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我是副处长(9)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1:41:12 作者:


关灯
护眼

和胡占发聊天有一个好处,可以听到很多鲜为人知的消息,果然他说省纪委新调来一位女书记,是从K省交流来的,叫齐秀英,号称“女包公”,查办过许多高官显贵,接着他列举了一系列齐秀英办过的案子。听到“齐秀英”三个字我心里微微一震,好熟悉的名字,这不是我在《清江日报》当记者时和我坐对面桌的林永清的老同学吗?当年齐秀英在K省纪委还仅仅是个室主任时,曾经几次到东州出差,每次都是我开车陪林永清接齐秀英,还在一起吃过饭,想不到她调到清江省纪委任书记,这个消息对我太重要了,这可是比彭国梁还大的一艘船。

从胡占发的口气中我得知,彭国梁是有意结识这位“女包公”的,但是尚未找到合适的途径,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份,我介绍了林永清与齐秀英的关系,当然也介绍了我和林永清的关系,胡占发听后仿佛受了刺激,听完也没说什么,就急匆匆地走了。

胡占发走后,我反思自己刚才的谈话,心里有些后悔,官场上言多必失,要知道彭副市长已经亲口许诺我是他的人了,这一点胡占发是最清楚的,刚才我把齐秀英抬出来说和人家怎么怎么熟,分明是这山望着那山高,胡占发一旦向彭副市长汇报,彭副市长会怎么想?而且胡占发肯定会向彭副市长汇报。我越想越后悔,走出市政府大楼时,发现天上的夕阳是灰色的,落日犹如一只蒸红的大螃蟹,虽然张牙舞爪,却了无生机。

老市长到年龄了,年底换届板上钉钉到市人大当主任,至于谁接任市长,虽然各种猜测都有,但是舆论基本锁定了两个人,这就是常务副市长彭国梁,和刚刚上任不到两年的副省长刘一鹤。我当然从骨子里希望是彭副市长,水涨船高嘛,然而,老市长就是从清江省副省长的位置上接任东州市市长的,他的前任也是如此,东州市历史上还从未有常务副市长接任市长的。越临近年底,我越觉得彭副市长没戏,这不免让我有些沮丧。

前两天,我在市政府大院内碰上了猪头赵忠,这家伙从奔驰车里钻出来,一副假和尚的派头,比当处长时更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赵忠永远比我走运,在综合二处时压我一头,离开政府更是走猪运,包庙也能发大财,眼下刘一鹤又要回来了,赵忠更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我懒得理这头猪,装作没看见他,他却紧走几步追上了我,搂着我的肩膀嘘长问短。说实话我是最怕刘一鹤回来的,一旦刘一鹤接任市长,赵忠几句谗言就可能永远让我望洋兴叹,因为那次“政变”打得赵忠措手不及,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我把他赶出市政府的,我应该是赵忠最恨的人。没想到假和尚见了我一副假慈悲的面孔,说什么这世上最感激两个人,一个是刘一鹤,另一个就是我。如果不是我把他赶出市政府,他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功德。我知道如今庙里不再烧香,而是烧臭,香炉里缭绕的不是烟雾,而是每位祈祷者的欲望。

我不明白赵忠为什么虚情假意地向我示好,便揶揄道:“赵忠,和尚不仅不吃荤,而且是过午不食的,看你肥成这样,一看就是不守斋戒的假和尚。”

赵忠一本正经地说:“别看我仅仅是居士,斋戒可是严格遵守的,谁说过午不食,难道你没听说过药食?”

我一听哈哈大笑讥了一句:“赵忠,我看不应该叫药食,而应该叫食药,原来官场上变通术源于佛教。”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