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外传 将门虎子》-第二十九章 猴子面具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5:58:48 作者:


关灯
护眼

原来,张健参与的这个犯罪团伙人并不多,当初算上张健本人,也不过二十人左右,这与柳东升当初想象的可不一样,但虽说只有二十多人,但其内部组织严密、等级森严、分工明确,也算是比较正规的犯罪集团了。

这二十多人中,最大的头目就是老爷子,其次是掌柜的,再下面的是“伙计”,像亮子、陈俊生这类的人实际上就是这个团伙里的“伙计”,而以那个刘常有的参与程度,确实连个伙计都算不上,至多算是个销赃的而已。

按张健的说法,团伙里所有大案都是老爷子带着做的,大部分是盗墓,有的墓甚至在工厂的下面,也不知道这“老爷子”是怎么找到的,参与盗墓的除了“老爷子”外,主要以“掌柜的”为主,很少带“伙计”参与。

组织内的利益分配相当丰厚,张健入伙是在一九八二年左右,当时的“掌柜的”每人每笔买卖能分大概十万块钱左右,平均每两三个月就有一次买卖,在当时而言,这可是天文数字了,当时张健的身份还只是“伙计”,每个月都有四五千赚,这在当时一个月工资只有五

六十块钱的工薪阶层而言是不敢想象的。

“八二年就开始了?”柳东升一个劲的运气,按他的说法,两三个月一次买卖,八二年到现在有五年了,国家不晓得有多少珍贵文物流失在这帮人手里……“那你是怎么当上‘掌柜’的?”柳东升问道。

“下一任掌柜必须入伙一年以上,而且要由上一任掌柜推荐……”张健默默道,“我的上一任‘掌柜’叫吴江,我们都叫他‘江哥’,跟着掌柜的干了三年,那个人很贪,干大事从来没被逮过,反而总因为一些小事儿进去,然后我们这些伙计就得想办法走关系托人把他

往外弄……掌柜的说他犯的案太多了,容易被公安盯上,就说要安排他去国外,之后他就推荐了我……”

“他为什么要推荐你?你又为什么要自首?”柳东升不解。

“因为……在厂里我是江哥的徒弟,开始我还真以为他要出国了,但后来我却发现他死在了一个墓里……”张健抬头道,“而且就是老爷子亲自动的手……”

“哦?哪的墓?”听到这个消息,柳东升的神经立即绷紧了。

“陕西吧……”张健道。

“是不是陕西礼泉县南天村?”柳东升一皱眉。

“是礼泉,究竟哪个村我就不知道了……”张健一撇嘴道。

在张健嘴里,这个老爷子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而且很怪。每次挖墓,至少带一个掌柜的去帮忙,行话叫“搭把手”,几个掌柜轮班来,有的时候,墓挖开了,老爷子一眼都不看就回去了,剩下的东西全由掌柜的自己处理,但有的时候墓虽然挖开了,他却什么东西都不让

动,就拿一两件还是自己留着,没掌柜的什么事。开始没什么,但到后来能由掌柜的自己处理的坟越来越少,命不好的掌柜的,半年碰不到一个能随便拿的墓,好不容易挖开一个,老爷子还不让动。

这些人从上到下,从掌柜的到伙计基本上都没工作,以前攒钱攒得再多,不来买卖也是坐吃山空,尤其是像江哥这样的掌柜的,两个孩子都在国外上学,一年得个十好几万的学费,硬扛是扛不起的,所以到了后来,这几个掌柜的也都长心眼了,管他什么规矩不规矩的,

先养家糊口再说啊。从那时起,这些掌柜的在轮到自己去给老爷子“搭把手”的时候,总是先把具体的时间地点通知自己手下的伙计,然后自己在作案现场再偷偷留一些记号,不管这个墓老爷子让不让动,等自己和老爷子一走,手下的伙计就去扫尾,把里边的东西能搬

的都搬走。

上一任掌柜的吴江曾经秘密告知张健,说自己要出国投奔两个儿子去了,眼下在陕西有一处大买卖,算是自己出国前最后一次给老爷子“搭把手”了,所以这个买卖不管老爷子让不让动,都必须搬空卖净,以此给自己出国凑盘缠,并且说具体情况会在陕西礼泉县的一处

招待所里留一封信,最后还说已经把张健推荐给老爷子当自己的接班人云云。

接到这个消息后,张健二话不说,带上几个“伙计”就直奔陕西,在礼泉县的那处招待所里还真有吴江留的信,信上说明了古墓的位置以及自己会做什么样的记号等等,按照信上留的线索,张健和其余几个伙计很顺利便找到了盗洞的入口,当时盗墓的人显然已经走了,

洞口被隐藏得很好,从地面上看根本看不出来,按着吴江留的记号,张健往下挖了半米多深才又找到洞口,结果没想到几个人到墓中掀开棺盖,才发现自己的掌柜的在里面躺着。

“这么说……你当掌柜的之前,就知道吴江已经被老爷子杀了?”柳东升恍然大悟,原来南天一号墓那个案子就是这伙人所为,“那你还敢去当掌柜的?”

“当要有理由,不当也要有理由……”张健无奈道,“当掌柜的可能有危险,但如果让你当你不当的话,危险更大!”

按张健的说法,“伙计扫尾”的事都是底下人瞒着老爷子偷着干的,这个老爷子的手段谁都知道,以前有个掌柜的没经老爷子允许私自从墓里偷着顺了串珠子出来,便被当众处理了,手段匪夷所思,据说是一边说笑一边死的,而且死的时候脸都憋紫了,就好像吸进肺里

的氧气肺不吸收一样,事后老爷子还安排了几个掌柜的把此人埋了,临埋的时候还亲自把那个小玉柱放进了尸体嘴里。后来有两个掌柜的害怕埋尸的地方败露,便带上几个伙计偷偷的去埋尸的地方看,发现填好的坑竟然塌下去了,表面的土被弄得乱七八糟,好像尸首自

己从地里爬出来过,几个人胡思乱想了一通,决定挖开看看,但挖开后几人都惊了,明明尸首是脸朝上埋的,怎么现在是趴着的?莫非死人还会翻身?而且埋了五六天,身上竟然还有血色,跟活人一样?

那次之后,这个老爷子不但给大伙留下了心狠手辣的印象,更让大家觉得这个人从某种程度上不像真正的“人”,这种不经允许搬空拿净的事倘若被知道了,岂不是要全家遭殃?

故此,吴江手下这几个伙计虽然害怕,但还是没一个敢表露出自己知道吴江死讯的,张健也硬着头皮当起了掌柜的。开始没什么事,但后来又有一个叫田荣的掌柜的神秘失踪了,据老爷子说也是安排出国了,与此同时,以前老爷子自己留着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并且安排

田荣的接班人开始秘密处理,这个人便是被柳东升的老丈人孙伟杀死的刘杰。

“田荣死了,上一代的掌柜的基本上就死干净了……”张健道,“我知道我们这一批掌柜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所以干脆自首……”

“吴江、田荣……”柳东升将这些名字一一记了下来,“你所说的那个老爷子,多大岁数?”

“听声音……应该有四十左右吧……”张健道。

“什么叫听声音?”柳东升一皱眉,心说这个老爷子到底是什么人物啊?竟然逼得手下人自首到监狱里来避难,古往今来头一回啊……

“我们谁都没见过他……跟我们在一块的时候,他总是带着一个猴子面具……”张健道,“就是过年时小孩戴的那种,俩眼睛是俩窟窿,后面勒一根松紧带套在脑袋上的那种……而且……”张健一皱眉头,“也许是我记性不好……伙计是不能见老爷子的,只有掌柜的能

见……我进来之前只见过他两面,中间隔了半年……但这两次见他,听声音好像不大一样……”

“哦?怎么不一样?”柳东升也纳闷,莫非老爷子换人了?

“说不上来……好像细了点……”张健道。

“那他叫什么名字?身高多少?”柳东升道。

“不知道……”张健摇头,“光听过声音都逃不过他的手心,谁还敢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吧……”

“这么危险,你还敢介绍你儿子入伙?”柳东升边问边记录。

“这都是那个陈俊生!”张健眼神里射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凶狠,“早知道会这样,进来前就应该把他除掉……!”

张健的媳妇左慧兰好赌,三天两头输钱,所以张健虽说有点脏钱,但放在哪也不敢让媳妇知道,准备留给儿子将来成家用,自己进来后,由于担心老婆孩子的安危,所以决定与老婆孩子在名义上一刀两断,并让老婆孩子搬家,但并没说明理由。

在进来之前,张健曾经把自己藏钱的地方告诉了陈俊生,并说如果自己哪天被抓了,一定要把这笔钱亲手交给自己的儿子,但从现在的情形看来,陈俊生非但没有把钱交给亮子,反而把亮子也拉下水了,并最终导致了自己和亮子双双丧命。

“人为财死……”柳东升无奈的摇了摇头,“李树林你认识么?”

“他……”张健一抿嘴,“他是我推荐的掌柜的……按规矩必须推荐一个掌柜的……否则我家里人可能会有麻烦……”

“你不是说掌柜的必须得入伙一年以上么?”柳东升道。

“报告政府……我一进来,我手下入伙一年以上的就只有陈俊生了……他那把年纪,是不可能去‘搭把手’的……”张健道,“李树林这人,我观察了足足有一年,他很贪,适合做掌柜的……”

“我知道了……”柳东升微微一笑,“现在,把你们倒卖过的文物……还有你所知道的你们的同伙,以及家庭住址,都告诉我,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

“报告政府……这个……和抓老爷子……有什么关系吗……?”张健面露难色。

“废话!”柳东升拿起了笔,“不抓他们,你来告诉我那个老爷子住在哪……”

“嗯……”张健又把脑袋低下了,“我只知道我手下人的名字……其他几个掌柜的等我进来时都是新换的,名字除了刘杰以外,我就知道有个叫马阳的……他们手下的人也大部分都是新人……用的也都是外号……现在这些年轻人,比我们当时狡猾得多……”

“马阳……”柳东升开始低头记录,“继续说,外号也行……一个都不能差……告诉你,我现在不但是在给你争取宽大处理……更是在给你妻子争取时间,老爷子早一天抓住,你们夫妻就能早一天团聚……先说说……那个老爷子淘汰下来给刘杰的东西,你知道的都有什

么……!”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