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外传 将门虎子》-第三十三章 卧底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6:01:10 作者:


关灯
护眼

“警察大哥!你不是说,说实话就不用去分局了吗……?”警车里,武斌都快尿了,心里一个劲的骂这个马阳,她娘的到底犯了什么案子了让我背黑锅啊?本来还以为没什么事,大不了给警察点面子,少收点房租便是,没想到自己一提到认识马阳,眼前这位刑警大叔立

即从派出所要了辆警车,铐起自己直奔分局。

“老实点!没直接送你上刑场就不错了!”柳东升就坐在武斌旁边。

“我求求您放了我吧?那房子我免费租给他还不行么?”房租的事,开始这个武斌还挺硬气,现在一看这柳东升要动真格的,也软了。

“跟房租没关系!我告诉你,你现在麻烦大了!我这是帮你!”柳东升有点不耐烦。

“哎哟,警察大爷,求您给点提示成么?我到底怎么啦?我就是认识马阳啊,他干过什么我可一点都不知道!认识他不犯法吧?”一听这句话,武斌的汗珠子立即就下来了,自己也不是没进去过,警察都是说“帮你”,帮来帮去就帮到号儿里去了。

“我告诉你,马阳给你买房的钱是赃款,你现在已经涉嫌窝赃了,你要是再多放一个屁,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去跟马涛做伴?”柳东升心里还在为是否调查张国忠而犯难,压根没心思听这个武斌喊冤。

这么一说还真管用,一路上武斌一声都没再吭过。二嘎盯完了无线电的事,蹬车子刚到家便接到了柳东升的电话,无奈骂骂咧咧的又折回来了,等柳东升的车开到,审讯室已经准备好了。

“姓名!”二嘎看着对面这个獐头鼠目的大高个一个劲的运气,心说要不是这个王八蛋大半夜的兴风作浪,自己就陪对象去吃烧烤了,这个兔崽子,看今天晚上老子怎么折腾你……

“警察大哥,我冤啊!”武斌一脸的哭丧。

“你日本人啊,这么长名字!?”二嘎没好气道,“懂规矩吗?不懂我教你!”

“我懂!我懂!我说!”武斌一看喊冤是没用了,想瞒过去是没戏的,便开始一五一十的把马阳如何给自己买房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这个马阳本来也是个混混,但这个人跟一般的混混可不一样,并非那种不学无术混吃等死的类型,相反,马阳除了身体素质出众以外,多少还会点功夫,并且还干得一手好木匠活,俗话说,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凭借着以一敌二的身子骨,马阳在混混中向来威

望颇高,这群混混不论年龄大小一律尊称其为“马哥”。

起初,这个马阳没什么钱,就仗着自己没事做点木匠活给人家修修家具补补漆糊口,后来一段时间忽然失踪了,足有快一年没看见人,他弟弟马涛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入狱的。

大概一年后,马阳“重现江湖”,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不但浑身上下西装革履,出手更是阔绰,请朋友吃饭跳舞三百五百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据其自己说是在一个大老板手下做事,专门和老外做艺术品生意。

发现自己弟弟入狱以后,马阳当然是怒不可遏,本来是想打听打听是哪个警察办的案子,想报复警察,但后来打听了半天也没打听出来,便开始琢磨报复被马涛偷过的钱家。

为这事,马阳曾经三番五次找过武斌,但这个武斌骨子里挺怕警察的,心说那个钱家可是得罪不起,偷点钱还判了十五年呢,要真把他家人打了,非枪毙不可啊……

后来,马阳想出来了一个既能报复钱家,又能钻法律空子让警察也束手无策的缺德办法,就是把钱家开饭馆的房子买下来,然后把钱家人轰走,誓要把那孤儿寡母逼到走投无路为止。后来武斌一听也觉得不错,便答应了,平白无故得套房子,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啊……

“那他怎么不用自己的名字买房啊?看你长得好啊?”二嘎一斜眼,一脸的不顺气。

“他总不在天津啊……”武斌道,“那次回来之后,呆了两个月就又走了,一走就又是大半年,所以他才托付我办这个事,去年回来过一次,把现在这处房子又买了……多少钱买的我都不知道,都是马阳一手办理的,就给了我个产权证而已啊,关于那个王百福死不死的

,我压根就不知道啊!”

“他让你收两倍房租?”柳东升道。

“没有……这个我自己定的……”武斌嬉皮笑脸道,“你看我也没工作,眼下就指着那点房租呢……我是这么想的,他要租就租,正好我挣钱,等马哥回来再轰也不晚,他要不租也无所谓……”

“你没工作,就好意思黑人家老太太的钱啊!?”柳东升冷不丁一声吼,吓得武斌浑身一激灵,“我告诉你,限你三天之内把这个马阳给我找出来,否则房子没收!以前收的房租都给我吐出来!”

“大哥啊……我……我找不着他啊……”武斌都快哭了,“他一走就半年半年的走,你让我怎么找啊!”

“他妈的,还跟我装蒜……”二嘎上前挽起袖子砰的一下直接把武斌从凳子上蒿起来了,“信不信我把你从二楼扔出去?”

“大哥我错了,那房子你们收回去吧……”武斌吓得都带哭腔了,“我真的不知道啊……”

“行了行了……”柳东升一摆手,“先关号里……等我回来再处理……对了,问问他马阳家住哪……对了!还有!”柳东升恍然大悟,“明天你去房管局,把全市所有交易金额不正常的房屋产权交易记录都给我找出来!四郊五县的也要!”

“是……”二嘎气呼呼的把武斌往椅子上一扔,“走!”

“去……去哪?”武斌战战兢兢问道。

“别他妈跟我装纯情!你说去哪?”二嘎道。

“我知道……去号儿里,号儿里……”武斌站起身,被二嘎押出了屋。

第二天早晨,柳东升刚到局里,小朱便一瘸一拐的凑上来了,“柳哥……你没休假?”

“休个屁!”柳东升乐呵呵一抬头,“我还惦记组织点人给你募捐呢,看来你还没惨到受捐助的份上哈,还能上班……”

“柳哥,你就别损我了,那天晚上我差点就捐躯了,还得谢谢你跟那个小张同学啊!”小朱的表情极其诡异,“那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那个人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

“嘘……!”柳东升一捂小朱的嘴,将其拽到了一边,“听着,那天晚上的事,局里就你、我、老陈知道,谁都不许说!回头我给你解释!”

“行……”小朱也是心有余悸,心说这种事可能逮谁跟谁说吗?“对了柳队,我光荣负伤这两天,听说你把露脸的事都给二嘎了,我跟你出生入死的,你这么做不对啊……”

“你那也叫负伤……?”柳东升斜眼瞪了小朱一眼,“等会开案情讨论会,王局也参加,这案子来头大了……”柳东升道,“到时候自然有重要任务安排你干……”

案情讨论会由柳东升主持,会议决定将刘杰案、亮子案、王俊生案与709特大文物走私盗窃案并案处理。俗话说姜是老的辣,听完柳东升的案情汇报后,王局长第一反应就是银行帐号,如果涉案金额真像柳东升形容的那么夸张,况且又是跨境交易,犯罪份子很有可能通过

跨境汇款的形式分期分批获取赃款,这一点倒是和柳东升想到一块去了。听完局长意见后,柳东升冲着小朱一笑,“小朱同志,你在公关方面比较有经验,调查银行账户的工作就交给你负责啦,三个月内全市范围内有过单笔超过十万元流水的私人账户,都调出来,尤其

是有境外汇款的……这件事比较麻烦,工作量比较大,希望你能和各大银行的同志们好好沟通沟通,请他们帮帮忙……”看着柳东升阴险的笑容,小朱的表情就跟个雕像没两样……

“柳哥……我跟你出生入死……你就瞪着眼把兄弟往火坑里推……”会后,小朱一肚子怨气。

“一点危险没有啊,这是美差……你还想干嘛?”柳东升两手一叉腰,皱眉道。

“我说柳队……怎么说……也得让我去抓次人啊……”小朱嬉皮笑脸道。

“抓人?就你这个德行?”柳东升打量了小朱一眼,瘸的,“我现在给你找一身工商局的衣服,你去劝业场,摆地摊的你能抓住一个,今后咱们局的人都归你抓。”

检查了一下电台,音质还真不错,柳东升给河北那边的同志打过电话后就准备上路,“二嘎!来!”临走时,柳东升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你再提一次武斌,问问他能不能编个什么借口,从那个马阳的弟弟那把马阳的下落套出来,如果实在没戏,就摸一下他弟弟的老底

!”

“是!”二嘎乐坏了,自己就爱干这种安排卧底的事。

“还有,千万别打草惊蛇!办砸了你就给我搬铺盖卷儿直接找他弟弟当号儿友去……”交待完后,柳东升一脚油门,驱车直奔河北……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