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我是主任科员(2)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6:24:37 作者:


关灯
护眼

但是眼下我只能先成为赵忠肚子里的蛔虫,先弄明白赵忠的所思所想,然后对症下药,博取赵处长的赏识,从而得到更多锻炼自己的机会。然而在赵忠眼里,才能与级别是成正比的,级别越高才能自然就越大。当然在综合二处,赵忠的职位最高,似乎他的才能最高。可

是,自从我进综合二处以来,从未见他写过材料,大材料基本上由副处长许智泰和正处级调研员黄小明承担。黄小明是办公厅唯一的科班硕士,理论性强一点的材料全部由黄小明承担下来,就连最不起眼的会议纪要我也没有副处级调研员欧贝贝写得多

,别看她的分工是内勤。

赵处长虽然不写材料,却煞有介事地修改材料,一番勾勾抹抹之后,材料就成了他的杰作,向刘副市长汇报工作别说黄小明没有资格,就连许智泰也靠不上,更别说我这个小小的主任科员了。欧贝贝擅长英语,成了刘副市长的专职翻译。本来刘副市长会见外宾,翻译应

该由市外办配备,但是刘副市长用欧贝贝用顺了手,每次会见外宾都点名用欧贝贝,结果综合二里处我成了最闲的人。好在对应刘副市长的副秘书长是肖福仁,每次肖主任受刘副市长委派协调什么事情,或外出开会,都带着我,我俨然成了肖主任的秘书。别看赵忠不把

肖主任放在眼里,但是我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借机为肖主任服好务,因为肖主任对我的前程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肖主任最大的爱好是下棋,于是我暗中研习棋技,这招果然奏效,我不仅成了肖主任有实无名的秘书,还成了他离不开的

棋友,久而久之,便成了近水的楼台,得到不少政治上的点拨。

我发现当众人都千方百计过河淘金之时,我在河上架一座桥收过桥钱,可能比直接淘金更划得来。别看我到综合二处只有写会议纪要的机会,甚至会议纪要也只能写副秘书长一级的,但是真要让我写大材料我绝对不比许智泰和黄小明差,写那种四六句的八股文章都是一

个套路,只要摸清领导思路,与时俱进搞清政治形势,同时,针对领导关心的问题对症下药,一写一个准儿。

我坚信猫有猫路、鼠有鼠道,你赵忠不让我写大材料,我只好走下棋的路。只是处内每年十来次出国的机会全让赵忠包了,大家私下里怨声载道。本来许智泰、黄小明和欧贝贝在个人进步上的路让赵忠武断地堵死了,在出国上再捞不到机会,时间久了,大家都有暗无天

日之感。之所以一直闷着不爆发,全都委曲求全地忍气吞声,一是因为大家只关心眼前利益,为了眼前利益逆来顺受;二是因为赵忠利用刘副市长对他的信任狐假虎威。正因为如此,赵忠在综合二处才只搞集中,不搞###,实施专制,以至于综合二处被统治得犹如一潭死

水。赵忠几乎剥削全处人的劳动成果为其所用,为他个人升迁积攒筹码。然而,赵忠只考虑到自己的野心,却忽略了其实每个从政的人都有各自的野心,只要有野心就会伺机而动,而且怨恨会成为野心的动力,这一点在许智泰身上体现得最强烈,因为办公厅无人不知他

是资历最老的副处长,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干了十年。当年肖福仁任综合二处处长时,他就是副处长,如今肖福仁已经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了,可他还是副处长。现在他宁愿和耶稣一起下地狱,也不愿意生活在没有耶稣的天国,因此,当他得知刘副市长即将升

任清江省副省长的消息后,许智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根烟接一根烟地抽,一口气抽了近一包烟。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