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笔记》-订书器、订书钉如是说(1)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16:30:50 作者:


关灯
护眼

订书器和订书钉是无话不谈的朋友,每天晚上,综合二处的人一下班,订书器和订书钉都要就公务员的生活议论一番。

订书钉:大哥,你知道什么是官场上永恒的话题吗?

订书器:官场上一般是换一任领导换一个话题,怎么还有永恒的话题?

订书钉:当然有,我告诉你,官场上永恒的话题只有一个,就是讲政治。

订书器: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我觉得要想弄明白什么是政治,首先要读懂六本书。

订书钉:哪六本书?

订书器(卖弄地):当然是亚里斯多德的《政治学》、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洛克的《政府论》、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和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

订书钉(嘲笑地):大哥,一看你就不懂政治,你说的那些书已经过时了,其实讲政治很简单,就是与领导保持一致。

订书器(认真地):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其实是公务员们最大的问题。我觉得每个公务员都像一颗订书钉。

订书钉:这话怎么讲?

订书器:别看你只是一根细细的铁丝,却有公务员的全部特征,齐刷刷的银色像不像公务员的制服?你们个个长得一模一样,没有一个有特点的,见了我这个领导,全都规规矩矩的,即使我把你们压瘪了,你们也忍着,不仅任劳任怨,而且唯命是从。我时常想,卡夫卡

笔下的格里高尔?萨姆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一只甲虫,综合二处的每个人会不会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根订书钉。格里高尔?萨姆沙变成甲壳虫后只有一个挂念:如何在新形态下,准时赶到办公室去上班?在他的脑子里,已经习惯了服从和规矩。我觉得综合二处

的每个人都有这种习惯,而且这种习惯与你们订书钉的特点极其相似。

订书钉:大哥,你这是在埋怨公务员们没有勇气说“不”,其实综合二处在副处长许智泰的带领下曾经说过“不”,而且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订书器:你错了,那不是在说“不”,而是在向厅领导谄媚,许智泰算准了肖福仁不得意赵忠,以前碍于刘一鹤的面子。刘一鹤一走,许智泰借机给了肖福仁一次给赵忠“穿小鞋”的机会。

订书钉:不对吧,按你这么说,许智泰在肖福仁面前立了功,为什么没提拔当处长啊?

订书器:还不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要不是彭国梁亲自选中了杨恒达,肖福仁一定会提拔许智泰当处长。其实,公务员不是没有能力说“不”,而是没有勇气说“不”!你想想,谁会不顾自己的仕途命运,冒险说“不”,为了前程必须压抑主观能动性。正如米兰?昆德拉

总结的:“在公务员的官僚世界中,首先,没有主动性,没有创造,没有行动自由;只有命令与规矩,这是一个服从的世界。第二,公务员从事的只是庞大的行政工作中的一小部分,而这一工作的目的与前景都是他所不清楚的;这是一个连动作手势都变得机械化的世界

,人们在其中并不知道他们所作所为的意义。第三,公务员只跟匿名的东西和卷宗打交道,这是一个抽象的世界。在这样一个服从、机械抽象的世界中,公务员的“唯一经历就是从一个办公室到另一个办公室”。

订书钉:大哥,米兰?昆德拉的观点我不敢苟同,王小波笔下写过一头特立独行的猪,在冲出猪圈的樊篱后获得自由,并且因此而长出了獠牙,就连我们订书钉中即使在你的重压下也有特立独行的,双腿不是向里,而是向外,因此,公务员中也一定有特立独行的人。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