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之建文迷踪》-第二十九章 寒骨洞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9:46:05 作者:


关灯
护眼

要说这个游方道士,的确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明朝那会儿,道门曾涌现出了四个小有名气的游方散人,圈里称为“江南四小仙”,此时这个游方道士便是四小仙之一,姓王,号齐风子,一贯的行事龌龊贪得无厌,除了道法修为尚可圈点之外,基本上没什么其他好名声,要说起杀人,这王齐风也不是没干过,只不过被他搞死的那几位也不是什么好鸟,属于狗咬狗黑吃黑的事。起初,王齐风也曾经建议李光,说赵金舟的尸皮危险性太大,想搞死张文庸还有别的方法,只不过时间要长一点,大概要两到三个月。但李光可是等不了了,这张文庸再有最多半个月不死,自己这通判的位子八成就保不住了,位子保不住是小事,新通判一上任可就连脑袋都保不住了。

要说在半个月内神不知鬼不觉地搞死一个活蹦乱跳的成年人,以王齐风的水平而言如果不用点特殊道具的话,确实有点困难。何为特殊道具?以当时的情形看,赵金舟的标本便是再合适不过的道具,按王齐风的初步分析,且不管当初那几个衙役以及迁坟的张聪因何而死,赵金舟的标本能快速害死人这一特点都是无须置疑的,最关键的步骤,只不过是如何能把赵金舟的尸皮安全地运送到张文庸家周围,到时候再随便弄点什么阵法便水到渠成了。

想得虽简单,可等王齐风来到龙虎岗之后便傻眼了。以王齐风的本事,找到赵金舟尸皮的葬地以及当初八贼冢的准确位置并不算什么难事,但通过对整个龙虎岗阴阳走势的观察,王齐风吃惊地发现,赵金舟尸皮的葬地与八贼冢的位置,恰巧皆为龙虎岗两个最大的聚阴池的中心,以至于阴怨相汇怨力冲天,两点之间甚至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立的阴气循环,就好比城镇中间的七关一样。而龙虎岗其他一些游魂野鬼也被卷入了这个阴气循环之中,不论是搬弄赵金舟的尸皮还是破坏八贼冢,都会破坏这个阴气体系的正常循环,此时一个人所要面对的将不仅仅是赵金舟一家人的怨气,而是整个龙虎岗成千上万的游魂野鬼。如果说当初那三个衙役的死是赵金舟一个的怨气所致的话,那么后来张聪迁祖坟而张祸上身,便很有可能是因为触动了这个阴气循环中的某个环节。

除此之外,破坏这个阴气体系的后果与破坏城镇七关的后果一样的,理论上讲势必会犯改天篡地的大忌,就算没有被游魂野鬼搞死,折寿甚至当场暴毙也是在所难免。如果要强行搬弄赵金舟的尸皮,倘若放到几年前这个阴气循环尚未成形的时候还勉强可行,但此时生米已成熟饭,再想打尸皮的主意又谈何容易?说实话,王齐风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一看这阵势干脆退回了李光的银票,眼下的情况别说是自己,就算老君下界,想动这赵金舟的尸皮都得掂量掂量。

再说李光,自从王齐风答应帮忙之后,悬着的心本已经放到肚子里了,可没想到这个死老道竟然出尔反尔退回了银票。情急之下,李光便准备自己实施计划,三千两银子啊,你个臭道士不愿意挣,有的是人挤破脑袋哩!

当然,对于那几个衙役和张聪的死,李光也是心有余悸的,既然王齐风已经帮忙找到了赵金舟尸皮的位置,这李光干脆花一千两银子雇了两个人,打算趁黑夜把尸皮从地里挖出来,清空尸皮内的稻草与石灰之后秘密埋在张文庸家的院外。七上八下地熬过一夜之后,李光一大早便前往张府想看看效果,结果出门没走多远便被吓了回来,只见襄阳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官军,起初这李光还以为事情败露了,这些兵丁都是是来抓自己的,可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一夜之间,襄阳府无声无息地死了七十七口人,不仅知府张文庸全家暴毙,周围几户不相干的人家也是横遭灭门,而自己雇的那两个人干脆就是暴毙当街,目前衙门已经将这件事当做瘟疫暴发上报了朝廷,而张府周围已经被官军戒严了。

得知这个消息,李光可以说是又喜又怕,喜是喜在张文庸可算是死了,怕是怕在自己万万没想到这东西有这么大威力,幸亏自己多了个心眼雇了两个替死鬼,否则暴毙当街的可就是自己了。不过此时可不是总结斗争成果的时候,眼下赵金舟尸皮的威力着实是出乎预料,加上做贼心虚,即便张文庸死了,李光仍旧决定立即离开襄阳远走高飞。就在李光备好了车马准备上路的时候,王齐风又找上了门,张口就要一万两银子的封口费,扬言不给钱就去向官军告密。说实话,眼下襄阳府的事究竟是不是瘟疫,除了李光本人便只有王齐风最清楚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李光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坦言自己不怕告密,偌大一个襄阳府一夜之间死了七十几口人,你去告密说是当任的通判怂恿鬼神作祟杀害知府大人,谁会相信?你个臭道士当初口口声声地答应帮忙,结果一看风险大就缩阳了,等老子自己把事办利索了却又窜出来敲诈勒索,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一看李光不上套,王齐风没说什么便又走了,结果事后没过几天,便有人在襄阳城外三十里的野地里发现了李光一家五口的尸体,身上财物细软悉数被洗劫一空。两年后,湖北郧阳府城外一处新建的道观名曰齐风观,香火甚旺,里外七通,规模堪比少林武当,此观的住持便是前两年还得靠上门作法去挣辛苦费的王齐风。

再说襄阳。

古代人虽说没有什么现代化的通讯工具,但传播小道 消息的速度却比互联网还快,瘟疫暴发的消息霎时间传遍了襄阳全城,大批大批的百姓举家外迁。与此同时,消息也传到了朝廷,当时朱棣刚刚搞定侄子朱允炆,朝中臣子不全,各地公文堆积如山,政务更是一团乱麻,哪有心思去管什么瘟疫不瘟疫的,干脆将这事直接甩给了户部侍郎夏元吉。但此时夏元吉也是忙得焦头烂额,便派人把公文又发回到了户部郎中、湖广清吏司任重安手里。无奈,任重安也只好挺不情愿地带着几个医官亲自来到了襄阳城。就在公文辗转期间,襄阳府又死了人,虽说规模比起第一天的七十七人大暴发要小许多,却很怪异。据城中官兵反映,这瘟疫着实怪得很,死人基本上都是晚上死,白天屁事没有,有的人白天还活蹦乱跳的,一到夜里便会无声无息地死去。

瘟疫是不会区分白天黑夜的,几经验尸无果之后,一个叫黄衍德的随行医官觉得事情似乎远远没有瘟疫那么简单,便提醒任重安应当上武当山请能人来看看。在古代,中医与道术是三分相通的,不少中医甚至对道术也略懂一二,这黄衍德便是其中之一。按黄衍德的认识,世界上尚无一种疾病能在短短一夜之间让人死得无声无息,之所以襄阳府遭此横祸,很可能是惹到了什么厉害的东西。

任重安造访武当山时,恰逢张三丰云游远赴崂山,暂掌山中事务的大徒弟宋远桥并没把襄阳的事当回事,以为民间这些破事好歹弄弄就能解决,便差小师弟莫声谷随任重安回了襄阳。没想到这莫声谷没过送个月便快马加鞭返回了武当山,见了宋远桥就一句话:“襄阳的东西来头大了去了,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邪门的东西,指望我一个人,没戏!”

在襄阳,莫声谷没费吹灰之力便在张府的院外找到埋藏得并不深的赵金舟尸皮,之后又在龙虎岗找到了八贼冢的葬地,至此,襄阳城所谓的瘟疫一说便有确切的解释:实为龙虎岗阴流改道所到,说白了就是龙虎岗之中由赵金舟的尸皮与八贼冢之间形成的阴气,已经因为尸皮的移动而改变了路径。乱葬岗的游魂野魄跟随尸皮被带进了襄阳,襄阳是活人居住的城池,阳气肯定要比龙虎岗强出很多倍,一下子由阴盛到阳足,就算再普通的魂魄也会成恶鬼。按莫声谷的看法,对于襄阳府的事,眼下唯一的办法是从八贼冢中把赵金舟的尸身挖出来,与尸皮并葬先行超度,之后再与其家人合葬再行超度,程度虽与几年前一样,但难度却大了很多,因为时日已久,此时八贼冢的怨气已然是冰冻三尺,若搬弄赵金舟的尸身,后果与搬尸皮是一样的,不但会把大堆乱七八糟的冤孽带到襄阳城内,甚至搬去运尸身的人也是九死一生,显然已经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任务了。

听罢莫声谷的描述,宋远桥一时间也是骑虎难下,本来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有这么复杂,但还不能袖手旁观,堂堂武当名镇四海,就在前不久还把胸脯子拍的啪啪响,结果碰上难缠的事就集体缩阳了,这种事要是传扬出去,以后在江湖上还怎么混?

就在这个时候,张三丰云游归来,听说此事后一时间也是拿不出十拿九稳的方案,无奈只能闭关静思,但这次闭关可不是为了思研武学,而是为了发明一种阵法——专门针对八贼冢的阵法。

“那就是八仙阵?”张国忠问道。

“嗯。按张师的初衷,些阵分为八个阵脉,由其七个弟子各执一脉于龙虎岗,由张师本人自执一脉于襄阳府,七个弟子先行超度八贼冢中赵金舟的七个家人,而襄阳府的阵脉则暂时引襄阳府七关之阳,震慑赵金舟之皮囊,龙虎岗的七个阵脉是很简单的,而襄阳府这一脉则需改七关动阴阳,轻则折煞阳寿,重则当场暴毙。”晨光道长道,“众弟子虽然反对,但却又没有其他办法,况且张天师主意已定更改。在后世的典籍中,铲除襄阳府大患,确实有赖于这个八仙阵,但襄阳城中的那一阵脉,也就是更改襄阳七关之人,却并不是张师本人。”

按晨光道长的说法,让张三丰亲自去更改襄阳七关折寿损命,于情于理都很难让武当门人接受,而事实上亲赴襄阳更改七关的人也并不是张三丰本人,在武当纪事类典籍《武当仙志》中,执掌八仙阵襄阳一脉的道士道号言尚,姓氏不详,后人曾猜测此人的身份应是张三丰晚年的关门弟子,但在武当正史中,却找不到任何关于此人的记载。

“关于此人,在《武当仙志》之中,一共提到过两次,一次是在布八仙阵之前,一次则是在布阵之后。”晨光道长摇头晃脑道,“言尚道人守赵金舟之尸身于寒骨洞,此后便再无记述。”

虽说八仙阵能暂时解决襄阳府的问题,但却不能解决赵金舟尸身本身的怨气问题,因为时日拖延太久,赵金舟之怨气已然无法超度,但又不能像处理普通冤孽那样一把火烧了完事,因为这赵金舟大怨未度,强行烧其尸身的话,只能使其怨气加重,更不好处理。有鉴于此,张三丰便决定将赵金舟的尸身放置于一个叫寒骨洞的山洞之中。相传此洞大阴若水,其阴气强度是一般的山洞或聚阴池所难以比拟的,虽说冤孽有嗜阴的特点,但若将大冤大孽置于此洞,洞内过强的阴气无异于降低了冤孽对外界阳气的热爱程度,一旦适应了寒骨洞中的阴气,冤孽主观上便不会踏出洞外一步,日久天长,其怨气亦可渐渐消散,也不乏是一种欲擒故纵的好方法。而负责在寒骨洞看守这个赵金舟尸身的,则正是那个言尚道士。

“寒骨洞?”张国忠一愣,“你知不知道具体位置?”

“这个就不知道了,”晨光道长摇头,“但应该不会太远,那赵金舟的尸身不宜长途运送,当然是越近越好。”

“那你说的那本《武当仙志》,能不能借晚辈看一看?”

“都烧了!”晨光道长一摊手,“当初藏经的时候,也就藏了那么几箱子,想我武当经卷千万,光是经书祖训就好几百斤,正经经书都藏不过来,怎么可能藏那种书?对了,张掌教,你刚才说晨星师兄找我有事,是怎么回事?”

“我那是现在编的,那个大姐没完没了,我想帮你解围。”

“哦,我说呢。”晨光道长哈哈大笑。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