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我是副处长(8)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1:40:28 作者:


关灯
护眼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直觉,眼下我的困境是,由于杨恒达的捧杀,不知不觉地我在处内就失去了民心,我第一次体会到笑里藏刀的厉害。回顾综合二处的三个时代,与肖福仁搭档时,是因为希望而服从;与赵忠搭档时,是因为反抗而服从;最刻骨铭心的是眼下与杨恒达搭档,是因为服从而服从。杨恒达最高明之处就是一切都替你想到了,你不必再想,他对你的伤害是不知不觉的,是以从一切为你好为出发点的,以至于你付出了代价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你无话可说。杨恒达利用这种手段让处里的每个人都互相隔离,从而实现了他在短时间内对综合二处的绝对控制。

为了摆脱这种控制,我只有一条出路了,就是借助彭副市长的力量离开综合二处,到彭副市长主管的其它部门去当处长,为了能实现这个目标,我像老鼠寻找食物一样,不遗余力地寻找着机会。皇天不负有心人,机会在我与胡占发一次不经意的闲聊中悄然而至。

那天已经下班了,我因赶一篇材料晚走了一会儿,不承想胡占发叼着烟迈着八字步怡然自得地走了进来,胡占发掸了掸烟灰笑眯眯地告诉我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事,他说,昨天晚上朋友请他吃饭时遇上了赵忠,还让我猜赵忠请谁吃饭?我一听“赵忠”两个字就觉得恶心,在我心里赵忠就是头猪。令我不解的是这头猪下到海里也能变成鱼,而且是条大鲨鱼,这年头连猪下海也能发财,这说明这个世界不仅有宦海,还有其它一些海,如果猪在海里也能如鱼得水,这说明其它的海一定是“患海”。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一直搞不清楚原因,原来是猪在江湖如鱼得水闹的。

我心里想着狠话,脸上却堆着笑摇了摇头。胡占发像腚根子长出了猪尾巴一样惊叹地说:“欧贝贝!智泰,没有想到吧,冰清玉洁的欧贝贝竟然和赵忠在一起吃饭,两个人的亲热劲儿,知道的是两个曾经的同事在一起吃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款和二奶呢。”

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惊心的消息,谁不知道欧贝贝平时高傲得像个尼姑,特别是赵忠当处长时,没少打欧贝贝的主意,但是无论赵忠见了欧贝贝怎么使心眼儿,欧贝贝都是一副灭绝师太的表情。想不到赵忠摇身一变成了假和尚,靠包庙挣了几个臭钱,竟然可以和欧贝贝坐在一起吃饭了,也难怪,和尚和尼姑信的都是一个佛。

在我心里欧贝贝有点像栊翠庵里的妙玉,只不过一个在官场,一个在寺庙,但从古到今官场都被称做庙堂,那妙玉虽然嘴上吃的是大素,心里想的却全都是大荤,而且,恰恰是因为吃的是大素,在心里对于大荤的渴望才特别强烈,这一点欧贝贝与妙玉极其相似。

我之所以对欧贝贝如此了解,不仅仅因为是同事,还因为我与欧贝贝的老公王朝权是很好的朋友,王朝权在市招商局办公室工作,一表人才,他与欧贝贝是大学同班同学,据王朝权讲,他在大学不仅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而且写得一手好诗,深得欧贝贝青睐,两个人在大学期间就相爱了,大学毕业不久就结了婚。可是婚后一直不太和谐,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王朝权自从进市招商局办公室后

,仕途上无起色,一直是主任科员;二是两个人结婚五六年了,一直没有孩子,由于前后两任常务副市长都主抓外经外贸工作,综合二处与市招商局办公室联系颇多,因此黄小明、朱大伟与王朝权也很熟,只不过我和王朝权更投脾气,时间一长,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胡占发说看见赵忠请欧贝贝吃饭,我情不自禁地为王朝权捏了把汗。没有实力的男人娶那么漂亮的女人当老婆,纯属是与自己的脑袋过不去,戴绿帽子只是早晚的事。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