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外传 将门虎子》-第六章 幕后黑网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45:09 作者:


关灯
护眼

“孙……大爷……你……”小李瞳孔都收缩了,只见孙伟两只眼睛只剩下白眼珠了,而且手耷拉在椅子两边。

“孙……孙大爷……你的……手铐呢?”小李壮着胆子低头拿起孙伟的右手,脑门子立即就见汗了,手铐已经被老爷子挣断了,刚才那砰的一声,就是钢链断裂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孙伟的喉咙里忽然发出了咯咯咯的声音,就在小李缓缓放下其胳膊的时候,忽然浑身哆嗦起来,一只手嘭的一下抓住了小李拿着那块破玉的手,发出一阵阴森的笑。

“啊!!”小李感觉骨头都快被捏碎了,随着孙伟的阴笑,破玉落地。

“我的手!快!快来人!”小李捂着已经被捏得抽筋的手,疼得蹲在地上直叫,脸上的汗珠吧嗒吧嗒的掉在了地上。

“镇静剂!镇静剂!”这时专家们也反映过来了,但这公安局里哪来的镇静剂?旁边的几位民警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在场的其余民警与专家一拥而上,把孙伟按在椅子上,两两一边,想给他戴上一副新手铐。就在这时候,只见孙伟胳膊一抡,一位专家横着就飞了出去

,一头撞在墙上当场昏倒,另外一个民警一屁股摔了出去,差点把尾骨摔骨折。

“快来人!!”小李拉开门,这时候早就埋伏在门口的二嘎和小朱已经等了半天了,就等着里边出事呢,小李出来嚷的时候,两人正假装在窗户边抽烟,当时柳队嘱咐过,不出来人别进去,现在看来是时候了……

“退后!”二嘎第一个蹿上前,一把扒拉开了正试图按住孙伟的民警,从兜里拿出一片柚子叶啪的一下贴在孙伟脑门子上,“快!把专家抬出去!”二嘎假装着急,分散在场人员注意力,小朱则趁机绕到孙伟背后,偷偷从袖子里顺出一段带着利茬的鸡骨头,照着孙伟的

脖颈子噌的划出了一道血印,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药瓶,把里面的黄色粉末倒了一手,呼的一把捂在了伤口上,只见孙伟手脚一蹬,一股白沫立即从嘴里吐了出来,喉咙里咯咯咯的响了几下,瘫在椅子上不动了。

“专家同志!这病人到底嘛病啊?怎么这么严重都不说隔离鉴定?出了问题谁负责?”小朱假装吃惊的质问呆在一旁吓得肾亏的专家。

“是啊!嘛病?”二嘎也跟着起哄。

“这是……这是……反……反应性精神病!”看见孙伟已经被两位民警制服,这个专家用手抹了一把汗,嗞啦一声撕了刚才的鉴定结果,重新拿出一张表格,潦草的划拉了几笔,夹起包两步一回头的跑了。

“呼……”二嘎拿起鉴定结果看了一眼,长出一口气,“朱啊,给柳队打电话,告诉他一切OK了,把酒席预备好给咱哥俩接风!”

老丈杆子被鉴定为精神病了,女婿开始在宴宾楼饭庄摆酒席庆祝,中国几千年可能就这一份,其中蹩脚的内幕,可能只有在场的几个人知道。

“柳队,早跟你说过了,别……别太破费,你看你还买……茅台,这不是骂你兄……兄弟我么……”小朱酒量小,但特别爱喝,没几杯下肚已经快找不着嘴在哪了,“张……张哥……我们听前辈们说过你……你的大名,久仰……久仰啊!你……你也应该……算……前辈

……今天晚辈敬你……一杯……不喝……你就是看不起我……”

“什么……前辈晚……晚辈的……坐一张……桌子……就是兄弟……”张国义也喝得差不多了,虽说自己混得也算是有头有脸,但作为流氓出身的他,从骨子里就有一种想跟警察搞关系的念头,正愁在公安口熟人不多呢,借着侄子这次机会,竟然能跟大名鼎鼎的分局刑

警队柳队长攀上关系,两人正好还是初中同学,亲上加亲啊,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能错过?这可是以后在那群狐朋狗党跟前吹大牛的好素材啊,所以对于敬酒,张国义从来是来者不拒,敬多少陪多少,“今后……咱哥几个……就是弟兄……我张国义……没别的本事

……谁家孩子……找学校……有问题……哥我要是不管……今天的酒……哥我就吐出来……”

“蒙蒙!来……谢谢张叔叔和……张毅城……同……同学!这可是……可是咱家的恩人!”柳东升也没少喝,眼前这两件头大的事可算是搞定了,而且比预想的还顺利得多。

“谢谢张叔叔!谢谢张毅城……同学!”柳蒙蒙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嘿!蒙……蒙,我们家……毅城这孩子……没别的缺点……就是太……太老实……你……得多担待……但这孩子……特……特专一……特忠诚……毅城吗……城,就是忠诚的意思……”张国义满嘴胡说八道,也没注意李二丫、孙太太和两位小朋友尴尬的表情,“蒙蒙

啊,你要是……不嫌弃我们家毅城,等上了……高中,我安排你……跟毅城……同一所学……学校,你没……没……没嘛意见吧?”

李二丫都快晕倒了,用脚一个劲的在桌子底下踹张国义,张国义完全就说反了,就凭张毅城这种狗屁学习,还上高中?把人家孩子安排过来,不是毁人家前途吗……

“毅城啊……叔叔想问……问你个问题……你得告诉叔叔……”柳东升虽然喝多了,但这点理智还是有的,他本来一直不信这种事,但此次事件,让自己深信不疑,张毅城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此次的表现,已经让这个叱咤风云的刑警队长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蒙蒙……

和她老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叔叔,其实特简单……”张国义在一边胡说八道,张毅城也不好意思到极点了,毕竟还是个孩子,柳东升这一问,算是给自己找到岔话题的机会了。“柳蒙蒙身上的东西,跟您家的房子有关……”张毅城开始滔滔不绝的给在场人分析起自己的看法……

张毅城先是把柳蒙蒙的病因与自己治病的过程及原理讲了一遍,听得柳东升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一个劲的撇着嘴点头,“嗯嗯,唉,太神了……!然后呢?她姥爷是怎么回事……?”

其实从工作的角度出发,柳东升更关心孙伟的事,因为这件事显然不是故意伤害那么简单,死者刘杰的屋子里,不但有数十万的巨款,一些文物经专家鉴定后,竟然属于国家一级文物甚至特级文物,最离谱的就是国家并没有这些文物的出土记录,所以专家断定,这些文

物的来源只可能是盗墓。

天下盗墓的人很多,但并不是每个墓都能挖出特级文物,即使挖到了,盗墓贼也不会轻易将其出手,全国每年被盗墓贼盗走的文物有不少,而真正能算得上特级文物的却没几件。很显然,这个刘杰已经超越了一般文物贩子的范畴了,其真正身份很可能是一个团伙性文物

走私集团的关键人物,且从屋里的巨额现金及外币分析,这个走私集团很可能是一个集盗、倒、卖于一体的跨国犯罪集团,从屋里的众多一级、特级文物分析,该集团很可能与其他大的盗墓团伙有着密切联系,因为如此众多的宝贝,不像是某个盗墓团伙的独立业绩,一

般的盗墓团伙若盗得真正的宝贝,也不会卖给不信任的人,所以这刘杰的背后,很可能隐藏着一张巨大的罪恶之网,但此时重要线索刘杰已经死了,且除了文物外,刘杰的屋里没发现任何例如电话号码、地址一类有价值的线索,甚至连其身份证都是假的。而据玉器店老

板交代,以前介绍自己和刘杰认识的牵线人外号叫亮子,姓名不详,目前也是下落不明,如果没有新线索,公安人员很难将这个犯罪集团连根拔掉。

“柳叔叔,那棵玉白菜,是孙爷爷犯病的关键,而且我保证今天的事对孙爷爷没有任何伤害,那东西没有什么恶意……”张毅城解释说。

“对对!今天大夫……也这么……说的,伯父并没……想害人!”二嘎搭茬道,“大夫说,小李的手,力量再……大那么一点,他骨头就……断了,力道恰……恰到好处啊!人受不了,但筋骨没事……!”

“这个事情只能说巧!”张毅城小大人似的,“首先可以肯定,那个玉白菜以前的主人,肯定死在被孙爷爷砍死的那个人的手里……”

“这个……我能想到!”听张毅城话入正题,柳东升酒劲醒了一大半,“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个鬼不找别人,专找你孙爷爷呢?”

“这个……可能性有很多,得问我爸或问我大爷,”张毅城道,“依我看,第一种可能,就是孙爷爷上辈子欠了那个玉白菜原来的主人什么债,或答应过他什么事,这辈子要还;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孙爷爷去沈阳道的那天,是孙爷爷一个月里阳气最衰的一天,这个回头

可以让我大爷算一下,可能性也挺大的;最后一种可能,就是孙爷爷身上不定带了什么东西,让那个鬼能感觉到孙爷爷跟害他的人住隔壁,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也并不是没有,不过如果是前两种可能性,那就只能说太巧了。”

“毅城,你觉得,找到那个玉白菜以前的主人的尸体,把握有多大?”柳东升把脑袋凑到张毅城跟前,露出一股傻笑,孙太太在旁边一个劲的拽他衣服,“人家还是孩子呢,我说你这人别得寸进尺啊……!”

“这个……不好说……”张毅城皱起了眉头,“我可以试试,但我首先得见一下孙爷爷,把那个鬼从他身上弄下来……”

“说了半天,那东西……一直在……他身上!?”孙太太两眼一黑,差点当场晕过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