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我是主任科员(5)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6:26:08 作者:


关灯
护眼

,因为我喜欢刺激,最具快感的刺激当然是恐惧,再也没有比白天的大马路更令人恐惧的了,因为任何一个人闭着眼睛横过马路百分之百要倒在血泊中,人尚且如此,何况我是一只“楼中鼠”。想到这些,我更加羡慕荒原狼,最起码他在荒野上有“追逐母狼”的乐趣,

我作为一只“楼中鼠”却找不到一只“母鼠”,因为我已经分不清鼠和人的区别,“从狼的角度看,任何一个人性的行为都是非常滑稽愚蠢和不伦不类的”,从鼠的角度看,任何一个人性的行为似乎都在回归鼠性,我不知道这是人的不幸还是鼠的不幸,亦或是两者的大

幸。反正鼠类已经成了人类的宠物,鼠类当然应该学着爱人类,我不知道我的观点是乐观的还是悲观的,我只知道进化就是变异,文明是变异的产物,政治是文明变异后下的一个蛋,人去孵化它可能变成人,鼠去孵化它可能变成鼠,最怕的就是豺狼虎豹去孵化,当然豺

狼虎豹也不可能去孵化,他们是见蛋吃蛋、见人吃人,鼠当然更是美餐。如今,人和鼠越来越相互理解,互敬互爱,甚至互相变异,大概是一种迫于无奈的战略伙伴关系。这种恐惧是荒原狼亦或是全部狼无法预料的。

我正漫不经心地走着,手机突然响了,是我女朋友老猫打来的,我赶紧接听,说实话,我只有听到老猫的声音或见到她本人,才会从鼠的思维中逃离出去,觉得自己是个人,这也恰恰是老猫最吸引我的地方。有时候我甚至想,那么漂亮的女孩与贪官面对面时,会不会引

起贪官们的邪念?后来我转念一想,或许激发贪官对美好生活的留恋而坦白,总之,别看老猫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已经参与过好几起###大案的调查,她说每当她与贪官面对面时,都像猫面对耗子一样。我和老猫有一个多星期没见面了,我以为她想我,想让我请她

蹦迪或者去酒吧聊天,老猫就喜欢蹦迪,要么就进酒吧和我拼酒,别看老猫是美女,喝酒就像喝饮料一样。我刚亲昵地喊了一声:“小琼!”她便急匆匆地说,刚接到任务要去昌山市办案,我好奇地问是什么案子,她说保密,反正齐书记亲自带队,我们室的人全部出动

,还说让我乖乖的,她可能要走十几天,然后嘣地亲了我一口就挂断了电话。

我呆呆地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心想,齐秀英亲自带队,这不仅是一起大案,而且是要案,看来昌山市官场又要大地震了。别看齐秀英调任清江省纪委书记不到一年时间,已经有三座城市的副市级###贪官落马,一时间,在清江省官场“齐秀英”三个字让许多人坐立不

安。在K省时,老百姓送给齐秀英一个美誉,叫“女包公”,我却不以为然,想成为六亲不认的包公谈何容易。通过老猫我得知,齐秀英在他丈夫二十年前病逝后一直单身,与儿子相依为命,长期的寡居生活会塑造特立独行的人格,而拥有特立独行人格的人往往是强大的

。尽管如此,我也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纯粹的正义,就像人性当中有鼠性一样,正义不过是出于污泥的荷花而已,而荷花是人工栽培的。

赵忠刚刚出国,许智泰就坐不住了,尽管我痛恨赵忠的专制,但也万万没有想到许智泰会有胆量做陈胜、吴广,因为平时他给我的印象一直是任劳任怨、忍气吞声。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许智泰始终当不上正处长,我感觉许智泰如果接任赵忠不仅要比赵忠干得好,他身上

的亲和力,也会让大家心情舒畅些。然而,许智泰却始终不能如愿。我一直试图从许智泰身上总结出点经验教训,经过再三思索,我发现原因只有一个,许智泰只善于奔跑,却不善于爬树,或者说在他的视野内只有平原、没有树,亦或他自己就是一棵树。之所以这么说

,是因为自从我到综合二处,就觉得他不像是一个有动物性的人,倒像是充满植物感的人。以我对人的理解,人的本性中的确有两重性,除人性外,还有兽性,这种兽性也可能是狼,也可能是鼠,也可能是虎,亦或是狗、蛇、鱼什么的,哪怕是屎壳郎,最起码也算是动

物,但是从未听说过在人的本性中,除了人性之外,还有植物性,谁会想象人性中会有狗尾草性、云叶地锦性、豆角性、黄瓜性、藤性。不过我听说有一种植物叫猪茏草是吞食小动物的,这种植物很像一个装满甘露的瓶子,更准确的说是像极了一张张淌着口水的嘴巴。

出于好奇,我专门在网上搜了搜食肉植物,竟然有十科二十一属六百多种,典型的除了猪茏草外,还有捕蝇草、茅膏菜、瓶子草等,它们不仅具备引诱、捕捉、消化昆虫、吸收昆虫营养的能力,甚至连一些类、小蜥蜴、小鸟等小动物也不能幸免。看来我还是小瞧了植

物,许智泰身上的确有植物性,具体讲是猪茏草性,人性中的食肉植物性很有隐蔽性,是轻易不会让人察觉的。特别是赵忠在综合二处拥有绝对的权力,飞扬跋扈惯了,从未把许智泰放在眼里。常言道大意失荆州,我发现许智泰这次“政变”不仅机会掌握得好,而且得

到了群众的支持与拥护,因为在许智泰列举的赵忠七大罪状书上,黄小明和欧贝贝已经签上了名字。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