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外传 将门虎子》-第十二章 头七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47:41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柳队……这人死……死的时候……不……不是这表情的……”小朱的脸都绿了,两只眼睛瞪得直冒血丝。

“胡说八道……!别他娘的疑神疑鬼……!”柳东升厉声道。

“真……真的……”小朱哆哩哆嗦道,“我是咱们这第一个到现场的……当时片警已经把现场封锁了,当时这人躺在床上……我明明记得没露牙……你看现在……”只见亮子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表情三分像哭七分像笑,两片发白的嘴唇之间隐隐露出了一嘴黄板牙。

“法医谁去的?”柳东升转头看着小李和老陈。

“是……我……”一直在后边的小李脸早就白了,“当时……确实没露牙……”

“你怎么不早说?”柳东升赶忙低头仔细看了看亮子的尸容。

“一直盖着呐……我光顾着采样化验了,谁能想到死人……还那么多表情……”小李心也虚了。

“小朱,你把照片给我拿来!顺便把那个刘老板给我带过来……!”柳东升心说实在不行,这半夜三更的,也只能找一趟张毅城了,此刻在场的人,知道其中玄妙的也就自己一个人。

“呵呵……柳队,不用那么兴师动众了吧……”老陈微微一笑,“以我的经验,随着死者死亡时间的增加,加之环境温度与湿度的变化,尸体皮肤细胞会发生萎缩、脱水或变质等现象,有时也很容易给人造成表情变化的错觉……大家没必要疑神疑鬼自己吓唬自己嘛……

这种情况我见多了……”

听老陈这么一说,小朱停住了脚步,看了看柳东升。

“快去啊!还愣着干嘛!?”柳东升一吼,小朱乖乖的出去了,毕竟是自己的领导发话啊……

“柳大队长……!”看柳东升没睬自己这茬,老陈也是一阵不自然,“你怎么也疑神疑鬼的啊?”

正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仪器滴滴的响了起来,旁边的打印机开始咔嚓咔嚓的打起了字,正在一边出汗的小李忽然反应过来了,连忙跑到打印机旁边,用手捋起长条状的数据一看,声音也颤了,“师傅……死亡时间……判断有误……”

“嗯?”老陈不以为然,因为法医仅仅依靠死者的体表特征来判断死亡时间肯定不客观,化验结果才是正道,但当老陈接过化验结果一看汗也下来了……

“怎么?误差有多少?”柳东升赶忙问道。

“肯定是设备故障……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老陈来到仪器跟前,按了几下电钮,“怪了,正常啊……小李,你再取一次样,再试一次,肯定是你刚才操作失误了……”

“老陈!到底误差了多久?即使是错误的结果我也要知道!”柳东升走到老陈跟前,一把拉住了刚准备继续去取样的小李。

“这……唉……你这个人啊!”老陈似乎有点不高兴了,毕竟在局里资格比柳东升要老,还从来没有人质疑过自己的结论,“对死者血液的化验结果,死亡时间是十二小时左右,但对胃内残留物的化验结果显示死者的死亡时间在五到七天之间……满意啦!?”

这时小朱把刘常有从外面带进来了,这刘常有就跟不愿意去托儿所的小孩一样,死活不想进解剖室,纯粹是被小朱硬拉进来的。

“刘老板,你看看这个亮子的表情,跟你刚发现他时一样不一样?”柳东升一把把刘常有拽到了亮子的尸体旁边,此刻亮子的肚子已经被法医豁开了,肠子下水都露天摆着,吓得刘常有脸都白了,紧闭着双眼直打哆嗦,“警察同志啊,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当时真没看清

楚啊……我吓得魂都飞了,哪还有心思看他什么表情啊……”

“看!!!”柳东升瞪大了眼珠子一声大吼,吓得刘常有立即把眼睁开了,下意识的看了看亮子的尸体,哇的一口差点吐出来,咳嗽着倒退了好几步,“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你不是说……没看清吗?”小朱从后面一把拉住刘常有肩膀子,吓得刘常有差点又尿出来,“是没看清,但也看清了一点啊……他死的时候睁着眼的啊!要不我也不至于尿裤子啊!这……这……眼珠子怎么闭上啦……哎哟我的妈呀……”

“睁着眼……?”柳东升看了看小李和老陈。

“不……不是我弄的……我到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小李连忙摆手。

“绝对不是我……”老陈也直摆手,“我没事摸他干嘛……?”

“小朱……把你的铐子给我,另外……再给我弄两副来……”到这时,柳东升心里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不一会,小朱从外边拿来了两副手铐子,只见柳东升把亮子尸体的双手双脚都铐在了解剖床上,用手晃了晃,还觉得不保险,又差小朱拿了几副手铐子,只见亮子的每只手每只脚都铐了两副手铐,和解剖床紧紧的铐在了一起。

“柳……队……你……这是干嘛?”老陈汗也下来了,“用不用……查一查是谁动了死者的眼睛?”

“不用……”柳东升喘着粗气,“大家不要呆在这了……小朱,你护送刘老板回号里……老陈,你和小李也别呆在这了,这个尸体明天一早立即安排火化!千万不要耽搁!”

“为什么……那是要挨处分的啊……”老陈被柳东升弄了一头雾水,“尸检报告怎么办?”

“我的老陈啊!你这人怎么这么佞呢?”柳东升也急了,“这个尸体不用检了!就以你刚才的结果为准,死因是窒息,死亡时间十二小时!你就写死者有传染病!什么肝炎啊什么肿瘤啊随便写!出问题我兜着!这件事回头我再跟你们解释!但你们现在千万别在这呆着了

!”柳东升看了看表,还差一刻钟十二点,“快走!快!快!”

“柳队长……窒息……也得有原因吧?”老陈还是不太放心,“死者完全没有机械性窒息的迹象啊……”

“就写……神经性窒息!”老陈这么一问,柳东升忽然想起了南天一号墓那个尸检结果,顿时觉得心里一阵发凉。

“神经性窒息……?简直是莫名其妙!”听柳东升这么一说,老陈也懒得跟柳东升争了,连专案组负责人都不在乎尸检报告了,自己又何必在这皇上不急急死太监呢……“小李啊,听柳队的,咱回去睡觉去……”

“柳队……肿瘤……好像不传染……”这种时候小李还忘不了贫一句……

上了车,柳东升亮起警灯风驰电掣直奔张毅城家,心说这次想不打扰这小子可能都不行了,一幕幕的莫名巧合与蛛丝马迹,让柳东生心里萌生了一种可怕的猜测。

李二丫已经快被这个柳东升折磨崩溃了,三天两头的这是干嘛啊……

“柳叔叔……这么晚了……什么事啊……”张毅城刚刚正在屋里偷着玩游戏机,柳东升这一敲门吓得赶紧把电源关了,心里一个劲的骂,但脸上还得装成睡眼朦胧的样子……

“毅城……你看这个!”柳东升掏出瓦片和八卦纹龙首铜盂的照片,用最概括的话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包括刚才那个亮子死亡时间检测误差的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似乎已经没有必要再保密了。

“柳叔叔……你怎么不早说……”张毅城把张国忠的放大镜找了出来,自己看着瓦片内部的八卦图案,由于是近距离观察,所以图案的内部细节看得很清楚,“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八卦纹!”

“那是什么?”柳东升不解道。

“这是一种阵法!听你的叙述,好像是一种能起到防腐和镇尸效果的阵法!”张毅城放下瓦片,用铅笔在一张纸上画了个房子草图,“柳叔叔你看,这房子的尖顶,瓦片的面是斜着向下的,正对床头!如果按你说的,南天一号墓的那个‘尿盆’是棺头棺尾都有的话,那

么对面的房顶上,应该还有一片这样的瓦!”张毅城道,“而且如果法医检验那个死尸胃里的东西得出的结论是五到七天的话,我倒相信是七天!”

“为什么?”柳东升道。

“柳叔叔,难道您没听说过‘头七’吗?”张毅城一本正经道,“第七天,是还魂夜啊!”

“啊!难道……”柳东升已经不大敢往下想了,“如果……毅城……我只是说如果,那东西真的会活过来,是不是很厉害……?”柳东升把自己用手铐子铐住其手脚的事也说了一遍。

“是不是能活过来也不一定……”张毅城道,“如果没在聚阴气的地方入土埋过是活不过来的……但如果他活过来,那手铐子……什么用都没有……”

“对了……还有一件怪事,我忘了问法医……”柳东升拍了拍脑门,“那个刘老板家总是隐隐的有一股臭味,尸体抬走后味儿散了不少,但是还有,我们怀疑是尸体散发出来的臭味,但是……”柳东升喘了口气,“但是尸体被运到到局里的解剖室以后,都开了膛了,也

没发现有那种味!这是怎么回事?”

“柳……叔叔……”张毅城脸也白了,“你确定那味……不是他家什么东西……放馊了?”

“那绝对是尸体的臭味!”柳东升很确定,“但不知道为什么,警犬到那个刘老板家都吓尿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闻到了那种味所致……理论上讲警犬应该是受过闻尸臭训练的啊……”

“狗……都尿啦?那就不是尸臭……”张毅城张大了嘴,手一哆嗦铅笔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柳……叔叔……你们……可能惹上大麻烦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