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外传 将门虎子》-第十三章 走廊鬼声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48:09 作者:


关灯
护眼

“什……什么大麻烦?”听张毅城这么一说,柳东升脑门子上也是一层汗。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尸臭……而是死尸体内聚积的阴气的味道……”张毅城皱眉道,“尸首若能发出这种气味,那就只能证明一件事,就是死尸曾经入土埋过……而且,就是聚阴之位!”

“不是……尸臭?阴气……是什么气?”柳东升多少也是二十几年的老刑警了,尸臭闻过也不是一回两回,难道真是自己闻错了?

“我大爷常说,至阴则无缺,意思是人埋在聚阴的地方便不会腐烂,柳叔叔,我也上过生物课,什么《原生动物门》《腔肠动物门》什么的都学了,按我的理解,导致人体腐烂的细菌,也应该是属阳的,因为细菌毕竟也是活物!只要是活物,就有阳气!如果人的尸体被

埋在聚阴的地方,阴气源源不断涌入的话,在那种至阴环境下,细菌都不能存活!防腐效果简直比真空还好!按我的理解,这就是‘至阴则无缺’说法的科学解释!”张毅城道,“但是,如果把尸首从至阴的地方忽然挖出来或让其接触阳气,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其复

活也就是‘起尸’,您闻到的那种气味,很可能就是死者在聚阴位埋葬的时候,体内聚集了大量的阴气,在忽然离开聚阴位置之后,阴气释放出来的味道!我虽然没闻过那种味,但我爸说过,那个味和尸臭差不多,人阳气重,闻了倒没什么,但若是其他小动物闻了,恐

怕会受不了!”

“那你是说……那东西今天晚上肯定会活过来!?”柳东升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小朱还在那值班呢,加上号里几十号蹲局子的,万一那东西要真像张毅城说的那么要命,岂不是要出大乱子?“不行我得回去……我得请求支援!”柳东升擦了把汗就要出门,被张毅城一把

拉住了,“柳叔叔,你要回哪去?”

“局里啊!连夜安排火化!我就不信那东西比冲锋枪厉害!”柳东升把瓦片和照片装进手包就要动身。

“柳叔叔!”张毅城死死拉住了柳东升的手,“千万别回去啊!那东西我爸都怵头!”

“毅城,你听着,我不信那些东西,可今天我无论如何得回去,你朱叔叔还在那值班呢!万一出点什么麻烦,我没办法跟他家人交代!”其实柳东升这句话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既然不信,还怕出什么麻烦?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见张毅城的床铺底下有一阵乱响,听动静就像是一张报纸在被人翻来覆去的团皱。

“嗯?……”张毅城撩开床单,只见三四只大老鼠正在床铺底下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众所周知,老鼠的胆子很小,一旦被人发现便会以最快速度钻回洞里,但此刻这几只老鼠可不一样,放任张毅城撩开床单一个劲的看,硬是不往洞里钻,仍旧在床底下刺溜刺溜的乱蹿

,其中一只还差点蹿到张毅城脚面上。

“柳……叔……柳叔叔……你绝对不能回去!”一看这场景,张毅城说话都结巴了,“老鼠……老鼠被你吓疯了……”说罢张毅城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本新华字典哐当一下扔进了床底下,只见这几只老鼠仍旧到处乱蹿,对扔字典的动静置若罔闻。

“老鼠吓疯了……?”此刻柳东升心里也开始没谱了。

“你身上带着那屋子里的味儿……”张毅城此刻把鼻子贴到柳东升胳膊旁边,嘶嘶的闻了几下,除了臭汗味什么味也没有,“您不说警犬都尿了吗……?这老鼠的胆子比警犬小多了……老鼠闻到这味儿吓疯了……”动物的灵性比人要强得多,尤其是老鼠这类的小动物,

对气味、阴阳、声音或是光线都要比人敏感很多倍,柳东升身上那些不该有的味道也许人闻不到,但老鼠却能闻到,此刻老鼠似乎把柳东升当作“那东西”了。

“那……那怎么办……?”柳东升一巴掌拍在大腿上,不知如何是好,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决定要回局里,最少也得打电话请求武警支援,如果自己蔫吧啦唧的不回去了,一来不是老爷们该做的事,二来万一小朱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这当领导的却没事,实在没法跟人家

家里交待。

“柳叔叔,您要非得去,我跟您去……”张毅城穿上了衣服,拿起书包把书抖落了一床。

“你?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柳东升夹起包就要走,“你要再出点事我跟你妈没法交代啊!”

“那您要是有麻烦……我跟蒙蒙……也没法交代啊……嘿嘿……”张毅城倒是不避讳了,“柳叔叔,其实刚才我骗您呢……没那么厉害……那东西还没蒙蒙姥爷身上的东西厉害呢……”拉开储藏室的门,张毅城瓶瓶罐罐的开始往包里装东西。

“你小子到底哪句是实话……?”柳东升也犹豫了,对付那些东西,别看自己是个大人,却连这孩子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倘若真的不很厉害,让这孩子去一趟倒也省了不少麻烦……自己闺女和老丈杆子身上的东西也挺厉害,不也是让这孩子搞定的么……

“都是实话……嘿嘿,柳叔叔,我跟你打个比方,银行保险库的大门,用炸药都炸不开,但要是知道密码的话,三岁小孩都能打开……”说是这么说,其实张毅城自己心里也没底……

对李二丫一通蒙骗以后,柳东升自己心里也蛮过意不去的,人家孩子他妈那么实在,自己身为一个警察却和一个孩子合起伙来蒙人家,明明是去抓鬼,却非得说是去指认罪犯……唉……想到这,柳东升暗自下了决心,就算自己死了,也不能让这孩子伤到一分一毫啊……

警车上,鹞子对着柳东升叫起来没完没了,甚至好几次都要扑过来啄柳东升的眼睛,幸亏张毅城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它捏过来夹在两腿中间了……鹞子的这些举动,让柳东升心里更是打鼓了,身上光是沾上了点味儿,这些小动物就这么大反应,莫非那个亮子的尸首,真

的像张毅城说的那样?

“毅城,你干嘛呢?”反光镜中,柳东升发现张毅城坐在后排一个劲的忙活,从上车就没闲着。

“做炸弹呢……”张毅城说道,“对那东西,用真炸弹没用,就得用咱这土炸弹……”

“炸弹?”柳东升一阵苦笑,“毅城啊……等会千万别逞能,我会找其他警察叔叔保护你!你告诉我们怎么做就行……”

“嘿嘿……我爸来了,我告诉他怎么做,他现场都未必能学会……”张毅城忽然扑的一下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什么粉末被吹散了,整个车厢里立即乌烟瘴气,呛得柳东升直咳嗽……

“咳……咳……柳叔叔……”张毅城自己也呛得够呛,“等会千万别找别人,找了反而麻烦……”

“为什么……?”柳东升不明白。

“刚才我吹的是礞石粉末……属阴的……身上沾上一层这种东西,像今天这种头七下来的新鬼看不见……你叫来人反而打草惊蛇啊……唉……跟你说你也不明白……反正就是别找人就是了……”

“我再找来人你再吹点不就行了么……?”

“没啦……”张毅城拍了拍手,“我们家就这么多,再要就得去我大爷家……”张毅城一翻白眼,继续忙活……

要说张毅城在应付这几件事上所用过的方法,基本上都不是茅山术的正统方法,没有一招不是没被他自己篡改过的,学校班主任从来强调要活学活用,张毅城也从来都是响应号召……

……

尸体解剖室在地下室最西头的一间屋子里,说是地下室,其实也不完全在地下,在接近屋顶的地方,有一个大概三十厘米见方的小窗户齐着地面。本来柳东升想先去通知一趟小朱的,但在张毅城的建议下,还是先通过这扇小窗户观察了一下,顺着手电光,只见屋里的解

剖床上蒙着一层白布,鼓鼓的好像没什么动静。

“毅城,来……”柳东升跟做贼一样,拉着张毅城到了刑警队的值班室外,从门上的窗户往里看,只见小朱正一个人来回乱转,掏出钥匙一开门,怎么拧也拧不动,原来门被从里面反锁了。

“朱!开门!是我!”柳东升一边敲门一边喊。

“唉呀我的好领导啊,你可算来了!”小朱都快哭了,“可吓死我了……我操他妈的以后这种邪门案子我再也不管了……哎?柳哥,你这身上弄的这黑乎乎的是什么玩意啊?刚从大兴安岭回来啊(指大兴安岭特大火灾)?”

“怎么了?大老爷们,当着个孩子说这种话,你也不嫌害臊!”

“孩子?”小朱瞪大眼珠子往柳东升身后一瞅,只见张毅城灰头土脸的正蹲在地上从包里往外掏东西。

“哎哟我的妈呀,原来是你们啊!我说头儿,你们俩不会是串通好了来吓唬我的吧?”小朱一脸的不乐意。

“什么串通好了吓你?”柳东升懵了,“我们刚开快车过来的,谁吓你什么了?到底怎么回事?”

“少来这套……!肯定是你们俩!”小朱点上一根烟满不在乎,刚才的耗子样早就无影无踪了,“刚才我听楼道里有大人和小孩的声音……肯定是你们俩!”

“什么声音?”张毅城一听这话也是一阵冷汗。

“刚才,走廊里好像有个男的,一个劲的‘嗯嗯’了好半天,声音就像……就像……就像大便干燥拉不出屎来那种使劲的声音,再放大几倍,声音特低,然后就是一个小孩的声音,也是那种拉不出屎来的声音,然后又是大人的……翻过来调过去好几遍!我说柳哥,咱下

回就算吓唬人,也别用这么恶心的招成么?哎呀吓死我了……哎不对不对……可恶心死我了……”

“嗯……!嗯……!!是不是这样!!?”张毅城按小朱形容的声音特征学了几声。

“哎!对!对!就是这声音,一模一样!我说是你们俩吧……”小朱还挺得意。

“柳……叔叔……咱现在就得过去,一秒钟都耽误不起了!”张毅城拿了一大把装药片用的瓶瓶罐罐一个劲的往衣服兜里塞,也不知道是刚才吹的礞石粉末,还是紧张过度,只见张毅城脸上黑青黑青的,没有一点血色……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