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文件柜如是说(3)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6:23:40 作者:


关灯
护眼

到现在为止,K也没有弄清楚一名公务员的职责,一名公务员既要起到为城堡丈量土地的作用,也就是守住红线(因为土地是国有的,一切都是国家的财产,包括人才,当然土地测量员的职责是掌握城堡管辖范围,其实城堡是无所不管的,这是土地测量员可有可无的原因

),又要为城堡当好看门人!其实每个公务员都应该成为为城堡尽职尽责的看门人。美国的审计部门称自己是政府的看门狗,这就从本质上说明了自己的职责。这也是“任何了解这种职责的人都不会提出进一步的要求”的原因。那么,怎么才能成为合格的看门人呢?就

像梅兹照顾我一样,正如“教师”告诫K那样,“你必须放弃一些古怪的念头,才能成为一个称职的看门人。”

但是K的古怪想法太多了,或者说野心太大,尽管K是“克莱姆连路过时都不想看见的人”,“却瞧不起在克莱姆手下工作的默马斯”,这太自大了,他自以为是地认为应该按照他自己的愿望去接近克莱姆,“而且接近克莱姆,不是要和他厮守在一起,而是要超越他,不

断超越他,从而进入城堡。”大家想想看,K有这样的非分想法,克莱姆能不预见到吗?有这种古怪念头的人,根本不适合进入城堡,你进入城堡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掌控城堡吗?简直就是不自量力!要知道克莱姆那具有穿透力的俯视目光,是永远不可驳倒的,因

为克莱姆可以像鹰一样居高临下,正如老板娘所说,K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最终会进入克莱姆的档案中,这些档案当然要由我来保管,任何不认真贯彻克莱姆精神的人,都要吃苦头,然而,K把默马斯代表组织和他谈话的行为称为闹剧,这是典型的目无组织,正如老板

娘所言“简直是对政府的侮辱”。最让人不能容忍的是尽管K违心地去宣传机构工作了,却拐走了克莱姆的情人,也就是不好好把心思用在工作上,却把心思全都花在了弗丽达的身上,也就是把心思花在了组织上不愿意、不允许宣传的方面,这一点组织上看得清清楚楚,

因为K的两位助手,也就是那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K的行为太过分了,难怪教师――K的上司,也就是宣传部门的负责人要开除他,甚至让他“滚!”当时K之所以狡辩分派这个职位给他的是我,我是唯一有权解雇他的人,是因为这个决定还没下文,因为无论什么文件都

要放在文件柜内,可当时文件柜内并没有解雇K的批文,这也是后来教师对K说,能否解雇他要由村长来决定的原因。但是这次解雇风波并没有让K醒悟,尽管他的灵魂也就是那个叫汉斯的小男孩,在他面前展示了他的父母,也就是他的灵魂的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当然是

指善恶。这是一个人的斗争,斗争的结果是什么也没有改变,因为汉斯的父母就是他的目标――“在不可预测的遥远的未来,K一定会出人头地”。而引起K的灵魂的两个方面进行斗争的,“也正是这个可笑的不可预测的遥远未来和未来取得的飞黄腾达。”可见,K的灵魂

深处斗争了,但什么也没有变,这也正是“弗丽达问汉斯长大要做什么,汉斯不假思索地说,要成为像K一样的人”的原因。

K通过反思认识到,无论是城堡里的人还是村子里的人,天生就敬畏权威,它通过各种方式和各个方面慢慢灌输到人们的生活里,人们自己又会尽量加强这种影响。K想,“不过,总的来说,我并不反对这种对权威的敬畏。如果这种权威是善良的,那人们为什么不尊敬它

呢?”通过反思,K终于明白克莱姆在每个人眼中是不同的,因为他可能不是一个人,他是城堡的化身,而城堡是清楚的,也不可能被说清楚。这一点通过奥尔嘉对官僚主义之腐朽的叙述可见一斑,当然奥尔嘉本质上是羡慕这种腐朽的,那只走不动的猫就暗指了这种腐朽

。其实官僚主义的真正化身是索缇尼,艾美莉亚对索缇尼的反抗代表了正义与良知的回击,尽管这种回击受软弱牵制,但力量很大。K不属于这种力量,因为K有飞黄腾达的野心,他以为拐走了克莱姆的情人,也就是抓住了克莱姆的小辫子就可以让克莱姆就范,然而现实

掌握着一切,因为现实就是城堡。

其实城堡就是一个巨大的文件柜、档案柜或保险柜,每个人的命运都由这些柜子掌握,后来K随老板娘走进了一间很小的办公室,其实这就是城堡,里面大部分空间都被文件柜占用了,老板娘炫耀地打开了柜门,“里面的衣服一件紧挨一件,把整个衣橱塞得严严实实的。

衣服多半是深色的,也有灰色、棕色和黑色的衣服。所有的衣服都挂在那里,仔细地摊开着。”这些衣服的颜色都是制服的颜色,但这些衣服不是制服,而是文件,是左右所有人命运的文件。老板娘说,这些都是她的,这说明她是另一个梅兹,K看出来这一点,因此他说

“你并不是个简单的老板娘”,或许这个老板娘真的不像梅兹那么简单,因为她认为K是个傻瓜,或者是一个小孩,也就是说他认为K政治上并不成熟,同时,她还骂K是个恶毒危险的人物,让K马上滚。这说明她已经知道了K的命运,因为K离开后,老板娘在她身后说:“

我明天要买件新衣服,我会派人去请你。”这说明决定K命运的新批文就要到了。

不过卡夫卡写到这里不写了,或许他觉得没有再写的必要了,不过作家王晓方看到这里颇有感慨,于是将我或者我们,也就是村子里的文件柜或者老板娘办公室里的文件柜移到了清江省东州市政府办公厅综合二处的西墙角,诸位想了解K后来的命运或者想查阅什么文件请

到综合二处找我或者我们,不过我或者我们都没有变,正如K所言:“我们都是用上好的材料做成的,非常昂贵,但已经过时了,而且过分修饰。”尽管如此,我或者我们也将竭诚为你们服务。希望你们像文件柜、档案柜或者保险柜一样找准自己的位置,因为一位合格的

公务员与一个合格的文件柜、档案柜或者保险柜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说忠告的话,这就算我或者我们对你们的忠告吧。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