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之建文迷踪》-第五章 震山符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9:33:55 作者:


关灯
护眼

二伯···对于金欧阳这个突如其来的亲戚,张毅城叫的有点不习惯。我听说是姐姐出了事,张毅城被一大屋子的大爷大妈盯的着实有点发毛,一心只想快点稿定,赶快走人。

恩,欧金阳点头,昨天晚上睡觉时候还好好的,早晨喊他起来发现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对了,她昨天和他表弟玩过什么笔仙,不会是那个事吧?

应该与那个无关,张毅城很真诚的摇头道。说实在的,罗真可是他铁哥们,关键的时候怎么能出卖朋友。她说胡话了吗?

说,欧金阳点头,就说一句话,怎么还不来呢?从早到晚就说这句话。

别人问他话,她怎么回答?

不,就这一句话,不定什么时候说出来,有时候冷不丁的说一句,就不在说了。你问他他也不理你,哎·你们先看看吧。说完欧金阳起身带张毅城来到走廊顶头的一扇门,只见旁边的老太妹明显不放心,拧着眉头在身后跟来。

云云,云云,欧金阳推开门,只见房间里,一个长发少女站在窗台边,看背影与常人没有任何差异,哎··早晨一推开门就这样,去医院时也是这样站着,现在还是这样,叫他也不回答,大夫说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让我去心理科,心理科又说不是刺激,说可能是颅脑损伤,让我转到神经科,后来什么检查都做了,啥毛病也没差出来,又让我们转医院。哎··他马上就要高考了,你说这是哪出啊!云云,云云叫云云就行,是吧?张毅城并没有看这个云云,而是从背包里拿出罗盘在屋子里溜达一圈,只见罗盘指针几乎没有任何反映。似乎是有点东西,但貌似不是什么厉害的玩意,这也是在张毅城预料之中的,大部分情况下,笔仙请不来什么厉害的角色,就算冲身也不难对付。

叫欧云云,小名叫云云。欧金阳身边一为大婶也挤到前排,貌似云云的妈。

噢,但见张毅城,掳起袖子,用手指点了些唾沫在手上画了个震山符。直接走到云云身后,大吼一声欧云云,你看谁来了。还别说,这一声还真管用,只见她猛的转过身,把门口一梆子人都吓了一身冷汗,换做旁人的话,如果身后有人喊名字。往往是先回头,但云云可不一样,脖子似乎是僵的,随着身后的喊叫直接就一个向后转,跟张毅城来了个面对面,只见张毅城一抬手,啪的一张符拍在云云的天灵盖上。

说实话,震山符并不是有实质攻击的 符咒。顾名思义,就是个敲山震虎的玩意,倘若施法者有足够的信心占据强势,在当事人的天灵盖上一拍,冤孽道行不够的话就会马上跪地求饶,不过让张毅城没想到的是,云云经自己这么一拍,并没有出现跪地求饶的情景,而是一不做二不休,两眼一翻直接瘫到了地上。所有人几乎当场就傻了。

说实话,云云这样一瘫,把张毅城也吓出一脑门冷汗,自己用的可是拍冤孽的力道,倘若拍在常人身上,就连大男人也没准都两眼冒金星。心说这丫头片子不会真如罗真说的那样失恋装蒜,让我一巴掌给拍晕了吧?看罗盘确实有点反映,说明屋子里确实有东西。莫非东西并不在她身上,不过担心归担心,关键的时候可不能出洋相,把事情搞杂了。就在云云倒地的时候,张毅城第一反映便是用胳膊托住他的后背。另一只手用大拇指直奔仁中,整套动作一起合成,似乎在预料之中。

张国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干脆就地开吹,一个劲的跟欧金阳拍胸脯。妥了,你闺女算是没事了!这玩意我见多了,一晕就算没事了。老二,我跟你说,你这闺女这算是好了。一般人让妖精找上,让咱大侄子一拍都翻白眼吐百沫!

云云!此时已在张国义身后隐蔽多时的老太妹终于爆发了。不由分说边跑到云云跟前抱着云云。

张毅城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被什么东西冲身。就算那东西道行有限,不是对手。理论上讲也因该跪地求饶才对。正琢磨着,老太妹已经冲到跟前,一把将云云抱在怀里。云云你怎么了,你说句话啊。

就在这时候,只见云云睁开了眼睛,老姨,只见云云冲老太妹笑了笑。转眼又看了看张毅城,你?你?。

我··我怎么了?张毅城一楞。

爸爸,妈。云云并没有跟张毅城说第二句话。而是把目光转向了门口的欧金阳夫妇。

这···哎呀,欧金阳高兴的合不上嘴。这可是一天来闺女出了那句鬼话之后第一句人话。旁边的媳妇更是眼泪都下来了。

怎么样?不看看,我说了吧,老二,你哥我找来的人怎么样?此时在场的人里头最得意的就数张国义。现场吹NB成功。这场景,这素材这画面,对于一个视面子如生命的人来说,是何等的弥足珍贵。

拿着罗盘在房间里绕了几圈,发现没什么事后。张毅城示意张国义赶紧回去。

大侄子啊!你说,让二伯怎么谢你?

二伯,咱都是自己家人,这事也都是咱们的家事。没什么谢你谢的。张毅城假模假样的说道,一派他大伯的架势。

国义啊,咱大侄子太懂事了,欧金阳语重心长的对张国义说道,我要有个这样的儿子,拣破烂我也高兴

行了,行了。不早了,孩子还要学习呢?表面上张国义很淡定,心里早找不着北了。毅城,我们先回去,以后有事吱声,别跟我不好意思。

毅城啊毅城,我的好侄子,你可给你大伯露了大脸!发动了汽车,张国义简直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说吧,想去哪里吃饭,我请客。

歇了吧!张毅城一咧嘴巴,都什么年代,还用饭局打发人!

哟··你这小兔崽子还真难伺候,那你说吧想要什么我给你去买,不过今天这事别让你爸爸知道,说实话,这类问题张国义还是很怕老哥的。要是让张国中知道自己受用孩子旷课出去帮人搞这事,还带有权钱交易的色彩,不挨骂才怪。

摩托罗了新出的掌中宝挺好的,张毅城一脸坏笑。爱力信788c也行。

你个小兔崽子,狮子大开口,那他妈得要多少钱?

没多少,对了老伯。今天你把我找出来办事,耽误了学习。到高考分不够你可要罩我。

呸··你个小兔崽子,你以为你今天不出来,高考就能考多少分啊?张国义也气乐了自己这个宝贝侄子的学习成绩自己甚至比他哥还清楚,十次家长会有八次他自己偷跑来求自己去开。

给你找人没问题,不过你自己也要努力,考大学跟考高中不一样,分差的太远的话找人不好使。

正说着,张国义怀里的电话响了,整的张国义还挺不耐烦。一看显示屏是欧金阳的号码。喂?一接电话,只见张国义的表情立即就变了,我说毅城,刚才那玩意你整利索了吗?

啊···是啊。怎么了?张国义这么一问,弄的张毅城一头雾水。

他说···让咱们赶紧回去,挂掉了电话,张国义又把车钥匙拔出来,他说咱们前脚刚走出门,他闺女又变傻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