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我是主任科员(1)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6:24:08 作者:


关灯
护眼

我读黑塞的《荒原狼》,非常羡慕主人公哈里?哈勒尔可以像狼一样四处溜达,我却只能像根钉子似的坐在办公桌前翻报纸,一张《东州日报》我连中缝儿都看五六遍了,也熬不完一天,可是哈里却可以翻阅旧书、洗热水澡、做运气练习,还能出门散步欣赏绚丽多姿的云

彩。

我时常想,若是我的魂儿能像老鼠一样在办公大楼内乱窜,特别是到厅领导、市领导屋子里串串门,一定会知道很多秘密。不允许我做荒原狼,我只好做楼中鼠,即使做楼中鼠,也只是在魂儿里做,别以为我的理想是做老鼠,但是要想成为龙,就必须像老鼠一样善于在

黑暗中前行。其实我既不想成为鼠,也不想成为龙,我只想成为狐。我认为世界上有两种人:狐假虎威的人和渴望成为狐假虎威的人。有的人一旦升了官,掌了权便以为成了虎、成了龙,狗屁,真正的虎和龙是官位和权力,谁得到了官位和权力谁就可以狐假虎威,即使

老鼠坐在交椅上照样虎虎生威,这就和一摊烂泥,包了金子就会闪闪发光是一个道理。

我是属鼠的,由于我上班时我的魂儿经常像老鼠一样在楼里窜,我女朋友给我起了个外号叫“耗子”,她叫尚小琼,在省纪委六室工作,由于她的工作是抓贪官,我给她起了个外号叫“老猫”。于是“耗子”和“老猫”成了我们之间的昵称。

我进市政府办公厅工作是想干一番大事业的,我在大学时就梦想成为市长、省长,为一方百姓造福,可是我父亲却告诉我,事业就是想尽办法在这满是势利鬼和冷面孔的世间谋取一个体面的位置,一个人在社会上没有一个体面的位置,就不会有人瞧得起你,你就只能看

着势利鬼的眼神生活。我父亲在官场上干了近二十年,虽然没干出什么名堂,但是他有一句经验之谈,说的却是实实在在的,他说一个没有社会地位的人是谈不上“富贵”的。父亲的话尽管有些偏激,却切中时弊,因为在我们骨子里谁都会情不自禁地将社会地位与人的

价值等同起来,这是毋庸置疑的。其实父亲也是一身本事不得发挥,这一点在他离开市委后得到了验证,因为他白手起家创办了东州市一流的房地产集团。尽管父亲搏击商海游刃有余,但是始终有个从政梦,于是我大学还没毕业他就托门子走关系,千方百计想让我进市

政府,原来想进办公厅综合一处,但考虑市长剩半届时间就得去市人大当主任了,将来最有希望接替老市长的就是时任常务副市长的刘一鹤,父亲非常相信自己从政近二十年的眼力,于是我就进了综合二处,专门为刘副市长服务。父亲给我的忠告是,在官场上要想有前

程,最关键的是要跟对人。父亲当年在市委办公厅房产处当处长时就跟错了人,跟主管副主任打得火热,却得罪了一把手,结果一直不得志。父亲给我的经验是跟人就跟一把手或可能成为一把手的人,怎么跟,就只能看自己的悟性了。

在市政府办公厅我暂时能跟上的一把手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综合二处处长赵忠,另一个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肖福仁。我刚进综合二处时就发现赵处长与刘副市长的关系非同一般,以至于连肖主任都要给赵处长三分薄面,但是究竟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始终

没参悟明白。在综合二处我的级别最低、资历最浅,我深知无论是级别还是资历都是熬出来的,但是我不想熬,因为在官场上,并不是所有的人的职位都是熬上去的。尽管这些人是极少数,但是这些人往往像坐火箭一样往上升,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门道,只是我一时悟

不到而已。我甚至想,要是我能成为领导肚子里的蛔虫就好了,这样我就能弄明白每个人升上来的门道,集所有的门道于一身,何愁没有锦绣前程?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