国军一个团两天击退了敌人三次冲锋且伤亡很少,团长还曾用无线电向师部邀功,但该团在第四天早晨便联系不上了,后来师部派

出侦察兵才知道该团阵地已经失守。像这种事本来没什么奇怪的,但几天后一个摸鱼的从一条小河里救上来一个濒死的人,看其穿着国军的军服便将其送回了军营,听这个人叙述,他便是那个团前线的卫生兵,那天晚上他正在打盹,忽然听见阵地上乱作一团,他以为日

本人又冲锋了,便拎着药箱子跑进了战壕,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国军将士竟然互相扭打成了一团,开始他还以为是有人打架,便想上去劝驾,但还没等自己往前凑,“打架”的就把对方肠子揪出来了,当时这位卫生兵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发现这

揪别人肠子的这位老大竟然是白天已经阵亡的战友!这下可把这小子吓坏了,就在这时,旁边忽然又有人张牙舞爪的扑向自己,这个卫生兵一不做二不休,把药箱子一扔,顺着阵地前的坡地便跑了下去,冷不丁一回头发现后面的追兵不但没减少,反而增加了好几个,吓

得这哥们干脆抱起脑袋开始顺着斜坡往下滚,一直滚到双方阵地中间的一条小河里,之后便昏了过去,等醒过来已经是第三天后了。据这个卫生兵回忆,当天晚上空气里便一直弥漫着一股类似于烧腐尸的怪味,起初,他觉得战场上血肉横飞的,有什么味道都不足为怪,

但后来却越想越不对劲,烧尸体的味和腐尸的味是绝对不一样的,这仗刚打了不到三天,怎么就出了腐尸了?

后来不久,上高的其他前战场也出现了同样的状况,因为有过疠子病的先例,军统局怀疑这次也是日本人在利用一些南洋的邪术兴风作浪,便派出了中华太平祈福委员会的骨干分子前去调查,虽说后来也是无功而返,但这“腐尸怪味”的邪术却给戴金双留下了很深的印

象。此时此刻,面对眼前这个冒着青烟的小玻璃瓶,戴金双忽然想到了当年上高地的“怪味事件”。直到此时,戴金双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轻敌,看来这么多年以来,这王四照把心思都花在研究这些外疆邪术上了。

正当胡思乱想之际,这戴金双猛然间感觉到背后一股阴风直奔自己而来,在阴气重的地方,这吃过虬丹的身体虽说对阳气反映迟钝,但对阴气的强弱却也算敏感。凭借多年的盗墓经验,戴金双明显感觉这次碰上的东西绝非一般。

“什么东西!”随着一声爆叫,戴金双向前猛地一蹿,回身一把抽出了绳曲剑,只见一个约莫一米八左右的大个儿站在离自己两三米远的地方,从身高上看明显不是王四照,还没等戴金双仔细端详,这大个噌的一下蹿到了戴金双跟前,伸手便要抓戴金双的脖子。

“开!!”面对这大个儿如此“直观”的进攻,戴金双横起一剑便砍在了大个的胳膊根儿上,只听“铿”的一声,这剑就好像砍在了石头上一样,差一点就擦出火星了,而对面大个儿的胳膊却安然无恙。

“什么东西!”戴金双赶忙一个侧滚翻避开了大个儿的攻势,此时此刻戴金双也郁闷了,这可是“绳曲”剑,马思甲传下来的宝贝,切金断玉削铁如泥啊!剑身煞气亦非杂刃可比,怎么砍到这东西身上竟然毫厘不入?

就在这时,对面那大个儿忽然又跳到了戴金双跟前,右手往前一挥,噗嗤一下抓住了戴金双的胳膊,另一只手则直奔戴金双的胸口,吓得戴金双赶忙一转身一步抢到了大个的身后,横起一剑直削大个儿的脖子,又是铿的一声,震得戴金双虎口发麻,宝剑险些放手。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戴金双一咬牙,胳膊一较劲干脆来了个原地三百六十度空翻,要说这戴金双也不是一般人,力气比正常人大了不是一点半点,这一空翻,还真把被抓住的胳膊翻出来了。“看剑!!”见砍了不管用,戴金双干脆一剑刺向了大个的眼睛,但没想

到这么刺下去,绳曲宝剑竟然被压出了九十度的弯,这剑本来就软,而这大个儿的眼睛似乎已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直到这时,戴金双才有机会仔细看了看这大个儿,只见其鼻子已经没有了,眼睛和嘴也已经被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塞住了,整个脸干脆就是一个平面。

“老二啊老二,人间有路你不走,地府无门自来行……”戴金双干脆把宝剑插回了腰里,伸出了双手,随着全身的不断颤抖,只见其手腕足足粗了两圈,骨头节咯吱吱地响个不停,这一招本是正宗的中国硬气功,只不过这戴金双练起来就走味儿了,正常人练这种功夫,

是以真气运行经脉,而戴金双运的则是阴气,在自然界中,单纯的阴气与阳气都可以激发巨大的生物能量,之所以人与其它动物的力量有限,大体上可以归结为体内阴阳中和的缘故,而像李大明那样,一把干骨头却能爆发出几十个人都按不住的蛮力,便是阴气大减所致

片刻工夫,这戴金双连脸都胖了一圈,挥起一拳便打在这大个儿的胸口上,只听咔嚓一声,这大个儿的前胸干脆被这一拳砸出了一个坑,哐哐的向后趔趄了好几步,“跟我玩儿?”戴金双暴叫着又冲向大个儿,飞起一脚便踢在大个儿的脑袋上,只听喀嚓一声,“给我死

吧!!”眼见这一脚起了作用,戴金双干脆又是一拳,只听扑通一下,大个儿瞬时被打翻在地。就在这时,只听背后忽然传来一阵草响,“谁!?”戴金双猛的一回头,还没等看清楚,只感觉呼啦一下被人扬了一身的灰白色粉末,只听噗嗤一下,一根银针插入了自己身

体七脉中的“心阳”脉。

“啊……!”戴金双一声惨叫,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你……”

“等的就是你用这招……”戴金双身后,王四照浑身是水,手里握着一个空玻璃瓶正在冷笑。

“服过丹的人,七脉错位。一般方法的确杀不死你,但现在是你自己运动阴气,只要再往你身上洒点礞石粉,开一下慧眼就不难找到你的七脉所在……”王四照拎着宝剑缓缓上前,手里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根银针。

人体身上的气脉,无论何时都是属阳的,因为那是人体阳气运行的必经脉络,除非是人死了。而戴金双虽说体内有大量的阴气,也毕竟还是活人,七脉依然属阳,而当尽全力其运行阴气于经络时,七脉的部位也便成了全身唯一有阳气的地方,原来王四照弄出这么个傻大

个来,就是为了逼戴金双全力运行体内的阴气,好借机找到其七脉的正确位置。而此刻戴金双耍起了“阴气版”的硬气功,虽说力量倍增,但速度却也下降了好几倍,面对王四照的突然袭击,就算想躲都躲不开。

“本来我还想让现任掌教大人替我动手的……现在看来已经用不着了……”

“你这个……畜生……”戴金双一手捂着伤口缓缓的站起身,另一只手则抽出了绳曲剑,“你以为封住我的一脉就能置我于死地?你以为我会乖乖等你插那其余的六根针?”

“我一个人的话当然没把握,但如果还有一个呢……?”王四照的话似乎胸有成竹,而戴金双则又感觉到了背后的一股强烈阴气,冷不丁的一回头,只见一只苍白的手已经伸到自己跟前了,“怎么……”戴金双急忙一低头,只见刚才被自己打倒那个大个儿又站起来了,

虽然没有了脑袋,但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站起来了,而且感觉阴气比有脑袋那会儿更强烈。

“你这是从哪学的旁门左道!?”戴金双一个箭步蹿到了三米之外。

“临死前让你长长见识吧……!这东西当地的土语叫‘米古’,意思是‘像铁一样’,你就慢慢让他追吧……”王四照哈哈一笑,转身一蹿,又消失在戴金双有限的视线中。

“别跑!”戴金双刚想追,却发现这“米古”已经横在了自己跟前。

七脉被封了一脉的戴金双,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比刚才差了不少,一开始还能跟这“米古”周旋一会,但没几个回合下来便有些招架不住了,毕竟是活人,体力有限,然而这东西却好像有着用不完的劲,“这么耗下去可不是办法……”戴金双咬着牙,忽然想起,刚才

王四照的衣服好像是湿的,头发也是一样,整个人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想到这里,戴金双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上高会战时那个幸存的卫生兵,好像就是顺着阵地前的山坡滚到小河里才躲过一劫的。

“莫非这东西怕水……?”戴金双也豁出去一搏了,憋住了一口气,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刚才王四照出现的地方直线狂奔,没跑多远,果然听见不远处有潺潺的水声。就在这时候,忽然发现面前人影一晃紧接着一道寒光直奔自己的面门,“想下河,先过我这关!”看来这

王四照似乎知道戴金双会往河里跑,都等了半天了。

“你给我滚开……!”戴金双一哈腰躲过这剑,回手便是一招横扫千军,一道寒光直奔王四照小腿。王四照也不是白给的,“咳”的一声,旱地拔葱跳起一米多高,在空中顺势一脚直踢戴金双面门……

就这么会儿工夫,后面的那个傻大个“米古”已经追到了,伸手便掐住了戴金双的脖子。

戴金双这边光顾着跟王四照扯皮了,冷不丁感觉身后一阵阴气,想躲已经晚了,只感觉自己的脖子好像被铁钳夹住了一样,任凭自己如何挣扎,却一点用都没有。

“来得正是时候……!”趁着戴金双被抓之机,王四照一颗银针刺入了戴金双的“土门”脉,只听戴金双又是一声惨叫,当啷一声绳曲落地……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