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办公椅如是说(2)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1:23:03 作者:


关灯
护眼

第二任处长叫赵忠,这家伙长得跟水桶似的,每次坐在我身上都压得我骨头节咯吱咯吱响。要说我伺候过的三任处长,最会当处长的就是赵忠,人家在处长的位置上都当出局长的滋味了,你们说够不够水平?赵忠有个习惯,喜欢得瑟腿,一坐在我身上,他就得瑟腿,好像我身上有电似的,还喜欢放闷屁,从来都不带响,放的是又臭又长,每次都能把我熏背过气去。只有在两种情况下,这家伙不得瑟腿,一种情况是开处务会时,他不得瑟,赵忠喜欢开会,每次开会的派头都像市领导视察似的;还有一种情况下他不得瑟腿,这种情况处内的人谁也不知道,只有我知道,那就是女人坐在他大腿上的时候。赵忠喜欢女人,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处内的漂亮女人是欧贝贝,赵忠没少惦记人家,可是赵忠毕竟只是处长,欧贝贝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这让赵忠很沮丧。但是综合二处处长相当于常务副市长的办公室主任,那些有求于常务副市长摸不上门的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赵忠基本都不放过。有好几回处内没人的时候,这些女人都顺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每到这个时候,赵忠的大腿就不得瑟了,但是有些动作不堪入目,我就不多说了。

我要说的是最惦记我的是副处长许智泰,他做梦都想坐到处长的位子上。处里没人时,他经常偷偷走到赵忠的办公桌前仔细地欣赏我,用手抚摸我,坐在我身上用屁股蹭我,抽着烟靠在我身上跷起二郎腿,来回逛荡我。在我印象里,许智泰可是最看中我的人,赵忠早就坐腻了,一直琢磨更高的位置,但是赵忠却迟迟不动地方,许智泰等得不行了,背地里写匿名信告赵忠,还煽动大家搞“政变”,结果赵忠倒是被搞走了,许智泰却白忙活一场,并没有如愿以偿地坐在我身上。取代赵忠的是杨恒达,一个给老领导当了五年秘书的人。

要说这杨恒达也是个兢兢业业的人,工作起来跟前任的处长肖福仁差不多,也是任劳任怨的,在办公室爬格子熬夜是家常便饭。但是你别被他的表象给迷惑了,别看他谨小慎微地像我身上的一根钉子,但他骨子里却是个不安分的人,不仅有低级趣味,而且喜欢胡思乱想。有好几次他午休时坐着我睡着了,做的梦奇奇怪怪的,他自己在梦里竟然变成了一只老鼠,让母狼、狮子和花豹追得到处跑。我一直怀疑他有窥视心理,喜欢窥视别人的隐私,处内没人时,他经常翻其他人的抽屉,特别是欧贝贝的。我知道他和赵忠一样喜欢欧贝贝,经常在欧贝贝不注意时,用眼睛瞄人家,但是杨恒达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他懂得压抑自己,严格按几何学原理办事。他和朱大伟下棋时,常告诫朱大伟做好公务员要管住“三巴”,也就是要管住嘴巴、管住尾巴、管住……但是他骨子里是一个恨不得放开“三巴”的人,这样的人最可怕,好色不贪色,好财不贪财,野心大但贪而不露,很善于摆布“有位”与“有为”的辨证关系,所以,我相信他不会坐在我身上多久就会高升。

如果杨恒达高升了,谁还会坐到我身上跷二郎腿呢?黄小明不可能了,他接替胡占发给彭国梁当了秘书,朱大伟资历不够,欧贝贝还只是副处级调研员,提拔也只能提拔副处长或正处级调研员。不过在综合二处,欧贝贝的前途是最不好预测的,因为那要看她如何发挥红颜的艺术性了。

当然,最盼望坐在我身上的还是许智泰,但是我觉得他戏还是不大,不是我瞧不起他,因为许智泰是个永远掌握不了风向的人,你想一个人要是拎着猪头老找不到庙门,能不郁闷吗?

其实从古到今,为了屁股底下这把椅子整天郁闷的人太多了:没坐上的想坐上;坐上了怕失去;坐在前面的担心坐在后面的挤掉他;坐在后面的又无时无刻不惦记挤掉前面的;压根儿没希望坐交椅者,也不甘心永远不得交椅坐,便无所不用其极地想夺一把交椅;以为自己天生就应该有交椅可坐者,更是心急火燎地做着坐交椅的梦。呜呼,自从有了交椅,历史就被搅得昏天黑地!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