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办公桌如是说(1)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1:44:45 作者:


关灯
护眼

(夕阳西下,东州市政府办公大楼已经空无一人,办公厅综合二处内却是热闹非凡,每天这间办公室的公务员们下班后,都是办公桌们最开心的时刻,窗外一缕夕阳缓缓地射进办公室,房间内充满了祥和与轻松,石英钟像一只精灵的眼睛,认真地听着办公桌们倾述衷肠,要知道每到这个时刻,办公桌们都要倾述一番肚子中的秘密。)

时间:一日的黄昏。

地点:东州市政府办公厅综合二处办公室内。

办公桌:

老大――杨恒达的办公桌,背靠墙,左侧是窗,右侧是门,色彩陈旧,呈紫檀色,桌面一张玻璃板下压着一张绿呢台布,桌面左侧堆了半米高的材料,有装在牛皮封筒内的,也有散在外面的,期间还掺杂着一些报纸,报纸已经发黄。

老二――许智泰的办公桌,背靠门,面朝着窗,色彩发黄,桌面漆皮上有几处杯底烫痕,烟灰缸内堆满了烟头。左右都堆满了材料。

老三――黄小明的办公桌,与许智泰的办公桌对在一起,背靠窗,面朝门,色彩发黄,尽管材料很多,但桌面整洁有序,桌子右上角摆着一小盆鱼尾状仙人掌,开着几朵红色小花。

小妞儿――欧贝贝的办公桌,在办公室的右角,标准的灰色电脑桌,桌面整洁,右侧摞着三四本精美的时装杂志,左侧摆着一面圆型的小镜子,中间摆着水果系列绿茶香味纸巾盒,形成温馨的小氛围。

老四――朱大伟的办公桌,与欧贝贝的办公桌相对,标准的灰色电脑桌,左侧摞着半米高的报纸,报纸上方有一本象棋棋谱,桌面略显杂乱,桌面上还有一处烟头烫痕。

老大(长舒一口气):这帮人终于走了,这一天快把人闹死了,咱这屋最怕光的就属老二了,结果你还对着窗户。

老二:老大,你有没有搞错,不是我怕光,是我的主人怕光。

老大:老二,你知道你的主人为什么总是副的吗?

老二:为什么?

老大:因为你那个位置虽然光线充足,但风水不好。你看看我的位置,后面是踏踏实实的墙,左边是窗,窗外是漂亮的市府广场。你知道墙代表什么?代表靠山。你再看看你的位置,身后是扇门,不仅没什么靠的,而且最容易遭到他人的窥视,坐在你那个位置的人心神能安宁吗?

老三:老二,别听老大胡诌,按老大的说法,只要办公桌的位置不好,即使是怀着圣母的理想开始,也只能带着索多玛的理想告终。

老四:老三,别在我们面前卖弄学问,你说的索多玛是什么意思?

小妞儿(抢过话茬儿):我知道,索多玛好像是《圣经》神话中约旦河口的城市。

老大:小妞,不仅仅是一座城市吧?听老三的口气好像有什么寓意,是吧,老三?

老三:那里的人生活荒淫无度,因此被天火毁灭了。

老四(恍然大悟地):看来索多玛寓意腐化堕落的生活。

老二:老大,按你的说法,只要办公桌的风水好,怀着索多玛理想的人,不但不否定圣母的理想,还会带着圣母的理想到达彼岸呗?

小妞儿(委屈地):老二,你是在挖苦我的主人吗?

老二(谦和地):小妞儿,你误会了,不过

,那天你的主人本来已经休假,第二天却冒雨赶到办公室气呼呼地拿起电话,破口大骂她的老公,说实话,她在我心里一直是美丽的海伦,突然间却变成了悍妇。

老四:妞姐,你的主人的老公还是个妻管严。也难怪,人类有受悍妇折磨的莎士比亚,有怕老婆的苏格拉底,就是最有智慧的亚里士多德,也免不了被轻狂女人挂上嚼子、套上笼头,当了座骑。这可是乔伊斯的化身斯蒂芬的感叹!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