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我是主任科员(9)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6:28:22 作者:


关灯
护眼

自从胡占发请我吃饭以后,耐人寻味的事接踵而来。前些天,老猫去北京出差,我去东州机场送她,老猫安检时,我发现王朝权戴着墨镜急匆匆地走了过来,身边还有两个像随从的人跟着他。走到绿色通道前,三个人都掏出个小本本一晃便过去了,我当时被震得目瞪口

呆,王朝权,市招商局办公室的一个小小的主任科员出入东州机场绿色通道如入无人之境,太耐人寻味了!我当时就告诉了老猫,老猫说我看花眼了。我回综合二处跟欧贝贝说,欧贝贝说我吃错药了。以前我最讨厌荒诞小说,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世界越来越荒诞化了,我

们就生活在荒诞之中。谁能想象,赵忠由综合二处处长摇身一变成了腰缠万贯的假和尚,人五人六地泡上了欧贝贝;谁能想到欧贝贝半只眼睛都看不上的无权无势的丈夫,摇身一变竟戴着墨镜耀武扬威地穿过东州机场绿色通道,就像走在市招商局走廊里一样;谁能想到

欧贝贝不甘寂寞会脚踩两只船,一条有钱,一条有权;更让我哭笑不得的是老猫上飞机前给我讲了省纪委在昌山市双规的那个贪官,此人不仅是市委常委、副市长,还兼任市公安局局长,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公众面前持刀杀猪。省纪委书记齐秀英刚刚上任时到昌山市公安

局视察工作,屠夫公安局局长非要在齐书记面前露一手,在市公安局食堂后院要亲自手刃肥猪,款待齐书记,结果连刺几刀也未中要害,肥猪一再挣扎,久不断气,一位民警上前补了一刀,猪才断气。屠夫局长本想在齐秀英面前露一手,结果却露了馅儿,因为齐秀英之

所以要视察昌山市公安局,就是想验证一下市公安局长有没有这种爱好,因为在她接到的群众举报信中,不仅反映他有严重违法违纪、大肆贪污受贿等问题,而且也反映了他每下基层检查工作,必当众杀猪的业余爱好。屠夫局长果然撞到了枪口上,举报信上反映他利用

特权杀猪属实,那么其他问题也未必是虚,齐秀英这才决定调查屠夫局长,果然揪出一串贪官。老猫给我讲这件事时,我心情非常复杂,并不觉得这是反###的胜利,因为为屠夫局长准备待宰之猪的环境还没有变,屠夫局长的落马不过是猪们的幸运罢了。荒诞含有一种不

可能、不应该的存在,然而有存在就有可能,存在从未离开过荒诞。因为荒诞不是乌托邦,荒诞就是现实本身。我甚至认为荒诞就是人的存在的本质,是人更本质、更内在的痛苦。

常言道,不是冤家不聚首。在东州官场谁都知道彭国梁和刘一鹤是一对冤家,当年彭国梁为了与刘一鹤争常务副市长的位置可谓煞费苦心,以至于当时东州官场传出不少关于刘一鹤与彭国梁斗法的谣言。就在彭国梁为接任东州市市长的位置上下运筹之际,一个让彭国梁

甚是头疼的消息直刺东州官场,年底换届老市长到市人大接任主任,接任老市长的很可能是刘一鹤。为了确认这个消息的准确性,我曾经试探地向胡占发打听过,胡占发未置可否,我立即想起当初刘一鹤卸任常务副市长请综合二处吃饭时,欧贝贝饱含深情地唱了一首《

十送红军》尽管歌词里有“深情似海不能忘,红军啊,革命成功,(介支个)早归乡”的句子,但是当时谁都认为刘一鹤不可能“再归乡”了,我甚至认为以刘一鹤的人脉和德才,他会升任省长、省委书记以至于进京,然而官场上的事向来是云诡波谲,谁也没有想到,

刘一鹤能杀回马枪,这一枪不把彭国梁踩于马下,也会给他以重创,我断定一场惊心动魄的###即将拉开帷幕。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