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之建文迷踪》-第九章 无父之子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9:35:57 作者:


关灯
护眼

看来这孩子是想找他爸爸,《咪咪流浪记真人版》啊!离开韩江道中学,张国义开着车直奔朱立波家。老伯,我看欧叔叔肯定跟朱立波他妈妈有一腿。否则人家孩子找爸爸怎么找到他们家去了。

你个倒霉的孩子,这话也就跟我说说,可千万别胡说八道,说实话此刻连张国义也有点犹豫。在他印象中,欧金阳是个挺传统的人,绝对是模范丈夫,无论如何也不象个搞破鞋的人。怪了,我认识他这么久,还真没看出这小子爱好这一口,对了毅城,如果确定那个朱立波只是想找爸爸,要怎么处理?

真是那样就好办了,张毅城道:“让欧叔叔到朱立波坟前上几柱香,在喊几声儿子基本就能搞定,理论上如此。

那我让他直接去不就完了吗?别说叫儿子,喊爷爷都没问题,张国义呵呵一笑。他妈的你小子也不早说,有你这穷晃悠的工夫,十个儿子也认了。

哎呀,我说老伯,你这人想问题怎么这么简单,跟个专家似的。专家怎么了?专家不是很了不起吗?张国义很不服气的说道。老伯我跟你讲个故事吧!草原上有只母牛在悠闲的吃草,看到一只公牛在狂奔,公牛看见母牛大声喊道:“快跑啊!专家来了。”母牛不以为然道:“专家来了干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跑呢?”公牛急了,你没听说过专家最会吹nb吗?母牛闻言赶紧跟着公牛后头狂奔。边跑边问,前面的你那你干什么也跑,你又没有nb。公牛很懊恼,他妈d最要命的是他们不但喜欢吹nb还喜欢扯鸡巴蛋。

噗···张国义听张毅城这么一说,笑的差点没喷出鼻涕来。张毅城接着说道,你知不知道,万一欧叔叔不是他爸爸,会有是什么后果。

怎么?难不成还给妖怪吃了,张国义一楞。

差不多,张毅城点了点头,而且还有一点,朱立波找爸爸的愿望,未必就是他最大的愿望。单凭那篇不着调的作文,也不足以下定论。至少我以前写过的作文都是胡说八道,没一个真字。如果他的遗愿不是认爸爸,那去也是白去。

朱立波家的小区,和欧金阳家住的小区差不多。也是高档公寓。按杨老师提供的地址,很快就找到朱立波的家。

找谁?按过门铃后,屋子里很快就有人回应。听声音是个女人。口音似乎是南方人。

我是教育局的,想了解一下朱立波同学的情况。张国义掏出了工作证递到猫眼前。不一会门开了一条小缝,似乎门锁还挂着锁链。

我们找朱玉芬同志,我是教育局的,来了解一下你儿子的情况,张国义干脆把工作证塞进了门缝。

我就是,门缝里隐约露出了一张吊死鬼一般苍白的脸。我儿子早就死了,你们想了解什么?

我··这个···哦···,张国义吱吱吾吾半天,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既然递上了教育局的工作证。总不能说你儿子的鬼正在祸害人吧!

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看来这朱玉芬警惕性还蛮高。

阿姨是这样的,你儿子闯祸了。张毅城一笑。我们知道你儿子不在了,才来找您。

闯祸了??朱玉芬有些迟疑。要赔多少钱?

不是钱的事,张毅城道,我们有些事情想向您了解一下。

那就在这说把,朱玉芬始终不愿开门。

这件事说来话长,张毅城摆出一付很城恳的样子。我想向您了解一下,你儿子生前有没有什么特别大愿望?

没有怎么了?只见朱玉芬一个劲的翻白眼打量张毅城那···你能不能给我看下你儿子的遗物?例如日记一类的。

这关你什么事,朱玉芬仍旧一脸警惕。

有些事情说出来你也许不相信,张毅城顿了一顿道。我有一位朋友,清明去静水阁公墓扫墓。回来后就精神失常,后来请了一位先生来看,先生也去了一躺公墓,说你儿子在我那朋友身上。先生说你儿子有没实现的愿望,只要替他完成,就皆大欢喜了。我说的话你明白吗?

神经病,咣的一声,朱玉芬把门关大严严实实。

哎,我的工作证,张国义赶紧去按门铃,同志把证还给我。

再不走我就报警了。朱玉芬打开门,把工作证往门缝外一扔,就再次又要把门给关了。张毅城赶紧把脚卡住门缝,朱阿姨,你可以不信我,如果你不帮忙,那我只好回去让先生把你儿子的魂魄打散了。

朱阿姨我们绝对没恶意,我那个朋友犯病时候,就只会说一句话,怎么还不来呢?这是唯一的线索,如果你知道怎么回事,一定要告诉我们,这也是为了你儿子能安息。只见张毅城收回了脚,朱阿姨,你在考虑一下。

神经病,朱玉芬犹豫了一下,咣的把门给关了。

得,张国义也很无奈,,走吧,别等他真报警。

老伯,张毅城也很无奈,我现在觉得欧叔叔肯定是清白的,按下电梯按纽,张毅城回头看了看,压底声音道,那女人长的跟吊死鬼样,我觉得欧叔叔肯定不会看上他,恩,我也觉得老欧不会这么没品位。要让我跟这泼妇结婚,我宁愿去练葵花宝典。对了毅城,他母亲这边看来是没戏了,你接下来怎么办?

来硬的呗,张毅城很一耸肩膀,只能尽力收了。不过可能要等一阵子,你不是说欧叔叔家又好几套房子,让他们先暂时搬家。

别呀,我说大侄子,你也看到了,我可是跟人家拍胸脯的,你现在要人家搬家,我这面子往哪放啊!

我又没说让他搬一辈子,老伯我跟你说,这事你可千万别当儿戏,如果处理的好的话很好修理。一旦方法不对,那可是要命的。比当年我未来媳妇柳蒙蒙身上的吊死鬼和蛇精可是要厉害的多,现在关键是,我,们不知道究竟什么办法合适。这东西太冷门,我翻了七八本书,都没找到合适的办法。

得,我这老脸就算丢大了,我先让他们搬就是。

叔侄两一边瞎聊,一边上了电梯,结果一出单元,便听到楼上有人喊,你们两个教育局的,给我回来。

嗯??张国义一楞,感觉貌似叫自己,抬头一看,见楼上一个阳台伸出一个脑袋,披头散发跟探出个拖把似的。

回来,你们给我回来,探头的正是朱玉芬,一边叫还一边挥手。一看朱玉芬回心转意了,叔侄立马转头返回朱玉芬家。

进了屋,张毅城真后悔没先买个防毒面具,只感觉房里跟个猪圈似的。这么高档的公寓,能给住成沼气池,也挺有难度的。不过话也说回来,人家刚死了儿子,没心思打捎也情有可原。

自己找地方坐,朱玉芬咣的扔出两双拖鞋在地上,屋子里有点乱,别介意。

没事没事。张国义眼看地板比自己鞋底还脏,这朱玉芬也好意思要别人换鞋。

前不久,我老做噩梦,朱玉芬点了根烟,我梦见立波他光着身子跪在我跟前,抱着我的脚大哭。

你节哀吧!张国义接过朱玉芬递来的烟,档次不低,软中华,就是烟卷皱的跟麻花样。

还跟我说了句话,就是你刚才说的,怎么还不来那?

那你怎么说?张毅城也蛮好奇的。

我可是在做梦,我当时就是哭,告诉他,马上就来了,马上就来了。但醒来以后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指什么,开始我也没注意,后来我总是梦到,一模一样的梦,才觉得有点奇怪,对了,你们说的那个先生,怎么不来,我想见见他。

跟你说实话,那个先生就是我。刚才怕你不信,才跟你说了个谎。

你,朱玉芬一脸疑惑。

我父亲跟我大爷都是茅山派的,但现在都去了云南。所以这件事我自己解决。希望你相信,世界上有些东西确实存在,,而且跟电视里演的不一样。

那你说要把我儿子的魂魄打散,听张毅城这样一说,朱玉芬一脸敌意。

朱阿姨,我要是真想那样做,就不回来找您。那只是下策,如果你能跟我们一起找出线索,事情很好解决,你孩子也可以顺利去投胎,我朋友的病也会好,皆大欢喜。所以我希望你提供你儿子的遗物,最好是日记一类的东西,我们想知道,怎么还不来呢?到底是指的什么?

投胎?朱玉芬似乎有点明白了,那他为什么不去投胎?

你帮我们把事情搞明白了,他自然会去投胎。

他投胎还能当我儿子吗?有可能,不过你得···张毅城想了一下,似乎这话题不该自己这个年纪解释。

你想你儿子投胎回来,那你先要生孩子,张国义倒是很懂事,把话茬接过来,问句不该问的,你丈夫呢?

一听丈夫,朱玉芬脸就刷的沉了下来。叼着烟冷冷一哼,那我不用他投胎了,你们走吧。

哎哟,你不用我们用啊,张毅城死的心都有了,朱阿姨给我看下你儿子的日记行吗?

他不写日记,朱玉芬终于肯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了。他最讨厌写字,怎么可能写日记。朱玉芬边说边进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大号旅行箱。他的东西全在这,你们自己找吧!

打开箱子,张毅城傻眼了。看不出这朱立波还深藏不露。还是个追星族。一箱子基本都是明星杂志,相册之类的。此外还有一本盗版的漫画书,根本没有半点手写的东西,唯一的书写笔迹边是课本上的涂鸦。

朱阿姨,实不相瞒,我看过你儿子写的作文,他好象很想找爸爸,你能不能···??

别说了,朱玉芬冷不丁的一嗓子把张毅城吓的一个机灵,他没有爸爸。

朱阿姨,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这很重要。张毅城一皱眉道。

他真的没有爸爸,朱玉芬低下了头,语气忽然缓和了很多,是真的。

你是说这孩子是你收养的?张毅城抬头看了看朱玉芬。貌似不象是在说谎。莫非这个朱立波真是拣来的?

他不能生,这孩子不是他的。

张毅城一楞,谁?谁不能生?

我丈夫,朱玉芬冷冷一笑。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