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之建文迷踪》-第十章 鬼媒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9:36:26 作者:


关灯
护眼

按朱玉芬的话说,在十几年前,刚刚来到天津打工的她,曾经因为急性阑尾炎到医院做手术。住院期间认识了一个叫陈征的大夫。两人很快的坠如情网。当时的朱玉芬只不过是个打工妹,一无学历二无钱。不但是农村户口,工作也很不好,就当时不靠谱的条件,她基本上全占全了。而陈征是天津本地人,还是大学毕业生,光这一条就鹤立鸡群。在当时大学生的稀少,基本跟熊猫的数量相等。在常人看来,这绝对是一场凤姐跟奥巴马的恋情。包括朱玉芬自己,都对这段恋情没抱任何希望。只能爱一天爽一天的心态谈着。可是让自己没象到的是,正值如风华正茂的陈征竟然主动求婚,而且他的父母也答应了他们的婚事。消息传到了老家,再这个小山村里那可是惊天一声雷,比劈出个范乡长还震惊。按老人的说话,这是上辈子修来的。

然而一起就这样顺利,边肯定会有什么想不到的悲剧。朱玉芬这段婚姻就是如此。结婚后,受宠若惊的朱玉芬很想报答陈征,发现陈征对孩子似乎特别喜爱。便想为陈征生一个孩子,可是无论如何这肚子就象给专家摸过似的,光涨气不见啥实质性。起初朱玉芬还为这事担心好一阵子,生怕着陈征把她给p了。然而陈征却并不怎么在乎,后来朱玉芬私下里到医院去查过,自己一切正常。得到这个结果后,朱玉芬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借去南方进货的机会,偷偷跑去香港进行人工受精。

钱是我找我家人借的,当时国内还没这东西,只有去香港。我家里也害怕因为没有孩子离婚,传出去笑话,便凑了几万块钱给我。

当时朱玉芬自己开服装店,因为太爱陈征了,服装店除了周转资金,赚的钱几乎都交给陈征,去香港也只能偷偷从家里借。此后不久,朱玉芬便怀上了,本来想给陈征一个惊喜。谁知陈征知道这个消息后,立马便与其办理离婚手续。

当时我真傻啊,我一切正常的话,不孕就是他的问题,他自己又是医生,不可能不知道。之所以当时娶我,也是因为这个吧!而我却没有意识到,一心只想给他惊喜,他不孕,我却怀上了孩子。

他误会你了?张毅城一楞。

算是吧!朱玉芬道,当时我为了省钱,没有去正规医院。而是别人介绍的一个小医院,一手交钱,一手上精。什么凭据都没有。我告诉他我绝对没做对不起他的事,可是他还是不能原谅我。

原来是这样,张国义点了点头。心说怪不得这女人会生出个二百五,原来找黑窝点买的处理品,图便宜真是害死人啊。

这件事你告诉过朱立波吗?

我告诉过他,但我没告诉他离婚的事情。也没提过陈征的名字。朱玉芬叹了口气道,之后一个月,他就查出了这个病。

那···张毅城陷入了沉思,那就应该不是想找爹。

为什么?张国义有点好奇

除非香港的黑精子是欧叔叔年轻时候偷渡去打的。不然朱立波怎么会缠上他们家。

不可能,欧金阳十几年前就是处级干,他也不差这点卖精子的钱。

忘记告诉你们了,我本来不想再找陈征,但是为了朱立波这二百五的病,我只能求他。当时朱立波的主治医生就是陈征。他很喜欢朱立波,朱立波也很喜欢他。再朱立波临死的一个月,他一直陪着他。

哎?张国义一楞。朱同志,既然他爷俩和的来,你为什么不能和好呢?

哼,我倒是想,他早就又结婚了,还能有我屁事。

陈征的医院,是一所三甲医院。三甲不是甲A甲B那个三甲,那足球三甲早该治了。也是因为拖的太久,所以才烂成这样。三甲医院是指甲级三等医院。规模在天津也是数一数二的。在门诊的宣传栏,张毅城见到了陈征的照片,看这家伙现混的不错,已经是医院的招牌级专家。在肿瘤科,叔侄两见到正在带实习生查房的陈征。

陈大夫,我是教育局的,张国义递上了名片。能借一步说话吗?

哦!张老师啊,陈征接过名片和张国义握了握手,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前不久,有一个叫朱立波的孩子,听说是你的病人?说实话,张国义心里也挺美的,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人家这么尊敬的叫他张老师。

你们···一听朱立波,陈征脸上有一股不自然的表情。之后跟身后的实习生嘀咕里几句,便带这张毅城两来到了值班门诊。这孩子已经走了几个月,你们问他干什么?

陈大夫,如果你是医生,读大学的时候,也应该听过一些鬼鬼怪怪的传说吧?张毅城并没有立刻提起朱立波,而是从侧面切入。

这和朱立波有什么关系?陈征有些莫名其妙。

如果我告诉你,这里面有百分之五十是真的呢?

张老师,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那还有几个病人,陈征呵呵一笑就出了屋子。

陈医生,我们大老远来并不是和你开玩笑,张毅城用最简洁的话把欧金阳家的遭遇跟走访朱玉芬的事说了一遍。怎么还不来呢?这是朱立波变鬼后唯一说的一句话。朱阿姨也做过这样的梦。你对这话有什么印象吗?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些线索。

怎么还不来呢?只见陈征脸色一变。这···这怎么了?张毅城赶紧追问

这是朱立波临死说的最后一句话。陈征的表情几乎扭曲,咱们换个地方说话,说罢了这张毅城直奔自己的办公室。

朱立波是个好孩子,关上门陈征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心地象水一样纯洁,跟他妈妈一样。这句话一出,张国义跟张毅城同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不到这家伙还有诗人情节。朱立波就不说了,至少他那个老娘,披头散发还会吐烟圈的女人,目前来看没他说的那样纯洁。

按陈征的话,自己和朱玉芬本来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后来忽然有一天朱玉芬来找自己,希望能救救他儿子,虽然说两个人是因为这个孩子而离婚,但都这么多年,多大火也消了。况且就是他母亲有再大的错,孩子也是无辜的 。 陈征也答应全力救助朱立波。

以朱立波的病情而言,最好的治疗手段就是找骨髓移植。自己是科主任,一旦碰到合适的骨髓,朱立波当然是近水楼台。但无奈这朱立波的骨髓太另类,不但与朱玉芬的家人配不上,骨髓库里也找不到相配的。无奈陈征也只能看着他一天天病情恶化。

直到有一天,护士长给我一份关于朱立波的化验。我知道这个孩子时间不多了,即使再找到合适的骨髓,已经错过时间也救不了了。当时我断定,他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于是我就每天去陪他,后来我问他,你还有什么愿望,叔叔帮你完成。结果他告诉我,他想要找个妻子。

他?找老婆?张毅城一楞,这小子他妈意识也太超前了,自己初中最大的愿望也就有个BP机,这小子竟然想要个媳妇。

嗯,陈征道。他说我是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所以问我能不能帮他找个妻子。

你答应他了?张毅城心说,这受正统教育的人,也会答应孩子早恋。

他向我提出要求,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我一开始并没有答应,我不能欺骗一个快死的孩子。我一定要确认这事情的可能性,在答应他。

按照陈征的回忆,大概在五年前,自己还没当主任的时候,曾经碰到过一个医药代表,认识一个叫郭明忠的人,此人原本是给火葬场开车的,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通过介绍两家死者接成了阴亲,一下便拿了两千多的好处费,在当时,一个月才一两百的工资,这郭明忠干脆辞退了司机的工作,专门做这结阴亲的差事。

说实在的,城市里人对阴亲的需求量不是很大,大部分需要都在农村,且为了这事一掷千金也不心疼。在郭明忠而言,买家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货源,尤其想陈征这种肿瘤科的大夫,郭的刚没少认识,开出的提成机具诱惑力。在五毛一斤鸡蛋的年代,郭明忠开出了成了三千,不成五百的高价。

他来医院找过我,但我觉得生命是有尊严的,不能拿病人的生命当交易的筹码,所以我没答应他。

所以你想请他帮朱立波物色媳妇?张毅城已经猜出了端倪。

嗯,我答应了朱立波,但以他的病情,只能等他走了以后再结这阴亲,因为我不能告诉他他的病情。只能说等你病好了以后,叔叔一定帮你找个漂亮的妻子。

后来郭明忠寄了张照片给我,让我问问这边家属满意不,说照片上的女孩子是河北沧州人,十六岁,人还没死,但应该也就一两天之内。我听他这么说,就把照片给朱立波看,这是叔叔给你找的妻子,朱立波高兴的不得了。

照片呢?张毅城一楞,现在还有吗?

有,陈征了开抽屉,从一本杂志里拿出递给张毅城,在朱立波弥留之时,一直握着我的手,问我,她怎么还不来呢?怎么还不来呢?所以你说这一句,我马上就想起来了。

乖乖,拿这陈征递来的照片,看环境应该是郭明忠的内线大夫在特护病房拍的,照片上的女孩子,虽然脸浮肿还插着管子,但五官和那云云简直就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怪不的朱立波要粘着云云,原来结症在这里。老伯你看这姑娘。

象,太象了,接过照片,张国义一个劲的点头。

老伯,这欧叔叔和朱玉芬之间虽说是清白的,但他会不会去河北沧州一带播过种?张毅城贴着张国义的耳根子说道,要不怎么这么象。

你个小崽子,满脑子不正经,你是不是看日本动作片看他妈太多了,小心点身体,手枪也能要人命。张国义很无奈,现在的电视上那个什么模仿秀,很多象港台明星的,难不成那些明星的爹也来过大陆播种?

这孩子叫什么,以后怎么样了?张毅城指着照片上的女孩子。

不知道,联系这事,郭明忠找我要五万,后来讲到三万五。在没拿到钱之前,他怎么会告诉我这孩子叫什么呢?后来朱立波还不行了的时候,我给郭明忠打了个电话,问他事情办的怎么样?他告诉我一切顺利,让我等朱立波走后跟他联系,结果朱立波一走,这个人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了,我以为是那姑娘出院或者家人不同意,所以也就没再联系,关于后来姑娘怎么样,我也不清楚。

所以这件事就这样吹了?张毅城皱眉道。

我也不想违背誓言,但没办法,干他们这行的,我也就只认识郭明忠。陈征也显的很为难,我现在也在尽力想办法,科里一直没有未婚女性死亡的病历,有的话,我也会去找病人家属谈。

这不是违背誓言的问题,我们去过朱立波的学校,老师反映这孩子性格很怪,没朋友。既然你肯跟他交心,说明他对你很信任,你给他的照片在他心里已经根深蒂固,所以非她不可,张毅城叹了口气,即使再找过一个女孩也是没用,非她不可。

小伙子,你到底是干什么的?风水先生,陈征看着眼前这个谈吐不俗的大男孩,泛起一阵好奇。

真没死就好办,张毅城道,只要在他身上拿几根头发,或者指甲哪怕是他穿过的衣服,都没问题,现在关键的是找到这个人,说罢张毅城把照片递给了张国义,老伯,你们和其他教育网应该是联网的吧,查查他的老底。

你快给我打住,就这张病号照片,你让公共安全专家也查不到。你让我怎么查?

那怎么办?要不去找我那未来的岳父,让他帮忙看看。

你就找他也没用。张国义一撇嘴。

我有办法,陈征突然接了话茬。我会想办法找到郭明忠。

你不是说联系不上他了吗?张毅城一愣。

是啊!陈征点了点头,但那个医药代表,昨天还给我打过电话。他们是亲戚,应该能找到吧!

说找就找,只见陈征开始拿起电话拨号,喂,小苏吗?对,是我,我有个事情让你帮个忙,你去帮我联系下郭明忠,我现在有急事找他,对,就是你介绍给我认识的那个,你说你们还是亲戚。我打电话联系不到。好的··好··那我等你消息。只见陈征边打电话边向张毅城点头,言外之意是有戏。放下电话不到三分钟。那个医药代表的电话便打过来了,那起电话,陈征的眉头紧皱,什么?那好。你把地址给我,等下我找笔记一下。恩··好的,你说吧。只见陈征拿起笔,写下了一串地址。放下电话陈征对张毅城道,那个医药代表也联系不上他,说他电话关机,家里电话也没人接。这是他爸爸家的地址,他爸爸家没电话,但应该在家。说完把记下的地址递给张毅城。

沧州?看完纸条,张国义也是一楞。

郭明忠就是沧州人,陈征道。

老伯,明天礼拜六,我不上课,一听是外地,张毅城脸上一股坏笑。

得,三十六拜都已经拜了,也不差这一下。张国义叹了口气把纸条揣进了兜里。

陈叔叔,谢谢你。那我们先走了。张毅城了着张国义的手就要出门。

等等,陈征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们明天就去找吗?

是啊,张毅城点点头

我明天上午还有个手术,大概十一点,能不能等我一起去。

好啊!一听陈征要去,张毅城乐了。毕竟有个熟人过去,就算见到郭明忠也好解释这个事情。况且郭明忠要开口要埋单的话,也有这个冤大头在。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