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之建文迷踪》-第十六章 普文镇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9:39:43 作者:


关灯
护眼

“真乃奇人也!”老刘头斜眼看了看这边的秦戈,也不知道这号牛人是这老不死的从哪儿扒拉来。

“是这样的,”秦戈眼神跟老刘头正好对上,不禁微微一笑,“前不久亚洲金融风暴,为了保证华人基金会的资金补充,我们成立了一个特别事务组,像李东这样的能人,事务组还有很多。”

“特别事务组,闹了半天还是特务啊!”老刘头嘿嘿一笑,“李老弟,你这套本事跟谁学的?”

“我父亲啰,”李东从包里掏出一支小楷毛笔和一罐朱砂墨,在符纸上一笔一画地画了起来,“我有一个哥哥,但不如我聪明,所以父亲就开始教我啰,我也准备教我的儿子。”

“你儿子愿意学这东西?”张国忠发现李东似乎也在画符,但这种符比道术中的符要复杂很多,而且字迹工整结构清晰,并不像道术中的符尤其是施法中途临时画的符那么杂乱潦草。

“胆敢不学,就敲断他的腿啰!”李东不紧不慢地道,“这个东西传男不传女哦,他不学,可是要失传的哦!”

“那你儿子多大了?”老刘头都快气死了,老天不公啊,这号瘪三竟然也能生儿子。

“呵呵,我还没有讨到老婆哦!”李东抬起头,开始把画好的符往墙上贴,当时我家的钱只够交一个人的学费,我父亲想要我哥哥早点毕业挣钱养家,就让他去上学了,我只能待在家学这个,可是谁都没想到,我哥哥从一毕业开始就只挣三千多块,直到我进警署,后来一个月挣到三万块,他还是只挣三千块。“按李东的说法,警署当初就是看上了李东这套祝由术的本事,以催眠特长的名义破格将其录用的,而从警的二十多年中,凭借这套神奇的祝由术,李东也曾屡破奇案,之所以能被秦戈相中也是因为这个。

“对了,你用这套本事直接去问艾老弟不就完了?“老刘头忽然想到,既然能问活人,为什么不直接去问艾尔逊?

“我和秦教授就是刚刚从美国赶过来的,艾先生的病症太奇怪,不能用祝由术。我发现他身体与魂魄的阴阴比例已经发生了变化,魂魄一旦出窍就送不回去了,他会成为植物人哦!”前后左右各贴了一张祝由符之后,李档一把椅子摆在了四张符的正中间,“下面轮到那些司机啰。”

说实在的,靠嘴说服正在趴活的出租车司机进屋聊天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在这个领域人民币要比人民更权威,张国忠也懒得费唾沫,直接开出了每人两百块咨询费的价码,门口几个趴活的司机很快便在房间外排起了队,就好比医院门诊外等叫号的一样。

“我说同志,你们是武当派的吧?”第一们司机姓李,似乎对墙上的符还挺感兴趣,“这个能驱鬼不?等你们问完问题能不能给我一张我贴车里?”

“这位先生,请你坐在椅子上。”李东满脸堆笑,伸出肉锤子一样的手一把把司机按在了椅子上,之后闭上眼哼哼唧唧的唱了起来,一边唱一边围着这个李司机转圈。起初,这个李司机的眼神还好奇的跟着李东一块转,可没过半分钟眼神就迷离了,喉咙里冷不丁发出了咯的一声,把张国忠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好!”按着道术的理论,这种眼神、这种声音,可是要被冲身的前兆,张国忠条件反射就想上前,被老刘头一把拦住,“别动,没事!”

只见李东的两只手指夹起艾尔逊的照片,放在朱砂墨里反正面蘸了两下,另一只手掏出打火机扑哧一下便点着了照片,屋里立即弥漫起了燃烧的糊焦味,与此同时,椅子上眼神迷离的李司机喉咙里竟然发出了一种似说话非说话的声音。

“真是神了!”张国忠耐不住好奇在一边开了慧眼,发现李司机的位置上约莫浮着半寸乳白色的光晕,而李司机的身体所发出的红色光韵颜色也要略深于正常人,说实在的,这可是张国忠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慧眼中看到活人的魂魄,“师兄,你也看看。”

“嗯,我也看着呢。”见张国忠开慧眼,老刘头干脆把罗盘拽了出来,只见指针一不跳二不转,而是飘飘忽忽的直指李司机的位置,指针能动,说明阴阳有变化,往常有冤孽或畜生,罗盘的指针一般会像地震仪般高频抖动,碰上来头大的更会大幅摆动甚至360度转圈,而此刻如此柔和的变化,就是久经江湖的老刘头也是觉得新鲜。

就在这时候,只听李东竟然也从喉咙里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跟李司机你一言我一语的貌似是对上话了。“他们说的这是什么话?”老刘头一皱眉,“莫非是……”

“殄文!”张国忠也惊了,高人啊,据传说殄文的发音打元朝就失传了,到了近代即便是马思甲、袁绍一这个量级的人物最多也只是会写字而已,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种如此冷门的鬼语竟然经祝由术这个旁支传了下来。

“我说这玩意儿怎么失传了呢,这他娘简直就是口技啊!”老刘头也听蒙了,不由得凑近张国忠的耳根子小声嘀咕。

说实在的,对于殄文发音的失传,张国忠也曾经纳闷过,古代人既然如此聪明能发明殄文这种邪门的鬼语,为什么不顺便发明一种类似于汉语拼音的注音符号来方便传播呢?据历史记载,中国古代也是有类似于汉语拼音的注音法啊,而此刻听见李东的现场表演,张国忠算是彻底明白了,如果李东此刻说的真是殄文的话,这种哼哼唧唧三分似咳痰七分像哕的发音是绝对不可能用符号标注的。

“收!”两人正在嘀咕,猛听李东忽然说了一句人话,继而吧唧一声把猪蹄一样的肉手拍在了李司机的天灵盖上,只见李司机浑身上下猛地一震,“哇呀”一声便从椅子上蹿了起来。

“李先生,胃不太好吧?”李东呵呵一笑,“我帮你调理了一下,从今天开始每日生姜一两、葱白二钱,分二次浸服,保管药到病除。”

“呀?你……你怎么知道的?”满头是汗的李司机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胃,好像确实比刚才舒服多了,“你刚才……”手揉着胃,李司机似乎在拼命回忆刚才的过程,看表情似乎是一点都不记得了,“那……多谢你了!”

“你这个还能看病?”老刘头笑问道,“国忠啊,你去喊下一个进来。”

“刘道长,这个东西本来就是用来看病的。”李东笑道,“不用喊下一个了,直接叫王光荣进来。”

“王光荣?好。”张国忠点了点头,把李司机送出了屋,不一会儿又领进来一个矬胖子,如果只看下身的话,倒像是李东的同胞兄弟。

又是一通干哕加咳痰之后,李东在收法之前就说起了人话,“普文镇!”

“普文?”张国忠赶忙从写字台上拿起了地图,发现普文镇就在思茅以南不远的地方,行政上似乎应该归西双版纳管理,“他跑那儿去干吗?他既然要去那儿,干吗来思茅住?““你的肝脏很糟糕,千万不要再喝酒的啦!”就在这时候,李东又把王光荣拍活了,“你孩子的事我很遗憾,但如果你为了这件事不停喝闷酒的话,不但救不了他,反而会让他越陷越深。”

“我……”王光荣一脑门子的莫名其妙,“我说什么了?”

“王先生,我们准备包你的车去一趟普文。”李东笑呵呵地又开始画符,但这张符似乎与祝由术所用之符不大一样,看潦草程度似乎是道门的符,“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把这个带回去,烧成灰给你的孩子吃下去,保证药到病除。”只见李东以难以形容的速度把符叠成了一个小方块塞给了王光荣。

“这……”王光荣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儿子的病,你难道是指……”李东一笑,微微点了点头。

“哦,谢谢!谢谢!”王光荣拿着手里叠成方块的符,眼圈都红了,好比珍宝一样把符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兜里,之后把张国忠刚给的两百块钱掏了出来,“这个……这个我不要了。”

“不不不,”李东一把推回了王光荣的钱,“这个是你应得的。”

“那……”王光荣拿着钱退也不是收也不是,“那我免费送你们去普文,这个就当车费了!”

“李大哥,那个王光荣的孩子有病?什么病啊?”张国忠爱打听八卦新闻的爱好仍旧没改。

“这个……”看王光荣已经出屋了,李东用手在鼻子着做了个夹烟的姿势,只不过手指头摆在了鼻子前边。

“这是什么病?”张国忠一皱眉,“抽烟?孩子多大了?怎么抽个烟家长就这么紧张?”

“是抽白面儿!”老刘头从后边捅了张国忠一下示意小点声。要说李东的这个手势可是老一辈警察对于吸毒的通用手势,从解放前开始国民党当局的警察就用个姿势比划抽大烟的。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