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外传 将门虎子》-第二十八章 虎毒不食子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58:20 作者:


关灯
护眼

河西区洞庭路,河西监狱。

接待柳东升的是一位叫商志江的狱警,大概有五十多岁,三杠两星,二级警督,号称是监狱里的辅导员,看上去挺厚道的,柳东升也是一愣,让这么个老实疙瘩去管理犯人,谁改造谁啊?

“你就是柳队长吧?久闻大名啊……”商志江给柳东升沏了杯茶,“张健是我审的,那个人好像有心理疾病啊,唉……其实政府的改造制度还是不完善,像这样的犯人,应该安排心理治疗啊……”

“你审的……?”柳东升差点把茶叶喷出来,怪不得什么都审不出来呢……“对了,您说的心理疾病,是怎么回事?”

“唉……服刑得有三年了吧,可能最多说过三句话,唉……”商志江好像还挺惋惜,从抽屉里取出一打子材料递给柳东升,“这是他当年的材料……一失足成千古恨啊,现在家破人亡的,咱们也得理解理解,能看得出来,他心理也很矛盾啊……”

“不是说他听说儿子的死讯后……无动于衷么?”柳东升看了一眼材料:张健,男,汉族,1943年5月13日生,12.13特大文物走私案主犯……“12.13特大文物走私案?”柳东升暗自嘟囔,这个案子当年在圈儿里传得神乎其神,被公认为天津公安史上筹划最周密、手段

最高超的高智商案件,因为一个案犯在案发后后悔了,打电话向公安局自首,抓捕工作才得以顺利进行,并成功追回了几乎所有赃物,作案者一共三人,其中两人穷凶极恶,曾企图开枪拒捕,被办案民警当场击毙,另一个乖乖投降的,就是那个打电话自首的人,没想到

这个人就是张健。

“唉……他平时就那样……”商志江道,“不过从他的表情看,多少还是有点难受的……毕竟是亲骨肉啊……”

“商同志,我想单独跟他聊聊……”柳东升道,“对了……我听说有个叫李树林的是从咱们这放出去的,他们以前关在一起过么?”

“哦……这个……我得去查查……”商志江说道,“柳队长,现在我就去安排审讯,你审你的,我去核实那个李树林的监号儿……”

“不用了……我自己问他吧……”柳东升看了一眼手包,该带的东西都带了……

应柳东升的要求,审讯室中,只留了张健和柳东升两个人。

“你是张健?”柳东升一皱眉,档案上写此人一九四三年出生,到现在最多也就四十五六岁,但眼前这个小老头看着少说有六十了,满脸的褶子不说,脑袋上的头发也是花白花白的,两只眼睛总像进了沙子一样眯缝着,满脸的愁容就好像欠了别人八屁股债没还一样,如

果不是说此人走私文物人赃俱获的话,跟自己说眼前这人是个高智商作案的犯人,自己还真不大信……“我叫柳东升,分局刑警队的。”

张健抬头看了一眼柳东升,轻轻点了点头。

“你儿子的事……我很难过……”柳东升也知道,跟这种犯人打交道,最重要的就是要“以德服人”,来硬的肯定不行。

一提到儿子,张健浑身上下不由得颤了一下,然后又把头低下了。

“如果想给你儿子报仇的话,我可以帮你……”柳东升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说了。

“报仇?”张健冷笑了一下,之后便又开始沉默不语。

“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政府自然会给他们应有的惩罚!”柳东升道,“但是我们需要你配合。”

“你们抓不到他的……”张健嘀咕道,“小亮自己不争气,这个教训够重了……不用政府操心……”

“那好……”柳东升取出手包,三掏两掏,掏出了一个小塑料袋,就是警察装证据用的那种,塑料袋里装的正是亮子肛门里塞的那个小玉柱,“那你认识这个么?”

张健接过塑料袋,迎着窗口的阳光看了一眼,眉头一皱,诡异的看了看柳东升,“我想知道你们从那弄到这个的?”

“你儿子的身体里……”柳东升微微一笑道,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这点柳东升可是太有经验了,要想感化这种阴蛋子犯人,最好就是从其亲人入手,尤其是子女。

就在这一瞬间,张健那双眯成缝的眼睛竟然一下瞪了起来,浑身上下一个劲的哆嗦。

“还有你儿子死时的照片……”一看张健有反应,柳东升赶紧趁热打铁,递上了亮子尸体的照片。

拿着儿子的照片,张健沉默了大概得有五分钟,圆睁的双目,竟然泛起了一丝泪光,按柳东升分析,此人正在激烈的心理斗争。

“张健,我还想告诉你一个事……陈俊生这个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见张健有反应了,柳东升赶紧火上浇油,从包里拿出了陈俊生尸体的照片递了上去,“你妻子左慧兰目前下落不明,我不知道她是否也参与过你们的事……如果她参与过的话,为了她的安全,我希

望你能配合我们……是犯罪份子先杀她,还是我们先抓住犯罪份子……左慧兰的死活,全在你手上……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你们已经离异了,我觉得你也不应该连累她……”

接过陈俊生的照片,张健又深吸了一口气,两只眼睛中似乎充满了恐惧,“报告政府……慧兰……她……失踪有多久了……?”

“从发现你儿子的尸体后我们便开始找她……但一直没找到……”柳东升暗自一笑,心说这小子的媳妇敢情也不干净啊,整个一个犯罪之家……“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配合我们的话,她活下来的希望有百分之五十,但如果你继续隐瞒,那她必死无

疑……”柳东升想了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凑到张健的耳根子底下小声嘀咕了一句,“你儿子头七那天晚上,尸体就放在分局的解剖室里……那天晚上,我也在!……怎么样?还用我再往下说么……?”

听完柳东升的话,张健的汗珠子也下来了,扑通一下坐在椅子上,“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呢……?”

“这个要问你自己,”柳东升也坐回了椅子,“你们是否知道他什么秘密……”

“报告政府……我说……但你们能放过慧兰么……?她什么都不知道……”张健的语气近乎哀求。

“人民公安,不与任何人作交易……你也可以不说……”柳东升脸一沉,“怎么处理她是政府的事!不是你我说了算的!”

“好……!我说!”张健叹了口气,“其实……我是故意进来的……”

“这我知道,你不是自首进来的么?”柳东升一皱眉,当初那个12.13文物走私案,涉及国家七八件战国时期以及秦汉时期的珍贵文物,倘若自首的话还有个活路,如果最后是被抓到的,无论如何都是死刑,这对于一般犯罪份子来说也算是不小的心理压力。

“不……那算不上自首……”张健道,“我只是想进来!我算好了,这个罪过应该判无期或者二十年的……但没想到就判了十年……”

“你是说……十年……判轻了……?”柳东升瞪着眼一脸的吃惊,天底下的犯人怎么还有指望自己多判的?

“上次那案子是我亲自策划的……”张健道,“报告政府,如果您是刑警队的,可能也听说过这个案子……我想问您,如果不是我自首,您有把握破案么?”

“这……废话!你以为你不自首,我们当警察的就没办法了?”柳东升脸一红,说句实话,当初那个案子据说现场干净利索,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线索,如果放到自己手上还真是棘手,但此刻当着罪犯的面,也不能实话实说啊……

“呵呵……”张健一笑,“其实,我并不是怕警察……”

“那你怕的是谁?”柳东升并没在面子问题上继续纠缠,而是继续刨根问底。

“老爷子……我怕的是他……”张健道。

“老爷子?”柳东升一惊,当时刘常有嘴里,好像也说过这么个人,莫非这张健与那个“老爷子”有直接接触?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