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办公桌如是说(2)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1:48:30 作者:


关灯
护眼

老大:老四,事情可没有你说得那么简单,小妞儿,你的主人好像藏在你肚子里的一篇日记,何不拿出来给大家念念?

小妞儿(犹豫片刻):好吧,虽然我偷着看了无数遍,可还是理解不了她的情感。

(此时华灯初上,市政府办公大楼的楼型灯与市府广场的霓虹灯交相辉映,映得办公室内暧昧朦胧。欧贝贝的办公桌中间的抽屉突然打开,一本黄色塑料皮带有荷花图案的笔记本像被风吹着一样翻着,办公室内突然安静下来,只能听见石英钟的嘀嗒声。)

小妞儿(清了清嗓子):我不是被他强奸的,我是被欲望强奸的,我不是被他的欲望强奸的,我是被自己的欲望强奸的,因为强奸一次叫强奸,强奸两次叫同居,我却不止一次地被强奸,心理厌恶极了,欲望却从未反抗过……你们大家听懂了吗?在我的主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大(气愤地):不管发生了什么,这都是堕落。

老四(同情地):堕落啊,你的名字叫女人!

老二(嘲讽地):永恒的女性引我们上升。

小妞儿(惋惜地):为什么人类经典中有那么多教诲,可还是挡不住他们的虚荣。

老三(痛苦地):什么教诲!人类何曾看重教诲?海上老人说,金玉良言僵死在愚钝的耳朵里,即使事实经常狠狠责备自己,人们依然执拗如昔。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虚荣是心灵的表皮。

老大:小妞儿,日记里没说强奸犯是谁吗?

小妞儿(沮丧地):老大,你在我们几个中阅历最丰,以你的经验推一推,你认为应该是谁?

老四(傲气地):别看大哥德高望重,但做福尔摩斯非我莫属!既然她在日记中不敢提这个人的名字,说明这个人是个大人物,妞姐,尽管你的主人心里讨厌那个家伙,但欲望却把她推到那个家伙的怀里,这说明她既慑于那家伙的淫威,又对他心有所图。

老二(不屑地):能图什么?无非是权力、地位、身份、荣誉、财富、享乐这些害人的东西。

老三(沉思状):以我看这件事不简单,说不定是一桩离奇案。

老大:老三,不要什么事都扯上“案”,要知道“案”是我们的祖先。

老四(好奇地):老大最懂历史,说说看。

老大:最早的桌子是既矮又小的案,汉以前,人们阅读、书写、吃饭都在矮床上放置“案”;汉末,胡椅传入中原,随之出现简单的桌子。别看桌子比案个头高,案在人们心目中可比桌子有地位。人们常说拍案惊奇、拍案而起、拍案叫绝,谁听说拍桌子惊奇、拍桌子而起、拍桌子叫绝的,都说拍桌子瞪眼、拍桌子砸板凳,是吧?

老三:老大,眼下在人们心目中最有地

Chapter_3

位的不再是案,更不是桌,而是台。

老二(狐疑地):老三,你是指写字台?

老三:不光是写字台,还有老板台、大班台,领导讲话在哪儿,当然是主席台。领导高升叫什么?叫上台。显而易见,台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早就取代了案。

小妞儿:老三,我看也不尽然,小姐上班叫坐台,小姐被客人领走叫出台,难道此台非彼台?

老大:老三,看来“台”有两面性,或者说有下贱性,古人办公都用案,所以才有文案、方案、草案、议案,没听说过有文台、方台、草台、议台的,特别是大案要案,更彰显了案的分量。没听说有大台、要台的,老三,按你的说法,“审案子”莫非改成“审台子”,简直是乱弹琴。

老四:照你们这么说,桌子一钱不值了?

老二:谁说一钱不值,老四,桌就是卓,它是高起来的意思,卓然而立、卓尔不群说的就是我们。

小妞儿(开玩笑地):老二,照你这么说,“审案子”可以改作“审桌子”了?

(办公桌们哈哈大笑。)

老大:总之,一张办公桌如同一本书,我们肚子里有什么内容,主人脑袋里就有什么内容,从办公桌不仅可以看出主人的个性,也可以看出主人的生活态度。

老四:从办公桌的档次,还可以看出主人的身份、地位。

老三(不屑地):人类只会凭身份和地位生活,从来不懂得凭生命生活。

小妞儿(逗趣地):这么说我们办公桌是个秘密基地,什么作风问题、情感问题、趣味问题统统地在这里汇总了。

老四(兴奋地):妞姐,你起个头,我们唱首歌吧!

小妞儿(高兴地):唱什么好呢?

老大:就唱老三编的《办公桌之歌》吧。

(此时所有的办公桌抽屉全部打开,办公室内充满了欢乐的歌声。)

小妞儿领唱:

小小办公桌,人生大舞台,

喜、怒、哀、乐、悲、恐、惊全能演出来,

若是你不信,就做公务员,

办公桌前坐一坐,命运不徘徊。

“别去琢磨这独一无二的命运”,

安心坐下来,

要知道“存在就是义务”,

义务就是服务,

“即使不过是一瞬”,欢乐又开怀!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