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之建文迷踪》-第四章 巧合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9:33:30 作者:


关灯
护眼

就象张毅城预想的一样,从罗真打电话的表情上看,似乎沟通并不顺利,到最后干脆在电话里头骂起来,估计电话那头是他爹妈。

“妈的没戏,”挂上电话,罗真眼珠子都红了,“现在人在医院,不知道结果怎么样,现在他们让我过去,说有话要问我。”

“ 你也别急,你舅舅不是挺牛的吗?他现在肯定也没闲着,说不顶能找到比我更牛的人。”张毅城开始安慰罗真,“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好弄,好弄!”

“ 草!”罗真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妈的,她主动找我玩的,又不是我勾引她,怎么他妈的现在全怪我身上了,好象是我把鬼给招来的,我他麻也不知道笔仙是个什么玩意”。

“ 行了,行了,赶紧过去吧!说不定现在已经请到能人了。你过去跟他描述一下你们当时的情况,也许有帮助。”罗真急急火火的出门打车,张毅城无奈的摇头。

一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不知不觉就到了下课的时间。看完最后一本小说,张毅城刚准备小睡一觉以度过最后两节鸟语课,口袋里的比比机响了,一看号码是老伯的,张先生,急事,速回电话。

这么晚能有什么即事?看了看信息,张毅城旁边的同学打了声招呼之后从后门溜出了教室。一溜小跑到门口公共电话亭。说实话,对于张国义的事,张毅城从来不敢怠慢,零花钱方面就不用说,最关键的,就如同罗真不敢得罪他那NB的舅舅一样,自己还指望这高考砸锅之后让这个手眼通天的老伯出面料理后事。

“ 哟!!回电话挺快的,又逃课了吧小子?”电话里,张国义对张毅城的回电话速度表示很吃惊。

“ 没有,我请假出来的。”其实究竟请没请假,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哦``哦错怪我大侄子了,哈哈哈”,这么多年,张国义大大咧咧的毛病也没改变。“对了毅城。你老伯这儿有件紧急事,我一朋友他孩子好象闹了什么小邪小灾。医院也没折,你爸爸跟你大爷去了云南,一时回不来,怎么着,要不你来”。

“我不来你惦记让我妈来啊”!张毅城呵呵一笑,跟这个250老伯从来都是贫嘴到底。

“行,你在学校门口等我。我马上就去接你。”张国义嘻嘻哈哈的就要挂电话,刚要挂似乎有想起了什么。“哎··等等,这件事越快解决越好,最后别耽搁人家孩子功课,今天解决有谱吗?”

“看情况”,张毅城挺不耐烦的,“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看具体情况,而且咱先得回趟家,我要取家伙”。

“ 哎!得!毅城啊,这件事,你要给老伯办漂亮了,我到时候亏不了你,”听语气,这张国义又不定跟谁吹了多大牛,对这点,张毅城是了解的,自己这宝贝老伯绝对属于小品“有事你说”的类型,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吹大牛,装大尾巴狼,高中几年,这方面的事情,老伯可没给自己少找。

约莫二十分钟后,一辆奥迪从学校对面路口拐过来,一个劲的冲张毅城闪大灯。

“毅城啊!是这么回事,我有一哥们,他孩子出了点事,这个人和我关系相当铁,等会见面,你给我喊二伯就行,我们当年那是从小玩到大,对了,你知道笔仙吗?”车上,张国义语无伦次的说到半截,突然说出笔仙这两个字,把张毅城听的一楞。

“笔仙,”心说这个世界不会这么小吧?

“是啊!笔仙你知道不?就是两个人拿手勾笔,象这样。”

“ 这个不用解释,我知道。”张毅城呵呵一笑,“那个老伯的孩子是个女的吧?”

“恩···对呀,”张国义一惊,“你小子学会算卦了”?

“姓欧吧?”张毅城继续问。

“这也能算出来啊?”张国义眼睛瞪的个核桃样。“行啊你小子。”

这世界真小,不出张毅城所料,张国义嘴巴里光屁股长大的铁哥们果然就是罗真的舅舅。此人名叫欧金阳,文化大革命前两人就认识,欧金阳的父亲欧兴华,是个老师,曾经教过张国义,是当时学校唯一一名对张国义还算不错的老师,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这欧华兴因为上课口误,直呼领袖毛主席的姓名而被打成叛徒,使的全家人受到牵连,某个冬天,欧家的玻璃大半夜给人家扎的一块不剩,此时张国义搞联校革命纵队,手头上权利高涨,就带这人把砸欧家玻璃的人暴扁了一顿,自此便和欧金阳由朋友成了铁哥们。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两人一度失去联系,直到前两年偶然遇上。至于欧金阳的外甥罗真,貌似还真不是托张国义的关系直接进的重点高中。因为张国义压根没听过罗真这个人。

红港花园是天津的早期豪宅之一。虽说也是单元房,但人家这种单元房和普通百姓住的绝对不是一个概念。整个小区清一色的五层小洋房,每单元只有八户。却有两部电梯。这与传统的塔楼住宅两三百户共用两三部电梯可绝对不是一个消费,一年下来光电梯费就不是一般老百姓人承担的起的。据张国义说欧家象这样的毫宅就不下五处,红港花园只是欧家的主宅而已。这欧家贼有钱了,老不差钱的啦。

因为在家收拾家伙耽搁时间,等叔侄俩返回市区已经快十点,但见欧家灯火通明。张毅城和张国义进屋子时,一大帮子人正坐在客厅,而罗真及其父母没在。

“这就是我大侄子,”张国义倒不客气,没等主人招呼,就自己拿了把椅子落座。

“ 哦 哦”,只见一个满脸冒油的中年人徐徐起身,表情说不上是尴尬还是吃惊,一个劲的打量张毅城身上穿的校服。“这位小先生怎么称呼?”

“什么先生不先生,就叫大侄子。”张过义垫着个大肚子,毅然一幅梁山好汉的仗义形象。“毅城,快喊二伯”。看来这位油性皮肤的大叔就是罗真那位NB的舅舅。

“二伯。”张毅城冲着欧金阳鞠了个躬。

“学生?”欧金阳旁边一位搽脂抹粉打扮的和庙街十三妹差不多,看脸上的皱纹,少说也有四十开外的老太妹突然开口到。似乎也注意到张毅城的校服“。你···你···”只见老太妹,转而一脸尴尬的看着张毅城和张国义,张嘴两下嘴里却没说出话来。

“怎么了”?说实话,此时张国义气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眉头一皱,流氓样毕露,“学生怎么了?”

“哦,没事,没事。”一看张国义要瞪眼了,老太妹也软了,“我就是说啊,大老晚的,弄个孩子来人家影响学习,多不忍心”。

“ 哎··这个,没什么不忍心的,我侄子学习好着呢,全班第一。”对老伯这吹牛功夫,张毅城彻底无语,倒数第一啦。

“恩,我就是说嘛!”欧金阳的马匹尾随而到,假模假样的拍了拍张毅城的肩膀,“我就说这孩子,一表人才,一看就是清华北大的苗子。”这会而张毅城更是彻底无语了。

这种肉麻的话说的如此淡定,不当总经理简直是国家的损失。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