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我是副处长(12)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1:43:00 作者:


关灯
护眼

为了平抑王朝权沮丧且痛苦的情绪,我拍着桌子大骂赵忠。没想到王朝权含着眼泪闷了一杯二锅头,愤恨地说:“大哥,孩子不是赵忠的。”

王朝权话一出口,我惊得目瞪口呆!“不是赵忠的,那是谁的?”

王朝权用食指蘸了蘸酒颤抖着写了一个“彭”字,我嘴里正嚼着一片酱牛肉,看到这个字险些呛了肺管子。

我用筷子戳着桌面问:“朝权,你是喝多了,还是气昏了,这怎么可能呢?”

没想到,王朝权突然吼道:“怎么不可能?他姓彭的是衣冠禽兽,什么事做不出来?”

我望着目光中充满煞气的王朝权,哑口无言。我还从未见过平时温和的王朝权有过这么犀利的目光,让人看了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我们沉默了许久,王朝权异常冷静地说:“大哥,我只有你一个朋友可以说说心里话,假如孔子活到今天,他一定会说这是个礼崩乐坏的年代。眼下一提到‘跑官’二字,人们无不鄙夷厌恶,认为‘跑官’不过是权欲熏心之辈、蝇营狗苟之徒往上爬的卑劣行径,殊不知‘跑官’的鼻祖就是孔圣人。在官场上,一些人为了往上爬,不惜自我矮化,甚至失去了价值判断的能力,对这些人来说平庸已经成为他们的生活方式。平庸是一种恶。汉娜?阿伦特说:‘平庸可以毁掉整个世界。’这些年,欧贝贝看不上我,认为我活得平庸,你知道,我在大学时代是最优秀的学生,我现在仍然是最优秀的。大哥,我从来就没有平庸过,我一直在为理想和信念而奋斗。但是贝贝变了,变得眼睛里满是权势。现在贝贝逼着我离婚,没办法,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大哥,我在市招商局的使命也结束了,为了我的理想和信念,我决定去深圳闯一闯,我已经向局里递交了辞职报告,今天请你出来喝酒,一是为了诉一诉心里的苦,更主要的是向你辞行的。”

毫无疑问,王朝权心意已决,劝已经没有用了,很显然王朝权想换一种活法。说实话,尽管我觉得王朝权所说的理想和信念有些可笑,但是如果我是王朝权现在的年龄,我会毅然决然地换一种活法,眼下命运只给我留了一条路,我只能往上爬。按着王朝权的说法,只能平庸地活着。我无奈地想,是什么造成了我今天的平庸?想来想去,都觉得自己已经同化在体制之中了。

“朝权,”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大哥跟你说句心里话,以前大哥低看你了,其实我是能看见的盲人,你才是心明眼亮的人。《圣经》里有一句话,一切都将过去。大哥也送你一句话,一切都将开始。”

王朝权听了我的话有些激动,他动情地说:“大哥,其实生活的意义从来都不是轰轰烈烈的,所有的意义都是体现在平平淡淡之中,如果一个民族总是追求轰轰烈烈的意义,那么这个民族一定是发疯了。”说到这儿,王朝权停顿了一下,然后表情严肃地叮嘱道:“大哥,我已经应聘到深圳一家外贸公司工作,临走前,我想嘱咐你几句,不要贴彭国梁太近,他能重用温华坚这样的赌徒,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局里谁不知道温华坚嗜赌如命,很多人在澳门的大鸟笼子看见过彭国梁、温华坚和陈实,这三个人是一丘之貉,千万不要为了往上爬而上了贼船!”

我和王朝权分手时发现他好像如释重负,我却心情沉重起来。彭国梁这艘船果然是贼船吗?我萎靡不振地走着,觉得自己像一具标本,马路上所有的面孔都像标本,所有的标本都好像在船上,有走在船上的、骑在船上的、坐在船里的、靠在船头的,形形色色的船,原来世界是由船组成的。可能是二锅头喝多了,我眼中的所有景象都像船。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