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之建文迷踪》-第七章 稚殂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9:34:46 作者:


关灯
护眼

盯着香灰上的半个脚印,一股凉气从张毅城的脖子上直窜到尾巴骨上。只见这半个脚印,貌似是个赤足的脚印,而眼下这个屋子里每人光脚的。

按照茅山术的理论,正常的魂魄是飘在空气中的,只有怨气未笑的魂魄才回踏足地面,因为带有怨气的魂魄比一般魂魄重,这类魂魄经过的地方如果有香灰,朱砂之类属阳性的材料,便会在材料表面留下痕迹。

不好,看到香灰上若隐的脚印,一股不祥的预感瞬间涌上张毅城的心头,刚才把那东西打出云云的身体的一刹,门口的欧大婶刚好休克。正是阳气最弱的时候。万一那东西乘机上了欧大婶的身···想到这点,张毅城赶忙拿出罗盘在床上的死玉旁边晃了晃。发现罗盘毫无反映。那东西看是根本没进死玉。

快,把二婶抬进来。快!合上罗盘,张毅城也有点慌张,边喊边掏出铜钱摆在门口。

把二婶放在床上,把云云抬出去。张毅城现场指挥。张国义也没弄明白什么回事。稀里糊涂的就把云云抬出了房间。此时欧金阳一把把媳妇抱上了床,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忽然发现媳妇睁开了眼睛。而且睁的跟乒乓球大。黑眼球在眼睛中上下不着边。看来真的给张毅城猜中了。冤孽乘虚而入,换了攻击对象,丫的,你是不是曾经游击队的魂魄?

冷不丁跟媳妇一对眼睛。欧金阳吓的哇呀一声便坐到了地上。只听咚咚几声,窗台上张毅城刚摆好的几枚铜钱也被欧金阳顺势带到了地上。我靠!张毅城差点崩溃。铜钱!

啊,欧金阳咧着嘴巴看了看脚底下。只见几枚铜钱散落在地板上,貌似还有滚到床底下。等··等一下。我再检回来。说罢欧金阳哆哆嗦嗦的蹲下开始检铜钱,算了,别检了。只见此刻欧婶忽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两眼目不转睛的盯着低头检铜钱的欧金阳。把头给我转过来,张毅城连符也来不急画,挥手便用桃木剑劈向欧婶的脑袋上去,欧叔叔,你快出去。

啊?欧金阳正想趴下身子往床底下够,听张毅城这么一喊,便把头抬了起来,正好又和媳妇对上了眼。只见媳妇两眼珠子,根本没了黑眼,全是白眼珠子。说实在的,一般人哪见过这阵势,吓的欧金阳哇呀一声,把刚检来的铜钱又给扔了一地,撒腿就向外跑。

你瞧你,就他妈的这点出息,此时张国义已经把云云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又返回屋子,一看这阵势,二话不说,拖着欧金阳就往客厅跑,这一了不打紧,只见原本半蹲姿势的欧金阳扑通一下就给直接栽了个狗啃泥。原本就浑身上下已经软成一滩泥,这一摔,连爬都不会爬了。

他n的,张国义也无奈了。抬腿照他屁股上就是一脚。快起来。

哦···被张国义这么一踢,欧金阳这才回过神来,站起来连滚带爬便出了屋。小心点,门口还有铜钱,见两个大人都不在屋。张毅城狠下心来,咬破了舌头,手回桃木剑,对折剑刃砰出一口血,照着欧婶的脖子横着就是一剑。要说这逃木剑虽说是木头,也不能真往人身上砍,一般也就是做做样子,若没什么道行的小鬼,这么一吓唬就从人身上躲开了。结果没想到,这一剑下去,直到距离欧婶的脖子不到一厘米,不得不停下来。对方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毅城,盯的张毅城直发毛。莫非不是刚才那东西,举起剑,张毅城的胳膊有点抖。心里一个劲的后悔没把老爹那把真家伙翻出来带上。说实在,张毅城此时怀疑自己两次上楼之间,这欧家母女碰上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最开始云云身上那个,连什么攻击性都没有的震山符都能给吓跑,而眼下这个,面对喷了真阳梃的桃木剑却无动于衷。同一个冤孽在短时间内出现这么大的变化,不管理论还是以往的经验都说不通。而就是在这时,只见欧大婶开口说话了:“怎么还没来呢?”

妈的还真是一个东西,欧婶这一说话打消了张毅城的一切疑虑,看来胆大胆小的都是这一个冤孽,老伯,你跟二伯还有云云到楼下去等我,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张毅城心说,他娘的,暂时只能计算开溜。

什么?此时张国义正在门缝里偷偷探头,听张毅城这么一说也是一楞。

我说让你们先下楼,张毅城涣涣的撤回了桃木剑,今天这房子不能住了,你带他们先下楼,我和二婶随后就到。

啊?听张毅城这么一说,张国义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可不是张毅城的风格,当初柳蒙蒙身上两件东西,一千六百年的蛇妖,这小子也没说撤的话。

快点,张毅城怒目圆睁,一只手举着剑与欧婶对持,一只手悄悄的在百宝带里把东西一件件往外掏。哦,张国义点了点头,碰的一声带上了门,金阳,快带上云云跟我下楼。

怎么了?欧金阳一脸不知所措,用不用我打电话找人来?

这他妈的又不是人事,你叫人管个屁用。张国义也懒的闲扯,一把把云云从沙发上抱起来,快,快给我开门。

欧金阳也真的吓傻了,虽说心里七上八下,但眼下没了别的选择,披上衣服便随张国义下了楼,两人刚出单元门,就听楼上咣的一声,声音不大,但钻心透骨。听的人头皮发麻。我草,张国义也慌了。打开车门把云云往后坐一放,便回头进了楼道。

要说这底成电梯比那高成电梯可是慢了不少,短短几成对张国义来说可是漫长。好不容易到了欧金阳的楼成,又傻眼了。忘了找欧金阳拿钥匙。万一张毅城此时正在屋子里跟妖怪搏斗,哪还有闲工夫跟自己开门,忧郁再三,张国义决定把门给揣开,结果刚一抬脚,门却自己开了,只见张毅城正拖着象死狗一样吐着唾沫的欧婶往外走了。

毅城,一看口吐白沫的欧婶,张国义才算放下心,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人一吐白沫就貌似没事。

快快,张毅城没工夫细说,一把将欧婶丢给了张国义,从包里拿出一包香灰,哗的全撒在地上。

车上,欧婶跟云云同时醒过来,还好,两个人都还算清醒。

大侄子,刚才???刚才究竟是什么东西?只见欧金阳惊魂未定,一个劲的用纸巾搽汗。

不好说,张毅城皱着眉头,说实话,晚上这一幕也确实把张毅城给搞蒙了。这东西说厉害吧!对人貌似没什么攻击性。就会自己站起来说话,一个震山符就把他给吓跑了,你要说不厉害吧!桃木剑加真阳他眼睁睁的就是巍然不动,就凭那麻雷子的破天声,着家伙绝对是个泰森级的货色。

二伯,要不这样,你们先找家宾馆住下,我保证这东西不会追来,保险起见,刚才那房子暂时不要回去住,最多给我三天时间,我把事情给你办利索了。怎么样?

行,行。欧金阳一个劲的点头,只要人没事就行。哎呀大侄子,你可真不简单,回头看了看媳妇,有看了看吓的发抖的云云,满脸感激。

金阳,刚才你是睡着了,我可是看见了,那东西不简单,你可要好好谢谢大侄子,听欧婶冷不丁的这么一句,欧金阳吓的一哆嗦。

金阳,你放心,回不去只是暂时的,有你大侄子在,天底下没有搞不定的妖魔鬼怪。张国义吹牛的功力算是又恢复了。

回到家,张毅城一夜没合眼。第二天干脆装病没去上学。把他老爹的书全翻出来,开始一本本的找,说实话,张毅城的本事,大多是听老刘头和他老爹口述和自己发明的。象这样的繁体字的老书,自己平时懒得读,但这次确实不看不行,一来本来这是就要跟老爹保密。不方便打电话问。二来就算问了,也未必能问个清楚。反而连累叔叔挨骂。没办法,只能自力更生自己找答案。

整一上午的工夫。张毅城一口气翻了7,8本书。就在两眼看书都快看的歇歇眼的时候,忽然一个陌生的词汇出现在眼前。

稚殂(cu第二声,陨落,死亡的意思)他妈的这是什么玩意?翻了翻书,叫《天师七十二法脉》貌似不是茅山派的书。再往后看,张毅城渐渐看出点门道。原来这稚殂指的是小孩子的魂魄。准确的说应该是童子的魂魄,也就是童鬼的学名。书中并没有对年龄的具体界限,想必也是指很小的男童,按书中的说发,是一种很容易招引控制的魂魄。自然死亡的稚殂不在害人的魂魄之内。因为小孩子的思想并不象大人那样复杂。所以即使是非自然死亡的也很容易超度,并不会有太大的怨气,但前提是法术必须得当。若是不得当,这魂魄也能变化成非常厉害的厉鬼。而究竟什么法术得当,书中也没有细说,总而言之,这类小孩子的魂魄也和小孩子的脾气一样,即使做怪,目的性也是比较单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余的坏事也不会干。但一但惹急了便什么骇人听闻都干的出来,且爆发力甚至强于成年。

稚殂···张毅城把昨天晚上的事有从重新想了一遍。那个云云身上的东西到符合这特征。一是胆小,一个震山符就能把他吓跑。二是目的单一。让自己打来打去基本没还手,就是自言自语的怎么还不来呢?换做一般厉鬼的话,早就咬脖子了。

难不成是那东西。想到这儿,张毅城赶忙拿起电话,喂,老伯,你给那个欧叔叔打个电话,问问他先些日子烧纸的是哪个公墓?然后开车来接我。

接你干什么去?

去现场勘测啊·要不明天吧,听语气,张国义似乎崩溃了。

我说老伯啊,那可是你的朋友,张毅城满不在乎的道.我今天可是请了一天假,明天再不去学校的话,没准班主任又要给我老爹打电话,到时候咱这点事就全露馅了.

哎!行吧,你等我.张国义那头挺不乐意的挂上了电话.

妈!我那个主板盒子你给我放哪去了?挂上电话,张毅城开始找家伙.有了上次的教训,再用那桃木剑凑合可真不行.前不久老刘头送了把龙鳞给他,还一次没有用国,记得是放在电脑主板的包装盒里.但此时找不到那盒子.放着av光盘驱动盒子和显示器的盒子一并没见了.

主板是干什么的?李二丫推门进屋.

张毅城崩溃····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