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外传 将门虎子》-第十七章 盲点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52:19 作者:


关灯
护眼

“不是……柳叔叔……咱俩退后……”张毅城拉着柳东升退到了门口,只听小朱哇的一声醒了过来,两只眼睛有如凶神恶煞一样,嘭的一把就掐住了亮子的脖子,一边掐一边喊:“就是你!就是你!偿命来!!偿命来呀!!”同时砰砰砰用脑袋和亮子对撞(小朱武装了

一下带了个钢盔算是戴对了)。只见亮子一不咬人二不反抗,反而是手脚乱颤着不停的挣扎,单就此情此景而言,小朱倒像个诈尸的,而亮子反倒像个活人……

“哎?”柳东升也看傻了,刚才还是亮子占尽了上风,现在怎么挣扎起来了,小朱到成了债主了,“小朱……这是怎么啦?”柳东升瞪着眼问张毅城。

“朱叔叔身上的东西,就是孙爷爷身上的东西,我一直没处理……就是想着哪天让它发挥点余热……”张毅城说话还挺赶时髦,“我本以为这个人和冲孙爷爷身体那个鬼的死没什么关系,所以想用点诱饵才能把那东西引出来,但现在看来,这个死人和孙爷爷身上那东西

的死不但有关系,好像还是很直接的关系……”张毅城一皱眉。

“啊?那他不会有事吧?”柳东升有点担心小朱,本想上去拦着,但一想此时此刻这两位爷爷的能耐,铆了半天劲也没下狠心上前。

“没事……孙爷爷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张毅城倒是胸有成竹,“至多在床上躺两天就没事了……柳叔叔……其实这么一来,事情就简单了……所谓一物降一物,再厉害的鬼也有它怕的东西,比如生前的债主啊、领导啊什么的,怕老婆的要是成了恶鬼,唯一能治住他的

可能就是他老婆,这个死尸看现在的情况,应该没杀过人,所以生前就有做贼心虚的心理……今天是头七,他的魂魄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会害怕被自己害死的人……如果有可能的话……”

“有什么可能?”柳东升此刻觉得这张毅城长大肯定不简单,年纪轻轻就能做出如此细致的分析来,虽说自己没怎么听懂吧……

“害怕到一定程度,魂魄可能离体……”张毅城喃喃道。

“你不是说离不开吗?”柳东升也糊涂了。

“是离不开,现在这种离开是被迫的,还会回来,但至少得一个小时,这期间他就是死肉一块,不会再活过来,咱们可以趁这工夫把他身体里的东西取出来……那他就可以去投胎了,毕竟不是什么恶鬼……”

“嗯……!”柳东升长出一口气,拍了拍张毅城的肩膀,“好样的毅城!今天真是好样的!像个男子汉!”柳东升心说自己闺女将来要嫁给这么个孩子自己也放心,胆大心细心地善良,若换作普通的初中小孩,今天晚上这一幕早就吓死了,没准打着半截大鬼旁边有多出

一个小鬼来……

果然,小朱掐了没多久,亮子忽然两腿一蹬,一动不动了,这时亮子的嘴里发出了一阵糁人的奸笑,扑通一下也躺在了地上。

“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柳东升嘟囔着看着表,“毅城,走,跟我回趟车里,那有拖车用的麻绳子,直接拿那个捆……我就不信他能把那个也挣断了……”

柳东升带着张毅城刚走到车跟前,迎面正碰上法医老陈骑着自行车过来(老陈家离局里很近),一看见柳东升,这位从来都是一脸严肃的老法医竟然呵呵的乐上了,“柳大队长,你这是……刚从老山前线回来吧?”借着门口的路灯,只见柳东升一脸的黑灰,已经和汗水

和成泥了,身上蹭的说黄不黄说红不红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裤子上还破了巴掌大一个洞,白嫩嫩的屁股蛋子露天展览着,旁边还跟了个不认识的小孩,形象基本上也差不多。

“老陈啊,你可算来了!”柳东升可没心情开玩笑,一把抓住老陈的手一溜烟就到了解剖室。

看到解剖室的狼藉,老陈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惊奇,而是微微一愣,凑到柳东升耳朵边上问了一句:“柳队……莫非刚才那东西……”

“对!”柳东升已经知道老陈要问什么了,“老陈你也碰到过?”

“没有……”老陈眉头紧皱,“但我曾听我的导师说过,没想到真会发生……”

“什么都别说了……这人的肛门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还得麻烦你给取出来!”柳东升走上前,和老陈两个人把尸体抬到解剖床上。“我的手术刀呢?”老陈翻了半天器械盒。

“我说老陈啊,雷锋也没你这么省啊!就一把手术刀?”柳东升从地上捡起手术刀递了过去,“还有你这个破屋子,关键时刻烧保险!”

“呵呵……这不是省不省的问题……这可不是一般的刀子……”老陈诡异一笑,“你以为,保险真是自己烧的?”

“陈叔叔,您这把手术刀……是不是杀过人?”旁边的张毅城早就看出这把手术刀不一般了。

“小伙子,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可是警察……”听张毅城这么一说,老陈显得有点儿不高兴,“不过说实在的,也不能说没杀过……这把手术刀以前是医院动手术用的,但这把手术刀动过的最后一次手术失败了,患者死在了手术台上……我便连刀柄到刀片一块要了过来

,这也是我导师教给我的办法……有的时候,死者身体会莫名其妙的僵硬,普通刀片根本就切不开,即使能勉强切开也很费劲,但是若用做手术死过人的手术刀,就跟切豆腐一样……虽然我不明白其中的原理,但确实很好用……”老陈叹了口气,“这把手术刀,已经一

年没换过刀片了,连真正的豆腐都快切不动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切死人却像切豆腐一样……”

“嗯!我明白了!”张毅城道,“其实这叫杀生刃……”

“看来凶手的反侦察能力很强!”不一会,老陈果然从亮子的肛门里找到了一个东西——一个长仅一厘米左右,粗细和牙签相仿的柱形物体,“柳队长,看来这次你碰到狡猾的对手了……”

“哦……?”柳东升从老陈手里接过柱形物体,放在手电下仔细的看了看,“这是什么东西?”

“不清楚,材质好像是石头。”老陈深呼吸道,“且不管这东西的作用是什么,单单他藏的这个地方,就能证明凶手很清楚法医的验尸过程,往往,为了尽快确定死因,很多法医会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死者的脏器与身体各个要害,肛门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尸检的盲点……而

且,这个东西肯定是死者死后放进去的……而且是死亡很长时间后,因为这东西直接插在肉里,没有血迹,证明他插这个的时候,死者的血液已经凝固了……时间至少在九十六小时以上……如果不是划定了范围刻意寻找的话,很难找到……看来仪器的检测结果是正确的

……为什么血液化验和胃中残留物的化验结果会不一样呢……”老陈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断,“对了,你们怎么知道这个东西在这?”

“嘿嘿……”张毅城一把将在柜子上昏昏欲睡的鹞子抓了过来,“我们带了警犬……”

……

张毅城被柳东升送回家的时候,李二丫也崩溃了,说是去指认罪犯,怎么把自己弄得跟非洲人似的?满脸黑泥不说,身上还臭哄哄的……

回到家后,柳东升也松了口气,把身上的衣服偷着都扔了,之后洗了个热水澡,脑子里反反复复全是问号:为什么要杀死亮子?动机是什么?灭口?分赃不均?还是仇杀?为什么法医的两种化验得出的死亡时间不一样?莫非真的像张毅城所说的,这人在地下已经埋过几

天了?那凶手把尸体又弄到刘常有家是为什么?恐吓?还是想利用亮子复活再将刘常有灭口?刘常有说他见鬼了,那鬼又是什么?人装的?还是和亮子一样也是死人?眼下发生的这一切和刘杰的死有没有关系?还是完全是巧合?……

凭借着一种直觉,柳东升死活认为刘常有在隐瞒什么,但又没有证据……

混混沌沌的睡了半宿之后,柳东升第二天第一个来到了局里,第一件事就是想再提审刘常有,就在二嘎去准备审讯室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喂……是我!我是柳东升……噢噢,李江同志啊!你好你好……”原来是那个文物局的李江打来的电话……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