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外传 将门虎子》-第十八章 碗柜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53:05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队长……是这样的,我给陕西那边打过电话了,基本已经确定了,这个和当年南天一号墓里出土的八卦纹龙首铜盂就是一对!”李江办事还挺有效率,刚过了一天就把消息问出来了。

“哦?”柳东升也挺意外,“不是说得下个月么?”

“咳!其实没必要,那边的同志拿眼一看就差不多了,但还得进行一些仪器的检测化验,填报表开会研讨什么的,基本上是例行公事,不过那边也没把话说得太死,说是也不排除赝品的可能。哎,柳大哥,凭我的经验,这个事基本上已经八九不离十了,那个玩意又不是

司母戊鼎,没名没号的物件,谁仿它干嘛?我今天就是提前给你个消息,也希望能对你破案有帮助,回头确切结果出来,我会再给你打电话的!”

“哎,好的好的,谢谢!”挂上电话,柳东升一阵捉摸,通过昨晚发生的事,柳东升觉得当年那个梁大力的证词好像是真的,若果真如此,那么梁大力逃跑的动机似乎是成立的,因为盗洞就挖在他家的地里么……他家的房子离自家地也最近,如果墓里的东西真像他说的

那样能活过来,那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啊……但紧接着疑问又来了,梁大力第一次被捕是因为在火车站偷东西,这证明其并没有什么积蓄,仅流浪了半个月就山穷水尽了,且据南天村的村民反映,梁大力平时好吃懒做,光棍一个一没亲戚二没朋友,也不应该有什么人可

以投靠,而此刻这梁大力失踪已有两年,如果这个人还活着的话,靠的又是什么呢?莫非重操旧业去盗墓……?

“柳队,审讯室准备好了……”二嘎昨天晚上去安排当地派出所排查亮子底细的事,一夜没睡,此时眼圈都是红的,“柳队,那个刘常有咱不能拘太久啊……已经超过十二小时啦……”

“那个人不能放!”柳东升道,“排查的事怎么样了?”

“这我已经安排了,小李带两个实习生已经去查了,估计下午就能有结果……”

“这个结果什么时候出来,刘常有什么时候放!”柳东升道,“二嘎,你先在我这屋眯一觉,下午再跟我去刘常有家走一趟!”

“哦……”二嘎对柳东升的决定基本上不怀疑,虽说自己这个领导的大部分想法都很匪夷所思吧……

审讯足足持续了三个半小时,但结果却跟昨天没什么区别,基本上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个刘常有从骨子里就透着一种老奸巨滑的劲儿,一会要烟一会喝水一会要上厕所,简直就跟个多动症一样,问他民族的时候,其就说了“汉族”两个字,单就说这两个字的语气都

像是在骗人,就更别提和案情有关的问题了……

“二嘎……醒醒!跟我去刘常有家!”走出审讯室,柳东升直奔办公室,只见二嘎靠在椅子上鼻涕泡都睡出来了……

“哦……”二嘎睁开眼,“审出什么来了?”

“屁都没审出来……”柳东升叹了口气,“不过我觉得这个人绝不像咱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他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他有问题!”

“你还觉得人是他杀的?”二嘎伸了个懒腰,“柳队,这个人不像敢动手杀人的……看他昨天晚上吓成那个德行,你见过尿裤子的杀人犯吗?”

“我不是说昨天晚上的事!”柳东升拿起手包,“我说的是文物案!少废话!赶紧穿衣服……”

河西区贵州路,刘常有家。

进屋后,柳东升四处看了看,和昨天晚上离开的时候没什么变化,一束太阳光从房顶上那个被自己凿出的洞透下来,正打在床上。

打开大衣柜,几件皮夹克和一件呢子大衣挂在里面,衣服下面叠着一床棉褥子,衣柜中间的抽屉是放日常药品的,有好几瓶降糖的药,但已经过期了。

“那个刘常有有糖尿病?”柳东升问二嘎。

“他自己没说过啊……”二嘎也凑了过来,“唉呀这哪年的药啊……药片都粘瓶子上了……”

走到屋外的过道中,柳东升看了看窗户上的栏杆,用力拽了拽,非常结实,“二嘎,你翻翻屋里有什么值钱东西没有!”说罢,柳东升自己又走进了正对面的厨房。厨房门并没上锁,里面空空荡荡的,正对着门有一个灶台,上面放了一蒸一炒两个锅和几瓶调料,靠着门

边的位置则放了一个挺大的碗柜,足有两米高,宽少说也得一米五六,七八十厘米厚,背面贴墙很紧。

“什么!?”二嘎以为自己听差了,翻值钱东西,这不成入室盗窃了吗……

“你把地方找着就行,等会我进去看!”也正因为厨房太空荡了,这个大碗柜反而引起了柳东升的注意,用手推了一下,纹丝不动,仿佛挺沉的,打开柜子,只见里面乱七八糟放了一大堆东西,什么米面袋子、盘子碗筷、和面用的瓷盆、电炉子、大铁锅、甚至还有一台

破电风扇……全是压份量的东西,不过都是放在最下一层,上面四层只是象征性的放了点笼屉、筛子、尼龙编织袋一类的轻东西,“怪了……”柳东升叨咕,按一般人拿放东西的习惯,像电炉子瓷盆这种不常用的东西,放在最底层还说得过去,但碗筷这种常用的东西绝

对是放在二三层拿着方便啊,怎么也放在了最下面一层呢?反而笼屉和筛子跑上面去了?

“柳队!你来看这!”屋里二嘎喊道,“历史博物馆啊简直……”

“哦?”柳东升进了屋,只见二嘎打开了屋里的一个立柜,旁边五斗柜的五个抽屉也都被打开了,抽屉里放的全是大大小小的木头盒子,从盒子的讲究程度看,里面装的应该都是值钱东西,而立柜里放的则都是一些雕刻精美的大件玉器。

走到抽屉边,柳东升随手拿起个制作精美的楠木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放了一个表面磨损严重的玉如意,而后柳东升又打开了几个一模一样的木头盒子,不禁一笑,“这抽屉里的东西八成都是假的……”

“哟?柳队你还懂这个啊?”二嘎见柳东升动手拿了,自己架不住好奇也打开了一个盒子。

“单个给我一个我可不懂……但你要给我看这个抽屉,我就懂了……”柳东升一笑,从抽屉里又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盒子来,打开一看,里面也有一个玉如意,与柳东升手里的相比,虽说玉的成色有点区别,但外观与磨损程度都差不多,“你看,古代人又不兴流水作业

线,这要真是古货,哪来这么多一样的?”

“哟!柳队,高,实在是高!我真服了你了!”二嘎把盒子放回了抽屉,马屁追尾而至,“刘常有这个奸商!等他出来我第一件事就是通知工商局查他个王八蛋!”

“把这个带上!”柳东升没理会二嘎的马屁,而是走到了立柜边上,看都没看就直接从立柜里拿了一尊一尺多高的玉观音递给二嘎。

“柳队……你这是……”二嘎的手犹犹豫豫没往前伸,“这是违纪啊柳队……这东西和命案无关啊……”

“我不跟你说了,咱这次来是为了文物案吗!拿着!”柳东升一瞪眼,二嘎乖乖的把玉观音接了过去。

“来!”柳东升带着二嘎来到了厨房,“帮我把这个柜子搬开!”

“哎?”二嘎一愣,下意识的看了看地面,“柳队,你怀疑有地道?”

“差不多!”柳东升把柜子里的东西一件一件都拿到了地上,“咱俩把它往外搭……我数一二三!”

不较劲还好,这一较劲差点把两个人腰闪了,硕大一个碗柜,竟然没什么份量!

“怎么这么轻啊……?假冒伪劣……”看这个碗柜的个头,二嘎觉得怎么着也得有个百八十斤的,但这一搬才发现,这个比人都高的大碗柜最多也就三十斤不到,打开碗柜仔细观察,才发现所有隔层全是两层三合板夹着龙骨钉的,看着挺厚,其实中间都是空的,而搭龙

骨所用的木料竟然是用一种近似于杨木的木材,用指甲一按一个坑,又松又软,根本经不住压,怪不得有份量的东西都放在最下面一层。

“柳队,这个刘常有可真会过日子啊……用这种糟木料打家具……”小朱打开碗柜仔细观察四外隔板。

“我看他可不只‘会过日子’那么简单……”柳东升也没想到这个碗柜竟然这么轻,但更让柳东升没想到的,却是碗柜的后面……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