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我是主任科员(11)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6:29:23 作者:


关灯
护眼

半个月后,欧贝贝休假结束,她一上班就高调宣布自己离婚了,与此同时王朝权也辞职去了深圳。我不知道欧贝贝和王朝权到底是谁获得了自由,亦或又陷入新的樊篱,因为人从根本上说是不得自由的,即使有自由也是对不自由的自由,这似乎又是荒诞,它像寄生虫一

样存在于人的精神之中。正是因为有了荒诞,我们才情愿将压迫我们的东西神圣化,哪怕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也要维护,荒诞是偶然的吗?不是!它是千真万确的存在,而且是正在发生或已经发生的可能性。所谓樊篱就是荒诞,它不可能存在于世界之外,更不可能存在

于精神之外。然而荒诞不是不可能摆脱的,我像标本一样活着,我就永远也摆脱不了荒诞;我像楼中鼠一样活着,我就摆脱了,既摆脱了别人,也摆脱了自己,心只有在摆脱中才能获得自由。可是,生活中需要我们维护的东西太多了,我们从来就不可能光明正大地摆脱

。因此,人的精神是属鼠的,就和人的贪念属鼠一样,我们四周都是墙,坚固如城堡,而且因太阳照射而金光闪闪,所有的人都在享受着金光,即使金光刺瞎了他们的眼睛。只有鼠对光不感兴趣,鼠感兴趣的是如何在铜墙铁壁上挖一个小洞逃出去,因为只有找到这个小

洞,鼠才能获得新生。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鼠刚挖好小洞,还没等钻出去,老猫却利用鼠洞钻了进来,还让我这只楼中鼠配合她的行动。老猫来不是为了抓鼠的,而是来寻找腥味的。这说明城堡里不光有老鼠还有大鱼。

老猫这次行动非常隐秘,事先一点信息也没向我透露,已经到公务班上班一个星期了,才被我发现。老猫打入公务班,目标一定是某位市长,我的神经顿时紧张起来。尽管我一再追问,老猫也不说此行的目的,只是要求我缄默并配合。一开始,老猫负责打扫刘一鹤的办

公室,突然有一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让我第二天一起陪她打扫彭国梁的办公室,我被老猫搞糊涂了,不知道她的目标是刘一鹤还是彭国梁。自从刘一鹤就任东州市市长以来,尽管彭国梁曾一度担心常务副市长不保,但是刘一鹤并没有做任何排除异己的动作,而是表现出

海纳百川的胸怀。凭我的直觉,刘一鹤也不像有问题的人。起初,老猫专注刘一鹤的办公室,我就一度质疑,如今她突然转向彭国梁的办公室,我就不能不向老猫问个明白了,因为我父亲一再提示我向刘一鹤靠拢,我却一直苦于没有靠拢的资本,如果能够摸清老猫打扫

彭国梁办公室的真实目的,提供给刘一鹤,或许一下子就能打动刘一鹤,成为他信得过的人。在官场上,身居高位的人能够及时得到与自己有利害关系的信息是至关重要的,别看刘一鹤与彭国梁之间相安无事,暗中可能早就倒海翻江了,这就是政治的魅力。

一大早,我陪老猫走进彭国梁的办公室,她让我给她看门,嘱咐我一旦有人进来,想办法支走,说完她像猫一样闪进彭国梁的办公室,从抽屉一直搜到纸篓,我不知她在找什么,但是我发现她对字迹特别留心。

我不认为一大早会有什么人敢进市长办公室,便去了一趟洗手间,想不到撒泡尿的工夫,欧贝贝竟然溜了进去。我心里一紧,心想坏了,欧贝贝根本不认识尚小琼,见她在彭副市长办公室鬼鬼祟祟的,一定起疑心。果然,我走进去时,欧贝贝正在盘问老猫,我赶紧打招

呼,好在办公厅没有人知道老猫是我的女朋友,我不知道欧贝贝为什么这么早溜进彭副市长办公室,只知道最近又打胎又离婚,生活和声誉搞得一团糟。她见我这么早进彭副市长办公室也很好奇,忽闪着大眼睛问我干什么来了,我早就想好了理由,告诉她胡占发的电脑

中毒了,让我起大早来给他看一看,也是欧贝贝怕我看透她这么早溜进彭副市长办公室的动机,敷衍了几句便匆匆出去了。老猫责怪地剜了我一眼,继续在纸篓前搜了起来。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