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之建文迷踪》-第二十一章 命疾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9:41:54 作者:


关灯
护眼

果不其然,半天时间不到,张国忠就接到了葛格的电话,说人已经在昆明火车站落网,正在押送回普文的途中,此人叫孙德胜,就是给苏铁力抬棺材的人之一,曾是苏铁力在普文房产的原房主,在普文经营一家涂料作坊,目前警察已经对其经营的涂料作坊进行了搜查,果然从地窖里发现了大量的制毒工具与原料,目前普文这边准备在当晚就安排审讯,关于苏铁力尸体的下落最晚明天就能有结界。

“李警官,让你说中了,”放下电话,张国忠对李东点了点头,“在昆明火车站被抓住的,从发出通缉令到抓住,一共用了七个小时。”

“有很多的香港通缉犯,宁肯偷渡去巴西都不肯来大陆。”李东撇了撇嘴,“大陆公安在案情上偶尔会犯糊涂,但抓人的功夫绝对是世界一流的。”

一夜的时间转瞬即逝,说实话,这一晚上众人倒是都睡了个好觉,按张国忠的预计,不出意外的话,再有两到三天就能回家了,然而这意外还真就出了,第二天下午,葛格终于打来了电话。

孙德胜对制毒贩毒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因为制作冰毒时会产生大量难闻的气味,所以曾有附近邻居到街道反映情况,街道干部将制毒的气味误认为是制作涂料的气味,但责令孙德胜的涂料作坊停产,并派人到孙德胜的经营地点做工作。而孙德胜做贼心虚,害怕自己制作毒品的事因此暴露,便意图将已经制作成成品的毒品转移藏匿。正发愁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时,王爱芸找上门来请求其帮忙去给苏铁力抬棺材,这孙德胜便盯上了苏铁力的棺材,偷偷把苏铁力的尸体转移后,先后分三次将毒品转移到了棺材中。

按孙德胜的交代,苏铁力的尸体就埋在距离其墓地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洼中,然而警察并未在此发现苏铁力的尸体,到最后甚至动用了警犬,却仍然一无所获。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挂上电话,张国忠不由得感叹这个艾尔逊真是个世纪大倒霉蛋,真是点背不能怨社会、命苦不能怪政府啊,同样是万煞劫,张毅城那边那个,一个高中生外加张国义这个二百五就给搞定了,而这边精英云集,茅山术、祝由术,外加大特务秦戈悉数登场,忙活了大半天却几乎是原地踏步毫无进展,“如果尸首真的就在坟周围,是不可能招不到魂的,就算有聚阴池,如此近的距离都能把魂魄‘拔’出来!”

抱着“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心态,张国忠一干人等再次来到了坟地。葛格因为还要留在局里审那个孙德胜,便安排了手下一个便衣留在坟地现场为张国忠“导游”,在此人的带领下,众从来到了孙德胜供述的埋尸的小山洼,只见一片野草的中间,确实有动过土的痕迹,似乎还是刚挖的。

“孙德胜说就把尸体埋在了这儿,”留守的便衣道,“他说埋得很浅,但我们却没挖到尸体,后来动用了警犬,也是一无所获。”

“这个地方,”留守的便衣告辞后,老刘头掏出了罗盘四处转了转,一边转一边摇头,“这地方正常得很,不可能束得往魂魄,咱们招魂的那天尸体可能早就不在了。”

“这他娘的!”张国忠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一个劲地喘粗气,“一个死人他妈的怎么还这么不老实呢?谁他妈吃饱了撑的,把个死人挪来挪去的,真他娘的有病!”

“国忠,你别着急!”老刘头的眼珠一个劲的溜溜乱转,“天无绝人之路,我有办法。”

“啥办法?继续招?”张国忠一皱眉。

“不是。”老刘头摇了摇头,“知道为什么我那么轻松就能把那个王爱芸骗过来么?”张国忠摇头。

“因为在我之前,已经有人吓唬过她了,说她着了煞星。”老刘头道,“但当时她半信半疑,后来我又说她大难临头,跟那个人说的话不谋而合,她才开始害怕。”

“谁还吓唬过她?”张国忠一愣。

“她老家的一个瘸子,”老刘头道,“据说因为对黄仙有恩,让黄仙授了一双慧眼。”

“黄仙?慧眼?”张国忠一皱眉,“师兄,那玩意儿有准么?”

“应该有准,”老刘头撇着嘴点了点头,“旧社会有过这种事。远的不说,你还记不记得当年孙少爷给咱讲过的故事,湖北恩施常家营的那只九尾狸猫?”

“那你的意思是让那个授慧眼的帮咱们找苏铁力?”张国忠的头瞬间就大了,前两天听葛格说,这女的貌似是福建人,难不成又得转移阵地?

“没错!”老刘头呵呵一笑,张国忠彻底崩溃。

从公安局的网络查出王爱芸的家庭住址,对于葛格而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给葛格打电话告辞的时候,众人得知,在审讯孙德胜的同时,普文警方同进也突击搜查了宋拥军的住处。虽说宋拥军本人已不知去向,但警方却在其住处搜出了一些残余的火药、钢珠等物品,明显就是灌火枪用的,虽说没找到火枪,但结合此人失踪的事实基本可以肯定其作案嫌疑了。

“那个宋拥军已经跑了,不过公安局倒是从他家搜出了火药和钢珠,都是灌火枪用的弹药。”挂上电话,张国忠冲李东一笑。

“呵呵,还是那句话,若他们真的想抓,就没有抓不到的人。”李东一笑,“现在怕就怕那个王姓美女没听咱们的话,仍然和那个人混在一起。”

“李警官,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老刘头道,“昨天你让那个王爱芸别跟宋拥军在一起,是为什么?”

“这个,很难用语言形容。”李东道,“记不记得我说过,祝由术这门学问,最早是用做给人治病的?”

众人点头。

“古代……不,不只是古代,现代也有这种情况,当一个家庭增添了一个新成员之后,不管是生孩子还是娶新媳妇,家人之中便会有人出现一些状况,或者死去,或者莫名生病,道术或命理学中,把这个称为命相相克。”

“嗯,大部分相克是直接克死,克病的情况不常见。”老刘头点了点头。

“祝由术之中,叫这种情况为命疾,意思就是身边有人与之命相相克。”李东道,“只要感受魂魄对于身边每个人的态度,就能确定命疾的根源到底是谁,到底与谁相克。”

“感受魂魄的态度?”张国忠似乎有些不能理解,“魂魄还有态度?”

“当然。”李东一笑,“别说是魂魄,就算昆虫也有,科学上叫条件反射。老鼠天生怕猫,兔子天生就怕老鹰,这都是条件反射。魂魄不同于活人,它们可不会演戏,喜欢谁、恨谁、怕谁,一切都感受得到。这里所说的喜欢和怕,并不是真正的喜欢和怕,而是一种微妙的东西。所以我说很难用语言形容。中医里面,有一种说法叫望闻问切,不过那是对人,我所说的这个感受就如同那个望闻问切一样,只不过是对魂。这个在祝由术里有一个非常古怪的名字,我父亲告诉过我,但时间太久我也忘记了,只能用‘感受’这个词。”

“你感受到王爱芸和那个宋拥军合不来?”老刘头也挺新鲜,看来祝由术这门学问在李东这儿大有与时俱进的势头啊,“感受”这么肉麻的词儿都拽出来了。

“不只是合不来那么简单,”李东摇了摇头,“我也说不好,但王爱芸的魂魄对宋拥军这个人的反应太不正常,祝由术我耍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那绝对不是好兆头。”

“魂魄既然那么不正常,人难道没有察觉?”对于李东的所谓感受,秦戈似乎也不大理解。

“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察觉的,”李东道,“就好比癌症啦。早期的时候人是不会有察觉的,等人察觉的时候可就晚了!”

“师兄,那个瘸子所指的王爱芸着的邪道,会不会就是那个宋拥军?”张国忠一皱眉。

“嘿嘿,鬼知道,等见了面问他本人。”老刘头伸了伸懒腰,“这地方空气真是他娘的不错,比天津强太多了,等这事过去我得回来多住几天。”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