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之建文迷踪》-第十三章 过敏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9:37:49 作者:


关灯
护眼

一口凉水砰上去之后,郭二最先醒过来,紧接着张毅城在张国义胸前胸后的一通拍后也醒了过来,哎哟,摸着腮帮子,张国义整个下巴疼的要掉,他妈的这孙子够狠的。

别怪他,他也是被冲了身。自己根本不知道。张毅城两膀子一较力,把不醒人事的陈征拖到了沙发上。

我知道,张国义捂着腮帮子,坐在沙发上。要不是看在鬼的面子上,我早大耳刮子贴上去了。我说毅城啊!你小子办事怎么越来越不靠谱。亏的我还拿胳膊挡了一下,要不我脑袋他妈就直接给飞了。

哎··张国义话这一出,张毅城立马就大红脸,老伯,这事不能怪我。

废话,不怪你还怪我?张国义一百个不乐意。

我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张毅城看了看陈征,似乎没有苏醒的迹象,陈叔叔那方面不行,阳气弱。

靠,跟这个也有关系?张国义似乎不相信。

当然了,这毛病在医学上叫不孕不育症,但在茅山里着就叫阳精陨弱。如果换我亲自操刀的话,肯定没事。

行了行了,不谈这个了。张国义吸了口烟,刚才那是怎么会事?不是说带着叶小兰的魂魄回去,跟周立波并骨吗?这事还有戏吗?

这魂魄,恐怕不能并骨。张毅城掂了掂手里的死玉,这魂魄怨气很大,可能死的有蹊跷。

死就死,能有什么蹊跷?都得了绝症,怎么死不是死。张国义一皱眉头道。

不,不像那样简单,张毅城摇头道,咱们得去趟叶小兰家,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哎哟,我的个亲娘啊!张国毅就差没哭,心说这他妈一身骚,惹的还真麻烦。我说毅城啊,你到底有没有谱?就这点破事,你要是再折腾的话,就得出国了。

小伙子,郭老头忽然凑到张毅城跟前,我儿子的事,你说了可要算个话。

当晚,张国义开车把老头子送回了家,而张毅城跟郭二则在郭明忠家守着昏迷的陈征。翻开郭明忠的笔记本。张毅城一个劲的琢磨,这郭明忠怎么会害上这万煞劫?

按道术的理论,只有大规模的散怨才有可能形成这万煞劫。然而这郭明忠家住市内,人口稠密,如果真的有大规模散怨,得病的肯定不只他一个,倘若很都人都害这个病,早就上新闻了。当初那个唐朝太监是因为政治斗争得罪了人,遭了报复,才会孤零零的一个人得病,然而郭明忠就一个给死人当媒人的人,怎么可能享受到政治报复那样高的待遇。莫非是因为串通大夫害死了病人,所以才有这么大怨?从理论上来说,病死的人怨气应该不大。就算冲人身子,至多闹个撞客,说说胡话而已,应该不具备攻击性。但凡攻击人的,就绝对不是好死的主。

想到这里,张毅城有注意到那个笔记本。几乎每个阴亲对象的名字后头,都回跟着其他人的名或者电话号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后面的人名或者号码应该就是医院大夫的。莫非这魂魄真是被大夫害死的?所以才这么大怨气。

不应该啊?合上笔记本,张毅城摇摇头,虽说道术理论上讲存在谋尸害命的可能。但从逻辑上行不通,如果真是郭明忠串通大夫谋害病人,这可是刑事案件,被害人家属如果有察觉,大可去报警,没必要费这么大劲摆弄个万煞劫来报复吧!

莫非这个什么万煞劫根本不是古人想的那回事?张毅城一皱眉,又把老刘头嘴里那些关于《道医杂谈》和《三清方》的记忆从新回忆了一次。怪了,想来想去,张毅城发现,这两本书对万煞劫的记载,似乎有一个共性。这两本古书记载万煞劫发生,都是在人口密集的地方,结果也都是有人染病有人不染。庞义住在皇宫里,结果染病的就他一个,《三清方》里记载的,虽然染病的多些,但也不是所有人。

怪了,前后矛盾!张毅城一皱眉,一个劲的琢磨。如果万煞劫这东西,真是什么怨侵体,侵的也应该是所有人才对,为什么会挑选着侵?莫非这些人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名字?八字?

哦····陈征似乎想辩解,但又找不到什么理由,只能说道,我保留意见。

哎··张毅城一笑,从口袋里掏出香烟,陈叔叔你抽吗?

不!陈征脑袋摇的象拨浪鼓,你小小年纪,怎么染上这习惯?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张毅城吸了一口烟,一抽身子坐在窗台上。陈叔叔,今天的事我很抱歉,我也没想到会失控,我本想让你把魂魄招来,让你也相信,没想到回弄成这样。

没关系,没关系。陈征呵呵一笑,别忘了我是大夫,我身边基本每天都有人离开,甚至有些人就死在我的手术刀下。其实关于这些东西,我早就怀疑,只是不敢面对而已。今天的事,你也给我上了一课。世界上很多事情,并不会因为你不去面对而就不存在。其实我因该谢谢你。

陈叔叔,我现在又发现你象个哲学家。张毅城一笑,以前我去甘肃,认识一个医生,本来和你一样,学的是胸外科。但因为事故失去了一只眼睛。就去学法医。后来对单位领导不满意,自己出来开了个门诊,看病不要钱,抓药成本价。

哦,那他的生活来源呢?

他经常走十几里山路,去山民那里收药材。然后就收购价稍微加上一点卖给病人,他的体力就算他的成本,这就是他的生活来源。

他是个有理想的人,陈征一笑,我想,在他脑海里,肯定有一个完美的理想王国,他在为他理想王国变为显示而努力。

理想?张毅城一楞,我只知道他很善良。

我可是学过心理学的,陈征的酸劲来了,善良所能支持的行动力是很有限的,如果一个人长期从事某件看似没有结果的事,那他心中肯定有一个理想的世界,他的行动只是他理想的一部分,小伙子,愚公移山你学过吗?愚公之所以那样做,为的就是心中的理想。

说的是啊,张毅城叹了一口气,但你也忽略了愚公移山里最重要的一句,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何苦而不平?现在这世道,谁还能保证子子孙孙都去干一件傻事呢?

是啊,听张毅城这么一说,陈征反到笑了,就算能保证子孙都干一件傻事,我也没希望了哎··陈叔叔,对不起,对不起,张毅城恍然大悟,光顾着探讨哲学,那人家不孕那事给忘记了。跟人家提什么子孙,这不是明摆着那壶不开提哪壶。

呵呵,没关系,陈征道,我这个病在单位也就是个不公开的秘密。

陈叔叔,你自己就是个大夫,难道一点办法没有吗?看陈征不在意,对这个话题也就不回避了有办法,陈征道,我这就是天生输精管堵塞,并不是睾丸或脑垂体的功能仗碍,所以是可以通过提精在人工授孕解决的。

那你为什么不解决呢?我爸爸比你也就大几岁,现在我都高三了哎··陈征叹了口起,再次默然

陈叔叔,你不是说今天上了堂课吗?张毅城一笑,某些事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那你为什么还不能面对朱阿姨?

这个话题回头在聊,陈征似乎想岔开话题,对了,小伙子,我也有事要问你。

叫我毅城就好了,张毅城一笑

你那样卤莽的答应郭老伯帮他治郭明忠的病,你有把握吗?

现在相信那不是病了,张毅城皱了下眉头。

不,我只是一个假设,假如那东西就象你说的那样,是什么鬼气入侵,你能有办法吗?

暂时没有,张毅城一耸肩。现在差最关键的一个环节没有线索。古代文献上也没有说明。

哦,说来听听,陈征似乎感兴趣,首先,要解释一下什么是怨气,张毅城一把推开窗户,一股清风立即吹进了屋子,怨气,顾名思义就是怨愤的情绪,活人也会有,比如领导扣你奖金,你心里不疼快,这就是怨气,时间长了就会影响健康。按照中医的理论,这种情绪对肝和心脏都不好,活人如果要平息心中的怨气,最好的办法就是发泄出来,例如陈叔叔你,对医院某个领导有怨气,最好就是拉他出来,直接打一顿,如果不行的话,做一个领导的模样的假人打一顿,也会有效果,当然还是打真人更有效。另外砸东西,吼叫都有一定的效果。

我对领导没那样大意见,陈征一笑,言外之意是,意见是有的,还没到那种要打人的地步。

活人如此,死人也是一样,活人的怨气如果临死前没得到发泄,就会带到魂魄上,民间那些超度的法事其实就是让死人发泄,因为如果魂魄带了怨气是没发投胎的。

看不出你年纪青青,对这些东西还这么在行,陈征似乎挺出乎预料。那导致郭明忠得病的怨气从哪里来?难道是他自己的吗?

不不,活人心里的怨气再大也不会闷出疮来,张毅城笑了笑道,道术理论认为,怨气一旦由活人带到了魂魄,如果不及时发泄的话,会越聚越多,因为魂魄不象活人聪明,魂魄发泄怨气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害他的人武力解决,但如果找不到解决的对象,便会越聚越多,这其中还汇集了不能投胎所产生的新的怨气,日久天长就形成了大患,民间的说法就是成了气候,刚才的事,就是因为这个魂魄的怨气没有及时发出来造成的。

天啊!张毅城这连珠炮般的解释,显然已经超出了陈征的预料,这些东西谁教你的?

自学成材,张毅城一笑

你是说,郭明忠的病,与骚扰我的那东西有关?陈征一塄不,我只是解释怨气,张毅城一笑,怨气有很多种,虽然体现在人身上,症状都一样,就象郭明忠那样,但是解决的方法有很多,说罢张毅城又把三清方中郑碧霞用檐下土给老百姓治疗的例子说了一便,解决郭明忠的病,并不麻烦,关键是找到他身上的怨气从何而来,因何而起,就能制定解决方案。

那你所说的,古代书上没解释清楚的地方是什么?陈征一皱眉。

是这样的,张毅城深吸了口气,古代那些医书上说这种东西是怨气入侵体。但所有病历都只是个案,比如那太监,皇宫里那样多人,为什么就他一个人染上,还有活埋起义军那万人坑,为什么周围的老百姓也是有的病有的没病?同样的道理,郭明忠的病好象也只有他一个人在得,我在怀疑是不是古代人弄错了,万煞劫的病因跟怨气大小没关系,而是跟得病的人有关系。

嗯,我觉得有道理,陈征一撇嘴道,中医我不太精通,但西医我在行,你说的这种情况,我认为可以归结为过敏。

过敏可轻可重,陈征一笑,轻者打个喷嚏起个皮疹,重则悴死,前不久我医院里就有一个青霉素过敏,没来的急抢救就瘁死。

你的意思是?张毅城皱紧了眉头,万煞劫的原因是人对怨气过敏?

我可没这样说,陈征一笑,我只是顺着你的假设。

陈叔叔,按我刚才对怨气的解释,以你的经验,人对怨气有没有可能过敏?张毅城看了一眼陈征。

这··不好说,陈征道,世界上过敏源很多,现在能检测的过敏都是有行的,比如花粉,螨虫,食物,化学制剂一类。但是还有很多无形的过敏源没法检测。比如气味,电磁辐射。根据最新的研究,精神紧张,工作或学习压力也会引发组织抗原发生变化而引起过敏反应,国外甚至有过因为气味引发过敏而死亡的病历。

我靠,学习压力既然能引起过敏,张毅城眼睛瞪的老大。我说最近我屁股上怎么老长疥子,可能是学习压力太大。

疖子和过敏不是一回事,陈征也笑了,我以一名大夫的身份跟你保证,屁股上张疖子跟学习无关。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