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外传 将门虎子》-第三十四章 遇袭李村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6:01:41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东升这趟河北之行并不顺利,首先,路不熟,看了半天地图还是拐错了口,白跑了十几公里的冤枉路,其次,车开到小站附近的时候碰上了堵车,前后车龙一望无际,还有不少逆行往前挤的车,把整个路面堵了个严严实实,往前走也走不了,想掉头更是没门。

等了半个来小时纹丝不动后,柳东升实在是急眼了,干脆下车开始向前步行,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走了大概一公里多,柳东升才来到出事地点,原来是一辆拉砖的半挂货车横着翻在了马路中间,车上的砖翻了一地,马路两边停了不少马车,一帮人正忙着捡砖头,翻倒的货车旁边,一个中年男子正呜呜的哭。

“你是司机?”柳东升虽说不是交警,但交通常识也还算过得去,看翻在路上的这一地砖,这车明显是严重超载的,不出事才怪。

“嗯……!”司机泣不成声的,哭得比寡妇号坟还惨。

“这些人都是你找来帮忙收拾东西的……?”柳东升四处寻找处理事故的交警,但没发现有穿警服的人。

“不是……”司机两眼通红,“俺不认识他们……”

“你不认识他们?”柳东升看了看两边,几辆马车已经装满了,正顺着土路往外赶,搬砖的全是壮年小伙子,干得比工地还起劲,一趟少说搬十块,“警察呢?”

“警察让我等着,找吊车去了……”司机道,“我这一车砖啊……!都让他们搬走啦……!”

“他妈的这帮混蛋……”柳东升气得脸色发青,这两边堵车都快堵到北京去了,这帮人非但不想办法恢复交通,反而在这抢砖……“你们几个,把砖都放下!!”

几个搬砖的小伙子先是一愣,看了柳东升一眼,没搭理,继续搬。

“让你们把砖放下!”柳东升边喊边走到一个正要赶走的马车旁边,拽着牲口绳子就往回拉。

这一拉不要紧,只见一个小伙子从地上捡起半块碎砖啪的一下就拍在了柳东升的后脑勺上,柳东升顿时感觉眼前一黑差点就瘫在地上,伸手一摸脑袋,全是血。

“你们这帮王八蛋……”柳东升捂着脑袋刚回过头,迎面就看见了一个拳头,紧接着感觉背后又挨了一脚,两眼冒着金星刚一转身,后背又哐的挨了一板砖,把柳东升疼得差点背过气去。

“你们怎么还打人呢……!?”旁边有几个司机开始一直是看热闹,一看真动起手来了,赶忙上来拉架,“你们别打了……求求你们……”刚才哇哇哭的司机此刻也凑上来一个劲的作揖。

“他娘的,再多管闲事老子打死你!”一个小伙子手里拿着砖头,指着蹲在地上咳血的柳东升,“你们别多管闲事!老七……快把车牵走……”

“敢打警察……不想活了你们几个……”柳东升捂着脑袋慢慢站了起来,“把砖放下……!”

“警察……?”一听警察二字,带头拍砖这个小伙子也是一愣,“你是警察,我还国家主席呢……”说罢上来又要动手,但这手还没等举起来,便感觉一副凉丝丝的手铐咔嚓一下铐在了自己的腕子上。

“真……真是警察……”小伙子一见手铐也傻眼了,一般人身上哪有这个啊……“警……警察大哥……我……我该死……”啪啦一下,小伙子手里的砖头掉在了地上……

“光天化日抢人家的砖……还敢打警察……!?”咔嚓一下,小伙子被柳东升铐在了翻倒的货车上,“他娘的,真有本事就给老子把这车抬走!!”

一见同伙被铐了,其他几个搬砖的马车也不要了,一溜烟就跑没影了,“你……赶紧给我找警察去!找个吊车怎么一个钟头了都找不来……?”柳东升指了指傻在当场的货车司机,“告诉他们先通知派出所,过来人把这个兔崽子给我带走!”

“哎……好!警察同志,你可真是人民群众的救星啊……”一看砖保住了,司机破涕为笑,屁颠屁颠的跑没影了。

没等司机回来,刚才那几个搬砖的先回来了,身后还多了一帮男女老少,为首的是个老大爷,看岁数少说七十了。

一看这阵势,柳东升也傻了,虽说村民袭警的事自己也听说过不少,鸣枪示警都不管用,甚至还有同志在偏远山区解救被拐卖儿童时牺牲,但那可都是偏远山区啊,老百姓法律意识淡薄也可以理解,眼下这小站虽说也是农村,但毕竟是天津啊,这里的村民怎么也傻到拉

着队伍来和警察打群架了?

看着这大队人马越走越近,柳东升下意识的握住了枪把,心说实在不行也只能鸣枪示警了,但没想到的是,这帮人把柳东升围了个圈后,为首的老大爷打量了一下浑身是血的柳东升,竟然哭了。

“老人家……您……”柳东升也傻了,想当年自己的亲爹看自己被人打得鼻青脸肿时也没哭过,这老大爷跟自己非亲非故的哭什么啊?

“警察同志……我是村长,打你的是我孙子……”老者握住柳东升的手,“孩子年纪小不懂事,你就法外开恩,放了他吧……”

“这……”柳东升一听,心算放下了,这人山人海的,原来都是来求情的……

“大爷……您听着,您孙子,政府会公正处理的,您不用担心……”袭警可是刑事责任,况且柳东升身为刑警队长,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啊,一肚子的火还不知道找谁撒呢,怎么可能凭老大爷哭两声就放人?

“警察同志……村里盖猪圈,也是为了乡亲们致富,他这也不是为了私人利益啊……”老大爷说话还挺“官方”,“我要早知道他套车出来是干这个,死活不能让他来啊……您就网开一面吧……”

“大爷,您既然是村长,想必也是懂法的,您孙子抢劫袭警,他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了……”柳东升叹了口气道,“希望乡亲们引以为戒,集体致富是好事,但不能建立在抢劫别人的基础上……!”说罢柳东升指了指旁边牲口车上的砖,“您看,这个司机同志翻了车,

本身就要接受交管部门的处罚,现在您孙子又带人来抢砖,这不是落井下石么?”

“警察同志……”听柳东升这么一说,老大爷也没词儿了,径直走到被铐着的小伙子跟前,啪啪啪就是几个大嘴巴子,“你个小王八操的!我就知道你套车出来没好事!警察同志……你把他交给我,我好好管……我打折他的腿,您看行不……?”打完小伙子,老大爷又

回到了柳东升跟前,“要不您自己打几下出出气,打到您消气为止……?”

“他得交给法院处理……”柳东升算服了这帮老乡了,“您现在当务之急是安排人把马车上的砖都卸下来……”

“警察同志!!”柳东升正说着半截,这老大爷忽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他这一跪,四周的一圈村民呼拉一下全跪下了。

“您……您这是干什么……?”柳东升赶忙去扶老大爷。

“警察同志,你饶了他吧……要不我们都不起来……”老大爷带头这么一说,忽然又跪着蹭出来一个男的,看岁数得五十多了,“警察同志,我是他爹……您要抓就把我抓走吧……”

正在这时,货车司机带着一个交警小跑过来了,交警一看见浑身是血的柳东升,二话没说,跑上前一脚就把铐着的那个小伙子踹翻在地,“他妈的小王八蛋,你个不争气的……”

柳东升虽说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一把抱住了这个交警,毕竟周围还有这么多司机和老乡呢……穿着警服打人,让群众一看成何体统?“这位同志,有话慢慢说,别打人……”

“唉呀同志……真是对不起……”交警也是一脸的苦大仇深,“这是我侄子……孩子小不懂事,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柳东升也郁闷了,怎么这么多的亲戚啊……?

“我叫李阳光,这孩子我们村的……”交警和柳东升握了握手,“刚才我就看见这小王八蛋赶着车出来,我问他干啥他还不说,早知道他来干这个,我就把他铐在村里……!您……您没事吧……要不我去找辆救护车……?”

“没事没事,皮外伤…”柳东升道,“对了,派出所的同志什么时候过来……”柳东升心说,这闹事的小子早让派出所带走一会,自己就早消停一会,要不这帮下跪的可真够自己喝一壶的。

“哎……同志……”交警把柳东升拽到了一边,“小孩子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见识……回头我们好好教育,您饶他这一回吧……我代表我们李村的全体乡亲,给您作揖了……”身为警察,李阳光可是知道袭警有多大罪过,正好这阵子“严打”,倘若这事真要捅上去,

漏子可就大了。

“李村?”一听李村,柳东升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听说那个李树林就是这里人,但文革时期就抓起来了,因为当时案情太碎,竟然没想到安排人到李村来走访一下……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