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外传 将门虎子》-第五十九章 闹子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6:18:27 作者:


关灯
护眼

“看来他肯定来过这……”张国忠继续观察丹台周围,发现丹台底下的杂草被压死了一片,看来确实是被后搬到这里的,“没错了……”站起身,张国忠大踏步出了将军庙,迎面正好看见孙大鹏朝自己跑过来。

“师傅……他……他们到了……”孙大鹏气喘吁吁道,“让您老赶紧过去……”

“哦?你不是说得一个小时吗?”张国忠开始跟着孙大鹏往回走。

“俺那就是估计……”孙大鹏道,“那个姓朱的警察好像说人已经到了,不知道什么意思……”

十分钟后,张国忠回到了刚才等人的地方,发现小朱、王友善手下的民警小王和刚才那个小陈警官以及两个不认识的警察正扎在一块聊天。“哟,张大哥,你干嘛去了?”看张国忠回来了,小朱赶紧笑呵呵的上前,“柳队他们好像已经到了。”

“到了?怎么这么快?”张国忠一愣,“对讲机能用了?”

“用不了,没信号,”小朱说道,“不过我刚才收到一个传呼,应该是柳队打的……”说话间,小朱从裤兜里掏出一个传呼机,“你看,信息是409,这是柳队的生日,以前柳队交代过,只要收到这个号,肯定是他打的,就得赶紧回电话,他能给我打传呼,说明他应该与

309国道那边布控的兄弟们汇合了。”

“对讲机都没信号,这小东西能有信号?”张国忠对传呼机这种东西还真是挺新鲜。

“哎,张大哥,外行了吧?这可是大老美的最新技术,能收着广播的地方,它就有信号,我这是127台的,全国联网……”小朱借机还显摆上了。

“哟,摩托罗拉的!朱哥,你这玩意多少钱啊?”小陈好像还挺羡慕。

“不贵,两千多点,带一年服务费,托一塘沽的哥们给买的,进价拿货,外边买稍微贵点,但也超不过三千……”小陈嘿嘿一笑,把传呼机装回了口袋。

“对了小朱,我发现那个破庙有点古怪……”张国忠把小朱拽到了一边,把双乳山秘密小路近期被人开垦的事以及自己刚才的发现说了一遍,“那个丹台不是普通物件,我觉得他们肯定会回来取那个东西……”

“哦?”听张国忠一说,小朱也一愣,“这么说张哥你的意思是……?”

“在那守着……!”张国忠斩钉截铁道,“现在咱们已经打草惊蛇了,他们应该急于逃跑,那个石墩子不像是普通物件,我觉得他们没准很快会回来取……!”

“这……”小朱也是有点犹豫,回头看了看其余四个人,“行吧,我跟他们说说……”说罢,小朱回身跟其他几个民警嘀咕了一通,之后又把张国忠拉到一边,“张大哥,这个事您最好别太掺合,你看,现在都下午了,几位同志走了这么远的路,连口饭都没吃,这个前

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守上一天两天很正常,这个主我做不了啊……”

“你……”张国忠一听这话火就上来了,“朱警官,他们没吃饭我也没吃啊,而且我昨天连觉都没睡!抓坏人是你们警察的责任,我完全可以不管!情况我已经向你们反映了!重视不重视是你们的事!你要觉得我的话没有价值,我现在就回天津!”

“哎……张大哥,你误会了……”小朱一看张国忠真急了,也没底气了,二话不说把张国忠拉到一边,“张大哥,这个案子,案发毕竟是在天津,人家现在是协助我们破案而已,山东是人家的地盘,别说是我,就算是柳队,在这跟人家发号施令,合适吗?张大哥,我相

信你的推断,要不这样,我跟您在这守着,让他们先回去报信,你看怎么样?”

“这个……行吧……”张国忠也理解,小朱就是个普通侦察员,在人家的地盘,确实也不好做。

“行,那咱俩现在过去守着……”小朱回身又跟旁边的几个警察嘀咕了一通,寒暄了几句之后,除小朱外的几个警察顺着土路走了,“张大哥,我已经让他们把你说的情况转达给柳队他们了,如果上头认同你的分析,可能会派人过来……”小朱也没辙,千里迢迢把人家

从天津找过来,此刻人家这么热心,也不能打消人家的积极性不是?

将军庙里,小朱也仔细检查了一下张国忠嘴里那个神秘的“散谶益寿台”,但凭小朱的感觉,这东西并不值得罪犯冒着被抓的危险回来取,“张大哥,你说这东西是丹台?炼丹用的?”

“对,而且不是一般的丹台……”张国忠道,“我分析,这个人可能很极端,因为疯狂的迷信某种传说,所以会把这种传说中的东西折腾出来!”

“传说中的东西?”小朱一皱眉。

“对!这东西传说始于东周,但后来就失传了……”张国忠道。

“这么个东西,有什么珍贵的?值得冒险回来取?用砖头搭一个台子底下点火不是一样吗?”小朱对道术丹术可是一窍不通,此刻的话茬子已经近乎于抬杠了……

“小朱啊……这里有很多东西你不知道,自古那些追求完美的丹士,都讲究‘配套器具’,一个丹台只配一个丹炉,这个人既然能把东周的东西折腾出来,应该也是个思想极端的人,我觉得他不会轻易放弃这个丹台的……”

“哦,还有这么一说啊……”小朱点了点头,“张大哥,这东西要真是东周的,我觉得就算抓不住坏人咱也不白来,至少给国家追回了一件文物……”

“大鹏!离这最近的村子得走多远?”张国忠把孙大鹏叫了过来。

“以前的状元村现在叫做团结村,比解放前外迁了几里地,离这最近,去的话得俩钟头,不过回来的话就快了,俺一个表兄住那,家里有摩托……”孙大鹏道。

“去,买点吃的回来……”张国忠从口袋里掏出二百块钱,“剩下的给你表兄买包烟抽!”

“哎哟,师傅,俺孝敬您老人家是应该的,怎么能让您老花钱呢……”孙大鹏一脸堆笑,不由自主的接过了钱,“俺现在就去,现在就去……”

“爸,我去吧……”张毅城看着二百块钱也是眼馋。

“你认识路吗?给我老实呆着!”张国忠一板脸,“对了大鹏,顺便给我也买包烟回来……毅城啊,我躺这睡会儿,七点叫我……”

夏天天黑是很晚的,可这孙大鹏直到天完全黑下来以后也没看见踪影。

“爸,伟大的孙大鹏师兄……不会是怕闹鬼,溜走了吧?”张毅城的肚子都饿瘪了,一个劲的发牢骚。

“别瞎说……”虽说下午睡了会觉,精神好了不少,但张国忠的肚子也是饿得直叫,看了看表,九点多了,“没准是没买着吃的……或者说……车坏在半路上了……再等会儿……”

“张大哥,刚才毅城说的闹鬼?是怎么回事?”听张毅城这么一说,小朱心里也有点发虚,要说这个破庙可是太怪了,大夏天的,往这大殿台阶上一坐,后背一个劲冒凉气;杂草如此茂盛,可却连声蛐蛐叫都听不见,周围死一样的寂静,有时冷不丁的还有这样或那样的

怪响,像是什么东西在叫唤,又像是风声,可周围还真就是没有风。“这里不会发生过什么血案吧?分尸?碎尸?焚尸?……”小朱猜起来没完,三句话不离“尸”字……

“朱老弟,天底下哪来那么多‘尸’啊……?那就是附近村民瞎传的……”张国忠也懒得跟小朱解释,俗话说人吓人吓死人,真把那些传说都跟他说了,就算没鬼自己也得把自己吓着。

“什么传说……?”这小朱还就打算刨根问底了,就在这时,忽听“喳”的一声鹞子叫,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出了一身冷汗,只见原本落在墙头老老实实的鹞子忽然发疯般的挣扎了起来,不停的用嘴啄拴在腿上的绳子。

“这……那玩意……怎么了……”小朱擦了把汗,小心翼翼的想靠近鹞子看个究竟。

“朱叔叔别过去……!”张毅城赶忙拦住了小朱,“好像被什么东西吓着了,生人过去会挨啄的……那是猛禽!”嘴上说着不让别人过去,张毅城自己倒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拴鹞子的墙边,蹑手蹑脚的把拴鸟的绳子从地上的石头上解了下来……

鹞子属于禽类,禽类的阳气是很强的,甚至说有的禽类阳气要更强于人,如果说这种动物平白无故的忽然发狂,那么便只有两种原因,一是发现了天敌或受到了攻击惊吓,二便是周围的阴气强度达到了非常强的程度,以至于超过其本身对阴气的适应程度,但对于阳气强

盛的禽类来说,这种巨大的阴气场并不是随处可见的,换作人口密集地方,就算在一天中阴气最强的末子交替之时,其阴气也达不到让鹞子发狂的强度。

在张国忠看来,此时此地除了儿子、小朱和自己之外便没有其他人了,鹞子受到惊吓的可能性是不大的,唯一的可能便是阴气强度发生了一次“爆发”。

“莫非是‘闹子’?”张国忠低头看了看表,还不到十点。

茅山术认为,平原地区以及部分山区中,恶鬼出行的时间为“子时”也就是凌晨零点整,当然,恶鬼怨孽是没有纯粹的“时间”观念的,之所以会选择“子时”统一行动,完全是因为“子时”是一天之中阴阳的交会点,在未子交替前后,阴气强度会达到一天之中的“峰

值”水平,也正是这个“峰值”给了恶鬼怨孽以出行的讯号。当然,根据天象以及环境的不同,阴气“峰值”的出现时间也会有所偏差,所以恶鬼出行的具体时间并不是在任何地方都是晚上十二点整,如果在聚阴池或其他什么别的地方,夜间阴气强度会提前达到“激活

”恶鬼怨孽的程度,茅山术将这一现象称为“闹子”,就是“子时”提前到来的意思。一般情况下,平原地区出现“闹子”现象的时间差都在半小时以内,即使是阴气大盛的“七星连珠”或“九星连珠”,“闹子”的时间差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没想到,在这个名不见

经传的将军庙,“闹子”的时间差竟然达到了两个多小时……

【注解】

127台:当时中国电信下属的数字传呼服务台,是当时规模比较大,服务比较正规的服务台。

塘沽:天津沿海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摩托罗拉中国生产基地即设于此处。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