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我是主任科员(12)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6:29:56 作者:


关灯
护眼

晚上我请老猫去酒吧,她早就看出来我请她的动机不纯,便诡谲地问我:“你既服务过刘一鹤,又服务过彭国梁,你觉得这两个人谁更真实?”

我反问她:“你读过莫狄阿诺的小说《星行广场》吗?”

老猫莫名地摇了摇头。

我卖弄地说:“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对着万花筒看见一张人脸,由上千块发光的碎片组成,稍一晃动,那张脸就千变万化。生活就是万花筒,我们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我以为真实是最荒诞的,生活中根本没有真实,只有真相。而政治的真相就是万花筒。”

老猫说我诡辩,她说荒诞是最真实的理性,我反驳说,但是荒诞的本质是非理性的,要知道不正直往往是迫于正直造成的。老猫笑了,骂我是鼠人。我说鼠人就是荒诞人。老猫又笑了,她妩媚地说:“兽性也是人类命运的组成部分,只是每个人身上隐藏的兽是不一样的

,比如说我身上有猫性,你身上有鼠性,你知道欧贝贝的兽性是什么性吗?”我饶有兴趣地摇摇头,我判断老猫一定从欧贝贝身上发现了秘密。果然,老猫鄙夷地说:“欧贝贝是个狐狸精,她早上放在彭副市长办公桌上一封信,信中说她打掉的孩子是彭国梁的。”这是

我早就预料到的,可怜赵忠一直为彭国梁背黑锅。老猫毕竟是我的女朋友,她既嘱咐我远离彭国梁,又要求我多接触胡占发,我从老猫嘴里了解到,眼下彭国梁的举报信可以用麻袋装。我吃惊地问主要举报些什么?她说了一个字:“赌。”

其实,彭国梁好赌我也早有耳闻。我父亲说,港商罗伯特曾经领他上过香港的赌船。在船上,罗伯特告诉我父亲,他也曾经领彭国梁、温华坚和陈实上过赌船。我父亲不好赌,上赌船不过是为了开开眼界,但港商罗伯特是个天生赌徒,就在那天晚上,罗伯特足足输掉了

二十五万美元,罗伯特沮丧地告诉我父亲,他把东州市政府奖励给他的招商引资奖金全输光了。罗伯特是说者无意,父亲是听者有心,他认为凭着香港万通集团的投资额,奖励二十五万美元太少了,其中一定有诈,父亲让我对这件事上上心。我查了市政府常务会议纪要

,关于对招商引资有功人员奖励办法中竟然没有奖励比例。这就更证明了父亲的判断。这个会议纪要是杨恒达亲自写的,足见这份会议纪要的重要性。有一天傍晚下班时,我试探地问:“处长,杀一盘怎么样?”我想借下棋之机探一探奖励比例,杨恒达痛快地应战。结

果连下三盘,我也没探出奖励比例。心里不禁暗叹,杨恒达不愧给老领导当过秘书,守口如瓶得竟然滴水不漏!

黄小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彭副市长的秘书,胡占发也升任了古桥区副区长,看着风风光光的黄小明,我内心既失落又庆幸。失落是因为我进办公厅的目的就是当市长秘书,庆幸是因为我断定黄小明跟错了人。官场上一旦意识到自己跟错了人,后悔都来不及,像黄小明那

么聪明的人不可能意识不到这一点。正因为如此,我断定黄小明的内心深处一定很痛苦。

自从黄小明当了市长秘书以后,许智泰抽空就往黄小明的办公室窜,很显然是想通过黄小明加深与彭副市长的感情,看样子许智泰是抱定了彭副市长这棵大树,然而杨恒达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发现他与刘一鹤的秘书宋道明打得火热,两个人称兄道弟,往来密切,

看似简单交往,实则大有文章。有两次我进办公室时,综合二处只有宋道明和杨恒达,两个人正在交头接耳,说悄悄话。我看得很清楚,杨恒达不光是在为自己留后路,根本就是暗中在向刘一鹤靠拢,连杨恒达都开始弃暗投明了,我该怎么办?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